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像开了闸/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她是在他们面前死的,被活生生气死。

顾瑶和纪宁死了,她想看一眼,像前世一样。

纪尧说完发现菁儿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说话,抬起她的下颌:“菁儿不说话是什么想法?”

他凝着她的表情,拉紧她的手,额头低下来碰了一下菁儿的头,抬头问。

“四爷。”萧菁菁回过神,不再去想心中的结,她望着四爷。

“菁儿,想看他们怎么死的,那为夫就派人去秦王府,明面上问下,看秦王的说辞还有反应,暗底里也派人察看,找一找,看是不是像为夫想的。”

纪尧看进了她的心里,看到了她的心结,笑着说。

“四爷不是说不管他们。”

萧菁菁一听,心结放下来,还是问。

“为夫是不想管,可菁儿想管,想看一下他们是不是在秦王府里,是不是死了,为夫只能满足你的愿望。”

纪尧还是用额头碰着她的。

萧菁菁闻着四爷的呼吸还有气息,说了一声好,感觉着和四爷的亲近还有亲密无间。

“菁儿想看就看,刚才为什么不说,要不是为夫看出来了。”纪尧这时不满菁儿不告诉他心思,轻轻撞击菁儿的头。

萧菁菁昂着头摇了一下头:“四爷说不管,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怎么会不管,宁哥儿再怎么也姓纪,还有顾瑶,菁儿惦记着。”就是秦王那里他也要找,纪尧温和的笑道。

四爷骗她,萧菁菁想着,不说话。

“为夫会派人去,弄清纪宁是不是在秦王认地,被秦王发现了。”纪尧也需要确定。

萧菁菁点头。

她也是,猜想只是猜想。

“宁哥儿应该不想让人找到,但事情无绝对,秦王要是一直没有找到宁哥儿,会来找我,可是没有。”纪尧转而又道。

萧菁菁再次点头。

“周安也没和宁哥儿一起,想不到还能在哪里找宁哥儿,为夫找秦王,秦王肯定会要点什么,等到弄清楚,为夫再告诉菁儿,菁儿决定如何,秦王是不会放过顾瑶和宁哥儿的,菁儿要做好准备,他们真的不在了。”

“我知道。”

萧菁菁道。

她把兰花和信送去秦王府,让四爷派人去,就是想让顾瑶纪宁被抓住。

弥补前世没有做到的。

“这就好,菁儿。”

纪尧再度碰了她的额头,用他的额头,萧菁菁不动。

“四爷,那个少女,你遇到的还有大姐姐那里的。”萧菁菁忽然提起那个少女,她也是想到姑母。

“恐怕死了,还有大姐姐那里。”

纪尧太了解长公主了,大姐姐会听长公主的,而且大姐姐这个人他也知道,听到菁儿的问话,他抓紧她的手把玩。

菁儿怎么问起这个,还以为菁儿忘了,不会再提,他都忘了。

菁儿问起,才想到,一想就知道结果。

“死了。”萧菁菁听了四爷的话,念了一遍,纪尧不想和菁儿多聊别的人,还是少女什么的。

“四爷怎么知道。”这在问。

“还用说吗,菁儿。”纪尧一下子抱住菁儿,在她的额头,脸颊还有几处地方轻轻落下一吻,萧菁菁承受着,没有心再去想别的人,只是想着那个少女死了,虽然不可能再找四爷,可是就这样死,说来也怪自己。

纪尧又想和菁儿亲热了,就像那晚一样,他亲个不停,就是不愿放开怀里的宝贝,那晚前他还不会总想。

那晚后就像是开了闸门一样,一下子就忍不了多久,忍受不了,抱着菁儿就想。

闻着菁儿身上的淡淡馨香也想,听着菁儿说话,看着菁儿的样子,更是想搂不放手。

他的怀抱还有吻变得有力度起来。

萧菁菁发现了,她也想四爷,明明不该,可是真的想四爷。

四爷落下的吻还有有力的怀抱,令她欲罢不能。

两人抱在一起,只是时间还早,四爷回来不久,他们只是让人下去,私下说话,不可能,再是想,他们也只能亲一亲,还没有用晚膳,赵嬷嬷还去小厨房了。

没有一会,赵嬷嬷就过来了,带着人,还有小厨房的人进来,送上晚膳还有说话,打扰了一切。

打扰一断,纪尧呼吸变了,萧菁菁也是,两人难舍难分,舍不得,好不容易分开,对视,一笑。

“晚上再说。”

“好。”

