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不是第一次/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读了一遍。

思君不见君,她抬起头来,纪宁,她认出是纪宁的字,他的字她很熟悉。

“郡主信是谁写的,写的什么?”

赵嬷嬷在一边看着,没有看到具体写的是什么,见郡主抬起头来,问道。

七巧冬菱也没有看到。

“我以为厌恶你现在才发现是太在意,思君不见君!”萧菁菁对着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又念了一遍信。

“思君不见君还有——郡主,信上这样写?”七巧冬菱听到,张开嘴,跟着郡主念,谁思念郡主?怎么会是这样的信。

上次送来的是一株花木,虽然不是珍品,也是难得的是兰花。

这次的信里是向郡主诉情吗?送兰花给郡主还有信的会是谁?她们感觉到对方是喜欢郡主的,脑中飞快的闪现着。

郡主和四爷成了亲,恩爱无比,谁还喜欢郡主?

“这个人!”赵嬷嬷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脸色沉下来,皱着眉头,指着郡主手上的信,这个人想干什么,写这样的信,她这个老太婆都能看出里面的东西,还有送郡主兰花。

哼,她觉得这就是一个人,没有错了,要是说先前还有怀疑,如今她不再怀疑。

直觉告诉她,是。

而且送来的方式是差不多的,她看向郡主。

“信上是这样写的。”萧菁菁道。

“郡主,上回的兰花,和这次的信,多半就是一个人送的,他的目的向郡主表白?老奴心中几乎确定,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不过想不到是谁,这个人真的是表白吗,还是有别的想法,突然就出现了,之前还没有,要是真的像写的,也该默默的,明明知道郡主和四爷成了亲,恩爱不已,不该送来,还是送到府里,好在是交给了老奴,不是送到别处,要不然郡主的名亏又会有损,就算说清了,就算没人信,就算没有人敢说什么。”

赵嬷嬷直接道。

萧菁菁点头。

七巧冬菱也听着赵嬷嬷说的,觉得会不会不是一个人,她们这一想,也说了:“郡主,赵嬷嬷,也许信和兰花并不是一个人送的。”

“不是是谁?哼,哪里会。”赵嬷嬷一听。

“我也觉得是一个人。”

萧菁菁道,她更是知道是谁,只是赵嬷嬷七巧冬菱没有问,她也没说。

“那。”七巧冬菱听罢,迟疑起来,再想想,郡主和赵嬷嬷都说是一个人,可能她们想错了,她们只是想安慰郡主。

“那什么,没有那这的,郡主,兰花送出去,信也是,郡主不能收下,都扔了,谁知道对方想什么,还是丢了,不要让人知道的好,四爷那里也不要说,不然四爷不高兴,要说也提一点。”

赵嬷嬷打断她们的话,和郡主说都扔了,在不明白对方目的前,说着说着,觉得四爷不能一味瞒着,为了郡主好,她觉得可以和四爷说一点。

郡主和四爷就是没有什么秘密才会这么好的,她看得很明白,但要有选择的说,让四爷就是听到什么也更清楚郡主没错。

“老奴让人找一找能不能找到送来的人,看下是谁,只要找到就行了,让老奴知道是谁,老奴一定不会放过,要问下他在想什么,然后把东西送回去,警告他不许再起什么心思。”

赵嬷嬷接着沉着声音。

七巧冬菱点头:“赵嬷嬷说得很对。”

“嬷嬷不用去。”萧菁菁开了口。

“郡主说什么?得亏没有别的人知道,下面的人接的信,对方好像也怕。”赵嬷嬷还在说。

郡主和四爷恩爱是那么重要说着感叹:“真不知道是谁。”

七巧冬菱听到了郡主的话,她们不明白郡主是什么意思,赵嬷嬷好像没有听到?

她们看看郡主又看向赵嬷嬷。

“你们看我做什么,郡主,老奴。”赵嬷嬷不知道七巧冬菱看她做什么,她说着,望着郡主。

“赵嬷嬷,郡主。”七巧冬菱不知道怎么说。

萧菁菁道:“嬷嬷不用让人去,我知道是谁。”

“什么,郡主?你说你?”赵嬷嬷一时没有听清郡主的话,自己忽略了什么,好像听到郡主说了什么知道?她瞪着眼,看向郡主。

“嬷嬷你没有听错。”

萧菁菁说:“我知道是谁。”

七巧冬菱也睁着眼,郡主怎么会知道?郡主如何认出来的?郡主?她们看向郡主:“郡主?”

