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找上秦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姑娘根本不知道。

黛眉想着,她和姑娘虽然商量好,在殿下问的时候如何应对,反咬菁华郡主,让殿下相信,可看到殿下还是慌。

殿下的样子一看就是来兴师问罪的,她最慌,姑娘好像已镇定了。

自己说出来了,她也不能再慌。

姑娘一定会让殿下相信。

“顾瑶,你每次都是这样狡辨!”秦王脸色很黑,黑黑的盯着顾瑶,厌恶加深,又近了一步,逼近。

最厌恶顾瑶的就是,每次事情一发生就是这样的话,顾瑶以为他会相信,把他当成傻子。

“殿下,顾姨娘不承认!”公公听出殿下的生气,这位顾姨娘明明知道在殿下这样装没用,还是在殿下面前装,每次都装。

他在心里哼一下,盯着顾姨娘,不屑的:“顾姨娘说不知道,那纪家怎么送还给姨娘,真是!”他尖着嗓子。

顾瑶不是想装成这样,是萧菁菁害她,让她只能这样。

“殿下,我为什么要送东西给纪四夫人,就是菁华郡主,妾和菁华郡主一向不和,我也不知道菁华郡主会送兰花和信来,妾也懵着,什么也不知道,菁华郡主恨妾,想害妾也有可能。”

“殿下,奴婢也不知道。”黛眉跟着姑娘,扶姑娘靠好,她跪下来,磕了一个头。

抬头望着。

公公看向殿下。

“你没有一次不狡辨,顾瑶。”秦王沉着声音。

“殿下,妾没有狡辨,妾说的是事实,妾一开始也没有搞明白,菁华郡主害我。”顾瑶道。

“还说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是萧菁菁?”秦王很想把顾瑶大卸八块,还在继续装。

公公摇头不已。

黛眉看到公公摇头,又看到殿下的表情,心中一紧。

“我。”顾瑶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她想到了:“殿下,除了菁华郡主,纪四夫人我想不到别的,送兰花和信来的人说是纪家的夫人,妾猜是她,妾在府里,出不去,也派了人出去,怎么会送兰花和信,妾明明没有招惹任何人,菁华郡主还是不放过妾,想让殿下怪上妾。”

她在床榻上磕了一个头。

黛眉再点头,再在地上磕头。

公公还是摇头,殿下呢,转向殿下。

“颠倒黑白,本王知道是你算计萧菁菁,萧菁菁才算计你,你却说萧菁菁恨你,又来算计你,为什么不说是纪宁送给你的?你和纪宁可是郎有情妾有意,纪宁想你送了兰花和信来,不过怕本王知道才托别的人的名义。”秦王冷冷的,生气。

“殿下要这样说妾,妾没有好说的,妾不会做对不起殿下的事,要是妾真的做了,为什么不悄悄的,不让殿下知道,为什么要弄得都知道,让殿下怀疑,殿下想一想就知道,而且纪公子并不在京城,妾也无法和外面联系。”

顾瑶马上解释。

“本王怎么知道,顾瑶,纪宁为了你回了京城也说不定!”秦王脸色更不好。

“妾不知道,殿下。”

顾瑶摇头,不知。

黛眉也不停的摇头:“殿下,姑娘不知道,真的,奴婢可以为姑娘作证,姑娘没有和纪大公子联系。”

“你们主仆二人的话,本王不会信!住嘴,本王面前没有你插嘴的余地!”秦王扫视主仆二人,冷着脸,公公想说话,看看,这个黛眉,还真是忠心。

黛眉被秦王殿下怒斥,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她白着脸,顾瑶顾不上黛眉。

“顾瑶,你怎么不说,是你找上纪宁,兰花还有信是你送给纪宁的,纪家的夫人知道,觉得你不要脸面,才派人拦了下来,送还回来,为了提醒本王,才没有悄悄送还给你,啊?”秦王再次冷道,他这样说着,显然他更相信事实是这样。