两人说话,坐好,不过还是拉着手,赵嬷嬷等人见到,摆好晚膳,一直到入睡,纪尧和菁儿都是时不时四目相对,传递着想念,还有情意。

不知道赵嬷嬷等看到没有,纪尧和萧菁菁眼神交流着,眼中都是彼此,一时都忘了其它,顾不上。

赵嬷嬷几人看到,为四爷和郡主的浓情蜜情怔了下,好像前一晚开始的。

四爷和郡主在一起了,赵嬷嬷能看出点什么,四爷和郡主的床榻是她带人整理的,还有要了水。

她想着,训了看出来的人几句。

七巧几人都习惯赵嬷嬷的训斥,纪尧起来的时候,出了竹园不远,叫了人去秦王府,同时暗底下查秦王府的动静。

侍卫去了。

纪尧站着,不理小厮。

萧菁菁醒来晌午了。

她最近一段忙着府里的事,起得早,终于不用早起,就睡得晚了点。

睁开眼,整个人很舒服,休息好了就是这样,有了身子,有时很好睡,有时不好睡。

总睡不着,要很长时间,她都默默的,不打扰四爷。

没有人发觉。

赵嬷嬷一直热着吃食,郡主一醒,就让人服侍郡主洗漱,她安排小厨房热好早膳,送过来,陪郡主用。

郡主昨晚累了,想着四爷和郡主要的水,这,她摇头,恩爱好,恩爱妙。

都烂在心里,她还是轻轻问了郡主。

萧菁菁脸红,抬头,对上赵嬷嬷的视线,摇了一下头。

赵嬷嬷明白过来,不再问,郡主脸都红成这样,该知道的,都了然于胸了。

萧菁菁过了会,赵嬷嬷没再问脸才好点。

亏得赵嬷嬷让人下去,只她服侍她,没有人,不然更难堪,萧菁菁不再红脸,赵嬷嬷笑着。

萧菁菁用完,想着四爷,一问,四爷在府里,她和赵嬷嬷说了长公主脚伤了的事。

赵嬷嬷在心里直骂长公主,怎么不摔断腿。

面上没有说什么:“郡主,长公主殿下还是要防着。”很想破口大骂的,郡主有身子,还有小公子,听了不好。

她忍了。

“嗯。”萧菁菁颔首。

“老夫人不是问吗,郡主,要不要和老夫人说下。”赵嬷嬷继续问了郡主,萧菁菁当然想,她起来。

赵嬷嬷跟着郡主,叫人送水进来,服侍郡主净了手,和郡主一起出去,郡主没有去找四爷,叫了紫嫣去,和四爷说一声,她一会回来,去了宜园。

赵嬷嬷看出郡主是去和老夫人说,一路上,她又部顾郡主,萧菁菁把和四爷说的都和赵嬷嬷说了。

七巧冬菱带人隔得稍远,没有靠太近,听得不清楚。

萧菁菁和赵嬷嬷说完,主要是纪宁的事。

赵嬷嬷连点了几次头,她的想法也是,秦王那里要派人去,萧菁菁笑笑,纪老夫人在喂猫。

小奶猫,老四媳妇进来,她就吩咐抱走。

叫了四媳妇坐,老四不是在府里,怎么没一起来,老四媳妇不和老四一起。

萧菁菁直接说了。

纪老夫人听了长公主的事,她叹口气,说起别的,萧菁菁也说。

和婆婆说完,她回去,找四爷。

纪尧看书的同时等她,听到声音,抬头,看到她,伸出手,萧菁菁过去,握住四爷的手,两人坐在一起看,所有人退出去。

*

秦王府,秦王要出门,纪府派人来了。

他站在门口。

“殿下。”

公公不在,管家看着殿下,又看了眼不远处纪府来的人,正等着,纪府只来了一个人,一个侍卫。

就来找秦王殿下,问殿下那位纪公子有没有找到,侍卫站在旁边,纪府来的人在不远处,在门口碰到了。

“纪府的人来找本王是为了。”秦王开口,没说完。

“殿下一定是为了那位纪公子。”

管家说,仔细打量殿下。

秦王神色一变。

管家不敢再看,小声的:“殿下,纪公子的事,纪太傅不知道是否知道,还是猜到,才会派人来。”

“之前一直没有派人,本王也没有找他,他没有找到纪宁,就来找本王。”

秦王冷着声音。

“殿下,那怎么做?”

管家问。

“就说没找到,本王还在找。”秦王说,想到纪宁:“有没有照本王说的做?”

“已经做了,殿下。”

管家回答。

秦王不再说,翻身上马,有侍卫拉着马站着,管家见状,到了不远处,找了纪府来的人,说了。

纪府来的侍卫看不出相不相信。

秦王骑马带着侍卫走了,管家看着,纪府的侍卫也是。

管家回了府里,在纪府的侍卫走后。

他想去看下,又没有。

殿下不在,殿下没有交给他管,不能让人发现。

*

纪尧没有得到消息,私底派的人也没有找到宁哥儿,也没有急,和菁儿说了一下。

萧菁菁知道四爷在找就行了。

四爷的话后没几天。

一道旨意传出宫来,长公主和驸马将回南边。

姑母的脚好后就要去南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