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样决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身就走,往御花园去,宫人追上去,慈宁宫的宫人对视。

长公主没有走多远,看到了母后,母后带着宝珠还有静安县主以及嘉和郡主走了过来,长公主停了下来,没有再走,宫人也望见了太后娘娘还有宝珠郡主。

“是太后娘娘还有郡主。”

太后带着珠姐儿几个去了御花园走了走,回来,就看到容姐儿。

容姐儿来了。

她带着人走过去,眼看着容姐儿停下来,她想了下,叫嘉和还有静安带人先回去,她只带着珠姐儿。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看到,她们听到太后娘娘的话,虽然好奇还是带人走了,她们走了另一边,回住的殿里。

“娘。”

宝珠郡主道,回过头来,娘来了,她身边的人点头。

太后没有多说:“嗯。”她嗯了下,让珠姐儿和她一起,走到了容姐儿的身前。

“容姐儿你来做什么啊?”太后问,看着长公主的脸,想要看出什么来。

宝珠郡主也开口叫了娘。

“娘,皇弟让我回南边。”

长公主道,看了眼珠姐儿,对着母后。

“那就回去。”

太后听了没有什么表示,不以为为然,不知道是不是没听清。

“娘。”

长公主脸色变了,母后竟然让她回去,她没有叫母后,叫了娘。

只是叫娘也没有用。

太后没有丝毫停顿:“做什么容姐儿”

“娘,你有没有听清楚,皇弟让我回南边。”长公主又说了一遍,长公主身后的宫人很担心。

宝珠郡主听到了。

“那就回去。”太后还是那个口气,随后意识到了什么,容姐儿说的是什么,刚才只顾着听容姐儿说,皇帝让容姐儿回南边,那么,她一下子脑中闪过不少,没有多想,仔细打量着容姐儿,若有所思。

宝珠郡主也回过神来,还有一些宫人,太后娘娘身边的和宝珠郡主身边的。

长公主感觉到母后的视线,不高兴。

“哀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既然皇帝这样说,你就做就是了,想来你做了什么惹得你皇弟生气,不然不会这样。”太后接着还是那个表情,没有变化。

很想问一句,容姐儿做了什么,惹得皇帝这样,不是惹怒了,皇帝不会如此,她能想像。

皇帝是她生的,她如何想不到,容姐儿和皇帝多半闹了起来,她都不知道。

宝珠郡主听到了娘的话,有些急,拉了拉外祖母,看向外祖母,皇舅舅让娘回南边。

太后没有理会。

“母后!”长公主没想到自己这样说,母后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她气:“母后我能做什么,是皇弟,听信别的人话,母后怎么能这样说,皇弟让我和驸马回南边,我怎么能回去,我都没有和母后说什么事,母后就觉得是我做错了。”

没有再叫娘了,娘是她小的时候和母后一起叫过的,母后不帮她,还让她听皇弟的。

“那你倒是告诉母后啊,母后才能知道。”太后白了长公主一眼,不说她怎么知道。

宝珠郡主也听着,宫人更是,都等着。

“母后。”长公主不想在这里说,都是人。

太后不开口。

宝珠郡主还有宫人看出来了,宝珠郡主又拉了外祖母一下。

太后不动。

“母后,是皇弟,说我太关心纪太傅,反正,我没有做过,是皇弟误会了我,母后我们进去说。”长公主想了想还是说了,不满的。

太后还有宝珠郡主宫人听着。

“母后就是这样。”长公主道,太后还是审视着她,不相信,里面有很多被省略了吧,她示意了一下宫人还有宝珠,没有进去,而是。

“你们退开一点,都一边去,哀家和容姐儿说几句。”太后想到此,瞄了周围的人。

长公主听出来了,没有说什么,她也叫身边的宫人退开,她要和母后说。

宫人退开了,虽然担忧,宝珠郡主不想退开。

太后睥了她一下,还是不让珠姐儿在这里听,先和容姐儿说一说再说,宝珠郡主想张嘴,想留下来,对上外祖母的目光,她退到一边,太后身边的宫人也低头退下。

“好了,容姐儿,有话就说,哀家听着。”

太后眼看人都退下,淡淡的道,望着容姐儿,长公主看出母后的怀疑:“母后,我没有做,皇弟太相信纪太傅。”她把皇弟和她说的说了出来,简单的。

“皇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我插手纪太傅纳妾的事,说我太过关心,我没有做过,不知道为什么皇弟觉得是我,可能是纪太傅以为是我,和皇弟说了,我不承认,皇弟就让我和驸马回南边,我没有想到,母后。”

长公主越说越想到皇弟说话的样子,她又气了起来。

“容姐儿。”太后叹了口气。

长公主:“母后,我说的都是真的。”

“容姐儿啊,哀家不知道那么多,你说的,哀家听得很清楚,只知道事已至此,该接受就接受。”

太后这时道。

长公主神色变换。

太后转身就走,到了宝珠郡主面前。

宝珠郡主凝着外祖母,又看向娘,不敢插话。

“母后你——”长公主气得不行,不满,追上上去,宫人低着头,闻言,抬起头来。

太后停下步子,凝着宝珠,宝珠还是望着外祖母。

“母后,我要你帮我。”长公主停下步子,宫人退开些。

“那你想让母后怎么说?”太后直接反问,也回过了身,反问长公主,都这样了,让她去找皇帝?她到底想让她这母后怎么?

