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受尽折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了一会,赵昕回过头来,看着周安离去的身影。

他想不到周安也会来,周安看到了他,当然他也看到了周安,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投了秦王殿下。

他本来是想让安郡王还有大哥帮他入官场,但出了一些事。

秦王府的门房在不远处也盯着。

周二公子,赵公子,这,在门口碰面了。

赵昕回过身,收回视线,没有再看,他要弄清楚一下,看到门房,他走了过去。

他身后的侍卫也跟着。

到了门口,秦王府的门房行了一礼:“赵公子。”

“周二公子来过几次了?”赵昕直接问。

侍卫注视着门房。

两个门房听到赵公子的话,知道赵公子在问他们,不敢说,其中一个门房更是得到过周二公子的好处,还不少,怎么会说。

只能恭敬的:“周二公子来过,并没有具体说。”赵昕盯紧他们,想要看出什么,又问了一些。

门房只说自己知道的:“周二公子不记得来过几次,不过不多。”收了周二公子好处的门房不开口。

赵昕没有再问,大概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扫了不开口的门房一眼。

周安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这么晚。

他再次回身,没有留下来,他睥了下侍卫,走了出去,他还有事要办,不然他会等周安出来。

秦王府的门房,他看来要给点好处,不过下次吧,侍卫也迈步。

上了马车,赵昕看到周安坐来的马车。

放下马车的布帘,还有车门关上,马车走了,他没有骑马来。

门房送走了赵公子,不由松口气,收回视线,对视,不说话,看向府里,周二公子还没有出来。

赵公子倒是走了,他们听到马蹄声。

周安跟着侍卫到了秦王的书房外面,侍卫站住,周安收起折扇:“秦王殿下在里面等本公子?”

“周二公子稍等。”为首的侍卫道,回身走到书房门口。

书房门口守着侍卫,两个侍卫看到周二公子,殿下也是才回府不久。

“周二公子来了,殿下呢?”为首的侍卫走到他们的面前,问了问。

“殿下回府了,不久前,问起周二公子找到了吗,周二公子来了,通报一声就可以了。”守着书房的侍卫两人见状。

“好。”

为首的侍卫走回周安身前,行了礼,说了。

周安点头,敲着手心,用折扇:“好,劳烦通报给秦王殿下。”

为首的侍卫转身回到书房门口,其余的侍卫看着,守在书房外的侍卫就要进去,书房里出来了人。

是管家,管家出来一看,见到了周二公子,侍卫连忙说了,管家颔首,向周安点了一下头。

到了周安的面前,示意周二公子跟他来,侍卫望着周二公子,周安带笑走向书房,走到书房门口。

“周二公子请跟老奴来。”管家走在周安身边。

两人一起进去了。

书房里,秦王在和幕僚说着话,对弈,慢慢的下着,手上拿着黑子,幕僚很恭敬,这时听到门口过来的声音,秦王看过来,盯着,幕僚也是。

秦王下一刻看到了周安,幕僚也是。

公公在一旁,更是看到。

管家对上殿下的视线,走近殿下:“周二公子来了。”他恭敬的道。

周安一步没有落下,也到了,站在管家的旁边,向着秦王殿下行礼,一边的幕僚和公公他看了眼,手拿折扇:“给秦王殿下请安。”

“嗯。”

秦王应了声,让周安过来。

周安走过去。

“秦王殿下找在下来?”

“本王有话和你说。”秦王看向他,周安一笑。

管家看周二公子行了礼,到了殿下身边,他看着,公公微皱眉。

幕僚看在眼里,站了起来,对着殿下:“殿下有事,属下就不打扰了,还是回去想一想这盘该怎么走。”

“好。”

秦王也站了起来,沉着声音,幕僚点头,走了出去,公公和管家送了幕僚出去,回头看了眼。

秦王站着,走到案桌前坐了下来,周安也过去,手上的折扇再一次摇起来,阴柔风流。

秦王皱眉:“昨天你来找本王有什么事,本王问了,说你有事要和本王说,当时本王有事就没有见你。”

“没有什么事,就是来和殿下说下,太子殿下天天出宫。”周安笑着道:“殿下不知道有没有办法”

“太子。”

秦王脸色不好,沉了沉:“你都知道了。”