就是这样,公公心中想,点着头。

不是这样不是的,黛眉很想摇头,可是睥了一下秦王殿下,她不敢了,担忧的望向姑娘。

“殿下,妾没有,没有送信给纪宁,兰花和信不是妾送的,也不是纪宁给妾的,妾再傻也不会这样,殿下觉得是妾送的,被纪家发现,妾不承认,妾只知道是菁华郡主诬蔑妾,信上的字是纪宁的,内容也不像是给妾,在妾看来,是菁华郡主模仿的纪宁,明明是菁华郡主还爱着纪宁,和纪宁有联系,却陷害妾,这样送来给妾,殿下就会怀疑妾。”

顾瑶当然还是不承认,脑中想到另一个说法。

“也可能是你模仿了纪宁的字,送给萧菁菁,或者你和纪宁一起,想害人,萧菁菁知道了,送还给你!,为什么不能是这样?”

顾瑶既然这样说,秦王当然也能想到别的。

公公一样,他也和殿下想到一起去了,这位顾姨娘的前科太多了,无法让人相信的。

黛眉紧张得不行,姑娘想的,都被秦王殿下驳了,秦王殿下每一句都驳了回去,姑娘。

“殿下,妾和菁华郡主有恨,是菁华郡主陷害妾,妾都成了这样,怎么还会有心思去害菁华郡主,菁华郡主不想让妾再活着,才这样。”

顾瑶还在道:“妾说的都是真的,信和兰花都在,殿下可以看一看。”

“兰花和信在哪里?”

秦王马上问,公公也想看一看,黛眉手握紧。

“黛眉,你去取过来给殿下看一下。”顾瑶跪了一会,有些撑不住了,她晃了下,跪稳,让黛眉去。

“是,姑娘,奴婢就去,取来给殿下看下,让殿下知道,姑娘你不要这样了,殿下,姑娘病着。”黛眉应了是,恭敬小心,然后看向殿下,更小心的道。

秦王面无表情,公公再次最着头,黛眉还要再说。

“你不用管,去。”

顾瑶没有让她再说。

“是,姑娘,奴婢去了。”黛眉对上姑娘的视线,低下头来,磕头,行礼,退出去了,去把兰花还有信拿进来。

“殿下,为什么不相信一下妾呢。”顾瑶这时望着秦王。

“那也要让本王相信才行。”秦王冷着一张脸,公公颔首,光是这样,殿下只会更怀疑,他冷眼旁观。

顾瑶不再说,脸色不好,整个人又晃了晃,在床榻之上。

黛眉去得很快,回来是也很快,她出去后,一眼看到丫鬟还有婆子,她们都看向她,她急冲冲的走到放兰花的地方,捧起兰花就往里面去。

找到信拿在手里,回了里面。

婆子丫鬟看到,两个陪嫁丫鬟见黛眉进去了,她们不知道里面殿下和姑娘——

黛眉回了房间,转过屏风,到了秦王殿下公公还有姑娘的床榻边,向姑娘轻轻点头,她转回身来,跪下来,在床边,行了礼,手上捧着兰花还有信,望着殿下。

“殿下,信还有兰花。”

她举起手上的兰花还有信,小心的道。

顾瑶看向秦王:“殿下可以看一看,妾当时真的以为是给妾的,看过,看了才知道不是,殿下看了就知道。”

秦王没有听顾瑶说,和公公一起盯着黛眉手上的兰花还有信,看了几眼,秦王侧头看向公公。

公公认出兰花不是一般的兰花,算是比较不错的,这位顾姨娘还在说,还想骗殿下,得到殿下的示意,他目光落在信上面:“是,杂家马上取来给殿下。”他上前一步,到了黛眉的的面前,哼一声:“还不给杂家?”

