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跟踪审问/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菁儿做得对。”

纪尧看着菁儿,缓过情绪,摸了一下菁儿的脸,笑了笑:“是该送到秦王府!他们算计你就该知道。”

“四爷,我想让秦王知道,顾瑶和纪宁一起,他们想算计我,四爷,他们以为这样我就会和四爷产生误会,以前的我都忘了,我的心里只有四爷,想四爷知道。”萧菁菁也望着四爷,目光专注。

“菁儿这是向为夫表白?”纪尧笑容加深,凝着菁儿双眼:“想让为夫高兴是不是?菁儿心中都是为夫,不管怎么都不会改变。”

“是。”萧菁菁点头,很认真。

“菁儿。”纪尧很高兴,好像把菁儿揉到心里:“我知道了。”又摸了一下菁儿的脸。

“四爷。”萧菁菁心跳平缓。

“菁儿该早点告诉我。”

纪尧低下头,还是注视着她,过了一会,才慢慢的松开手,抓紧她的手,握在手心里面。

“那个时候我还不确定。”萧菁菁道:“今天收到信,我才认出来。”

“菁儿,我明白,是为夫没有处理好,我去书房一下,派人去一趟秦王府,见秦王,找宁哥儿。”纪尧这时道,眼中闪过冷光,他要找到宁哥儿,抓着菁儿的手,对她道。

“四爷。”萧菁菁想说什么。

“我不会再让宁哥儿做出什么。”纪尧脸色沉了沉,随即笑了笑,温和的说。

“菁儿。”纪尧抓着她手,抱着她,又亲了亲她的脸颊,抬头:“等我。”

拉着菁儿的手,笑着,又低头亲了亲她,在她的额头还有脸颊上亲过,舍不得放开,片刻才放开她,拉着她起来。

“来人。”纪尧对着外面叫了人,纪尧回过头。

萧菁菁看向四爷,不准备再说了,本来她想让四爷不用急着去书房,明天也可以的。

纪尧有自己的想法,今天的事今天办,何况菁儿把信和花送去了秦王府,让秦王知道了,不可能不发生什么,他要派人去找到宁哥儿。

宁哥儿要是真的在秦王府,他要让人把他带回来。

门口传来脚步声,赵嬷嬷走了进来,七巧冬菱跟在后面,香草手上端着一杯红红的东西,进来后,看到相揩站在一起彼此眼中只有彼此的郡主和四爷,她们行了一礼。

赵嬷嬷抬起头来。

香草小心的端着,七巧冬菱站在一边。

“四爷,郡主。”赵嬷嬷在外面等了一会了,到了小厨房,小厨房里的蔬菜汁已经榨好了,她叫了人端着和她一起回了院子,知道四爷和郡主还在说话,多半没有说完,也没有叫人进去,让四爷和郡主多点时间说,纪宁的事可不是小事,还是说清楚的好,要是她进去的时候正说了一半就不好了。

蔬菜汁虽要新鲜的用,不过也不必这么急,她便等在外面,让七巧冬菱还有香草和她一起等,要是再一会四爷和郡主还不叫人,她就对着里面叫四爷和郡主。

没想到还没有,四爷就叫了,听到四爷的声音,她立马带人走了进来。

赵嬷嬷看向郡主和四爷。

“四爷叫老奴等?”

“我要去一趟书房,你们。”纪尧转过头来,对着赵嬷嬷道,扫过七巧冬菱几人还有香草手上的蔬菜汁,他知道菁儿最近在喝蔬菜汁。

是叶蓁弄的,菁儿让他试喝过,他回头,点了一下头,又朝着赵嬷嬷:“蔬菜汁来了?你们服侍菁儿用吧。”

萧菁菁没有说话,盯着四爷。

“是,四爷。”