“母后,我要留在京城,我有事要做,还有宝珠烨哥儿的亲事也没有定下来,母后,你和皇弟说一说,让皇弟改变主意,我和驸马走了,宝珠和世子怎么办。”

长公主开口。

宫人点头。

宝珠郡主听罢,也舍不得娘,皇舅舅为什么要让爹和娘回南边,外祖母。

“这你担心什么,还有哀家在,你要是不带她们走,哀家觉得你和驸马也不该带她们走,有哀家在,宝珠和烨哥儿都不需要你担心,会解决,不管是安全还是亲事。”

太后平淡的。

“母后。”长公主神情不悦。

“要是你是为了别的事,哼。”

太后没有等她说,哼了下,看出了什么,本来就有点猜测,宝珠郡主冷静下来,宫人望向太后娘娘。

“就看你是为了什么了,容姐儿。”太后沉着声音又说了一次,锁着容姐儿的表情变化,觉得不该相信容姐儿,不帮容姐儿是对的。

“母后!”长公主咬牙。

“容姐儿,你该明白的,宝珠,外祖母不会帮你娘,你娘回南边也好,还有你爹,你和你哥的事,有外祖母和你皇舅舅,外祖母不想看你娘在京城再这样,和你皇舅舅关系更差。”太后不再和容姐儿说,低头盯着宝珠。

宝珠郡主说不出话。

宫人都听在耳朵里。

“母后,你还要哄宝珠!”长公主气极。

“哀家不是哄宝珠,容姐儿你知道吗,就算你皇弟不提。”太后声音变重,突然的不再看宝珠,目光落在容姐儿身上,一个字一个字的。

长公主更气恼。

太后表情静静的,宝珠郡主心里也一片平静,宫人屏住呼吸。

“就算没有你皇弟的决定还有话,哀家也会找个时间去见你皇弟,和你皇弟说,让你和驸马回南边。”

太后说出她心中早就有的打算。

“母后!”

长公主不敢相信,宫人也有点不相信,宝珠郡主:“外祖母。”她叫出了声。

“哀家的话听到了吗,容姐儿。”太后拍了一下宝珠的手,安抚她,令她不要出声,对容姐儿道。

“哀家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皇上闹成什么样,到了这一步,没想到的是,哀家还没有做,你就和皇上这样。”

“娘。”

宝珠郡主王叫了声。

太后没再拍她,宫人也叫了一声长公主,长公主脸色难堪,猛的转身,就走,宫人跟上。

太后一见让宫人跟上去。

宝珠郡主上前两人步,被太后拉住,宝珠郡主想说话,太后摇头。

待到长公主走远,宫人追着。

余下的宫人都是太后身边的。

太后才:“宝珠,让你娘走。”

“外祖母,娘和爹出了京,我就只有外祖母了,大哥。”宝珠依然舍不得娘和爹,太后何尝不知道,她安慰宝珠。

宝珠郡主还是念着娘。

宫人不说话。

太后站了会,安慰了宝珠,往回走,没多久,总管公公来了,太后安慰了珠姐儿吩咐宫人带她下去,她从容姐儿那里听了,还要再问一下,不久见到了皇帝派来的总管公公,知道了更多的。

总管公公知道长公主殿下走了,向太后娘娘说了皇上的意思。

太后点头,让总管公公告诉皇帝,她和容姐儿说的,还有容姐儿走了。

总管公公走后,太后站起来。

静安县主嘉和郡主问着长公主过来是为了什么,她们只知道了一些,继续问着。

太后站了片刻,决定亲自去一下养心殿。

半路,碰到过来的皇帝,才知道皇帝要找她,回了慈宁宫,屏退了人,母子俩说了半晌的话。

*

长公主铁青着脸,气怒的上了车辇,宫人一个字也不敢说,侍卫也是,出了宫,回了府。

一路不少人看着长公主殿下的车辇。

回了府,得知烨哥儿还有驸马还没回来,气得打杀了人,她亲自动的手,婆子见状,谁也不敢劝。

递上了鞭子,长公主执鞭,直接往一个宫人身上抽,一下又一下,宫人鲜血淋漓,没有人敢看。

长公主不消气,要离开京城,回南边,她的计划,一切。

“本公主打死你,打死你。”

长公主边鞭打边恨恨的。

就像是面对让她发的人,比如萧菁菁还有纪永叔还有一些人。

宫人一动也不敢动。

纪尧也从宫中回了府。

见了菁儿。

萧菁菁和腹中的孩子说着话,念了诗,四爷回来,她放下手上的诗词,纪尧摸了她一小腹一下,亲了亲她,让人下去,准备告之菁儿,长公主将会回南边。

皇上决定了。

“菁儿,为夫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你听了一定会高兴。”纪尧轻笑着。

“是什么?”萧菁菁问。

要是赵嬷嬷等还在一定也会好奇,不过此时没有人。

“菁儿,长公主和长公主驸马会回南边,皇上已下旨。”纪尧说得很简洁,说了菁儿最想知道的。

“四爷你做了什么?”萧菁菁一下子明白过来,拉着四爷的手。

“为夫和皇上说了。”

纪尧开口,又简单的讲了一遍,低头看着菁儿的手,笑容温柔。

萧菁菁听着,四爷很对。

“之后,皇上就决定了,为夫知道。”纪尧道,又是一笑。

“四爷。”

萧菁菁看着四爷。

纪尧:“长公主事情太多,她一旦回了南边,就好了,菁儿满意吗,这是为夫想出来的办法。”

“很好,四爷。”萧菁菁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