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思君不见君/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输了,虽然父皇表面上说他和晋王和太子不分输赢。

但他知道他和晋王输了,只是没有明说而已,他一开始提出办法比太子好,父皇称赞,朝中也赞同,晋王最差,他以为自己会赢过太子,没想到太子又在朝上提出一个想法,因为父皇不想下旨,必竟当初是皇祖父下的旨,太子的想法正好,朝中的人都认可太子想出来的办法,父皇让他们平手。

他知道自己和晋王都输给了太子,太子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

他不相信是太子自己想的。

他盯着侍卫,接下来最重要的,他不能再让父皇失望。

公公也看着侍卫,知道殿下要问的。

“殿下安排的人去了几家府上。”侍卫开口。

秦王知道父皇这一次想让他和太子晋王比谁先填补住户部的亏空,收回借户部的银子,他派了人去。

户部的官员以前查户的帐本时,历年都是借钱借粮来填补。

父皇不想这样。

太子后来提出的就是暗示,各家得到暗示,再提到抄家灭族,让各家自觉补上欠户部的银子,当时打过仗,各家都出了银子,捐了很多银子,皇祖父在充实了户部后才会下旨。

有时候遇到灾年,或者各部有需要,都会找户部要银子,太子还提出了几个想法。

太子还有晋王应该也派了人去了。

他相信对方看到他派的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他到时候也会亲自去一趟。

“想来不会有问题。”

秦王道,接下来比的就是他太子还有晋王的人脉,还有有多少人愿意站队,支持,父皇会帮他,父皇要的是谁先收回户部的银子。

他之前就让人去欠了户部银子的各家说过。

侍卫没有说话。

“殿下,不会有问题的。”公公在一边说。

秦王应了。

“太子还有晋王那边?”他又问侍卫。

侍卫恭敬的向着殿下:“太子殿下还有晋王殿下也派了人,晋王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太子殿下派去的人却是毫不容情。”

“太子。”秦王知道太子要做什么,他原本以为太子会先用身份压人,他似乎又晚了太子一步。

太子这是想要先他和晋王完成。

侍卫低下头,没有再说,公公也听出来了:“殿下,太子这是想铁面无情,不管得不得罪人,是让各家难堪,直接要银子,太子殿下一定是想赢过殿下和晋王殿下,不想让殿下和晋王殿下赢,一旦让太子殿下得逞,殿下就晚了,皇上再如何也要判断太子殿下赢,不过太子这样会得罪很多人,尤其是各家还有大臣,甚至背上骂名,不一定能填补户部的亏空,也可能得不偿失,殿下先前没有做不就是忧心。”

“本王并不是怕,是想再看看。”秦王道。

他是果断还有不怕得罪各家的,他更喜武,就是喜欢直接,太子竟然先一步。

公公不再开口,殿下会怎么做?侍卫头更低。

“本王会亲自去。”秦王想了想,公公听了,觉得殿下这样也好,秦王没有再说,盯着侍卫:“下去吧,本王会亲自走一趟。”侍卫闻言,行了一礼,退下去。

公公送出去。

秦王想着太子。

公公送走侍卫,才要回去,就有侍卫过来,叫他,公公回过身来,问了侍卫,听到了什么,挥手示意侍卫,走进来,走到殿下的身边,秦王抬头看向他。

“殿下,杂家有事要说。”公公开了口,望着殿下,秦王示意他说,公公直接说了。

“殿下,侍卫在外面,等着殿下见面。”

“让他进来。”秦王站起来,公公去了,到了外面,叫了那个侍卫进来,他退到一边,到殿下身边。

侍卫上前,行礼,恭敬的抬头。

秦王俯视他,问他有什么事,侍卫:“殿下,像殿下意料的,有人在找锦姨娘的家人,只是对方是谁还没有找到。”

“顾瑶的人。”秦王说,公公听着殿下说,顾姨娘?

侍卫:“属下等想看看能不能抓到人。”

“嗯。”秦王看着他:“萧菁菁那边呢,顾瑶和萧菁菁不和,顾瑶真的有人,不会不派人去。”

“没有动静,不过顾府发生了一点事。”侍卫回答殿下。

秦王挑眉问,公公也想知道。

“殿下,顾府几位姑娘。”侍卫把顾府几位姑娘的事说了出来,告之殿下,公公张了一下嘴。

秦王听到了,顾府。

脸都毁掉了,是一个丫鬟做的,那个丫鬟被抓了起来,什么也没有问出来,被打死了。

顾府丢出了府,说是打死不如说是虐待死的,顾府的人,秦王摇头,公公也觉得咋舌。

侍卫抬着头。

秦王走出来,走出去,公公追上问了殿下一句,回过身来,叫侍卫起来。

*

太子最近咳得越来越厉害了,他咳过后,苍白清秀的脸上多了红晕,坐下来,脸上却带着笑。

挑眉看着面前的侍卫。

“太子殿下。”一个宫人端着蜜水来,跪在地上,举着手上的杯子。

公公皱眉看了宫人一眼,看向太子殿下,让宫人上前,宫人上前两步,低下头,跪着。

太子伸出手接过,喝了一口,宫人退下,公公看着。

太子让侍卫说,继续听着回禀。

他让人去各家下话,限时还银,要是不还,不要怪他这个太子,他不想浪费时间,侍卫:“太子殿下,有两家说会还,让太子殿下放心,会把银子还给户部。”