赵嬷嬷几人不知道四爷去书房干什么,不过还是应了是,是为了纪宁?她们想着。

纪尧说完朝着菁儿点点头,走了,让赵嬷嬷几人起来。

萧菁菁看向嬷嬷还有七巧几人。

赵嬷嬷几人目光落在郡主身上。

又看向四爷,四爷出去了。

“郡主,四爷走了,是?”赵嬷嬷起了身,走到郡主的身边,再次看向门口,四爷看不到了,收回视线,发现郡主还看着。

她正要叫郡主。

“赵嬷嬷。”萧菁菁回过神来,看向赵嬷嬷,赵嬷嬷在四爷在时就想问,现在,四爷走了,她马上问郡主,又问了一遍。

七巧冬菱还有端着新鲜蔬菜汁的香草也听着。

萧菁菁看了七巧冬菱香草。

“郡主,四爷到底?是不是都知道了,你都说了,还有四爷去书房,是为了纪宁?不然怎么又去,之前去过。”

赵嬷嬷小声的。

七巧冬菱香草三人想点头。

“四爷都知道了,我和四爷说了,都告诉四爷,四爷和我们想的一样,要让人找纪宁,觉得我做得很对,我说我想让秦王知道。”

萧菁菁道。

“四爷呢说什么了?还有四爷要去哪找纪宁?”赵嬷嬷听在耳中,继续问,她问的都是七巧三人想知的。

萧菁菁:“秦王府,四爷说秦王他会处理。”她和赵嬷嬷说了四爷的想法,赵嬷嬷几人听了,点头。

四爷出马肯定不会有问题,四爷要去秦王府找纪宁,说不定就找到了,找到了就好,纪宁不会再送什么来。

和顾瑶合计着算计郡主,还有,赵嬷嬷心中想着。

“四爷。”她还想问,七巧冬菱香草也张了一下嘴,萧菁菁把该说的都说:“就是这样了。”

赵嬷嬷接着,笑看向郡主:“四爷一定很高兴吧,郡主都说了。”七巧冬菱香草用力的点头。

香草手上端的蔬菜汁也晃了晃,她发现了,立刻端好。

“嗯。”萧菁菁道,笑了笑。

“那好,郡主,郡主就不用担心,有四爷出面,什么事也找不到郡主,四爷会找到纪宁的,顾瑶还有想害郡主的人也不可能得逞。”赵嬷嬷紧跟着又笑。

七巧三人不能再赞同了。

“赵嬷嬷。”萧菁菁叫了赵嬷嬷一声。

“郡主,老奴是说真的,有四爷在,都好了,什么也不需要操心的。”赵嬷嬷再次道,笑容满面,萧菁菁不由:“嬷嬷,四爷。”

“四爷不知道会去多久,想来要不了多久。”不过是去交待一声,吩咐,赵嬷嬷笑过,接了郡主的话问,看向七巧三人。

七巧三人也想知道,也带上笑。

“嬷嬷。”萧菁菁又叫了一声。

“郡主,想来要不了多久。”赵嬷嬷道,意味深长的,而后,示意七巧三人,七巧三人再次赞同赵嬷嬷说的,没有注意到赵嬷嬷的示意。

“你们还不把蔬菜汁端来,给郡主。”赵嬷嬷示意后,见她们三人没有反应,等不及,开了口,白了她们一眼。

她们没有听到她的话吗?没有看到她的示意?什么眼晴,瞎了?

“是。”

七巧冬菱回神看向香草,香草端着蔬菜汁走过来。

萧菁菁不再说话。

赵嬷嬷站在郡主身边,看着香草三人,等到香草端着蔬菜汁走到近前的时候,她接过香草手上的蔬菜,没有真让她送到郡主面前,又拍了她一下,示意她退下去,够了,她来。

“好了好了,下去吧,不用了,我来。”

“是。”香草想送到郡主面前,不过郡主没有说话,赵嬷嬷这样说,她把蔬菜汁给了赵嬷嬷,退开,退回到七巧两人身边。

七巧冬菱看向她。

“郡主。”端过香草手上的蔬菜汁,赵嬷嬷先摸了下,看了看,闻了闻,觉得还新鲜后,才走到郡主身前,小心的递给郡主。

必竟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别不新鲜了,那就要重新榨过了,郡主喝不新鲜的可不好,还能用就行,要不了榨起来太慢太复杂,她是想重新榨的。