“太子殿下出宫都是去几家,殿下也要加紧。”周安又说,含义未明。

“本王知道,本王会做,你不用管,不用多想,太子在宫外有人,只是找不到,本王让你找,你有没有消息。”秦王想了一下问起来,盯着周安。

他吩咐他的呢,这么久了,他知道不好查。

太子很小心,之前他就没查到,也是无意中才知道一点,加上太子多半也怕有人知道,还有纪太傅。

周安上前一步,笑着用折扇撑着他:“殿下,还没有,有眉目在下会来告诉殿下。”

秦王不说话,望着他。

“殿下,昨天来的时候,听说纪家来人。”周安问起来。

“对,纪家来了人,说是。”秦王锁着周安的神情,把昨天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周安听了。

这样?和他想的没有差多少,萧菁菁找了纪四叔,上门来要经宁,秦王信了。

“殿下相信了,可是没有找到。”

周安又道。

“本王为什么不相信,没有找到再找。”秦王开口,周安没有再提:“殿下找在下来是?”

“我以为你会和纪宁在一起,昨天,问了没有,派人找你也没在一起,纪宁回了京,没有和你在一起吗。”秦王话中有话的对着周安。

“怎么会。”周安否认。

“你和纪宁关系一直很好,知道纪宁在哪里吗,有没有纪宁的消息。”秦王一句一句的。

“秦王殿下,在下不知,没有纪宁的消息,纪宁更是没有找过我,殿下不说,我都不知道。”

周安摇头。

他想的没有错。

秦王怀疑上他了,他一直不想让秦王发现。

“是吗。”秦王还是不置可否,派去的侍卫找到周安的时候没有见到纪宁,也许周安不知道吧。

也许不想告诉他,瞒着他。

“殿下,纪宁要是找我,我一定会告诉殿下,不会瞒着殿下,知道纪宁做的和,顾瑶的事。”周安道。

“本王等着。”

秦王说。

“想不到纪太傅会派人来,殿下对顾才女?不知道顾才女现在怎么样了。”周安玩味一笑,问起来,像是关心又像是好奇。

秦王凝着他,看到他的眼里,审问着:“纪太傅派人来后,本王不能再估息,让人把顾瑶带下去关了起来,还有顾瑶身边的人,分开审问,本王要知道一切还有顾瑶和纪宁的打算。”

“本王相信顾瑶知道,早晚会审出来。”秦王沉着脸。

“要是顾才女一直不说?”周安试探秦王的态度。

“不说就用刑,没有人能一直撑着,本王倒要看看,顾瑶能撑多久,还有她身边的人,本王不信了。”

秦王冷血无情。

用刑?这,周安意外,秦王这是不让顾瑶活了,一点也不在意了,啧啧,真是心疼,他心疼顾才女。

“殿下审问顾才女,审问出来后,殿下打算怎么对顾才女?”周安又问,连刑都用了,然后呢。

“死。”

秦王冷冷的,周安笑了,很想挑眉,死,他没料到秦王殿下要顾瑶死,死了一了百了,好是好。

不过有人要伤心了,还有用刑,纪宁知道再忍不住吧,顾瑶可能会死,更是不知道被折磨成什么样了。

“殿下真是舍得。”

“本王不会要离心的女人,纪宁,要是你知道纪宁在哪,告诉他,本王等他来。”秦王咬着牙。

“殿下,在下说过,不知道。”周安猛的摇头。

“昨天你去了哪里,本王的人一直没找到你。”

秦王像是没有发现。

“殿下,在下找美人了,不知道,知道肯定过来,让殿下多等了。”周安快速的。

秦王不再说话。

周安也是。

“殿下。”管家还有公公这时走了进来,行了一礼。

秦王盯向他们,他们抬头。

周安手上的折扇又展开。

“殿下,要是没事,在下走了,还在回府一趟呢,爹一直在找我。”

“嗯。”

秦王应声。

管家还有公公望向周安,周安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笑着走了。

*

周安出了秦王府。

上了马车,让人走,马上走,回去。

秦王的书房里面,周安一走,变得安静,秦王站起来,公公管家也站着。

“你们。”

秦王道,让他们叫人进来,跟着周安。

侍卫去了。

公公管家听到:“殿下不放心周二公子。”

“本王要看一下。”秦王说。

周安说是回府,走到半路,想去找纪宁,和纪宁说一下,顾才女被秦王殿下关了起来,受尽折磨,不知道如何,秦王是铁了心。

顾才女可能要死了。

“公子。”

马车外的侍卫听到公子的话。

周安看着他,往后看了看,不知道秦王会不会派人跟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