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砸自己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谁。”

萧菁菁道。

赵嬷嬷也不知道,七巧冬菱一样不知,她们想对方就是为了提醒?婆子头碰着地面。

“周安吗。”萧菁菁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没有说出,因为没有人相信,她也无法解释。

“郡主想到什么?”赵嬷嬷不知道郡主想什么,问道。

婆子七巧冬菱闻言望着郡主。

萧菁菁摇头。

宫中,

宜妃和宫人说着周嬷嬷陈嬷嬷,琰哥儿派人入宫告诉她,陈嬷嬷周嬷嬷一个病了,一个摔了一跤,也不知道她们怎么就摔了病了。

不知道照顾好自己,不知道注意,真是,刚知道时她真的差点再派人去秦王府。

周嬷嬷陈嬷嬷她对她们非常放心,她们也没有辜负她的所望,跟在顾瑶身边,盯着,明明好好的,竟然一起出了事。

有她们在,她从来不担心,如今,顾瑶那里没人盯着,不行,琰哥儿事多,也不可能派谁去看,更没有合适的人。

好在没有死,好了就行。

让她重新换个人去,顾瑶哪里需要她派那么多人去,还是等一等,就像琰哥儿说的,顾瑶在府里,没有人脉,也不可能做什么,暂时没有人盯着也不会有什么。

顾瑶也不看下自己的处境。

再大胆也会有顾虑,琰儿的意思就是先等一等,已经找过大夫给陈嬷嬷周嬷嬷看过了,陈嬷嬷不过是发热,热退了就好,要不了多久,就能盯着顾瑶了。

周嬷嬷严重点,磕到了头,一直昏迷着,不知道能不能好。

需要时间,周嬷嬷要是好了,不用说什么,实在不行,就让陈嬷嬷一个人看,她不放心再派个人去就是。

周嬷嬷再安排,琰哥儿说有一个看着顾瑶就可以,不需要太多,她详细问过陈嬷嬷周嬷嬷的情形,也问了顾瑶的情况,琰哥儿不想找太医,过一阵再重找个大夫。

为周嬷嬷看看。

她同意了琰哥儿的意思,不过总是不是最放心。

“琰哥儿说让人查过,两人都是意外。”宜妃看着宫人。

“娘娘,殿下这样说,想来不会有什么。”宫人也道,娘娘怀疑没什么,每个听到的都怀疑,宜妃就是觉得周嬷嬷陈嬷嬷一起出事很巧。

她也只是有点疑惑,没有太多想,琰哥儿不也怀疑才会查。

会不会有没有查出来的,想让人去再仔细看下。

“陈嬷嬷周嬷嬷是我的人,但愿早点好。”周嬷嬷陈嬷嬷服侍她多年,宜妃对她们还算有些情份。

锦绣那里,琰哥儿的人说很好,她的孙儿很好。

琰哥儿去看过顾瑶,顾瑶好像外面有人,一点不规矩,还让太子那个表妹也是琰儿的侧妃吃了醋,去找顾瑶,顾瑶突然就病了。

陈嬷嬷周嬷嬷先头也说了顾瑶的变化,也说了顾家发生的事。

琰哥儿户部上的事居然输给了太子,好在还有一个晋王垫底,不然才难看,这还是有皇上在后面,她也帮了忙,太子定是找了人,琰哥儿不能再分心了。

要好好负责户部的事,绝不能再输给太子了。

太子妃的身子真是好,又是好一阵没有人做什么,好好的,太子也是不是病得不清,天天咳吗,太医时常去,还有精力负责户部的事,晋王更是个笨蛋。

“娘娘。”宫人:“周嬷嬷陈嬷嬷会好的。”

宜妃盯向宫人,宫人低头。

*

秦王府外不远,秋雨跟着婆子到了,她们坐在马车上,婆子出了马车,到了外面,不知道说了什么,回到里面。

秋雨很担心,想掀起马车布帘看一看,又想出马车听一听,见婆子进来,想问。

婆子看着秋雨。

“怎么样了?”秋雨问道。

“已经交待好了,按着赵嬷嬷说的。”婆子回答,秋雨放下心,她们一起等着,有人下了马车,走了出去。

婆子和人说了,让人把兰花还有信一起送去秦王府的门房,让门房送给秦王府的顾姨娘。

没有去后门,直接在大门口,不怕人知道。

该怕的是顾瑶,后门虽好,但是也该让秦王知道,查一查,赵嬷嬷说得很清楚,婆子都是遵照着办的。

秋雨没有再问,她心中想着。

婆子掀起了马车的布帘,秋雨也看出去,马车停的地方,离秦王府还有一段距离,看不到秦王府的大门。

还没有人回来,想来是没有办完,秦王府的大门,门房忽然见到一个人。

这个人也不说明身份,是一个马夫,抱着一盆兰花还有信过来,敲了门,他们打开门探头问,把兰花还有信递给他们,要他们交给顾姨娘,顾姨娘是谁?他们差点问。

直到对方说是告诉顾姨娘花和信是纪府送来的。

门房才慢慢意识到顾姨娘是谁,不就是那位吗?府里名面上没有人提,还有人说起的,其中一个想到最近听到的风声,殿下看过顾姨娘,好像关注着,就是新进的姨娘。

殿下是在意的,有人都在猜测殿下的想法,虽然被安置在破落角落,生霉。

本来是王妃娘娘的,失了宠,水性扬花,还有不得殿下喜欢,做了错事被贬低为妾,原以为会老死府里的。

一说,另一个门房也想到,都知道了,不过眼前的人要他们把兰花信交给顾姨娘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交给顾姨娘?

还说是纪府的,难不成是纪府的人?可纪府——他们想得多的是这位顾姨娘曾和和纪府大公子的事。

兰花和信是这位大公子送的?