黛眉松了手,公公取到手里,递给殿下:“殿下,信。”

黛眉看着姑娘,捧着兰花,顾瑶不语。

秦王没有说话,接过公公手上的信,他睥了顾瑶,抽出信纸,展开看起来,顾瑶平静,黛眉紧张。

公公看着殿下手上的信纸。

秦王看完了信上的话,他放下手上的信纸,沉着脸盯着顾瑶,公公想问殿下,又没有问。

信上没写什么吗,殿下这么快就看完,没有生气,难不成真的像顾姨娘说的一样?

“殿下。”

“纪宁的字你倒是熟悉,能认出是纪宁的字,本王都不认识。”秦王说了这样一句话。

“殿下,殿下太忙,没有放在心上,妾也是。”顾瑶心头一松,想说什么,想要解释,黛眉心里更是好了很多。

“不要解释,本王不想听,你想说的是你放在心上,所以认得出来?”秦王一句话也不想听了。

公公这时接到殿下丢来的信纸,他看着,啊了声。

“殿下,妾不是这个意思。”顾瑶磕头。

黛眉望向公公。

“兰花,信,本王会让人去纪家问,找到纪宁,不管事实如何,本王都容不下了,病了?禁足半年,你身边的人本王会让人审问,安排新的人来,外面本王会安排侍卫守着。”

一旦查到真的是顾瑶和纪宁一起,他会让她知道骗他还有和别的男人一起的后果。

不是想和男人?

他就给她几个男人,之后去死!他不能再容忍顾瑶活着,冰冷无情的看了眼黛眉手中的兰花。

公公看到了殿下的狠意,顾姨娘自求多福吧。

顾瑶心中浮出了恨,黛眉颤抖,捧不住兰花了。

公公把信纸给殿下,他看到了。

秦王让他丢给她们,公公一丢,信纸落下,秦王走了出去,高大的身影扬长而去,再没有看顾瑶一眼,公公跟着,顾瑶整个人一软,脸上恨着,咬牙切齿,黛眉起不来,手上的兰花被她放到地上,和信纸一起。

过了片刻她才有了力气,爬起来,爬向姑娘,到了床榻边,看着姑娘,顾瑶愤恨的瞪着她。

“姑娘!”黛眉吓到,想起来,顾瑶冷着声音,整个人很清冷:“扶我起来。”咽下心中的愤怒。

黛眉连忙起身扶住姑娘,看也不敢看姑娘。

“去看下秦王走了没有。”禁她的足,让侍卫守在外面,顾瑶开口,对着她,黛眉应了声,点头,她扶姑娘坐好,恭敬退下去,顾瑶手脚发麻。

*

秦王出来,到了外面,两个陪嫁丫鬟跪在房门口,望着一阵风离开的秦王殿下,抬头,什么也说不出来,一直望着,里面很安静。

公公叫了起,看向前面的殿下,跟在殿下身后几步远,快到院门口,丫鬟婆子等着,见到殿下还有公公,也跪了下来,行了一礼,磕着头,抬头,秦王不语,也不停留,迈开步子,高大的身影往前提,公公手甩着拂尘,高昂着头,睥了睥,没有多看,叫了一声起。

