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有什么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奴现在这去,问下纪太傅。”婆子也怕四爷是骗姑娘的,或者四爷忘了答应的,她点头,行了一礼。

“好。”

纪澜点头。

婆子去了,又碰到了婆子,婆子坐着马车,还是等在那里,等着四爷,所以这一天纪尧再次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又见到了婆子。

婆子看到四爷坐的马车,委胆高兴,迎了上去:“四爷。”

她让马夫等着,拦住了四爷坐的马车。

马车外面的侍卫看到婆子,认了出来,有侍卫通知了四爷,纪尧看到婆子,知道是怎么回事,让侍卫告诉婆子,他今天就去。

婆子想过去见四爷,被拦住,只能远远看着,行了一礼,她知道四爷不想见她,希望四爷会和她去见姑娘,她看着四爷和侍卫说了什么,她知道侍卫一定和四爷她来的目的,四爷应该也知道。

四爷会去吗?

她等着,不一会侍卫过来了,是四爷让她过去见还是?她心中猜着,侍卫到了她的面前。

“四爷是不是让我过去?”婆子问了起来。

“四爷让属下告诉嬷嬷,他今天会去,现在就去,让嬷嬷——”侍卫开口。

“好。”

婆子要多高兴有多高兴,四爷要去,现在就要去。

要不是没有带人,她都要让人回去通知姑娘了,她还要再说,侍卫让她先走,她知道四爷答应了就不会不去,她点头,看着侍卫过去。

回到马车里,和马夫说了,退到一边,等四爷坐的马车过去,让马车跟上。

姑娘会满意了吧。

半晌后,马车停下,她掀起马车的布帘,看向四爷坐的马车,她赶紧下马车,这回没有走后门,是正门,四爷可不会走后门。

四爷来的目的,不会有人知道,知道也晚了。

她快步到了门口,四爷正要下马车,她向四爷行了一礼,看着侍卫围着的四爷,叫了门房。

让人进去通知姑娘,转身请四爷进去。

纪尧看向婆子,留下侍卫,走了进去,婆子跟上四爷,看着四爷转着手上的玉板指,四爷来了,她这一刻总算是彻底安心了,不会再有变故,一路上,她都提着心呢。

要是有什么事,四弟又不来了,姑娘那边该知道了,纪澜再次等了又等。

“夫人,四爷来了。”她身边的丫鬟出去进来,得到了通传,走了进来,纪澜正等得着急,一听,猛的起身:“四弟来了?到哪里了?”

“夫人,四爷过来了。”丫鬟回道。

“好,很好。”纪澜高兴的很,她等到了四弟的到来,她带着人走了出去:“走,去看看四弟,去花厅,让四弟也去花厅。”

她要去迎接四弟。

让人请四弟到花厅一见。

“是,夫人。”丫鬟起来,跟着,另一边。

“不知道老夫人在不在,我先去给老夫人请一下安。”纪尧听到婆子让他去花厅,没有去,他停下步子,看向好,问了起来,还有姐夫。

想知道姐夫还有老夫人在不在,要是在的话,他要先去请安。

婆子不知道四爷为什么停下,等到听到四爷说的,她脸色变了下,姑爷不在。

“姑爷不在,出门了还没有回府,老夫人在,不过四爷可以先见姑娘再去见老夫人,老奴让人和老夫人说声。”

婆子道,她想说服四爷先见姑娘。

虽然按礼来说该先见老夫人,还有姑爷来接待,可姑爷不是不在吗,老夫人可能在休息:“老夫人那边还不知道。”

“还是先去拜见老夫人。”

纪尧开口。

婆子想说什么,又不能,只能看着四爷叫了一边的丫鬟,去见老夫人去了,这,这,她要马上和姑娘说一下,姑娘还等着,指不定已经安排了。

她叫了一个丫鬟,让丫鬟去,去和姑娘说,她跟上四爷。

“四爷。”

她追着四爷去了。

纪澜到了花厅,坐了下来,可是等了一会,还是没有看到四弟的踪影,不是说四弟过来了吗,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到?她正要叫人,一个丫鬟过来。

“大夫人。”

“你?”纪澜站了起来。

“大夫人,奴婢见到嬷嬷。”丫鬟把嬷嬷说的说了,纪澜听了,很气,怎么忘了婆婆还在,四弟要先去见,她怎么忘了。

她想去看看,又坐下来。

还是等一等,四弟总会来的。

“去让那个少女过来,四弟一会就来了。”纪澜对着身边的丫鬟,让跪在下面的丫鬟下去,跪在下面的丫鬟什么也不知道,望了一下大夫人,大夫人要做什么?这些不是她能理解的,在大夫人的目光下她退了下去。