他们听说过殿下为何把顾姨娘变成姨娘。

他们可不敢送,顾姨娘再怎么也是殿下的妾,纪大公子不怕殿下?公然送兰花还有信,不把殿下放在眼里?

都这样了,殿下可是会生气的。

他们真不敢做。

心中想着纪大公子不是不在京城吗,顾姨娘真是胆大,还和纪大公子联系,纪大公子也是,这样对殿下。

不知道怎么联系的,他样要是敢送进去,别想活,还是告诉殿下。

“我们不能送。”

他们脸色不好,想完,敢不把殿下放在眼中,他们怎么会脸色好,纪家太过,顾姨娘也是,都该死,他们要和殿下说,把手上的兰花和信还回去。

“我们不可能给顾姨娘,你们太大胆了,顾姨娘是殿下的妾。”像丢烫手的山芋一样他们道。

来人知道门房为何如此,婆子和他说过,他再次道。

“是夫人让我送来,夫人说谢谢送的兰花还有信,不需要,让老奴还给秦王府的顾姨娘。”

“夫人?”门房还没有想完,一下子听到夫人两个字,不是他们以为的人,不是纪大公子,是夫人,哪位夫人?

他们还是看着对方,对方手上捧着兰花信点头。

“是哪一位夫人,我们要知道,才好送给顾姨娘。”门房接着问。

对方并不说:“就是这些,我只知道这些,你们送进去吧,到时候就知道了。”

“啊。”门房张了张嘴,对方是不会说了,他们想告诉殿下,抓住人一问说不定能问出来。

扫了一下兰花和信,正要说什么,抓住他们叫人。

对方把兰花信给了他们,转身走了,像是知道他们的心思,门房都没有来得及,手急忙接过兰花信,这是关键的东西,听对方的话是顾姨娘送去纪府的,不知道顾姨娘怎么送的,这是殿下要查的,他们小心的捧着:“诶!你,我们还有话要说,等一下。”

他们叫了几声,都没有叫住,对方走得很快,一下子看不到,他们是门房,又不能脱离这里,跑出去。

只好看着,然后收回目光,对视一眼,看向手上的兰花和信。

接下来。

“是先找殿下,禀了殿下再送给那位顾姨娘还是?”

“去找管家还有殿下,一起吧,你去找殿下,我去见顾姨娘。”“这两样还是先送过去,看下情况,让管家知道,不可能不送给顾姨娘,是纪家夫人送的,就是有什么,殿下那边知道了也会处理。”

门房商量着,他们想了想,决定。

这兰花信想来不会有什么,先送过去,同时找殿下就是,殿下不在,告诉管家公公也是。

两个门房不可能真的亲自送去,去找殿下,他们还要守门,门口没人不行,他们叫了人,分别说了。

侍卫过来,得知后,分别往殿下那里还有顾姨娘那里去了,他得到门房送上的信还有兰花。

门房看人走了,松口气。

顾瑶的院子里。

周嬷嬷陈嬷嬷一病一摔,丫鬟婆子两人照顾着陈嬷嬷周嬷嬷,余下的守着院子,少了很多的事,平时很安静,黛眉还有两个陪嫁丫鬟能去的地方多了。

不再像先前。

不过姑娘病着,她们还要照顾姑娘,顾瑶一面作样子让她们照顾她,一边想方设计叫她们多走动。

院子此时很安静,黛眉两个陪嫁丫鬟去看了下陈嬷嬷周嬷嬷的情况还有丫鬟婆子的情形回来。

她们两个守在外面,一个和姑娘说。

顾瑶听着,黛眉说的还有别的,比如厨房她去过了,还有院子外面,在这样的时候,院外面来了人。

守着院门的丫鬟婆子看到侍卫来了,侍卫怎么来了?

一惊,一问知道是来找姨娘,送兰花和信来,她们问了下,很意外,还是进去了。

让侍卫等着。

侍卫并不多说。

守在门外的两个陪嫁丫鬟见到婆子,知道了,马上对着里面,婆子在一边,知道姨娘在里面,顾瑶和黛眉听到声音,顾瑶不让黛眉再说,问了问。

“什么事?”

“有人要见姨娘。”两个陪嫁丫鬟道。

顾瑶看向黛眉,叫她出去看下。

黛眉走出去,看到两个丫鬟和婆子,听说侍卫过来,门房见到一个人,送了兰花和信来,派侍卫送过来。

她疑惑不解,心中藏着担心,扫了所有人表情,走出去,看到院门口的丫鬟还有侍卫。

让侍卫说,侍卫说了。

丫鬟婆子还有陪嫁丫鬟听到,陪嫁丫鬟担忧,婆子和丫鬟不停的猜测。

黛眉后悔在这里问,该私下问的,打断他的话,让他和她到一边,再问。

丫鬟婆子还想听,远远看着。

两个陪嫁丫鬟走了过去。

黛眉没再赶人,听完了所有。

她看了看丫鬟婆子,还有侍卫,接过兰花还有信,示意两个陪嫁丫鬟,跟她进去,请侍卫离开。

侍卫走了。

丫鬟婆子看向黛眉。

“纪家夫人送的。”黛眉说,带着两个陪嫁丫鬟回去,命令陪嫁丫鬟继续守在房外,她一个人进去。

把兰花和信带进去。

“姑娘。”

到了床榻前,她跪下。

顾瑶看向她,看到她手上的兰花和信,这是?

黛眉说了,磕着头。

顾瑶听完,想骂人,她猛的坐了起来,纪宁怎么做的,竟然让萧菁菁送还给了她,还叫人知道了。

萧菁菁居然没有照着她想的做,简直是搬石头砸到自己的脚。

黛眉忧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