萧菁菁伸手接过,看着赵嬷嬷,赵嬷嬷放开手:“郡主都喝完啊,这都是新鲜的蔬菜做的。”

“嗯。”萧菁菁端起来,喝了起来,一口气喝完,赵嬷嬷看着,七巧三人也看着郡主。

“郡主不必这么急,可以慢点,慢慢的喝,慢慢喝。”赵嬷嬷看在眼中,怕郡主呛到了,小声说。

七巧三人跟着一起说。

萧菁菁放慢了喝的速度,慢慢喝完,放下杯子。

“嗯嗯,郡主都喝光了,现在给老奴,老奴交给香草拿下去,还有这个杯子。”赵嬷嬷见状,取过郡主手上喝完了的杯子,转给香草,吩咐她拿下去,睥到一边放着白水的杯子,也拿了起来,一并交给香草。

不高兴的示意了她一下,香草上前一步,接住两个杯子,装着白水的杯子里还有白水。

赵嬷嬷挥手,香草小心看了眼郡主退下,行了一礼,只有七巧冬菱还站在一边,赵嬷嬷看了看不再看。

萧菁菁看向赵嬷嬷:“嬷嬷。”

“郡主。”赵嬷嬷听到郡主的话,不再看别的人,七巧冬菱也不再乱想了。

“嬷嬷,还有。”萧菁菁停了一下,又道。

“还有什么,郡主,你一并说吧,老奴听着,是关于什么的还是这件事,或者四爷说的?”赵嬷嬷一口气问出很多,七巧冬菱好奇。

“嬷嬷,四爷和我说。”萧菁菁把四爷和她说的少女的事一并和赵嬷嬷说了,七巧冬菱也是知道四爷遇到一个少女,性子像郡主,伤了脚,四爷派人送去了医馆,外面都在传四爷藏了一个女人,就是她。

那个少女要走了,四爷查到了她的身份,与长公主府长公主殿下有关,还有,还有。

赵嬷嬷沉了脸,那个女人终于要走了吗。

再不走,她都要去赶了。

居然想抢郡主的东西,还有流言,想留在四爷身边服侍,好在四爷不为所动,发现

四爷不理她,也不见她,呆不住了是不是,不是不愿意走吗。

没有问题才有鬼,谁看不出来,让她满意的是,四爷终于查到她的身份,很好,长公主府。

长公主又来插手。

哼,长公主太过份了,这次派一个和郡主像的来,加上大姑奶奶那边。

简直是不要脸到极点。

她生气,不过四爷知道,查到,也放那个女人回去,定会有动作。

不必她操心,郡主也是,郡主和她说,不就是告诉她,不用再担心了,郡主更不需要多想。

“嬷嬷就是这样。”萧菁菁最后:“我知道嬷嬷一直担心。”

“郡主,亏得郡主记挂着老奴的心思,老奴确实是一直担心着,想问又没有的,这下老奴不担心了。”

赵嬷嬷立马笑了,四爷出马一个顶俩,何况还有人,七巧冬菱也不担心了,四爷会让长公主不能再做什么!

“郡主,老奴就说那个女人有问题,这不,四爷查到了,肯定会处理,四爷还没有决定怎么对长公主?”赵嬷嬷还是笑着。

“四爷说还没有想好。”萧菁菁道。

“四爷定会想出好办法,郡主好了。”赵嬷嬷高兴的笑着,七巧冬菱不再多想了。

萧菁菁不语。

赵嬷嬷站在一旁,和郡主说起四爷的厉害,凡是四爷盯上,还有要做的,哼,她相信长公主会后悔。

*

纪尧出了门,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门外的丫鬟婆子,走出了院子,丫鬟婆子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四爷要去哪里?她们看向里面,四爷不是才回来吗,夫人怎么没有和四爷一起,她们行完了礼,慢慢起身,看到四爷走出去,叫了人。

