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没有去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是该先回府还是去找子恒兄。

“公子。”侍卫再次开口,望着公子。

周安收回视线,轻笑着放下马车的布帘:“去子恒兄那里。”他还是决定去一趟子恒兄那里。

“公子,秦王殿下。”

侍卫想说什么,又没有,低下头去。

“没有听到本公子的话?”周安不悦的声音传出,侍卫行了一礼,应了是离开,马车动了起来,转了一个方向。

周安笑了,很快周安又叫了停,坐在马车里,马车停下来,侍卫不知道公子为什么又叫停。

他们看着马车,为首的侍卫走到马车旁边,恭敬的叫了一声,周安没有下去,慢慢摇着折扇等着,掀起马车的布帘。

“公子。”

侍卫开口,周安摇着折扇,挑了一下眉笑:“还是先回府,本公子晚上空了再来看子恒兄。”

“是,公子。”

侍卫愣了下,立马道,公子怎么改变了主意?他们还担心,担心侯爷找公子,还有秦王殿下派人跟着,只是公子决定了,他们只能应是。

侍卫退开来,一边的侍卫也听到了,公子要回府,他们相视一眼,周安用手上的折扇挑着放下马车布帘。

他看出侍卫心头都松了口气,不禁一笑,很是愉悦,秦王殿下要是真的派了人,要失望了。

马车又调转马车往威远侯府。

威远侯府,周安一回府,就看到爹身边的随从:“公子,老爷有请。”

“怎么,爹找本公子?”周安摇着折扇,漫不经心的。

“公子,二公子,老爷在等你,听说大公子去了秦王府。”随从开了口,周安望了一眼头顶的天色,回来得有些晚了。

“是,本公子知道了。”往里面走的同时,他还交待了一个侍卫一点什么,晚一点他要去找纪宁,所以准备好。

秦王府里。

秦王背负着双手站在没有下完的棋盘前,微皱着眉头,神色难言,俯身拿了一颗黑子,放下,公公看了一会,望着殿下,恭敬的:“殿下,要不要杂家去叫人来。”

“不需要。”秦王淡淡的,他看一看,公公是想去叫人来陪殿下对弈,殿下在周二公子走后,一直盯着棋盘,周二公子来前,殿下和幕僚对弈,周二公子一来就没有下,正下到一半。

还没有下完,殿下要是需要他就去找人来,可殿下说不需要,那么他也不好去,殿下在想周二公子的事?

公公想着,手上的拂尘动了动:“殿下。”

“不要说话。”秦王开口,又拿起一颗黑子,落了下去,然后没有再动,他看出他这一局会输。

公公闭上嘴,站着,秦王收回视线,就在这时管家从外面进来:“殿下。”

秦王看过去。

公公也是。

“殿下,人回来了。”管家马上道,他处理了一下府里的事,听到殿下派去跟着周二公子的侍卫回府。

忙过来禀给殿下听,他离开的时候殿下一直在书房。

应该在等着周二公子那边的情况。

“人在外面,殿下。”管家接着又说,秦王点了一下头,公公回头望着殿下。

“让他进来。”秦王又道,不等管家再说什么,管家一听,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到了外面,叫了等着的侍卫一起进去。

侍卫跟在后面。

秦王还是背负着双手站着,公公也不动。

“殿下。”

管家走到殿下面前,回过头去看身后的侍卫,侍卫也行礼。

秦王叫了起,公公手上的拂尘又一甩,侍卫站起来,知道殿下等着他说,他抬头恭敬的:“殿下,属下一路跟着周二公子,周二公子不知道是不是猜到什么,半路周二公子坐的马车停了一下,像是要去哪里又没有,然后回了府,属下等跟着周二公子,一直到周二公子进了府,才回来。”

管家也起来,听到侍卫说周二公子半路想去哪没有,回了府,他多想了。

公公皱眉。

“这就是说周安回了府,没有什么,本王派你们去什么也没有发现,周安想去哪里?”秦王则是问。

“殿下,属下等也不知道,周二公子只调转了一下马头看不出来。”侍卫回答,他们就是照着殿下吩咐的。

“哦?”秦王哦了一声,听不出有什么,侍卫头低得更低:“这只是属下几人的猜测,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也许周二公子不是像属下想的。”

公公和管家也闹不清楚。

“下去吧。”

秦王没有再问,侍卫领命下去了,公公和管家看着,侍卫退出书房,他们转向殿下。

秦王不说话,不知道想什么。

“殿下,周二公子回了府,也许并不知道纪公子下落。”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知道,怕被发现,公公和管家一起道,他们摇了一下头,可能他们多想了。

