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强自忍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开口。

赵嬷嬷:“郡主,老奴这下安心放心,宫里总算是下了旨意了,让长公主和驸马去南边,没有再拖,先前拖着,谁也不安心,看来陛下还有太后娘娘不会再动容,都不再纵着长公主,这才是大事,长公主的脚伤没有完全好就下了旨,这是催着长公主快点离开,不管怎么样,长公主没有什么资格再留在京城了吧。”

萧菁菁点头。

“最好是快点离京,脚一好就离开,这样才好,大家都好看,这是长公主的下场,看她还能如何,能不能在南边控制京城的事,后悔也活该,出了京,什么都远了,想回京都不容易,再是长公主,也要陛下下旨,陛下和长公主眼看就有心结,郡主,现在就算长公主再做什么,陛下和太后也下了旨了,大家都知道他们要离京的,不会更改,除非陛下收回旨意,可会吗,长公主要死差不多,长公主殿下敢死吗,想来一般情况陛下不会收回旨。”

赵嬷嬷接着又道。

“嗯。”

萧菁菁再次点头。

“老奴是不相信长公主敢死的,唯一就是不知道使何种手段,大家知道长公主和驸马要回南边,不知道会怎么想,会不会有所猜测,猜到什么,应该不会,只是知道长公主脚扭了,皇上也是防着长公主不走才这么快下旨吧。”

赵嬷嬷最后道。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又说了什么,萧菁菁都是点着头。

“长公主以为自己是谁?”赵嬷嬷忽然想到什么,不高兴的,望着郡主:“郡主,你说是吧?哼。”

“嬷嬷,对,姑母总是觉得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萧菁菁淡淡的回应嬷嬷的话。

“对,对,郡主说得对,长公主觉得所有人都得听她的。”赵嬷嬷猛的点头,连点了几次头,笑着,带着嘲弄意味的,说了她的想法还有意思。

和郡主的意思大体一样。

“恐怕不少人高兴,长公主这一走,一离京。”紧跟着赵嬷嬷又道。

萧菁菁也能想到,轻轻应了应。

“长公主离京,肯定也有不高兴的,必竟长公主殿下还是很厉害的,面对这些,长公主别再想七想八最好。”

赵嬷嬷开口。

萧菁菁:“想来不会。”

“郡主,长公主可不是郡主,老夫人知道多半高兴,要不是四爷,长公主不会回南边,行了,郡主,等的旨意等到了。”

赵嬷嬷说着说着,安抚郡主,提起四爷的好,还有老夫人,宫里的旨意。

萧菁菁微微笑。

赵嬷嬷看着郡主的笑,心情好,脸上也多笑,陛下的旨意,真的是来得太好,让她格外的满意。

萧菁菁看出来了。

*

这一道旨意落下,赵嬷嬷是开心,其它各府第一次知道长公主脚扭伤了,怎么没有听说?

长公主殿下是何时扭伤脚的?怎么扭到脚的?为什么没有听说,陛下也没有表示,还有太后娘娘。

她们疑惑,同时,想到宫中的旨意,陛下突然让长公主殿下和驸马回去南边。

是为什么?是长公主殿下想回去还是宫里?她们想着,想问一下长公主,也有乱猜的。

都没有猜到点子,因为知道太少,只能问还有让人打听,长公主殿下扭伤脚也不知道是怎么扭的。

现在长公主殿下脚还没好吧,旨意就下来。

男人们不太关注长公主殿下是不是扭伤了脚,关注的是陛下的态度还有让长公主殿下以及驸马回南边是为什么。

这么急的。

是纪太傅去了南边,收拾了那些人,南边安定了,水患也治理了,陛下想让长公主殿下过去坐镇?难道陛下早有打算?长公主殿下和陛下说好了?陛下不是派了新的官员去,此时南边算是最清明还有没有龌龊的。

有龌龊的一早就被陛下收拾了,陛下的心思——

还有长公主殿下,驸马回南边是怎么回事。

“要不要让人看看。”有人觉得要不要派人看一下,南边很重要,有人决定和上面说一下。

太子殿下还有秦王殿下不知道知道不知道长公主殿下驸马回南边是为了什么。

他们想要问一下太子殿下和秦王殿下。

也有打算入宫后,打听的,看下有没有消息,也有想在陛下的面前,问一问。

也许能知道,陛下会告诉他们。

各府夫人也想弄清楚,长公主殿下回南边,什么时候再回京,还会不会回京,还有别的事,想去长公主府看长公主殿下,顺便问和打听。

也有男人让夫人去长公主打听的。

决定了,各府也准备行动了。

暂时没有人入宫,不过等到早朝,明日可能就会有人入宫了,想方设法的打听,长公主的府里。

几个府里的夫人,带着人上了长公主府的大门,长公主府的大门紧闭着。

她们一到就下了马车,发现还有另外的人,远远看了对方一眼,见了礼,看到人,走到一起,说了几句话。

打过招呼,见了礼,知道都是为了长公主蓼下扭伤脚来,大体知道彼此的目的,没有多说。

走到长公主府的大门前,叫人上前拍了门,等了一会,门房从里面打开门,探出一个头来,看了看。

见到门外那么多人,还都不是一般人,坐着马车来,不知道?

