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胡搅蛮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侍卫看向少女。

少女一直低着头,一直没有抬头,不是知道是是不是羞涩,一身青色布衣,身姿窈窕,脚好像真的伤到了,走得很辛苦,一步步走到马车前,好像要走到四爷的眼前,侍卫微皱眉头。

少女到了近前,就要行礼,纪尧扫过。

“四爷。”侍卫没有再扶着少女了,少女晃了一下,一个人站着,微微抬了首,不过还是看不到脸。

“找大夫看一看。”纪尧淡淡的开口。

旁边的侍卫应了一声是,看向扶着少女过来的侍卫,两个侍卫对视,知道四爷的意思,伤了就送去医治,再想办法问清楚。

纪尧又看了少女一眼,修长用力的手放下马车的布帘,不准备再看。

少女忽然抬起了头,望向马车里面,两个侍卫看到了少女的脸,少女的脸很美,很艳丽,很是夺目,两个侍卫有些失神。

不禁看向四爷。

少女这时也看向纪尧:“这位爷,我的脚伤了,你就让侍卫把我送去医治?”眼波流转,很是大胆。

侍卫都愣了下,还是没有回过神来,这个少女很美,美得不像普通人,穿着打扮,原本还以为是一个普通的少女,不然怎么会冲过来,四爷?

纪尧不说话,他看着少女的脸,并没有什么异样出现,没有任何的改变。

侍卫看了四爷,再看少女。

旁边也有人围观,在少女冲出来的时候就有人发现,围观了过来,必竟这里也有路过的人,都看过来。

但也不敢围得太近,都是远远的,这个少女是什么人,这么冲来,冲到听天由命马车下,还好只是伤了脚,没死,贵人也好,没有说什么,让人送她去找大夫,不过这个少女好像不愿意。

难道还想贵人亲自送?

这个少女胆子真大,敢望着马车里面的贵人,这位少女看着就是一般人,怎么就敢,要是换成她们可不敢,不知道马车里的贵人是什么样的,想看,只能看到一点,有侍卫守着,不过少女那张脸,啧啧,真是神仙妃子也不如。

这一撞不知道会如何,特别是这个少女胆子真大,敢抬头直视,还和马车里的贵人说话,路过的人都是普通人,也有坐着马车路过的,停下来,掀起马车的布帘看,这条道人并不多,不然。

有人看着少女的容色,再看马车的贵人,想到以前发生过的,像这个少女这样的,让他们回不过神,羡得不可方特的,贵人说不定会看上。

加上这个少女胆子大,说不定是一美谈。

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也许这个少女冲出来,就是为了得到贵人的青眼,长得这样的脸,却出微一般。

想要成为人上人,就撞上去了,用命来赌,好在还聪明没有间死,只撞到了脚,所以才想让贵人亲自送,这个少女不简单。

围观的人各种想法都有,还有小声的议论。

少女还是望着马车里面,手微微动了动,就像没有听到,不知道是失望还是什么,她不愿放弃,不相信真的有人不动容,抬起受伤的脚,看了看,又放下。

纪尧开了口,没有动容:“你想让我说什么?做什么?”他平静的,手一点一点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你就不问一下我伤得如何,还有就算是我冲出来,但。”少女又道,还是不相信,主子不是说只要这样就能让纪太傅另眼相看吗。

她也知道菁华郡主的名声,还有长相,她是最像的,主子要她像菁华郡主一样,只有这样才能让纪太傅多看,主子说纪太傅不喜欢柔弱的女子,她必须要做到吸引纪太傅,不然就只有死。

主子说了很多,少女心中想着,声音很动听,和她的人一样,旁边还有人看着,纪太傅就不怕?

侍卫觉得这个少女很大胆,一点不怕四爷,敢面对四爷说这样的话。

他们上前,想要阻止,尤其是一边还有人看着:“四爷不是你能——”想一想,这个少女出现得太突唐,他们是四他杀身边的侍卫,要查清,不能大意,尤其是少女的容色太出众。

少女直接无视侍卫:“你让侍卫送我去,为什么不自己送我去,你不该让马车送我去吗。”

围观的人听了,这个少女真要攀上贵人,不过有这样的一张脸,也只有贵人可以消受,也该攀上贵人,平民百姓哪能护得了,这个少女以后就可能是贵人了,可看贵人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像他们想的,他们一直看着。

还以为以这个少女的美丽,贵人会动心,贵人身边的侍卫看着都动心了,可贵人好像没有。

并没有什么表示,反而这个少女很主动,送上去,贵人也不要,这样美的少女贵人都不要?真的假的?要是他们一定要,管少女是不是故意的。

贵人的心思真的不好猜,往常贵人不是这样的,他们猜想着,说着。

停下的马车里,有人眼中闪了什么,有各家的人路过,看到,觉得有必要说一说,纪太傅,菁华郡主,还有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