看到丫鬟下去,纪澜盯着身边的丫鬟。

“是,夫人。”丫鬟对上夫人的视线,退了几步,行了一礼,就要退出去,纪澜忽然叫了一声站住,让她站住。

她冷着一张脸,死死看着她。

“夫人你叫奴婢站住是为什么,夫人不是让奴婢去叫人吗。”丫鬟听到夫人的话,站住脚步,抬头看着夫人的样子,夫人又不让她去吗?她在心里想着。

“本夫人亲自去,你和我一起,让她收掇一番,好让四弟看上,我也要亲眼看一看。”纪澜还是觉得亲自去比较好,亲自去盯着,才能放心,等四弟过来再过来就是。

或者让四弟去花园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她一边想一边看着丫鬟。

丫鬟听着夫人的话,感觉着夫人的心思,点头,还是望着夫人,纪澜不再看她,不耐的想着别开头,对着外面,沉着声音又叫了一个婆子进来。

丫鬟看着婆子.

“夫人,不知道你叫老奴进来是有什么事?”进来的婆子行礼,抬头,看到夫人还有夫人身边的丫鬟。

纪澜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工了口:“你在这里等着,等四弟过来,四弟去了婆婆那边,一会就过来,你看到,就让他等一下,等我的命令,我有事,知道吗,我要是没来,让人过来告诉你,你再照办,四弟一定要稳着。”

纪澜吩咐着婆子。

婆子得了夫人的命令,颔了首,虽然不知道夫人要去哪里:“老奴明白,一切遵照夫人的吩咐办,老奴会稳住四爷。”想从夫人脸上看出什么。

“嗯,知道就好。”纪澜不耐的。

婆子低下头去,纪澜没有再看,挥了一下手,让丫鬟和她一起去,丫鬟跟着夫人走了出去。

婆子行着礼,等到夫人和丫鬟出去,她也退出花厅。

到了外面,看了下四周,四爷不知道何时会过来,她张望着。

纪澜带着丫鬟到了一处院子,就是这里,她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走了进去,没有听到声音,丫鬟跟着。

纪澜停下步子,回过头来,丫鬟看向夫人,不知道夫人为什么不走了,她小心的:“夫人为什么停下?”

“你进去看一下,让她出来见我,我要看一看。”纪澜让丫鬟去,示意她进去。

“夫人,是,夫人。”

丫鬟行了一礼,想说什么,没有,进去了,纪澜站着,看着,她找到的合适的人被她悄悄带进来,安置在这里,为了不让人知道发现,她费了不少心思安排,才让人打消了怀疑,她找了理由不许人进来,就是不想让人发现,她把要做的告诉了那个女人,这个女人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为了以防万一她留在这里的婆子只知道一点。

希望四弟见到会动心,会喜欢,那她这番功夫就不算白费,她到时候就把人送给四弟,不用再做什么了。

四弟想来见到婆婆了,应该快要过来了,她等得不耐烦,到底在做什么还不出来。

“夫人。”

丫鬟很快走了出来,小跑着,到了近前,行了礼,纪澜看向她,不高兴,脸色不好,丫鬟抬头看到夫人的样子,又低下头:“夫人,人来了。”转向身后,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婆子还有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纪澜叫她起来,顺着她的目光,一眼看到婆子还有女子,哼了一声,婆子低下头。

纪澜的脸色好了一些,不过还是沉着,她仔细看着女子,这个女子就是她要的人。

一身大红的禙子,白色洒花裙,乌发挽起,抹了脂粉,皮肤白皙,容色美艳,打扮得还算像样子,高挑窈窕,小心的走了过来,除了气质,看着和萧菁菁那个女人很像。

尤其是长相,和萧菁菁有六分像,穿着萧菁菁喜欢的大红色裙子还有化着萧菁菁喜欢的妆容,这是她要求的,照着萧菁菁的样子来,看来记住了,不经意看,还以为是萧菁菁那个女人,哼,她又哼了一声,不悦。

她又看了下婆子,这个女人虽然不是萧菁菁,虽然是她找来的,但看着和萧菁菁像的脸,她就喜欢不起来。

不知道长公主那边有没有做什么,长公主说会想办法,却一直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也许长公主是骗她的?她会找长公主的。

丫鬟退到一边,站到夫人身边看着。

“老奴给夫人请安,夫人过来了,是要带她走?”