丫鬟婆子没有起来,还是跪着,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站起来。

两个陪嫁丫鬟也是。

公公追上殿下,秦王脚步放慢了,公公就要追上殿下的时候。

“去周嬷嬷陈嬷嬷那里。”秦王到了院子门口,忽然不再走,停下步子来,像是才想起来似的。

公公正想要问殿下不去周嬷嬷陈嬷嬷那里吗,方才殿下一直往外走,还以为殿下不去看周嬷嬷陈嬷嬷了,殿下说完了就去看陈嬷嬷周嬷嬷,他想要提醒一下殿下,还没有来得及开口。

他赶紧停下步子,停在殿下两步远处,再走就到殿下前面了。

“殿下,周嬷嬷陈嬷嬷想来准备好了。”公公不能走到殿下前面去,这是不恭敬。

秦王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问他知道不知道在哪里要不要问一下,带路。

“殿下,等一下,老奴问问,老奴也——”不是太清楚,公公点头,殿下要是刚才说,他直接就叫人了,现在没有人。

秦王点头。

公公行礼后,回到之前的位置,看着丫鬟婆子,叫了婆子,不刚起来的婆子突然听到公公叫人,听到声音,她看过去,看到公公。

是殿下身边的公公。

不是和殿下离开了吗?她和身边的丫鬟想着,对视一眼,丫鬟也听到了,也在想着。

公公问了周嬷嬷陈嬷嬷的住处。

丫鬟婆子听到,婆子和丫鬟说了什么,走过来。

她小心的对着公公:“公公想知道周嬷嬷陈嬷嬷住处?”她想起管家去看周嬷嬷陈嬷嬷了,是殿下让去的。

殿下现在要去吗?殿下之前好像说过。

婆子想完,丫鬟站在不远处看着。

“杂家想知道,殿下要去,你指给杂家看看。”公公说,婆子指了指,说了位置。

公公还是没有听明白,想到殿下等着,干脆甩了一下指拂尘:“你跟着杂家一起,杂家和殿下说一声,你给殿下带路。”

“是,公公。”

婆子听到马上道,她是高兴的,能为殿下带路,殿下!

“那就跟紧杂家,杂家带你去见殿下,再带路。”公公让她跟上他,一起往殿下那里去,婆子应了是,低着头,公公往殿下那里去,婆子跟着。

丫鬟也想跑上,远远跟了几步,不敢再跟。

公公发现了,睥了一眼,婆子抬头,听到公公的冷哼,不敢再看,再分心想什么,一门心思跟在公公后面。

公公到了殿下面前,婆子在后面一点。

“殿下。”公公上前,秦王扫过公公看到婆子,微皱眉头,没有说什么,公公抬头看到殿下扫向身后,他开口,向殿下解释:“殿下,老奴让她过来带路。”

“嗯。”

秦王不在意,应了声,没有再看婆子,公公见状,站到殿下身边去,盯向婆子。

婆子磕了一个头,行了礼,听到公公还有殿下的话,还不等说什么。

“带路,去。”秦王说。

公公用再一甩拂尘,也是一挥:“没有听到殿下的话,还不走?起来吧,跪着怎么带路,殿下可没有那么多费。”

“是,殿下。”婆子小心翼翼的站起来,看看殿下和公公,对上殿下的目光还有公公的,不敢再看再做什么,忙点头,恭敬的往前,在前面带路。

秦王迈步,公公也是。

婆子往周嬷嬷陈嬷嬷住的地方去。

陈嬷嬷周嬷嬷的住处,管家叫人带路,来了一会,看过周嬷嬷还有陈嬷嬷,他是遵了殿下的命令来的。

这里的丫鬟婆子知道,都来了,知道殿下过来,都不由多想,特别是知道殿下去了姨娘那里,看姨娘。

殿下为何会过来看姨娘,是发生了什么?想知道又不敢问。

管家看到了,没有理会,陈嬷嬷还是那样,周嬷嬷也是,醒来的时候很少。

他问过照顾陈嬷嬷周嬷嬷的人,周嬷嬷的情况需要时间,陈嬷嬷虽然退了热,醒来了,可是混身发软,摊软着,一时下不了床榻,时不时昏睡,好像消耗了所有人的生命。

管家没有呆多久,陈嬷嬷就醒了过来,知道被殿下挂念着,殿下派人来不说还亲自来了,很高兴,提到周嬷嬷,知道周嬷嬷头磕了,想求他,让殿下再派点人来,看着顾姨娘。

明显陈嬷嬷周嬷嬷这样还是不放心顾姨娘,他答应了,记在心上,告诉陈嬷嬷殿下会派人来。

让她放心,陈嬷嬷这才放心。

他让陈嬷嬷休息,陈嬷嬷看出了什么,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管家没有和陈嬷嬷多说。