紫嫣秋雨也过来,她们起来得最慢,想要进去,看向一边的人,看了过去。

丫鬟婆子对上她们的视线,低下头,秋雨和紫嫣走到门帘处。

“郡主,是奴婢。”紫嫣开口,秋雨也道。

“进来吧。”萧菁菁声音响起,紫嫣秋雨听到,走了进去。

纪尧到了院子外面,小厮过来,小跑着,他一听到四爷出来,找人,他就过来了,一边还有一个婆子,婆子行了礼,纪尧看了一下小厮,看向婆子,婆子想说什么,纪尧示意她下去。

婆子低头退下,纪尧往前,小厮立马跟上,往书房走了过去,一路上小厮小跑着。

书房外面,管家得了消息也过来了,看到四爷,行了一礼,纪尧盯着管家,让他们一起进来。

侍卫都在外面。

管家和小厮跟在四爷身后。

到了书房里面,纪尧坐下来,管家和小厮站在下面,纪尧坐了一会,小厮抬头,管家先一步。

“四爷,有什么事?”四爷突然从夫人那里过来。

“宁哥儿出现了,就在京城。”纪尧道,盯着他们两人,管家和小厮一听,脸色变了下,大公子出现了,四爷知道了?

他们怎么没有听说,不知道?下面并没有消息送来,说明没有查到。

四爷就知道了。

“四爷,大公子在哪里?四爷怎么知道的?老奴马上去叫人?”管家小厮问起来。

“去吧。”纪尧道,管家去了,小厮还是站在旁边。

纪尧看着。

“四爷不知道大公子在?”小厮问。

“宁哥儿在秦王府。”纪尧不想说太多,他想亲自去一趟。

“秦王府。”小厮听到。

“宁哥儿和顾瑶一起,”纪尧不想让人知道是从菁儿那里知道,更不想让人知道宁哥儿送花还有信给菁儿的事。

“四爷。”

小厮想开口,大公子和秦王的妾一起?四爷见了夫人就知道了,难道是夫人发现了?刚想到这里。

“这几天府里是不是有人来过,送了什么东西来?”纪尧盯紧他。

“四爷,小的不知道啊。”小厮真的不知道,四爷是什么意思?四爷听说了什么,他为什么不知道?

宁哥儿派人送兰花入府,都没有人发现,要不是菁儿说——纪尧不悦盯着小厮。

“四爷?”小厮担心起来,小心翼翼的。

“夫人是不是让人出了府。”

纪尧不悦的再次问。

“是,好像是,四爷,四爷与此有关吗?四爷?”小厮听了,不敢再说什么,好奇望着四爷,四爷这话到底是?

“四爷。”小厮说完,又不由。

“四爷。”管家进来,身后跟着侍卫首领,纪尧站了起来,小厮转过头来。

*

秦王府,秦王回府,门房看着殿下,他们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管家还有公公站在一边,迎上殿下。

“殿下。”公公甩了一下拂尘,走到殿下面前,尖着声音,管家也行了一礼,侍卫下了马,他们站着。

秦王也下了马,丢开缰绳,走上前来,让人把马牵走,侍卫牵走马,秦王盯着管家还有公公。

管家和公公跪在这里,刚好挡住了路。

“起来吧,你们有什么事?”秦王停下步子,想知道他们通知他有什么事。

“殿下你可回来了。”公公抬起头来,站起来,挤开管家,先一步对着殿下,管家后一步,歪了一步,还是上前。

秦王不说话,侍卫都下去,只有两个侍卫没有,站在殿下身后。

“殿下,是这样的,纪府来了人。”管家这次抢先了一步,恭敬的道,公公也不示弱,走近殿下身边站在殿下的身旁:“殿下,之前门房见到了纪府的人,纪府送了花还有信来,给顾姨娘,说是还给顾姨娘的,门房通知了老奴还有,殿下没有在府里,老奴只好派人通知殿下。”

“花和信?”

秦王问。

“是,殿下,是纪家的夫人送来的,花和信都在顾姨娘那里,似乎是顾姨娘送出去,纪家的夫人送还回来,怕殿下回来会问,老奴当时让人跟着纪府来人,打听过了,好像顾姨娘和纪公子有联系。”公公尖着声音,管家也点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公公指着门房。

不敢多说,小心的看着殿下的表情。

门房听到,低头,应了一声,秦王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纪宁,顾瑶?

