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手把手教/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转身朝着四爷,心跳贴着心跳,气息贴着气息,看着四爷的脸。

“菁儿,坐直,坐正,坐好。”

纪尧不想菁儿太累,别的不适合菁儿,他轻笑一声,按着她,俯视,菁儿这样,经常出门不好,除了走一走,逛花园,喂鱼,还有对弈,在府里他便会陪菁儿练字。

朝中大事都办了,最近没有大事,没他什么事,只有户部亏空一事,有太子秦王晋王和大臣还有身边的人负责。

该帮的帮了,皇上再次不让人插手。

太子秦王晋王在早朝上提出想出的办法,皇上拍了板,太子秦王晋王的办法都不错,三人不分输赢。

他知道陛下更想秦王赢,只是秦王想出的办法和太子差了点,晋王也不错,这样一来,皇上也不好认定秦王赢,为了秦王,不愿说太子赢,皇上也不想太子赢了,朝上都说太子的办法好,皇上干脆让三人继续负责,再来。

办法有了,就是收回国库的银子。

太子秦王晋王各自想着办法,纪尧想着,让菁儿回过头。

“四爷。”

萧菁菁还要说话。

纪尧:“坐好了,菁儿,我们来写字,练字,我来手把手教你。”他俯视着她笑。

“嗯。”

萧菁菁看了四爷一眼,回了头,想起前世,一切恍然又熟悉,没有再转身望着四爷,她坐直了身体,身后四爷的一切传来,她的背很温暖。

纪尧贴着她,笑着拿过案桌上面的笔墨纸砚,一样一样,都取了出来,放好,摆放好,放在一边。

他把宣纸铺开,用镇纸压住。

萧菁菁感觉着四爷的动作,看着四爷修长有力的手放好笔墨纸砚,她不由自主想要再次看向四爷。

纪尧磨起了墨,很快,动作很快,墨汁磨好了,他放下,拿起笔,沾了墨汁,虽然困着她,但没有太紧,他提起笔来。

萧菁菁不再动,纪尧把笔放到她的手中:“菁儿来,我们练。”他笑着说。

萧菁菁点头,握住四爷递到她手中的笔,四爷的手握在她的手外面,包着她的手,提着笔,俯身,挨着她的头还有面颊,温柔的握着在面前的宣纸上写起来。

萧菁菁全神贯注,不再多想,跟着四爷的手的力度还有动作,练起来,练一会,她会再自己练。

纪尧也不再想其它,专注的教着菁儿练字,四爷写的贴子她照着写过,四爷主要是教她力度。

“菁儿,不错,这一笔。”纪尧低低的道,见菁儿这一笔非常好,他低笑在她的耳边,让萧菁菁发痒。

有点受不了,她别了一下头,想看向四爷,动不了。

“菁儿,再接再励!”纪尧笑着说,他俯身的时候刚好就在她的耳边,尤其是唇,贴近着。

萧菁菁真的痒,只是四爷还在写,她也不能停,就这样,渐渐习惯了,不再痒,她放平心情,纪尧发现了。

萧菁菁想站起来,纪尧也拉着她起来。

书房的窗户开着,微微的风吹进来,赵嬷嬷带着人过来,看到四爷和郡主的样子,回身看向丫鬟。

*

还是那间医馆,后面住的小院。

少女等了两天,还是没有见到纪太傅,出不去,哪里也去不了,侍卫根本不和她说话,无论她怎么说。

只有大夫看她的伤,敷药的时候,侍卫才会问几句。

要是一直这样,她真的完不成主子交待的。

她只能离开,回去见主子,和主子说,再想办法,监视着她的侍卫,她知道侍卫是在监视她。

不知道有没有查出什么。

她的身份不能曝光。

一旦曝光,主子不会要她,她就会死,她有点担心,想试探,侍卫不理会她。

纪太傅不见她,她没有留下的必要。

可是她曾经说过没地方去,不愿走,等伤好了才送她走,现在伤还没有好,要是她走,现在突然说要走,侍卫一定会怀疑,可是不走不行。

看了一眼脚上敷好的药,她的脚为什么还不好,之前她希望不要好,现在希望早点好。

“喂。”少女一瘸一拐的走到院子里,看着外面守着的侍卫,走到院子门口,用尽力气,美丽的脸上都是汗,她跳着出来的,手抓着院门,对着侍卫。

侍卫听到声音,看向她。

“我的脚好了。”她开口。

两个侍卫还是不说话。

“我的脚好了,我要。”少女又道,侍卫依然不说话,少女很气,大声的:“我要见你家主子,你听到没有,到底有没有听到,作一下声,是聋子吗,我和你说话,和你们两个说话,你们家主子要是不见我,我不能留下来服侍,那我就走了。”