“本王知道。”

秦王盯向他们。

那殿下不再派人看下?公公和管家轻声问,秦王觉得周安不敢瞒着他,公公和管家想想也知道。

殿下是谁,周二公子不敢的。

“顾瑶用刑了吧,还是不说吗,还有她身边的人?”秦王沉下脸,公公管家一下子看了看彼此。

一起回答殿下的话,恭敬的,他们都去看过,问过。

“殿下,顾姨娘被关着,没有人送饭菜,屋子里一片漆黑,还是不愿说,用了盐水和鞭刑,顾姨娘身边的亲近的丫鬟还是咬着牙关。”

秦王脚一踢,踢到没有下完的弈棋上,黑子和白子一下子全部都落到地上,还有棋盘,噼里啪啦响。

秦王阴沉着脸,眼中阴戾狠厉,公公和管家头也不抬。

外面的侍卫也有听到声音,看着书房里面,不知道殿下怎么了。

秦王不再做什么,走了出去,公公管家跟着。

*

长公主府里。

长公主等回了儿子还有驸马,看着进来的驸马还有世子,脸色不好,等了大半天,才回府。

她本来心情就差,想和驸马还有世子说一说,回府没人,等就算了,还这么久,他们到底跑去了什么地方,这么久。

“知道回府了。”

她不耐烦的站了起来,冷着声音,宫人都望着长公主殿下,驸马没有说话,卫烨叫了一声娘,在他们身后的宫人不敢抬头,退出去。

“长公主殿下。”旁边的宫人小声的,长公主就像没有听到。

“娘发生了什么?”卫烨到了娘的身前,开口,驸马也走了过来,坐了下来,坐在长公主的下方,没有问什么,只看公主的样子,还有宫人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发生了事。

长公主扫了儿子还有驸马,哼了声,坐下。

猛的坐下:“还能有什么。”宫人不再开口,往后退了一步,驸马:“公主殿下发生了何事,能告诉臣吗?”

卫烨站着。

“本公主很生气,很生气,要和你们说一下,皇弟召了我入宫,前面有些事,皇弟知道,在我还想做点别的时候,皇弟问了我的目的,直接说让我还有驸马一起回南边。”

长公主生气的说,接着:“坐下吧,烨哥儿你还站着做什么。”

卫烨坐了下来,坐在另一边的下首。

坐下后,他想到刚才听到的,看着娘的表情,皇舅舅要让娘还有爹回南边,娘说的事又是?

驸马也想知道。

“就是菁华郡主和纪太傅的事,不是看菁丫头没娘,就帮了一把,纪永叔和皇弟说了,都告诉了皇弟,皇弟怪上我,觉得本公主插手事多,就让我们回南边,本公主怎么知道皇弟会让回南边。”长公主一点也不耐烦说,可是又要说。

她不高兴的说完,简单的,随意的说完。

“公主殿下就不该做,臣和你说过。”驸马道,以前就不说了,他提出过反对。

卫烨也点头。

“敢情你们父子都觉得是本公主的错?你们听到我做的时候也只是说不该,没有阻止。”

长公主不悦。

驸马还有烨哥儿都怪她?她做的时候是没有让人知道,可是呢。

这些事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

“娘,不是你的错,纪太傅是皇舅舅身边看重的。”卫烨说。

“不是怪公主殿下,是不该做那么多的。”驸马自己也错了,公主殿下安静了一阵,他没有料到皇上会直接让产回南边。

“本公主也知道了,接下来怎么办,回南边,京城就要丢下,才回来多久,都没有做到,母后也说让我们去南边,还会被人笑话,本公主的脸面都丢尽,再也找不回来。”长公主恨恨的。

“娘,皇舅舅会不会改变主意,可能皇舅舅只是一时生气,外祖母那里让妹妹说下。”

卫烨想知道的是:“娘和爹?”他知道是娘做得太多,导致的。

驸马点头。

“烨哥儿,娘也不想去南边,可是,不能不去,你皇舅舅和娘有介蒂了,驸马,我们必须回南边,母后不会帮我们,母后的话你要是听了就知道,宝珠那丫头只顾着自己,哪里想得到我们这当爹娘的,不想说她,就让她跟着母后吧,就在这几天,皇弟下了决定肯定会下旨,下了旨意,君无戏言。”说到最后四个字,冷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