“对,郡主你真的知道?是谁?”赵嬷嬷紧跟着问,恨不得马上就知道。

好做决定什么,七巧冬菱等着。

“纪宁。”萧看了看她们,说了。

“纪宁?”赵嬷嬷不相信,郡主说是纪宁?那位大公子?郡主如何看出来的、不可能才对,那位大公子不是喜欢的是那位老是想害郡主,落魄成了秦王妾的顾瑶,为什么会写信还有送兰花来,还是给郡主。

这不可能才是。

还有那位大公子确实是回了京城,可不是又要回越州了,难不成是有阴谋。

这?她担心了。

“怎么会是他?郡主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对,郡主,是不是弄错了。”七巧冬菱同时惊住,纪宁,不是那位大公子吗,郡主竟然说是他。

“没有什么好惊讶的。”萧菁菁不觉得惊讶,这不是第一次,她经历过很多次,上一世的时候,纪宁就是这样,只要想见她,她嫁给四爷后,在顾瑶的怂勇下,为了利用她,纪宁给她写信,送花。

她本来决定和四爷好好过的心动摇起来,就是因为他的信,开始做出对不起四爷的事,更是和纪宁私下见面,在一起。

和四爷越来越疏远。

要是纪宁不写信给她,她可能就和四爷平平顺顺过了一生,当然她知道自己才是错得最多的,不守妇道,明明嫁了四爷还动摇。

可是她也恨纪宁和顾瑶,这一世,他们又来了,顾瑶和纪宁以为她还会吗?他们想错了,她知道一定是顾瑶和纪宁一起谋划,只有顾瑶和纪宁一起才会谋划这样的事,她还以为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必竟纪宁去了越州,顾瑶为了妾。

没想到还是发生了,纪宁和顾瑶应该见了面,不知道又想做什么,谋划着来招惹她。

也许和前世一样。

她也知道赵嬷嬷七巧冬菱为什么惊讶,她们不像她,记得上一世,所以才会如此。

赵嬷嬷要是记得上一世,就会想起来,不会惊讶。

“也没有弄错。”

萧菁菁最后道。

“要是像郡主说的,里面有阴谋。”

赵嬷嬷直接说。

“是,阴谋。”七巧冬菱不停的点了一下头,也觉得有阴谋,担心不已,想起什么,问郡主:“郡主从哪里看出是那位大公子?”

“他的字迹。”萧菁菁把手上的信给了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让她们看,赵嬷嬷本来想问的,七巧冬菱问了,听到是字迹,她愣了下,郡主把信给她们,她接过来,郡主如何认出纪宁的字迹,不对,郡主当初喜欢过纪宁。

她都快忘了,赵嬷嬷明白过来。

看着手上的信,七巧冬菱更不明白,她们也看着信,心中想着,和赵嬷嬷想的没差什么。

赵嬷嬷展开信,看到上面的话,和郡主念的一样,七巧冬菱探头看。

赵嬷嬷仔细观察字,好像还真是纪宁的。

七巧冬菱认不出来。

萧菁菁在一旁看着,过了会,在嬷嬷把信给七巧两人,不再看后:“嬷嬷也看出来了是吗,嬷嬷没有怎么见过,可能认不出来。”

“是,还真是不知道是不是,你确定郡主?”

赵嬷嬷认不出来,她摇头。

七巧冬菱更认不出,她们望向郡主,拿着信,郡主和赵嬷嬷的话她们听到了,连赵嬷嬷也认不出。

只有郡主能看出来。

“确定。”萧菁菁应道。

“那没什么了,就是他,老奴相信郡主,可他这一招是什么阴谋?让四爷和郡主不好过,她只能想到这个理由了,知道是纪宁后。”赵嬷嬷沉了沉声音,说出来,说着她一瞬间的猜测。

七巧冬菱想的也和赵嬷嬷一样。

她们把信给了郡主。

萧菁菁接过信,把信给了赵嬷嬷:“就是像嬷嬷说的,只有这样,才说得通。”

“他凭什么?想要离间郡主你和四爷,太过份了”

赵嬷嬷气到了。

七巧冬菱也是这样想的,那位纪公子凭什么呢。

“这也不是第一次。”萧菁菁想到四爷前一段日子,晚上回来的时候不对,她最初不知道,后来她从四爷那里知道纪宁和他说了什么。

纪宁想让四爷误会,不用多想,就知道纪宁的意思,这次比上次,是直接送了信。

想让四爷再次误会她和他,他就不怕她告诉四爷?

纪宁太过自信了。

“不是第一次,郡主,还有哪一次?”七巧冬菱问起来,赵嬷嬷一样想知道。

萧菁菁把那次的事说了。

“这个纪宁。”

赵嬷嬷更气了。

七巧冬菱凝着郡主,郡主要怎么办。

“郡主。”

赵嬷嬷气过。

“嬷嬷。”萧菁菁道。

“老奴把兰花还有信送给纪宁,只是纪宁在哪里,他。”赵嬷嬷想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