他脸色黑了起来。

管家和公公看到殿下的表情,不敢再说。

“信和兰花,顾瑶,纪宁,去顾姨娘那里,本王要看看。”秦王沉下声音。

“是,殿下。”

管家还有公公一听,连忙道。

门房头低得更低,都不敢抬一下,秦王带头进去,管家公公跟上,侍卫在后面。

门房很久后才抬起头来。

那位顾姨娘这一下不会好过,殿下去了。

*

少女听到侍卫说,她可以走了,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纪太傅同意了,她心中担心。

她想说什么,纪太傅就这样放她走,是不是怀疑她,查到什么了,她不得不担心。

“你们呢?”

少女看着两个侍卫。

“我们会回去复命。”两个侍卫回答,就要走,少女:“你们就不送一下我。”

“你要我们送,我们便送。”两个侍卫道。

她才不要他们送,她不过是不甘心走人而已,还有担心。

两个侍卫不说话。

“你们,你们主子就不出现一下,就这样?连头也不冒,你们主子怕什么,难不成我还能吃了你们主子,一直都不出现,我都要走了,我的脚还是你们主子撞伤的,伤成这样,也不来看下。”

少女不高兴的,就算要走了,她还是要抱怨,纪太傅怕她吃了他是不是?一次不来,她也想在走前再一次争取一下,看行不行,有没有可能,想要挑畔,看纪太傅能不能忍下去。

两个侍卫还是不说话,四爷会怕?四爷怎么可能会怕,四爷只是不想来而已,不是他们看不起少女。

四爷怎么也不会来,夫人好得多。

“说话,你们主子怕了是吗?”少女接着挑畔,白着侍卫。

两个侍卫不和少女一般见识。

“就是怕了,我看,都说纪太傅多厉害,和菁华郡主恩爱有加,我不信,还说什么什么,来见一下我有什么,又少不了一块肉,我的脚伤。”少女记着脚上的伤,又推过去。

“我的脚呀。”她像是脚痛了起来,跳了一下,抱着脚。

两个侍卫像看什么一样看,少女不喜欢,还要挑畔。

“四爷只是不想来。”两个侍卫说了。

少女知道,更气,指着他们,气得喘不过气来,连这样挑畔还有没事找事,都没有用。

纪太傅没在这里,这两个侍卫知道什么。

她对牛弹琴了,不说了,说不得菁华郡主不让纪太傅来,她想着,还是去找主子。

少女没有再说,她要去找主子,两个侍卫没有再呆,准备走人了。

少女一看更气。

她都还没有走人呢。

啊。

两个侍卫走后,少女恨恨的,骄蛮的。

*

两个侍卫离开后,并没有离医馆太远,他们躲了起来,躲到一处角落里,看着医馆的门,那个少女要离开,就能看到。

他们分散开来,还有侍卫守在后门。

为了盯住少女,四爷的命令是让他们跟着。

“真的走了。”

少女在两个侍卫走后,看了看四周,发现侍卫真的走了,松了口气,想传消息,也没办法传,需要离开这里,半晌,她离开了医馆,没有让人看到,悄悄的离开,她不能让人发现,找到她,跟着她,她现在要去见主子的人,再见主子。

她走的是后门,躲开人,从后门走,这时不容易叫人发现。

一边走一边骂。

纪太傅真的就这样把她一个弱女子,还是脚受了伤,撞到他的马车上撞伤的女子丢开?

