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君无戏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弟!你的意思是让我——”

长公主脸色大变,没有说完。

“皇姐回南边吧。”熙和帝凝着她,回到御案前,坐了下来,大马金刀,威严的沉着声音。

“皇弟,你让我回南边,你要把我赶出京城,让各家怎么看我。”长公主生气了,皇弟要赶她走。

不再是像以前,更不是像上次,要让她离京去南边,上次皇弟只是警告她,并没有赶她出京。

她还记得皇弟警告的话,她虽然放在心上,可是并没有完全放在心里,只是谨慎了一些,没有再天天入宫,做一些事的时候小心了一些,她知道皇弟派了人盯着她。

把一些该做的事推迟了。

她没想到皇弟这次会让她回南边,要是早知道——

“皇姐呆在京城也没有事,不如回南边,不是吗。”

熙和帝沉着脸,漫不经心。

“皇弟,我怎么没有事,你不是说让皇姐在京城养老,又要赶皇姐走。”长公主脸色不好,怎么也不愿意回南边。

“就因为皇弟怀疑我对纪太傅做了什么?”

“不是怀疑,朕知道,不管皇姐在想什么,要做什么,朕都不会答应,也不会满足你,皇姐要是担心会有人说什么,朕会下一道旨,说明情况,就说朕想让皇姐回南边主持。”

熙和帝看进皇姐的眼里,话中有话,带着警告,像是看进皇姐的心里,最后还是给了长一分面子,会下旨。

“皇弟,我要留下来,珠姐儿还没有成亲还有烨哥儿。”长公主脸色仍然不好看,无论如何,她不要这样出京,就算有旨意,也会有人乱猜。

“这皇姐更不必担心,朕会下旨,也看过,有数。”

熙和帝开口,毫不容情。

“皇弟你真的要赶皇姐回南边?”

长公主不相信,脸色难看的。

“朕和皇姐说过,皇姐还是不听,不把朕的话听在心里,朕也没有办法,只好下此决定,要是皇姐愿意听,朕也不会这样做,好在京城也没什么,南边需要人,皇姐回去正好。”熙和帝说。

“皇弟,我没有不听皇弟的,只是。”长公主想说什么。

“皇姐还是和姐夫一起回南边吧,姐夫那边朕不知道知道不知道,没关系,有姐夫陪着皇姐,皇姐也有伴,皇姐不用再说了,朕已经决定了,珠丫头还有烨哥儿可以留在京城,南边需要皇姐坐镇,朕不想有什么。”

熙和帝道,不想再说,拿起一边没有看完的奏折,看起来。

长公主脸色非常不好:“皇弟决定了?”

“皇姐出去吧,朕都说完了,该说的都说了,回府,朕会拟一道旨,皇姐回府准备,准备好了,朕的旨意一下,皇姐就和姐夫启程吧,朕会和姐夫说下,你也可以和姐夫说声。”

熙和帝一边看着奏折,一边挥手。

“皇弟这样赶我出京,母后。”长公主神色难看,想到母后。

“朕相信。”

熙和帝看向长公主,望着:“相信母后会明白朕的决定,不会说什么,珠姐儿就在宫里一直陪着母后。”

“皇弟。”长公主咬着牙。

熙和帝威严示意,没有再说。

长公主跺了一脚,出去了,再没有雍容华贵,到了外面,有点气急败坏的,总管公公带着御前侍卫还有公公看着。

见长公主殿下出来,他们行了礼。]

长公主理也不理,哼了一声,更别说叫起了,就这样盯着,皇弟身边的人,是在笑她这个长公主吧。

她很想发火,可是皇弟在里面,狗仗人势的东西,恶狠狠瞪了总管公公几人一眼,皇弟这样对她。

她不用再压抑什么:“狗东西!”

长公主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总管公公几人听到,脸色微变,这可是当着人的面,长公主是不是?

总管公公微抬头,发现了长公主殿下不对,总管公公随即意识到什么。

是陛下说了什么导致长公主殿下下如此,长公主殿下一向都不把人放在眼里,但也会适可而止。

他们这些人再是怎么,也不敢对长公主有意见,最多不招惹也不靠近,这次,长公主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他们不得不多想,长公主是长公主。

再是对长公主有意见,他们也不能做什么,可是,想着陛下说了什么,总管公公觉得以后也不是没有还给长公主的机会。

表面上他们还是那样。

“长公主殿下,不知道你在说?”总管公公开口,御前侍卫还有公公凝着。

“本公主没有说什么,只是生气,一群狗奴才。”

长公主更不悦,她看向宫人。

宫人感觉到长公主殿下的目光,低着头,方才长公主殿下的话,她们也听到了,她们不安。

现在又听到长公主殿下的话。

长公主殿下为什么这样说?总管公公是陛下身边的,长公主殿下这样不好。

长公主没有什么想法,她没有心思想那么多,是不是得罪了人,她是长公主不说。

她也要出京了,被皇弟赶出京,要有人知道,指不定怎么大笑。

她气恼恨还有不甘心。

她有种想毁掉一切的冲动:“拦着本公主做什么,还不进去。”