陈嬷嬷周嬷嬷成了这样,殿下没有过来,他也不好说什么。

陈嬷嬷像是看出了什么,张了张嘴,心中带着隐忧,姨娘哪里又惹了殿下,得知殿下去看顾姨娘,没再说,想等殿下过来,可是没有等到,她醒没多久又睡过去了。

照顾的婆子说陈嬷嬷每天如此。

管家心头松了松,想问,婆子叫了陈嬷嬷几声,陈嬷嬷都没有反应,管家没有再有再让婆子叫。

婆子退开。

周嬷嬷就没有醒来过,管家问了周嬷嬷身边照顾的人几天来,周嬷嬷偶尔会口中念着什么,醒的时间非常的少。

他心中明白,周嬷嬷身边的人和陈嬷嬷身边照顾的人一样好奇。

管家站着,等殿下看过顾姨娘过来。

“管家,姨娘是不是犯了什么事?殿下过来。”婆子知道殿下不可能是为了过来看嬷嬷,还是有小心的问起来,管家睥过去。

“管家。”婆子又小心的看着管家。

管家脸色不好,婆子不敢再问,管家:“这不是你们该问,该知道的,还是照顾好周嬷嬷陈嬷嬷。”

“是,管家。”婆子道,低着头。

管家打算出去,出去看一下。

这时,外面有声音响起,有人来了,婆子一下子抬起头来,管家听到,知道应该是殿下来了:“殿下可能过来了。”

婆子听到,殿下见完姨娘?那怎么样了,望着管家,管家直接出去,婆子见状,管家没有不许她去,对着一边丫鬟示意,她也跟出去了,

到了外面。

管家看到一个婆子过来,带着路,后面是殿下还有公公,侍卫在行礼。

殿下站着,公公在一边。

他赶紧上前,行礼,婆子也过去,看到了殿下,她诚惶诚恐的跟在管家的身边,望着殿下。

“老奴给殿下请安。”管家也行完了礼。

秦王带着公公,在婆子的带路下过来,看到侍卫,问了一句,就听到管家的声音,他看过去,看到婆子。

“起来吧,周嬷嬷陈嬷嬷如何?”

公公也看着,还有婆子,管家和另一个婆子看着殿下,管家开了口:“周嬷嬷陈嬷嬷。”把周嬷嬷陈嬷嬷的情况说了。

两个婆子对视。

秦王听着,说了声走,示意,管家知道殿下是让他带路看周嬷嬷陈嬷嬷。

他在前面带路。

秦王和公公,还有后面的两个婆子一起,到了周嬷嬷陈嬷嬷的房间看过,先看的周嬷嬷,再是陈嬷嬷。

里面的丫鬟婆子跪下行礼。

管家把知道的告诉殿下,秦王没有说什么,听完,看到照顾陈嬷嬷周嬷嬷的婆子丫鬟随意的问下,知道陈嬷嬷醒来过,周嬷嬷没有。

“殿下,陈嬷嬷还好,周嬷嬷不行。”