有人想认识一下这个少女,查一下这个少女为何出现,是什么身份,是真的像看到的还是另有隐情。

有人想从中找出一些东西,看能不能对自己有利。

就算纪太傅会不会对这少女——

“我以为你忘了是你自己冲出来,撞到马车上的?让我送你你没有资格,你是谁,带下去,该怎么就怎么,弄清楚她是谁,为什么出现,撞上来,还有。”纪尧不想再多说什么,一个突然出现的少女,没有放在身上。

这样的事他不是没有遇到过。

他淡淡说完,不再看她,像是多看一眼就是浪费时间,对着两个侍卫道。

两个侍卫恭敬的行礼,四爷不该再多呆了。

少女生气,还要上前,两个侍卫拦住她,不让她再动了。

“你不能过去。”两个侍卫道。

“你们让开,我要过去,你们主子撞伤我的脚。”少女胡搅蛮缠,还要再动,两个侍卫继续拦着。

绝不能再叫少女这样。

“你。”

少女还想要说什么,主子不是说纪太傅喜欢骄蛮的吗,会对她另眼相看吗,为什么没有,她不想被主子惩罚,不想死,她不能失败,她要冲上去,两个侍卫拦着,纪尧放下了马车布帘,放下之前,示意侍卫把她带走,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里。

同时目光掠过四周。

不少人感觉到,不敢再看,贵人看过来了,侍卫也围着马车,扫视四周,周围的人更不敢看,两个侍卫死命拦着少女。

少女感觉到自己真的要失败了,她不甘心。

两个侍卫再次行礼,拦着少女,在少女又要冲他过他们冲上去的时候,扣住少女的手臂,抓着不让她动。

他们一边扣着少女一边恭敬的送四爷。

马车动了起来。

少女一点也挣脱不了,她后悔,恨手挥目送着她的两个侍卫,他们抓着她,让她什么也做不了。

要是没有他们多好,同时她知道这是因为纪太傅没有动心,要不然也不会让侍卫拦着她,不让她过去,就算没有这两个侍卫也有别的人。

主子告诉过她纪太傅的性情。

纪太傅这样的就喜欢一个人,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就那么好,比她好,让纪太傅一点也不多看她。

明明她也不错,和菁华郡主差不多,纪太傅喜欢艳丽的不是?她再次在心中想,不愿再想纪太傅喜欢的是菁华郡主。

“回去。”纪尧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出来,侍卫们骑在马车,簇拥着马车远远离开。

没有再停留,众人看着,也有有想法。

两个侍卫送四爷离开。

“你不能走,你。”少女脚像是没有受伤一样,在刚才冲的时候,两个侍卫因为送四爷离开没有注意到,但是旁边看着的人,有人发现了。

觉得是不是看错了,少女不是伤到脚了吗?才会让贵人停下来,让侍卫送去找大夫,更妄图让贵人送,刚才看着怎么像没有受伤一样,骗贵人的?

少女想攀上贵人,贵人没有看上,她就不装了?想必少女一开始就是为了贵人而来。

这个少女比他们想的还要胆大,连贵人也敢骗,少女是自持有一张美丽的脸?要是她们也有这样的脸,说不定也会和少女一样。

可惜的是少女没有攀上,这位贵人不同。

和平常的贵人不一样,好像并不是爱美色的,可能是贵人看出少女的想法,但就算这样贵人也可以收下少女,有不爱美色的贵人吗?少女是真的很美,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形容,只知道很美,他们都是平民百姓哪里有好的词形容,反正是他们见过最美的了,他们知道菁华郡主很美,这位不知道有没有,贵人的眼光实在太高,有人看着看着,再看少女也不觉得那么美,要是真的美,贵人哪里会看不上。

旁边的人想着小声说着。

马车里观望的退开。

两个侍卫在送走四爷,回过头来,盯着少女。

马车再也没有半点停留。

“你,不能走!”少女还要追上去马车,纪太傅就不能正眼看她,就那么看不上她,她要追上去,追了两步,想要不顾一切追上去,忍住侍卫抓着她的手,追上去才能再像主子说的做,纪太傅就这样走了,围观的人都盯着少女的脚。

“你们说这个少女的脚真的受伤了吗?”有人又猜测,有人摇头:“可能没有。”

