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死了最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公主殿下这是插手纪太傅的私事,长公主殿下手又伸长。

陛下。

熙和帝脸色不好,阴沉,纪尧没有说话。

“陛下。”总管公公小声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熙和帝盯紧纪永叔,总管公公点头,纪尧把路遇少女直到知道少女是长公主的人说了出来。

总管公公听了。

熙和帝脸色黑了下来,他盯着纪永叔,想了想皇姐的意图:“皇姐是在胡闹,又在胡闹!”他手一拍,御案,砰一声响,上面的奏折还有别的都动了动,更有边缘的掉到地上。

熙和帝生气,气不过,手还是放在御案上,他盯着纪永叔,不想再想皇姐想做什么,皇姐管纪永叔纳不纳妾做什么,还送了一个少女去。

皇姐的所作所为让他费解的同时又不由想她的目的。

他想知道所有的。

总管公公赶紧跪下去,捡地上掉的奏折,顾不上听纪太傅还有陛下的话。

“陛下,臣不想纳妾,不知道长公主殿下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关心臣的私事,做出那样的事,由不得臣不多想,长公主殿下是什么意思,臣不想去问长公主殿下,只能来禀给陛下。”

这是纪尧想好对付长公主的招术。

陛下多疑,肯定不会放过长公主,比他出手更好,长公主想插手他的私事,他会让长公主再没有机会插手,这次不会才手软。

总管公公能体会到纪太傅的心情,长公主殿下这样插手纪太傅的事,陛下会找长公主殿下问吗?

他捡完了地上掉的奏折,小心的放到御案上,放好,又排列好了,才抬头,扫过陛下和纪太傅,退开来。

熙和帝又问了一下纪永叔,脸色还是难看,威严的:“朕知道了,皇姐在想什么朕会找她问清楚,朕的大臣的私事不是她该管的,居然派人拦住马车,还找的是和菁丫头一样的,你很好,纪永叔,知道是皇姐,告诉朕,你不用再多想了。”

“是,陛下。”纪尧回答了皇上的话,总管公公听在耳中。

“朕问了皇姐再说。”

熙和帝慢慢的。

总管公公目光落在纪太傅身上。

“陛下,臣的大姐姐那边,也见过长公主殿下,不知道是不是长公主殿下说了什么,之后大姐姐也。”

纪尧把大姐姐和长公主见面的事也说了。

“朕的皇姐这是想什么,看来非常关心你的私事,朕心里有数,知道了。”熙和帝脸色又是一变。

总管公公能想到长公主殿下为什么做这些,只是不知道对不对,陛下也想到了一些吧。

熙和帝非常生气,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沉着脸。

总管公公发觉了,心中收紧。

“臣就是这些事想告诉陛下。”纪尧说:“臣不是不领知道长公主殿下的心意,但臣不能听。”

“朕一会派人找皇姐入宫。”熙和帝开口,纪尧行了一礼,退了下去,总管公公注视着。

陛下说要召长公主殿下入宫。

“没有纪永叔的提醒,朕都不知道,朕派去的人看来真是没有用。”熙和帝现在生气他派到皇姐身边的暗卫。

总管公公看着纪太傅离去,转回目光,听到陛下的话:“陛下,暗卫可能是没有发现,长公主殿下也许是悄悄吩咐的,暗卫也不可能一直跟着长公主殿下,随时随地的,必竟是长公主殿下。”

像是长公主殿下做某些事的时候就不可能。

陛下也知道,也和暗卫说了。

“还有什么没有发现?朕拿他们有何用!”

熙和帝不悦。

“陛下,老奴叫暗卫出来,陛下问下?”总管公公问。

“先派人去找皇姐,朕要见她。”熙和帝不高兴的道,总管公公应了声,抬了抬睥,望了陛下,退出殿外去。

看不到纪太傅了,纪太傅回内阁了吧。

*

纪尧出了养心殿,走到一处角落,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注意,叫了人,一个侍卫出现。

他让他注意着养心殿的动静,他还有事要办,长公主要是入了宫,他想要知道。

“是。”侍卫应了一声,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远远的看向养心殿的外面,看到总管公公。

他眼中一闪,想着什么,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下来,放开,没有再转,没有再看,收回视线,又盯着侍卫。

侍卫退下去,不见了,纪尧离开这里,他回内阁之中,有同僚过来:“怎么样?”