婆子到了夫人的面前,望着夫人,夫人来是来带人走的,恭敬的行了礼,看向身边的女子。

这个女子是夫人让人送进府的,让她看着,现在。

女子也行了一礼,那样子真是令人厌恶,但又让纪澜抱了不少希望。

“对,起来吧。

纪澜道,只要四弟收下这个女人,她可以让四弟再收下另一个,朋友那里她就可以答复了。

婆子和女子站了起来,婆子还好,起来后笑着想说什么:”夫人,你看怎么样?老奴给她打扮过,照着夫人之前说的,老奴听说夫人要让她去见人了,便竭力像夫人说的那样给她打扮,夫人看下还有没有哪里不好的。“

语毕看向女子,让夫人看,哪里不好,她好重新来,这个女人夫人不知道要带去哪里,去见谁,真是。

不过都不关她的事,她只需要做好夫人交待的,夫人不说,不告诉她,也没什么,有些事不知道也好。

丫鬟看过去,纪澜打量着。

”夫人,我,奴。“女子感觉到夫人在看她,有些胆怯,她小心翼翼,想要开口,又不敢的样子。

她看到了夫人的样子,夫人好像不高兴,是因为她吗,她心里一紧,吓到,想到夫人和她说过的话,夫人要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她要装做另一个人,夫人是这样才不高兴的吗,她她抬起头来,鼓起勇气望向夫人,带着骄傲还有大胆,不知道这样可以吗,夫人满意吗,她只是小户人家的女儿,要不是夫人带她来这里,她还什么也不知道,在家里的时候,她知道比很多人都长得好,很是自得,觉得自己有一天会飞上枝头,成为人上人,但也只是想,知道不可能,夫人带她到了这里,见到府里的人,她才大开眼界,知道自己以前眼界多小,就是井底之蛙,才她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是,夫人才是贵人,她想要的,夫人能帮她。

夫人说会让她见一下她的四弟,她不知道夫人的四弟是谁,长什么样,夫人让她装成一个人,她不想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只要成功了,她就可以飞上枝头。

这是她的机会,她不想让夫人对她失望,把她送回去。

纪澜继续打量着:”想说什么?“婆子在一边有点恨铁不成钢,不是和她说过吗,夫人都不满意了,很想提醒一下,又不敢,当着夫人的面,夫人还在。

丫鬟也发觉夫人不满。

”夫人!“女子开口,声音有些小,夫人要带她去见了吗,夫人把她带到府里,说有事要让她做,给了她家里很多银子。

”有什么就说,那么小声做什么?“纪澜更不高兴。

”我这样可以吗,夫人?“

女子说了出来。

”差得远,不是就不是,再像也不是。“纪澜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好一会,女子僵着身体,婆子还有丫鬟盯紧,听到夫人的话,她们以为夫人不满,要重新来过。

夫人想?婆子刚要开口,就听到夫人说话。

”不过就这样吧,本来就不可能真的一样,只要像就行了,一会给我抬起头,不准胆怯懦弱,知道吗?“

纪澜皱起了眉头,不高兴的,紧紧盯着眼前的女人,教训起来,发现不是就不是,再像萧菁菁那个女人,一说话就不像了,假的就是假的,萧菁菁不会这个样子,就是再没用,也不会这样胆怯。

形似,神不似,一点也不如萧菁菁,她再是不喜欢萧菁菁也承认萧菁菁是骄傲的,不是这样懦弱,不说四弟,就是她也看不上,还怎么让四弟入眼。

真是的,她有点担心四弟看不上了,不过本来就是想找个和萧菁菁差不多,有些像的,形像就是,神不像就教一下。

为的是四弟看了动心,不是让四弟又看到萧菁菁。

哪里有真的和萧菁菁长得一模一样的,一模一样就是萧菁菁了,她看了也隔应,世界上也没有真的长的一样的人,能找到这样就不容易,再找,她没有那么多时间,不知道要费多少时间。

丫鬟婆子松口气。

”夫人,我一定不会让夫人失望。“

女子慌忙回答,不再害怕,她方才真的很害怕,夫人不要她,丫鬟和婆子也对视一眼。

”再去补下妆,再浓一点,还有记住不要低头,尤其是在我那四弟面前,哼,别辜负我的期望,要是四弟看上了你,你就有福了,要是没有,你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纪澜又警告了一句,说的时候死死盯着女人的那张脸,萧菁菁,丫鬟也是。