“很好,孤很开心,有人识相,没有让孤难做。”太子高兴起来:“只要开了头,孤相信就会很容易。”

就算还是咳,他咳了几声,咳着,喝了一口蜜水,公公上前接过殿下手上的杯子:“对,殿下,杂家相信要不了多久,太子殿下就会收回欠银,皇上也不能说什么,殿下会比秦王殿下晋王殿下更早,秦王晋王会输给殿下,像这次一样。”

“呵,孤也想。”太子一笑。

公公不再说,端着空着的杯子退下去,侍卫低下头。

“秦王晋王呢。”

太子不想让秦王晋王赢过他,所以他先下手为强,用强硬的手段,逼那几家还银子,到时候秦王晋王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秦王晋王只要迟一步,就会输给他,在朝上,无人再敢说什么了。

“太子殿下,秦王殿下晋王殿下派了人去。”

侍卫道:“秦王殿下是用找了几家谈话,晋王殿下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是吗,看来只有孤用的手段最直接,还以为秦王会和孤一样,不怕背负骂名,哼。”太子是知道秦王的。

“秦王殿下可能有所顾忌。”侍卫道。

“孤才是该顾忌的,他顾忌什么,不过这样最好,孤当时也是想过该怎么做,秦王会不会怕得罪人,背骂名,想过秦王会怕,孤就赌一下,孤成了。”

太子笑。

“殿下。”公公又进来,太子想着太傅,他能赢过秦王晋王,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嘴角弯着,苍白着脸,又咳了咳。

公公忙递上帕子,干净的帕子,太子叫侍卫下去。

*

晋王府,晋王一身肥肉坐在椅子上,一身肥肉颤着,蒲扇大的手,猛的拍在一边案几上,砰一声响,胖脸狰狞。

“本王要抄了他们的家,灭他们的族,真是岂有此理,本王很生气,本王太生气了,本王想杀人,居然敢不听本王的,本王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敢不还银子!想做什么?想死?”

“殿下。”

下方跪着几个人,抬起头来,小声的,晋王一张肥脸更狰狞,站了起来,就像没有听到,一身肥肉更是剧烈颤着,走了几步,地上都在颤一样。

“本王要用肥肉压死他们,他们不听本王的,不还银子,本王就找上门去!”

跪在地上的不敢再说。

“本王看谁敢不还!”

晋王脚一跺地上,跪着的人一下子趴下去。

晋王非常生气,异常生气。

他蒲扇大的手挥动起来,肥肉动着,肥脸也扭曲,他要再想一个办法,他是不喜欢动武力的人。

喜欢说理。

对,他要说理,让那些人还银子,父皇知道一定会对他另眼相看。

*

纪府。

“郡主,你快看。”

“什么嬷嬷。”

“信。”萧菁菁凝着嬷嬷,赵嬷嬷进来,举起手来。

萧菁菁先是收到一样东西,现在又收到了一封信,她看向赵嬷嬷,还有嬷嬷手上的信,七巧冬菱也在旁边,听到赵嬷嬷的话,知道是怎么回事。

郡主前日收过一样东西,现在又是信,看看赵嬷嬷再看郡主,她们在猜测这回是谁。

赵嬷嬷手上拿着一封信,她低头看了手上的信,交给郡主。

“郡主,你看下再说。”

也许能弄清之前收到的东西是谁送来的。

“好。”

萧菁菁点头,明白嬷嬷未竟的话,她接过信来,看着信,打开来,抽出里面的信,赵嬷嬷盯着,七巧冬菱也是。

没有人,其余的都在外面。

萧菁菁展开抽出来的信,是有些熟悉的字,她想了下:“我以为厌恶你现在发现只是太在意,思君不见君!”

------题外话------

推荐友文《枭妻袭人:风先生在上》寒灯依旧,亲们喜欢可以收下。

简介:风浔,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是贵城的风云人物受无数人民的瞻仰,不计其数的女人为他疯狂躺在他的鞋底下,他冷漠狠辣腹黑,在遇到她之后继续腹黑到极致,魔爪越伸越长。

莫韵一,在金字塔底端苦苦挣扎的劳动人民,是贵城中鲜有的女流氓,男人见之飞奔逃离。她有句自创忠言:饿可忍,屎尿可忍,但如果被人欺负到头上,她就把屎尿撒在他家门口。遇到他之后她仗着他的溺宠消灭全世界的渣男。

她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他说,世间有千万种好,但不如你好。

他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她说,你双腿残疾半身不遂,不怕你出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