两个侍卫像是没有听到。

“你们,你们到底听没有听到我,要见你们主子,留下来服侍你们家主子,不行,我就走了,我的脚伤也不养了,你们。”

少女很气。

“你们还是不说话是不是,我走了。”少女说,管他们是不是会怀疑,等到她走了,再怀疑又怎么样。

两个侍卫盯着她,少女又一瘸一拐转身,往里面走去,走几步,跳一下,很累,咬牙切齿,那两个侍卫太可气了,她就这样走了。

*

下午,纪尧知道了是哪几家最开始传他藏了一个女人的事,他看着小厮,小厮说了几家的名字。

“四爷,应该是其中一家看到四爷——”小厮恭敬的道,微抬头看着四爷,其实不用再多说的。

四爷肯定知道,他有点多此一举,说着不再说。

“嗯。”纪尧点了一下头,他让菁儿自己练着字,他过来这边的书房,前院的,小厮看着四爷。

“四爷,要弄清具体哪一家乱说,还要时间。”小厮小声的。

“不必急,有些人喜欢乱说。”纪尧摇了头,不必马上出来,他知道有些人的目的,还有想法。

就是想混乱视线,就这样,无非就是那些人,就像大姐姐。

“四爷。”小厮得了四爷的命令,知道了,纪尧想着宁哥儿,问了小厮,小厮回答四爷:“四爷,大公子还是没动静,没有找到大公子,派去的人没有发现大公子的行踪,可能大公子还没有回京城,可能大公子是真的有事。”小厮开口。

纪尧没有说继续找,他知道小厮会继续找,宁哥儿还是没有找到。

小厮低头。

“那个少女的身份呢。”纪尧对于那个少女的身份有怀疑,让人查了,还没有回音,他问。

“四爷,少女的身份好像真的有可疑,已经要查到了。”小厮说。

他来见四爷,也是为了这件事,两件事一起,都有了消息,要告诉四爷。

“嗯,不要让我等太久。”纪尧道。

“不会的,四爷。”

小厮说,恭敬的。

纪尧让他去。

“四爷。”小厮走时停了停,望向四爷,纪尧盯向他,让他有话就说,停什么,小厮知道四爷等他说,他:“四爷,馨姑娘那里要送去越州还是?”

大公子不见后,被劫匪拦住,馨姑娘本来要送去越州的,也停了下来,回了京城,不知道四爷会怎么处理馨姑娘。

四爷先同意送馨姑娘到大公子那里,可大公子呢。

“找处庄子送馨姐儿去,找到宁哥儿再说。”

纪尧漫不经心的。

“是,四爷。”小厮回答行了一礼,同时想起还有一事:“四爷,劫匪没有抓到,也没有发现。”

“我知道,在京城看看再说。”纪尧平淡的。

“是,四爷。”小厮想看出四爷的想法,没有看出来,纪尧让他下去,他也走了,回了另一处书房。

菁儿在练字,赵嬷嬷还有七巧紫嫣站着,他走近,走到菁儿的面前,看着菁儿的样子他笑着。

萧菁菁也抬头,知道四爷去书房办好事了,让人下去。

纪尧不语,等到人下去,和菁儿说话,看起菁儿自己写的字,比起他带着她写的,不一样。

他指着,看着菁儿,萧菁菁听着四爷说,赵康桥嬷几人出去后,看着书房,四爷和郡主。

*

长公主府里。

长公主听人说起萧菁菁几人一起开的那家店铺的事,衣香丽影,什么玩意啊,这样的名字怎么想出来的。

她一直有让人看着,想看一看,开张那天她本来想去看下,后来想想没去。

想着等开了张再看,不急于一时,开张当天听说买的人不少,她也问过了,很怪的规矩,没想到那么多人喜欢定下成衣,听说有些人没去后悔了。

她很想去看看,是什么样的。

她念了几次,几遍名字,还是觉得奇奇怪怪,问了一下宫人,宫人也觉得奇怪,这不是她一人觉得,都是这样觉得,听到第一次最觉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宫人侯着,听着公主殿下念叨。

萧菁菁几人开的这家什么衣香丽影真是,长公主越想越打听,那间衣香丽影的情况,越是想去。

她又问了下。

她虽没有去,又让人盯着。

“公主殿下。”

一个宫人进来,行礼,请安抬头。

长公主看着她。

“长公主殿下,纪家大姑奶奶找了太傅大人。”宫人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