纪太傅,菁华郡主,还有侍卫,她的脚还伤着,他们把她丢下。

就算她要去找主子,纪太傅太过份了,菁华郡主也是,走出了医馆,她见没有人发现她,扫了扫周围。

她找了一个方向,埋着头,离开。

一拐一拐的,出了医馆,脚伤像是好了很多,走起路来好多了,没有像之前。

她的脚伤这些天好了不少,她不过是装着,留下来。

哼,哼,少女没想到自己装着还没好,还是很严重,也无用,不想了,不想了,她一

路很小心,很小心,觉得应当不会有人看到才对,也没有发觉有人跟着她,在看她。

才放松开来,松了口气。

不过。

她依然还是很谨慎的,没有直接去见主子,连主子的人也没有直接去,绕了几圈,走了几个弯,甩掉后面的人,不会有人再跟,跟也跟不上,觉得无趣,她慢慢往主子的人走去。

到了一处酒楼外面,她站住,站在一角,低头,不让人注意,睥了一下,整个人特别装扮过,不起眼,一下子看到从酒楼出来的一个人,她眼晴一亮,扫视四周没有动静,走了过去。

叫了对方。

对方走过来,她上前,主子说过会经常派人来这处酒楼,等她,两人一见,都是看向旁边,没人后,一起离开。

没有多长时间,侍卫出现在这里,站在少女站过的地方,看着少女离去的方向。

再次跟上。

少女两人离开酒楼,她们慢慢到了长公主府的外面,绕到后门,另一个人去敲了门后,后门打开。

不知道说了什么,少女跟上去,一起进去了。

侍卫出现在这里,看到,点头,明白了,没有错。

*

少女跟着人进了公主府,在一处水榭,她见到了主子,赶紧磕头请安,长公主屏退了所有人。

没有留下几人,长公主等了好几天了,她不耐烦的站起来,盯着跪在地上的婆子和少女。

她身边的宫人也看着。

长公主一听到人回来了,就来了这里。

“没有完成?”没有叫起,也没有问什么,长公主直接问。

“主子。”少女抬头,吓到,婆子不说话,宫人也低头。

“没有做到?”长公主再次问,皱眉不悦,少女不敢说话,磕起头来,婆子也是,宫人还是低头。

“这么久,什么也没有做到。”长公主不悦之极。

提起一边的茶壶就扔向少女,少女一呆,不敢移开,婆子也是,宫人更是,茶壶穿过少女的头,落在地上,啪一声粉碎,一地的茶水。

长公主挥手,沉着脸:“下去,本公主不想看到你!”大声的。

少女爬过来:“主子,奴婢没用,奴婢——”

婆子也动了。

长公主不想说话,示意一边的宫人带她们下去,暂时她不想看到她们。

*

秦王府,秦王带着人到了顾瑶的院子外面,丫鬟婆子还有出来的两个陪嫁丫鬟心中忧心,看到了秦王殿下,吓了吓,行礼,殿下是为了姑娘而来的吧。

秦王走进,管家公公侍卫都在。

两个陪嫁丫鬟要说什么。

“陈嬷嬷周嬷嬷呢。”秦王转而问起周嬷嬷陈嬷嬷,没有马上去见顾瑶。

管家和公公听到:“殿下,要去看,不先去找顾姨娘吗?”

丫鬟婆子两个陪嫁丫鬟听到了殿下的话。

“你们去看下,本王一会去,先去找顾瑶。”秦王说,没有看丫鬟婆子,管家还有公公知道了,管家和公公看着对方,管家行礼去了。

公公看了眼,留下来,还有侍卫。

秦王走上前,走到丫鬟婆子两个陪嫁丫鬟面前,她们又要行礼,秦王这次叫了起:“顾瑶在里。”指着里面。

“是,殿下。”

有婆子道:“姨娘在里面,殿下。”

两个陪嫁丫鬟还有一边的丫鬟想要说话,秦王让公公在这里,还有侍卫,他一个人走进去了。

公公张嘴,跟上:“殿下让杂家一起吧。”

秦王睥了他,没说话,公公心领神会跟着殿下,到了门口,进去后,就是门帘,然后就是顾姨娘了。

黛眉正往外面走,姑娘让她去看下,有没有人过来,她知道姑娘是想知道秦王殿下来了没有,她心中想着,外面没有声音,好一会了,忽然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秦王殿下,吓到了,忙行礼。

“殿下,奴婢给殿下请安。”她看到殿下身边的公公还有殿下,不敢多看,断断续续的说着。

秦王盯着她,公公也是。

秦王没有说话,公公:“你这是?”