管家小声的。

秦王知道,公公看着管家,管家不示弱,婆子没有离开。

秦王看过,知道了,离开小院,回了前面。

丫鬟婆子恭送走殿下,再一次说起殿下见姨娘的事,渐渐,殿下再次来院子里见姨娘的事传出去。

有的知道了纪府来人的事,不过知道殿下为什么来的,还有纪府送兰花信来的还是很少。

有人觉得殿下来是为了陈嬷嬷周嬷嬷,陈嬷嬷周嬷嬷真是受殿下看重,病了,殿下还亲自来看。

不止是派人,梅园的人知道殿下来看顾瑶还有周嬷嬷陈嬷嬷的,有的觉得殿下就是去看周嬷嬷陈嬷嬷,有人觉得为了顾瑶。

知道真相的没有,都议论,都不开心,也有派人打听的,一时还没有消息,还没有打听到什么。

梅园的几位主子都不是很高兴。

谁能说殿下不是为顾瑶,周嬷嬷陈嬷嬷有什么好看的,是宜妃的人又如何,之前都没去看,殿下会不会以此为借口也不知道。

有人觉得小看顾瑶了,在没有打听到别的消息前,梅园的主子们都觉得不能忽视顾瑶了。

殿下要是真被顾瑶吸引去了,可不行,那个女人是曾经的秦王妃,太子的表妹更是不悦,还以为顾瑶不足为虑,都成了妾,殿下上次去也是有事,她白担心了一场。

根本和她想的不一样,和府里想的都不同,顾瑶那个女人不过是做了让殿下不高兴的,殿下去教训一番。

什么也没有发生,她想过叫顾瑶来,折辱一番,可顾瑶病了,她就没有再派人找她。

反正病了,殿下又不喜欢,早晚可以,她要争宠,锦绣那女人有了身子,又服侍不了殿下。

她不想把精力放没用的顾瑶身上,几乎把顾瑶忘了,哪里知道这次殿下又去。

顾瑶真是低贱,不知道使了什么计,又把殿下叫去。

还以为是失宠的,这是第二次了,还没有隔太久,她不是被骗,被打脸是什么,她不会放过顾瑶,再也不会放过顾瑶,就算顾瑶还是像上次一样。

她也要出手,病了也可以叫来,让人拖来就是,不会再放过,曾经秦王妃又如何,她被骗了。

也有人下了决心,摩拳擦掌,锦绣听到,心里也紧了紧,告诉她的婆子,见到了,发现了主子脸色不对,知道主子的心情。

“主子?”她小声的。

锦绣想着腹中的孩子,她清减了一点,身体里的毒性随时会影响到她和殿下的孩子,她不得不打起全副的心思。

如今听到关于顾瑶的。

一想到她有了身子,殿下又对顾瑶有了兴趣,她担心,她知道自己忍不住又多想了。

殿下不会的,可是她想着殿下,她也不知道殿下为什么去见顾瑶。

顾瑶得了宠的话,不知道又会如何对她。

就算她们同是妾,她有了身子,身体里有毒性,她总觉得殿下对顾瑶不同,顾瑶也厉害。

不知会用什么办法,殿下又去了。

“我很好。”她摇一下头,看向婆子。

“主子还说没有想,嬷嬷看得出来,你想什么,那位顾姨娘不是有事,殿下哪会去,老奴派人问去了,会知道。”

婆子道。

“嗯。”锦绣也是得宠的,不让自己再想,婆子叫了其余的人下去,就她一个人,其余的人看了主子下去了。

锦绣没说话。

“主子担心那位顾姨娘被殿下罚才对。”婆子说起自己的想法:‘绝对是有事,殿下才去的,指不定是场戏。’

“嬷嬷,你这样觉得。”锦绣马上问,婆子快速点头:“对,主子。”

慢慢有人打听到一点,好像有事,纪家来过人,送了什么,担心也不担心,纪家送东西来,纪家和顾姨娘不一般,要是这样殿下多半是找顾姨娘算帐,更厌恶顾姨娘。

各种想法的都有,有高兴,有还不知道的。

*

此时,秦王府外面来了人,是纪府的侍卫,翻身下马,到了秦王府的大门前,敲了门,门房看到来人,拦了下来。

问了来人的身份,知道是纪府来的人,要见殿下,他们相视,又问了问,让对方等一下。

对方是纪府的四爷,纪太傅派来的,找殿下有事要说,想到先前送来的兰花和信,殿下早回来了,他们吩咐了人进去通报给殿下。

有人进去通报了,他们留在门前,看着纪府来的侍卫,等着殿下的话传来。

纪府的侍卫也不动,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秦王回了前面的书房,坐了下来,公公和管家分成两边站着,侍卫留在了书房外面,没有人了。