他们其中一人一问。

“听说长公主殿下扭伤了脚,来看看。”

来的人为首的一个开口,都点头。

门房看了又看,她们来看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有什么好看的,摇头,没有让开,放她们进去,不敢放进去,不管她们是来做什么。

宫里的旨意一下来,长公主殿下就不高兴,门房不敢开门,看着门外来的人,不停的摇头。

驸马让人来通知他们,世子——

“你们还是请回来,不能进去。”门房想着,两人一起道,来的几位夫人,脸色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进,不知道为什么被拦着:“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我们是来看长公主殿下的,你们不让我们进去,就不怕我们告诉长公主殿下,而且没有这样的,长公主殿下要是知道我们来,被拦住,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没有说。

“几位夫人还是请回吧,我们不能放你们进去。”

门房还是道。

“你们,为什么?”几位夫人更不高兴,更不满了,都好说歹说了,想推门进去。

可是不行。

门房一下关上了门,没有再说,也没有再探头看,几位夫人站在原地,身后跟着人,想要说什么。

几位夫人打断她们的话。

她们很想再叫门,或让人直接进去,可是想着她们是来看长公主殿下,不是为了别的,她们要是硬进去,指不定怎么样。

长公主殿下说不定会不高兴,她们可想得罪长公主殿下。

该怎么做,等着不是办法,不可能一直等下去,等长公主殿下出来,长公主殿下要是一直不出来?

不等回去,可万一长公主殿下出来了。

到时候就能见到,问长公主殿下一些事,她们迟疑起来。

慢慢,有位夫人想回去。

长公主殿下可能是不想见人,其余的也想离开。

她们站着,相视一眼,大家都是一样的想法,还有心思,转身走了,明天再来。

长公主殿下还不会马上离京。

不必非要今天,这个时候见,虽然这时更好,长公主殿下也能知道她们的诚意,不过算了。

明天她们再来吧,也可以用时间看看。

今天可能是有事,长公主殿下不会一直不见人。

也有人觉得长公主蓼下是不是不想回南边,不然为何不见人,看门房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还能是什么,不久前宫里的旨意刚下,长公主殿下可能真的是接到旨意才不高兴?

长公主和驸马不想回南边,出于一些她们不知道的,陛下和太后定了。

长公主殿下知道或不知道,能猜想的地方太多了,她们无法确定,反正就是

陛下和太后娘娘和长公主殿下之间有什么,一切是陛下的意思。

是吗?

是这样吗?她们离开前再一次对视。

长公主府里。

长公主站着的地上,一地上的碎片还有流得满地的茶水以及花瓣,满地都是碎掉还有踢掉的东西,屋子里再没有完好的,宫人们一个个都伏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屏住呼吸,什么也不敢做。

也不敢出声。

宫人的脚下,也是踢倒的矮几还有椅子,细颈长瓶的碎片,长公主面前跪着的两个宫人还有一个婆子。

她们身上还有抽过的鞭痕,身上的外衣都被抽破了,露出里衣,整个人可以说是贴着地面,发丝更是凌乱,脸上有伤口,红肿着,虽然伤口小,却有血,她们却丝毫不敢说什么。

就像不痛一样,一动不动的跪着,她们都怕再让长公主殿下生气了。

长公主气疯了,皇弟还有母后居然下了旨,她还以为暂时不会,放松了警惕。

就在她以为不可能的时候,皇弟还有母后不管她是不是还扭伤了脚,脚是不是好了,下了旨。

驸马说她的方法可能没用,她还反驳。

世子也和她说过。

她气得不行,尤其是还在驸马和烨哥儿面前没脸,她还没有想出别的方法,以为皇弟和母后还是在意她的。

这是打她的脸。

她又被打脸,还是母后和皇弟。

皇弟安排太医来就是放松她的警惕吧。

一定是的。

然后默不作声的下旨。

她知道也晚了,不能不去南边,各府都知道,她再想办法也留不下来,怎么叫她不气,不恨,不怒。

长公主只记得听完旨意,她只想发怒,让人取来鞭子,手握着鞭子抽了很多人。

不管她们是谁,想什么。

有没有人劝,还有说。

她踮着脚站着,她的脚好了。

只有一点轻微不适了。

站累了,她就坐着,让人上前给她抽鞭子。

驸马这时上前,拦下了长公主的手。

“公主殿下好了。”

卫烨也上前,不过没说话:“不要再这样了,你已经做了很多。”

“你敢拦我!”

长公主一把推开驸马:“你在笑本公主,本公主知道,本公主被人骗了,皇弟还有母后骗本公主,本公主很气。”

“娘。”

卫烨道,也伸出手去。

“不要说话。”

长公主陡的截住卫烨的话,盯着他,卫烨张了一下嘴,长公主没有再看,又抽起鞭子来,宫人还有婆子一声不吭,强自忍受。

驸马还有世子爷劝说都没有一点用,长公主殿下不会收手的。

*

宫里。

“旨意下了。”太后摸了宝珠。

宝珠倚着太后。

------题外话------

今天去烫头发了,花了一千,望天,回来晚上了,所以,写得不多,还想买彩妆,让朋友一算,要四千五,想死,还想买珍珠项连,可是没钱,啊啊,要努力挣钱,一会再写点,明天更,明天老公家有人过生日,要去吃饭,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