”是,夫人,我不会的。“女人害怕又慌乱,她不能失败,一定要让贵人看上自己,这样才能留下来。

婆子有点不解,四弟,夫人的四弟,难道夫人找这个女人来是为了让她去见?婆子想着,难怪觉得女人有些眼熟,想不起来像谁,这不是像菁华郡主吗,她就说夫人怎么老让她往某个方向打扮,还教这个女人,避着她,原来夫人是不想让她发现,要不是夫人说漏嘴她还不知道,夫人这是要让她去见四爷,然后取代菁华郡主的位置?不是吧,她觉得不靠谱,夫人觉得行吗?四爷会看上她?夫人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不过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对的,也许是错的。

纪澜忽然想到婆子还在一边,这些是不能让人知道的,她盯向婆子,脸色难看。

”夫人。“

婆子发觉夫人看着自己,知道夫人发现说漏了嘴,她恭敬的,观察着夫人的表情,期盼夫人饶过她,不然。

丫鬟也想到,看着夫人和婆子,夫人会怎么做?纪澜冷着一张脸:”刚才听到的忘掉,给本夫人忘了,不准说出去,更不许乱说,知道吗,要是让我知道,我就封了你的嘴。“

”老奴醒得。“婆子赶紧回道,不敢迟疑,一刻也不敢,就怕回答迟了,夫人怪罪:”夫人,老奴很明白,夫人不必担忧。“

女子看着婆子。

”去吧。“纪澜不想再说,脸色不悦的,让婆子带女人进去,女人行了一礼,婆子更是急忙行品云南,带着她进去了,再去补一下妆,夫人嫌妆淡了,现在知道夫人是想让这个女人像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她还是见过的,她会尽量,丫鬟看了看,转向夫人。

”夫人。“

”你去看下四弟过来没有。“

纪澜看向她。

”是,夫人。“丫鬟点了头,去了,纪澜一个人站着。

*

”没想到你会来,永叔,坐吧,怎么突然来了,应该提前说一声,你来府里是?“另一边,老夫人看着纪永叔开了口,她身边站着婆子和丫鬟,其余的都下去了。

”有点事,过来给老夫人请个安。“纪尧笑坐了下来,他身后的侍卫站着。

”何必如此客气。“老夫人摇头。

纪尧微笑的向老夫人请了安,转了转手上的玉板指,说了一会话,说的都是一起闲话,看向身后,婆子跟在后面,看着四爷和老夫人说话,老夫人,姑娘还等着。

老夫人发现了看过去,婆子上前向老夫人请安。

”起来吧,你来这里是?“老夫人看着婆子,问道,一边的丫鬟婆子了账看着。

”老奴奉夫人的命令,找四爷。“婆子回答,站了起来,扫了侍卫一眼,欲言又止的,望着四爷。

纪尧不说话,带着微笑。

”你家夫人有什么事?“老夫人睥了睥纪永叔,再次问,其实不用问,她都能猜出老大媳妇想什么,不过具体的就不知道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

一会让人看一看就是,老大媳妇难得叫人入府,纪永叔突然来,谁知道会如何。

丫鬟婆子也想着,侍卫平静的站着。

”老夫人,夫人和四爷有话说。“婆子不知道老夫人是什么意思,忙回答道,老夫人不会怀疑了吧。

”是吗。“老夫人不置可否,她转回视线,又看向纪永叔,没有再问,而是说起别的事情来:”老大不在府里,老二几个倒是在,我让他们来招待你,永叔?“

纪永叔过来,最好还是让老大几个招待,后面都是女眷。

她不管老大媳妇有什么要说。

”老夫人,不行,四爷还要和夫人见面,夫人在花厅等着四爷,四爷说先过来拜见老夫人,就过去,四爷。“婆子着急起来,开了口,说着知道自己错了。

”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吗?“老夫人不悦,盯着她,丫鬟婆子也是,老夫人还要说什么,想到纪永叔在,才给了一分面子,没有怒斥。

看了纪永叔一眼,见纪永叔笔堵得慌,并没有什么,才不高兴的:”我又没有说不让永叔去,你急什么。“

那为什么让四爷去见二老爷,婆子很想说,老夫人到底想怎么样。

老夫人不想再理会婆子,对着纪永叔:”有些婆子就是不知尊卑,忍不住教训一下,不要见怪,虽然是老大媳妇身边的。“

”没有。“纪尧点头,老夫人这才高兴。

婆子脸色一变。

”永叔我让人去找老二?“老夫人又看着纪永步,就要让丫鬟婆子去,丫鬟婆子行了一礼。

”不用了,老夫人,我今天来就是。“纪尧笑着道,老夫人一听,凝着他,知道他的意思,没有让丫鬟婆子再去。

丫鬟婆子听罢,停下步子,望向老夫人。

”好吧,你们夫人还在等着吧。“老夫人看了纪永叔,又看了身边的婆子一眼,盯着让她不喜的婆子,让她起来。

”老夫人,夫人等着四爷,四爷。“婆子又不禁回答。

”“我知道,知道。”老夫人不悦的沉着声音,盯着她一会,对纪永叔:“你去吧,老大媳妇还等着你呢。”