马车里旁观的人见到纪太傅离去,留了两个侍卫,有了打算。

虽然纪太傅没有要这个少女,但。

他们离开了,不过吩咐了人留下,旁边的也有人离开,还有一些想看少女会被如何对待。

两个侍卫盯着少女:“你不要再叫了。”他们想要拦住少女的声音,围观的人更多,四爷离开,他们也离开吧。

“你撞伤了我怎么能走,我!”少女大声的,被两个侍卫用力扣紧,她再也动不了了了:“你们的主子撞伤了我。”

“四爷让我们送你去找大夫。”

两个侍卫道:“算是仁知义尽了,我们现在就送你去找大夫,把你脚上的伤治好,你本来就是自己撞来,不算起来怪自己,不关我们的事,但四爷说了,等一下,我让人去找马车,不要再闹了,你不可能追上马车,四爷也不会见你,你还是等我们送你去医馆。”

“我不去,我要你们主子送我去,你们是在推脱,我。”少女也是仗着有人看到,才不怕,她就是不去。

她要逼纪太傅送她去,她要再努力一下。

两个侍卫看着她,让她去找四爷是不可能的,四爷明显不想再看到她了,他们还要打听这个女人来历。

“你必须要去,跟我们走。”两个侍卫看着彼此,一个留下,一个就要去找马车。

“我不走,我要见你们主子,他就这样把我抛下,伤了我的脚。”少女依然道。

“四爷不是你能乱说的,我们再说一次,你要是再这样,我们就不客气了。”两个侍卫也是看少女很美才会没有第一时间就拿下,堵住她的嘴。

“四爷不是谁都能见的。”

少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从两个侍卫身上,她马上。

“你主子是不是怕我是有什么目的,以为我是有什么想法接近你们主子,我才没有,你们不信?我就是遇到了坏人,想要逃,逃出来,没想到,脚受了伤,你们撞伤了我,就要负责,不然坏人追上来我会被抓住的。”

“坏人?”两个侍卫从中听出什么,皱眉,不是很相信。

少女看出来了,她不可能再追上马车,追上纪太傅,只能把戏演下去,她点点头,很用力的:“是有坏人想要抓我,哥哥嫂嫂见我长成,十几年把我卖给别的人,我知道逃出来,那个坏人追着我。”很伤心很难过。

两侍卫怔了下,少女得意,她自信自己的脸。

这样也许能有转机,她要让两个侍卫留下来,告诉纪太傅,她才能再见纪太傅,她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下,像是怕坏人跳出来,追来了,那样子像是真的。

“说不定坏人就要追来了。”

两个侍卫还是不相信,不过也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什么坏人。

围观的人也隐约感觉到什么,四处看,侍卫没有发觉少女脚没受伤吗?

围观的马车不见了。

留下的人融入其中。

“我是说真的,爹娘不在了,哥哥嫂嫂见我长得好,就商量着把我卖了,我偷听到,不敢逃,因为嫂让人看着我,这次出门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出来扣,我想办法逃,谁知道嫂嫂那么狠让坏人跟着我,追了上来,我不知道是不是逃掉了,那两个坏人去了哪,可能找错了位置,但坏人一旦找过来,就会抓走我,这减肥的动静,坏人说不定已经知道。”少女又说,趁胜追击。

两个侍卫不知道说什么,该不该相信,少女这样。

“真的,是真的,一会坏人可能就会来。”少女依旧说。

“要是真的。”两个侍卫还是无法确定少女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他们都会知道。

“我不知道你们会怀疑,要是早知道,我早就说了,我不是有什么目的。”少女再一次道,望着两个侍卫,说到他们心里。

“有目的也不可能说。”两个侍卫不是少女说一句就会信的。

少女眸中一闪,竟然还不信她,还不相信,真是的,她再接再励,抓着两个侍卫,美丽的脸很令人怜惜,两个侍卫没有富力城。

“你们救我好不好,我知道你们主子能救我,所以我才要和你们主子说话,你们不要误会,我真没目的,我不想你们送我,我知道,你们送我去大夫那里,就会走,到时候坏人又找来,我。”

“你。”两个侍卫想说点什么,这个少女神情变化不像说谎,他们有点信了,那就送少女,再和四爷说。

四爷也让他们办好,就在两个侍卫有点信的时候,少女也察觉了,好在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

围观的人还是看着。

“坏人来了要抓我,你们帮我,带我走。”

少女忽然像是吓到,看到了什么,指着一个方向,后退几步,想要躲起来,躲到侍卫身后。

两个侍卫看过去,他们代表四爷,不能丢了四爷的脸,也不能让四爷受损,一边想马上带走少女一边盯着。

他们看到两个贼眉鼠眼的干净男人过来,找着人,冲到了这里:“人呢?人呢?”也有围观的人看到。

都看着这个两个贼眉鼠眼的人,两个侍卫也是,少女脸白了,两个侍卫收回视线,发现,不等他们说什么。

“在那里,我们马上去抓了。”两个贼眉鼠眼的人看到了少女,冲了过来。

少女抓紧两个侍卫,围观的人不由自主让开,这两人是抓那个少女的?这?他们变了脸色,盯着,到底怎么了,两个侍卫拦在少女身前,少女一下子到了他们身后。

“他们?”