管家公公看向殿下,秦王没有说话,管家和公公两人想说话,他们不由看下对方,又收回视线。

“殿下。”公公才尖着声音开口,管家一步。

秦王看向他们,吩咐他们去做事,顾瑶这件事来龙去脉,他都要知道,旁枝末节他也要知道。

管家和公公知道殿下要一次性解决了。

他们顾不上他们想要说的话了,一起应了命,一起走到下面,一起抬头,一起看向殿下,一起看向对方,一起低头。

秦王看着他们,让他们去了,管家和公公听罢抬头,殿下没有让他们其中一人负责,就是说他们都可以查。

查清了报给殿下,谁查到,殿下就露脸。

他们心中想着,再次应了是,小心看了殿下,退出去,秦王盯着,两人出了外面。

交待了人,回到里面:“殿下。”

秦王又看向他们。

门外,忽然侍卫的声音响起,伴着脚步声来,侍卫停在书房门口,秦王看出去,叫了进来。

公公和管家听到了,也看向门口。

侍卫很快出现在门口,跪在门口,行了一礼,抬头看过来,公公管家看着,收回目光,望向殿下。

“进来说,什么事,找本王。”秦王还是盯着,叫侍卫到书房里来。

侍卫:“是,殿下!”他走了进来,低着头,恭敬行礼,没有再低头。

没有人说话。

“殿下,纪府派了人来,想要见殿下。”侍卫又道,望着殿下。

“纪府来人,纪永叔?”纪宁?还是萧菁菁,秦王问,沉着声音,公公管家听到纪家来人,就仔细听着。

侍卫:“殿下,是纪太傅派来的人。”

“在哪里?”秦王又问,纪永叔派人来了,管家和公公听着,也想知道,侍卫听罢,回答:“殿下,纪府来的人在大门外面等着殿下召见。”他磕了一个头。

“让他们过来,本王在这里见他们,让他们到这里来见本王。”秦王想到什么开了口,沉着脸,管家公公点头。

侍卫:“是,殿下,属下马上去。”

他行完礼,下去,去了大门外面。

秦王等都看着。

侍卫一走,公公和管家都不由自主的:“殿下。”想和殿下说点什么,他们竟一起出声。

出了声后看向彼此,没想到会一起出声。

秦王看向他们:“想说什么?”

“殿下,纪太傅派人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许可以知道顾姨娘说的是不是真的。”管家和公公又一起开口,开口后又发现一起,和刚刚一样,顿了下,没有看彼此,注视着殿下,要是平时他们会说别的,现在没有。

过了一会,他们又一顿。

“也许不用再派人查了,殿下。”

他们觉得纪太傅派人来肯定是为了兰花还有信的事,秦王同样是这样觉得,不然为什么这个时候来。

毫无征兆。

“殿下问了就知道了。”管家公公又说。

“那更好。”秦王道,黑着脸,公公和管家不敢什么了,凝着殿下的表情,不知道过了多久。

外面又有了声音,是脚步声还有别的,他们看出去,人来了,是纪太傅派来的人来了,派去查的人可以叫回来了,也许。

秦王觉得派人查完全是多此一举,侍卫的声音在从书房外传进来。

“殿下。”公公管家一起看着门口,秦王不用他们提醒,他对着门口:“进来。”

公公还有管家看过去。

“殿下。”侍卫下一刻走了进来,跪下来,行礼,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侍卫,秦王认出是纪永叔身边的侍卫。

侍卫行了礼:“殿下,纪太傅派来的人来了。”他看向身后,他后面的侍卫也行了礼,不卑不亢的抬起头来。

秦王盯紧,公公管家也是。

“属下奉四爷的命令来求见秦王殿下。”后面的侍卫开口,恭敬的。

“起来吧,纪太傅让你来是?”秦王过了片刻问,直视着那个侍卫。

公公管家也盯紧了。

前面的侍卫让开一些。

“秦王殿下,奉四爷的命令,来府里,找大公子。”后面的侍卫听到秦王殿下的话,回答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