总管公公几人在长公主的又一句话下,脸色有点维持不住,他们第一次被长公主这样侮辱。

长公主这是在骂他们呢,再迟顿的人也发觉了,赤生生的骂他们是奴才秧子。

长公主也太高高在上了,把他们当成泥呢还是污泥,再怎么他们也是御前的,也算是在人上,人上人,陛下都没有这样。

宫人张嘴,很担心。

“走,去母后那里。”长公主恨恨的往外走,宫人不再想,猛的抬头,望到公主殿下出扶持,她们也忙上前,还有回头看向总管公公几人的。

她们更不安了。

总管公公几人看着,脸色一点点沉下来,表情不好。

片刻之后。

“不要乱说。”总管公公扫向别的人,他吩咐了一句,御前侍卫还有公公想说话,总管公公示意他们不要说了,有些东西心照不宣最好。

公公还有御前侍卫点头,他们神情和总管公公一样,总管公公令他们回自己的位置,他进去殿里。

“陛下。”

走近陛下,他开口。

熙和帝抬了一下头。

“陛下,长公主殿下走了。”总管公公很想打听一下陛下和长公主殿下说了什么,把长公主殿下变成那样无所顾忌的,知道了他好算一算。

“走了就好,是出宫了还是?”熙和帝本来不在意,想了想,看了总管公公一眼。

“陛下,老奴不知道,要不要老奴去看下。”总管公公一听,陛下想知道长公主殿下是出宫还是什么,长公主殿下不出宫还能怎么,长公主殿下是得了陛下的召见入宫的,不会去了别处吧,想不到别的,也不敢再试探陛下了。

“不了。”熙和帝摇了一下头。

皇姐要去哪就去,他有决定了,就不会再改,君无戏言不是说一说的,皇姐回了南边,对谁都好。

这是他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陛下?”

总管公公叫了一声,陛下还有话?

“朕让皇姐和驸马回南边了。”熙和帝忽然道,对着总管公公,总管公公凝视陛下的神色,陛下让长公主殿下和驸马回南边?

难怪长公主殿下那样了,他转瞬就明白了,懂了长公主为什么那样,陛下要让长公主殿下和驸马离京,他想了很多。

越想越多。

“朕不想再留皇姐在京城,只会让朕和皇姐回不去。”熙和帝找不到人说,总管太监是唯一他想说的人,也不怕有人知道。

总管公公看出陛下的心思,这样的事,陛下定了,他一个太监不能说什么,心里不那么生气,长公主这一离京,还有什么威势?

他才是陛下身边的,只要他想,就能一点一点报复长公主殿下。

“拿张空白的旨意来,朕写一道旨意,写好了,过几天发下去吧。”熙和帝突然道,怕一会忘了,还是写好放着,到时发下去就是了,直截了当。

“是,陛下,老奴就去。”

总管公公敛起心绪,应了一声,行礼低头。

陛下写了旨意,谁也改变不了,他也不想有什么变故,长公主殿下去南边,纪太傅也会高兴吧。

纪太傅不知道是不是要的就是这样,他眼中闪了闪。

“嗯。”熙和帝嗯了下,总管公公去了,熙和帝坐着,不再去想,再次看着奏折,批阅了两本。

总管公公拿了空白的圣旨来,放到陛下的面前:“陛下,圣旨来了。”

“铺好吧。”熙和帝放下批好的奏折,还有朱笔,总管公公拿着空白圣旨,再上前,铺在了陛下的面前,御案上。

他铺好,望着陛下,退开了些,熙和帝让他磨朱砂,总管公公上前一步,磨起来,熙和帝,用朱笔沾了朱砂,写起了圣旨来。

总管公公看着。

熙和帝一口气写完,放着,总管公公在一边扇了一下风,吹干了圣旨,熙和帝吩咐他取下去,放好了,过几天用。

总管公公了然,照着陛下的话做了。

熙和帝坐着。

总管公公想着他看到的,陛下对长公主殿下还是留了情面,要是不下旨,直接让长公主离京,才是要长公主的命。

“一会去母后那里,和母后说一声,母后不知道在哪。”熙和帝想到母后,还要和母后说一下。

皇姐离京,去南边,是一定要告诉母后的,还有。

熙和帝想着,总管公公点头:“老奴看下,太后娘娘在哪里,陛下空了就过去,快要晌午,殿下可以去太后娘娘那边用膳。”

“嗯。”

熙和帝道。

总管公公往殿外面去了。

他还要问下长公主是出宫了还是,叫了人来,一问,长公主好像没出宫,去了太后娘娘那边。

他也去,半路得知太后娘娘并不在慈宁宫,他有了想法,长公主是去找太后娘娘告状吧,有用吗?他找了一人回去见陛下。

自己往慈宁宫去。

熙和帝见到了总管公公派回来的人,皇姐去了慈宁宫,找母后,母后想来知道怎么说。

他没有太在意,让人下去,继续批阅奏折。

*

长公主殿下去了太后的慈宁宫里,她到了,她身边的宫人小心看了她一眼上前。

慈宁宫的宫人看到长公主殿下,正要行礼,见长公主殿下身边的宫人过来。

“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殿下想见太后娘娘还有宝珠郡主,不知道太后娘娘在哪里?”

宫人问。

慈宁宫的宫人:“太后娘娘不在。”

太后娘娘不在宫里,太后娘娘带着宝珠郡主还有静安县主嘉和郡主一起去御花园。

“宝珠郡主呢。”

宫人问。

“也不在。”慈宁宫的宫人说了,长公主身边的宫人闻言,没有再问,转回身,到了长公主面前。

她不敢说,望着长公主殿下。

“母后是不是在里面?”

长公主问。

“长公主殿下,太后娘娘带着郡主还有静安县主几人去了御花园里。”宫人回答。

长公主哼了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