两个侍卫问起来,感受到少女是真的怕,心中的怀疑又少了些,少女不停点头,带着害怕:“就是他们,你们求求我。”

两个侍卫点了头,没有说什么,等着那两个贼眉鼠眼的人过来,他们一起拦在少女身前。

少女好像放心了一些:“我们要不要先走,你们带我走,就不用再怕。”

两个侍卫:“有我们在,他们不敢做什么,你只要站着,我们会问清楚,要是真像你说的,我们会帮你。”

少女心中一哼,这两人还不信她,一会看他们信不信。

她扫了贼眉鼠的人一下。

两人:“快,在那里,你以为你逃得掉,跟我们走,你哥哥嫂嫂已经把你卖给我们了。”

贼眉鼠眼的两人过来,色眯眯的一笑,看也不看两个侍卫。

“还不过来,你以为能逃到哪里,还不是被我们找到,你是我们的货物了。”

“我不会跟你们去的,你们是坏人,哥哥嫂嫂——”少女白着脸。

两个侍卫冷下脸来。

旁观的人终于听清了,这个少女原来是这样,被哥哥嫂嫂卖给这两个人,这两个人长得贼眉鼠眼的,哪里配得上少女。

难怪少女要逃,刚好碰到了贵人,想攀上贵人也是想自救,要是没有碰到贵人就完了。

他们同情起来,少女这张脸就是惹祸的,这两个人肯定就是看上少女的脸,还是那句,少女只有成为贵人的人才能安全。

这两个侍卫是贵人留下,少女说出来了,侍卫想来会救,看样子打算出手。

“你是我们花了银子买的。”

两个贼眉鼠眼的人到了近前,手一伸,就要冲到少女跟前,抓住她,少女不敢再探头,两个侍卫:“你们站住。”

“你们是谁?”两个贼眉鼠眼的人毫不客气,才发现还有人,一看,然后发现两个侍卫不一样,好像是贵人身边的,他们脸色一变。

他们只是一般的商人,有几个钱,看到侍卫的样子,脸色变了变。

两个侍卫对少女没有什么怀疑了,护紧少女,看到两人的神情,知道他们怕了,不敢多说:“我们是谁不是你们能知道的,你们滚,不许再找她,不然——”

两个贼眉鼠眼的人想说什么。

两个侍卫抽出手上的剑,贼眉鼠眼的人不敢再说,又听围观的人提到贵人什么的,还是不一般的贵人,头低了下头,显得萎缩,低了一头,但他们看了少女一眼。

围观的人张了嘴,他们方才还担心,担心少女,少女太好看了,贵人身边的侍卫就是不同,那两个人明显被震住了,最后的结果不知道?他们又想着。

少女不用怕了。

少女是不怕了,又探了一下头。

两个侍卫:“你们还不快滚,想让我们教训你?”

“可我们花了银子。”

两个贼眉鼠眼的人小声的:“还有两位是哪位贵人身边的,这个少女可送给两位,但是,我们想知道,还有银子,之前不是知道这个女人攀上了贵人,我们也是花银子买东西,这个女人的哥嫂把她卖了的,怪不了我们。”心中不甘心,也想知道两人身份。

“你们要不买,我怎么会被卖!”少女这是无理取闹,两个侍卫:“多少?”

两个贼眉鼠眼的人报了一个数:“三十两银子,可是我们辛苦挣的。”色眯眯看过少女对两个侍卫。

“还以为可以睡个美人,既然不行,我们的银子要要回来,不然怎么也说不过去,虽然我们是普通人,不敢比贵人,贵人想来也不缺钱,可以用钱买回去。”