“陛下已经写好了圣旨。”纪尧道。

下面的大人们听到南边水患关起来的犯了人要处理了,没有再问。

长公主府里,长公主处理了府里的事,宫人行礼跪下,长公主站起来,昨天还没有定拿那个少女怎么样,接着如何做,昨天她不高兴,安排的失败了,为免有人怀疑,想到纪永叔,她觉得不能留下那个少女。

就算没人知道,也不能留下祸患,反正没用,再要做可以再找人。

“来人。”

天气更凉了,她走出门,外面有宫人行礼。

“长公主殿下?”一个宫人上前,到了长公主的身前,行礼抬头,长公主盯着她,低着声音,冷冷的:“那个少女不能留。”

“长公主殿下你的意思是那个少女不能再活下去?”宫人也压低声音。

“没有听到?”

长公主不耐烦的反问了一句。

宫人知道了,她低下头,磕了一个头:“奴婢知道,长公主殿下,请长公主殿下放心。”

旁边的宫人隐约听到什么,还想再听,听不到了,只能看着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不说什么。

低头的宫人看着长公主往前,一个婆子过来,行礼,长公主睥她一眼,让她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长公主殿下,那个少女要见长公主殿下,说是。”婆子想要说什么,她开着口,恭敬小心,刚才低头的宫人一听,看向婆子,长公主殿下要那个少女死。

嬷嬷还不知道。

长公主面无表情:“她没有留下的必要,本公主也不想见她,她想怎么就怎么吧,去。”她对着婆子说完,又看向宫人。

宫人行了礼,婆子张了一下嘴,长公主殿下的意思是?长公主的声音并不是太大,听到的人有数。

婆子听到了,慢慢反应过来,明白了长公主殿下的意思,那个少女不能再留,要那个少女的命,这?

宫人站起来,还是低着头。

长公主语毕走了,婆子望着长公主殿下的背影,转向宫人,想问一下宫人,宫人低头就走,婆子赶紧跟上。

一边的宫人相视一眼。

*

少女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她想见主子,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到门口,看着门外,有婆子守着,她转了转圈,主子在哪里,为什么不来见她,她脚上的伤还在,她又走了一步,脸色一变,发白,低头看着受伤的脚,主子会不会要她的命?

不会的,主子还要她办事,主子什么时候才会见她?

忽然门外有脚步声,她激动起来,主子来了是不是?主子要见她了?她很开心,等着门打开。

她守在门口。

脚步声靠近,还有说话声,是主子,一定是,门从外面打开,少女看出去,看到了门外的人。

有婆子进来,还有宫人,是主子身边的。

“主子。”

她着急的开口。

“让她上路吧。”婆子还有宫人以及守在门口的人看了少女一眼,不等少女多说什么,也不管少女的样子还有说的话,为首的婆子道,直接明确。

“是。”

宫人还有婆子上前,婆子的声音很清楚。

没有人听不清楚的,她们得了命令,少女留一刻就是她们的罪。

都盯着少女,上前来,脸色冰冷。

“不,主子!”

少女听到了,她摇头,大叫,转身就想跑,她不相信,主子真的要她的命,要她死,她不要死,主子!她后退着。

顾不上脚上的伤,一瘸一拐的后退,不想被抓到,加快步子,差一点跌倒,跌到地上,她强忍着,撑着自己,稳住。

“快点,抓住,早点完成,处理了,送她上路,抹去痕迹。”

为首的婆子再次道,她看在眼里,不想有意外。

宫人还有婆子一下子拦住少女,她们一前一后,冲过去,让少女无处可逃,她再怎么也比不过人多,又拦着,她脚还伤着,被围住后,嘴也被人捂住。

再大叫也叫不出来。

少女绝望,不相信,她还想要动。

为首的婆子没有动,站在原地,这时走了几步,到了少女的面前,凝着她,过了片刻,压低声音:“上路吧,死吧,你没用了,长公主殿下下命令不能留你,别怪我们。”

抓着少女的宫人还有婆子也点头。

“主子!”

少女还是不信。

“不信也没用。”为首的婆子说,这是众人的心思。

不久,少女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