“殿下,殿下来了,姑娘。”黛眉猛的抬头,想说什么,她不免心慌,秦王殿下这么快就来了,她失措的说着。

“奴婢要出去,殿下过来,是问姑娘?”她想问殿下来是不是为了兰花还有信的事,问不出来。

她怕,害怕。

“顾瑶呢。”

秦王开了口,脸色不好,沉着脸,公公也点头,尖着声音不悦:“对,顾姨娘呢。”

“姑娘在里面,殿下,殿下要进去见姑娘吗,奴婢带路。”黛眉不再出去了,她慌忙的说道。

“带路。”

秦王说,公公也尖声重复了一遍,黛眉哪里敢多想多说,转身就带路,秦王往前,公公也往前。

黛眉跟上,她边走边想到姑娘,想得越多越害怕。

到了里面,她小跑几步,转过了屏风,看到姑娘,她恨不得冲过去,可是秦王殿下在旁边。

“黛眉?”顾瑶在床榻上坐着,听到脚步声,这么快?她看过来,叫了出声。

秦王站着,公公也是。

黛眉睨向秦王殿下:“殿下,请,姑娘在里面,等着殿下。”

“她知道本王要来?”秦王问,公公哼声,黛眉点头:“是的,殿下,姑娘知道你要来,奴婢先过去了,姑娘还病着,殿下不要挨得太近,别过了病气。”

她急中生智,望向公公,公公想来不想殿下过病气,会劝殿下的吧,她不再多说,能想到这一点不让殿下太过靠近姑娘,她冲进去了,冲到床边。

“姑娘,姑娘。”看着姑娘,她叫出声来。

顾瑶看向她,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盯着她的表情:“怎么了?”她好像听到好几道脚步声。

人来了吗?

她一边看着黛眉一边往外面看。

黛眉看着姑娘的表情变化,知道姑娘听到了,她快速的告诉姑娘:“姑娘,秦王殿下来了,带着人,你看。”她还有很多想说,想提醒姑娘的。

可是,不能说。

秦王殿下还有公公来了,能听到,她能做的就是示意姑娘,看过去。

顾瑶顺着黛眉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秦王还有秦王身边的公公,她手一紧,来了,秦王来了,萧琰来了。

她望过去。

黛眉也跟着姑娘看向殿下还有公公,秦王带着公公走到床前,居高临下,俯视着顾瑶。

顾瑶慌了一瞬,黛眉发觉了,姑娘,她也慌。

“顾瑶。”秦王不耐皱眉,没有一句多余的话:“知道本王来是为了什么吗。”公公昂着头,不是他看不上这位,是这位的行为着实让人瞧不起。

“对,顾姨娘,你知道殿下来是为什么?”

“殿下。”顾瑶出了声,没有看一边的公公,只看着秦王,她动了起来,想从床榻上起来行礼。

“姑娘,你病着。”黛眉马上扶着她,小心的,再看秦王殿下。

秦王没有一点表情,还是盯着顾瑶。

公公头昂得更高,高昂着。

黛眉张嘴闭上,秦王殿下是审问姑娘的。

顾瑶屈辱,难堪,难受,撑着黛眉,让她扶着她,好一会,才撑着在床榻上跪了下来,行了一礼,一身柔弱,还有病气,咬着唇。

让人想要抱在怀里,怜惜不已。

黛眉看着姑娘难堪。

秦王殿下仍没有一点动容。

公公更不用说了。

“妾给殿下请安,殿下来是为了兰花还有信的事是不是?”顾瑶开口。

“姑娘,殿下是来看姑娘的。”黛眉说,说着听到姑娘的。

“是吗,殿下。”

顾瑶又问。

“知道还问什么。”秦王厌恶的道。

公公别开头。

这位顾姨娘以为这样殿下就会有好脸色,会有不一样?想得太多了。

“殿下,兰花还有信,妾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妾要说的。”顾瑶道。

黛眉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