“三十两。”两个侍卫开口。

“你想抢银子吗?”少女才不信。

“就是三十两,反正贵人也不能抢我们买下的人,旁边还有人看着。”两个贼眉鼠眼的人大声的。

旁边的人是听到,不过不想作见证。

两个侍卫:“会给你们,人我们带走。”少女凝着两个侍卫,想看出什么,听到侍卫的话,心中越来越得意。

“好,我们相信,不知道何时,在哪里?”两个贼眉鼠眼的人还是想打听侍卫出身。

“你们怕什么,还以为不会给你?”少女不满的。

“你们。”两个侍卫说着。

两个贼眉鼠眼的人望着.不理会少女,只看着两个侍卫,嘿嘿的笑。

旁边的人觉得少女命真的好,贵人没有理会,留下的人理会啊,贵人之前说走就走,没有带走少女,很是平静,说不得是装的,贵人心中是想带走少女,不想让人说什么。

有人这样猜测,想知道贵人的身份,无奈都是一般人,不知道,知道的没有说。

纪太傅身边就一个菁华郡主。

侍卫再次相视一眼,其中一个摸了摸,摸出碎银丢给了两个贼眉鼠眼的人,少女看着贼眉鼠眼的人:“看到了吧。”

“先拿着,一会跟着我们去拿。”

两个侍卫说道,他们让两个贼眉鼠眼的人跟着他们,为了防万一,他们还是要问下,带着最好。

少女哪会不知道两个侍卫想法,旁边的人再次张嘴闭上。

“好好好。”两个贼眉鼠眼的人一阵点关不,嘿嘿笑着,那样子怎么看怎么难看,就像是得了什么便宜一样,得了便宜还卖乖,周围的人都看不下去。

觉得太恶心了了,少女也是。

“不要再笑了,谁让你们跟着,你们还怕他们不给你银子?他们怎么会少了你们的银子。”两个侍卫,其中一个离开了。

“你不过是我们买的货物,卖给别人,敢说我们?”两个贼眉鼠眼的人色眯眯。

“你们!”少女气到,对留下的侍卫:“为什么要带着他们,告诉他们一个地方,把银子给他们就是。”

“不行。”侍卫回答。

“为什么?”少女问,侍卫:“没有为什么.”两个贼眉鼠眼的谄媚的对着侍卫讨着好:“两位一看就是人中龙凤。”

“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侍卫沉着脸打断他们:“人中龙凤是太子殿下,秦王殿下。”

“我们错了。”

一听太子秦王两个贼眉鼠眼的人不敢说了,不过还是打听着侍卫来历。

少女看不起他们的样子。

侍卫不多说。

不一会,离开的侍卫带来一辆马车,让少女上去,少女没有迟疑,上去了,两个侍卫皱了眉头,发现她的脚好像并没有而我讨论得多严重,他们对视一眼:“你的脚并没有受伤是不是,你骗我们?”

他们盯着少女,要是这样,他们不得不再次怀疑,同时看向两个贼眉鼠眼的人。

两个贼眉鼠眼的人不明白怎么了:“两位贵人身边的人?”

两个侍卫盯着少女。

少女没想到被发现了,她:“我哪里没有受伤。”她又一动,脸色一变,白了白,手捂着受伤的地方。

“好痛,好痛。”

两个侍卫目不转晴,他们知道少女脚有没有撞伤,找大夫看了就知道,没有再开口,少女看着,她知道自己大意了,差点就_她揭起裙摆,她的脚是伤了的。

为了真实,她摸了摸,为了骗过人,她不得不让自己受伤,她才不怕大夫。

两个侍卫驾车,贼眉鼠眼的人想上去,他们让他们上来。

马车动了起来,离开。

围观的人看着,有人悄悄出来,远远看着,跟上去,没有让人发现、

*

纪尧坐的马车行了一阵,前面有人来,马车停了下来,侍卫拦着过来的人,对方并不在意,出来一个人,说了什么,侍卫一听,回转身来,到了马车前。

纪尧发觉马车停下,他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应该还没有到。

“四爷。”侍卫的声音又响起。

纪尧掀开马车布帘,看了出去,看到一辆马车还有一个婆子,他手上的玉板指一转,看着眼前的侍卫。

侍卫抬起头来。

“四爷,前面是大姑奶奶派来的人,大姑奶奶派人来要见四爷。”

“哦?”纪尧没有说什么。

侍卫等着。

纪尧看着那个婆子,婆子好像感觉到,看过来,行了一礼,侍卫抬着对,纪尧让侍卫去,把婆子带过来。

侍卫行礼退下。

到了好面前,纪尧盯着,婆子和侍卫走了过来。

“四爷。”

侍卫行完礼退到一边,婆子行礼。

纪尧盯着她:“什么事?”

“姑娘有事找四爷,不知道四爷何时有空,能去见姑娘一面,姑娘等着四爷。”

“什么时候有空,有什么事?”

纪尧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平静的问。

“四爷去了就知道了,姑娘没有和老奴说,老奴也不清楚,就只知道姑娘想见四爷,请四爷去。”

婆子回答。

纪尧知道她可能是真的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