第五百一十章 顾瑶报复/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婆子叫出来。

眼前被她们折腾审问的丫鬟,烂得快成一摊泥了,看不出是一个人,只有人形,衣衫都打烂了,合着血肉一起,又泼盐水,怎么会不死,嘴里被塞着,叫不出来,喊不出来。

闷着,被打死了。

人真的死了,一个个都说不出话,老夫人还要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丫鬟只说了一个大字,更有婆子想起来。

“不是要说了吗,为什么不说完,只说了一个大就死了。”要是打得慢点,还活着,也可以知道大什么了,婆子们想着。

有婆子觉得都怪审问的婆,她们下手太重了,要不然也不会死.

说到大字,几个婆子都听到,别的再没有了,丫鬟也是,审问的婆子没有看任何人,知道怪自己,太过了,知道这些人都觉得是她的错。

她还不是想完成老夫人交待的,老夫人会听她说吗,她后悔起来,站在不远处的丫鬟听到。

看向趴着的丫鬟,几乎不成人形,血流了一地,还有破碎成一片片的衣衫以及盐水,木仗也被人扔下。

*

“什么?人死了?”

顾老夫人所有人听到丫鬟死了,手一折矮桌,站了起来,脸色不好,显然没有料到,那个丫鬟居然被这此丫鬟婆子仗打还有泼盐水折腾死了。

这没什么,关键的是要问的还没有问出来,丫鬟说了要说了,可只来得及说一个大字就死了。

她派去负责审问的婆子由于被那个丫鬟骗过,因此这次丫鬟说的时候,没有让杖责停下,也没有停下泼盐水,想来是想让丫鬟识相,可不想,人死了。

她该怪派去审问的婆子,但这个好也是守着她的命令。

别的婆子丫鬟?也没错,她后派去的丫鬟更没错。

她都不知道怪谁了,怪自己,顾老夫人气得很,站着,喘着气,气喘吁吁的,手拄着拐仗,另一只手撑着矮桌,居高临下的盯着下面跪着请罪的人。

她让她们审问那个丫鬟,把事情交给她们。

她们就给她这一样结果。

这让她怎么能满意。

顾二夫人顾三夫人也站起来,气到了。

人死了,这,这这,她们在审问什么,审问来审问去的人死了,还只问出一个字来。

她们的女儿都被害了。

丫鬟死了,她们再找谁去,她们和顾老夫人想的没有差太多。

恨不得把下面的丫鬟婆子都赶出去,审问人也没有分寸,能把人审问死。

“为什么你们不死?”

跪在下面的丫鬟婆子感受着二夫人三夫人的视线,不敢动。

站着的丫鬟婆子没想那么多,但能知道二夫人三夫人老夫人心情,还有几位姑娘姨娘老爷。

“你们。”顾老夫人也指着她们,又气了,说不出话来,一个大字能审问出什么,能明确是谁?

人死了,再救不回来,接下来从哪里找出背后的人?怎么就不晚一点死,她们怎么就不知道停一停动作,让那个丫鬟说完,那样死了就好了。

埋了就是,可在这节骨眼上,不是故意气她是什么,她都想让弄死这些人,让她们一个个去死。

跪在下面的婆子丫鬟,又感觉到老夫人的视线,刚才去回来得早早的丫鬟也跪着,审问的婆子跪在最前面。

她们都低着头,请罪。

她们有罪,把人弄死了,感觉到老夫人身上的杀意,她们动也不敢富力城。

“奴婢有罪。”“老奴有罪,老奴错了,请老夫人责罚。”丫鬟婆子只能磕着头,人被她们大意弄死,没有审问出结果,她们万死难持其咎。

她们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找出害几位姑娘的人了,不止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等也想她们死吧。

“那个丫鬟死了,在哪?”

顾老夫人又问,沉着声音,带着阴冷,逼视她们。

为首审问过丫鬟的婆子,还是低着头:“在外面。”

“不让人收敛下去摆着做什么,收敛好了,烧了,不要让人再提起,再看到,那个地方也收掇干净,烧点纸,该怎么就怎么,那些东西一并烧了,还有你们这些人,给我反省,再去庙子里烧一下香,忏悔一下,还有去庄子上,暂时不要回来,等事情过一阵再说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来,听到没有。”

顾老夫人又下令。

一口气说了很多,代表着她的想法,这些人弄死了人也不收拾好,还来,还是送出府里。

她信佛,因此有些事还是要注意的。

“是老夫人。”跪在下面的丫鬟婆子听罢,心头就不再那么慌和怕,老夫人没有让她们去死,没有要她们的命,没有要她们怎么,只是去庙子里,再去庄子上。

她们大多知道老夫人是怕什么,那个丫鬟死了又回来。

所以才说这样的话,她们离开了,就不会连累府里,她们都是折磨死那个丫鬟的,当然要离得远点,免得府里有什么,老夫人还知道让她们去庙里她们就满足了,她们也怕,不过能活着就好,想到那个丫鬟死的样子,她们更怕。

不敢再想了。

“娘。”

顾二夫人三夫人还想说什么,人只是送去庄子上?

站着的丫鬟婆子觉得老夫人是对的。

“你们不要说,你们也不看看人死了,还是那样死了,想下她们说的,想让府里有麻烦是不是?”

顾老夫人特别的信一些东西。

“娘。”

顾二夫人顾三夫人想着想着,因为婆婆的话,竟然有些害怕起来,那个丫鬟会变成鬼?

顾老夫人知道她们想到了,这么迟顿,才想到,白了她们一下,不再理会,丫鬟婆子都知道她所想。

“就只有一个大字,没有更多了?”

“没有了,老夫人。”

审问的婆子回道:“其实一切都是老奴错了,不该因为之前就太过小心,不该忘了老夫人说的,留口气,想一口气问出来。”

“知道就好,我一开始本想要了你的命的,这种错也犯,人没审出来,弄死人还弄得那样惨,你们都不怕吗?”

顾老夫人也怕啊,虽然她没有直接动手,想来是找不上她,可也怕万一,才会免了下面做错了事的丫鬟婆子的死,让她们离开。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要找就找她们。

下面的丫鬟婆子,还有为首审问丫鬟的婆子磕起头来,最早回来的丫鬟小心看了老夫人一下。

顾老夫人让她们下去,都这样,再问也没用,让人去。

丫鬟婆子去了。

顾老夫人闭眼。

顾二夫人三夫人:“娘你想的不会发生吧?”指那个丫鬟变成鬼。

“你觉得呢?”

顾老夫人睁眼,不置可否的,顾二夫人三夫人吓到,提起几位姨娘几个姑娘还有老爷。

顾老夫人:“和她们说吧。”

顾二夫人三夫人让身边的人去。

丫鬟婆子留下的也害怕。

退去外面的丫鬟婆子,照着老夫人说的做了。

顾府的几位姑娘姨娘还有老爷听说了,都说不出话,有吓到,主要是几位姨娘还有几位姑娘,都不说话,几位老爷仔细问的过。

“怎么死了。”

得知了事情经过,他们去见了娘,和娘说了什么,回去了。

那些收掇了丫鬟尸体的丫鬟婆子离了顾府,悄悄的带着人,找了破旧的马车,一行离开,顾老夫人知道,大舒了口气。

觉得没有那么不舒服了。

其他的人也是,顾府的主子们都一样。

*

周安身边的侍卫出了秦王府,他带着人到了那处庄子上。

在外面看了看,他让人伏身,往庄子里去。

庄子里点着灯,有人,他翻身上了屋顶上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