“那我先告退,老夫人,走时再来拜见老夫人。”纪尧点头,行了礼,老夫人笑出声说了一个好字。

丫鬟婆子行礼,老夫人挥手,笑着,看着纪尧走了出去,侍卫还有婆子跟上。

“要是老大在就好了。”老夫人看着,看着纪永叔的身影道,一边的婆子:“老夫人!”

“嗯。”老夫人应了一声看着婆子。

“老夫人大夫人要见纪四爷。”婆子小声的。

“派个人去看下吧。”老夫人说,看着婆子,婆子应了一声是,退了几步,出去,叫了一个丫鬟,嘱咐了丫鬟,让丫鬟去。

丫鬟去了,她回去,和老夫人说了,老夫人点头

这样就好了,有人看着,也能看看是什么事。

纪尧离开老夫人的院子,走出去,婆子小跑几步,到了四爷的身边:“四爷,老奴带路。”恭敬小心道。

“好。”

纪尧看向她,婆子在前面走着,带路,纪尧上前,侍卫跟在后面。

“前面不远就是花厅,就到了。”

没有多久,婆子说:“姑娘在里面等四爷。”到了花厅,婆子回过头。

纪尧没有说什么,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侍卫站在后面,婆子正要和四爷说,一个婆子过来,婆子看到,认出来了,问了起来:“夫人在里面等着四爷是不是?四爷来了。”

“夫人没有在里面。”刚来的婆子一听,说着向四爷行了一个礼:“四爷,夫人没有在里面,夫人让老奴在这里等着,四爷过来,就带四爷进去,通知夫人一声,夫人马上就过来,夫人有点事,四爷请先进去,稍等一下,老奴立刻去通知夫人。”

纪尧应了一声,走了进去,带着人。

婆子想问什么。

“四爷,请。”刚过来的婆子伸出手,婆子看向她,两人对视一眼,婆子没再说什么,看着四爷带着人进了花厅,她知道夫人肯定有什么事。‘

她没有跟着进去,看着另一个婆子跟在四爷身后,到了门口,叫了人过来,吩咐了一番,她上前几步,在对方说过后,她拉了一把,拉过对方看着。

“夫人去了哪里?夫人不是说在这里等四爷,怎么不在,四爷来了,夫人不在。”婆子问。

“夫人去那边,我也不清楚,我要去找夫人,嬷嬷要是想知道就一起去,要不就留下来服侍四爷,我去下就过来。”婆子是夫人身边后来的,看不习惯眼前这位。

夫人好不容易重用她。

“你。”

婆子脸色一变,两人算是有点死对头的味道,都想出头,都想受夫人重用,都是夫人身边的,一个是陪嫁过来,一个是后来,不是东风压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她们一起你起来我下去的,最近夫人都信任婆子,婆子气得不行,夫人最信任的还是她,别想从她手里抢走地位,还有夫人的信任,姑娘的看重,姑娘不过是没人用才叫她。

还不等她多说。

另一个婆子走了,她气到了,只能留下来,服侍四爷,另一个婆子离开,去了夫人去的地方。

到后,看到夫人身边丫鬟,丫鬟也看到她:“你来是?”婆子没有说什么,穿过丫鬟看向夫人,丫鬟不久前过来找过她,问四爷来了没有,得知没有,回禀夫人了,她对着夫人:“夫人。”

丫鬟看着婆子,又看向夫人。

纪澜听到声音,见婆子来了,走了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她等不了了,想到什么:“你来这里,是不是四弟来了?四弟过来了是不是。”

丫鬟也等着。

“是,夫人,四爷来了,在花厅等夫人,老奴过来禀给夫人。”婆子回答,磕了一个头,行礼,抬头。

“四弟来了。”

纪澜心中一定,四弟来了,她高兴了起来,丫鬟看着夫人高兴的样子,纪澜想要带着丫鬟过去,走了一步。

丫鬟望着夫人。

纪澜想到那个女人,又停了下来,停下步子,回过身来看着里面,丫鬟知道夫人在看什么,婆子不明白。

纪澜正要让人去问,为什么还不出,就看到婆子和女人走了出来。

“夫人。”婆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