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事后再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你给朕小心一点,别惹人注意了,到时候朕暴露!。”熙和帝接着又说。

“陛下,老奴知道的。”

总管公公扫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还有陛下,他和陛下站的这个位置离纪府有点远,也没有什么人,他和陛下一路走来,都得像平常人一样,就是有人注意到也不会怀疑,除非认出陛下来,因此还是要小心,尤其是在纪府外面。

“陛下是等一下入纪府还是?”总管公公接着又问陛下:“现在秦王殿下在,纪家几位老爷都去了。”

“宫里的人还没有到?”熙和帝沉着脸,问起别的,看了看,没有看到宫里来的人,纪府也不像是接到旨意的样,目光又落在远处的纪家三人还有秦王的马车上,带着威严。

“好像还没有,陛下。”

总管公公小声的。

陛下是打算等一下?还是觉得宫里没来人,不好做什么。

“好了,叫朕老爷就行,不对,叫我老爷,才多久没有出宫,忘了?朕居然也被你弄得混乱了,一连自称朕,好在一路过来没怎么说话,没人发现。”熙和帝想到他和总管太监的称呼混乱,一会你,我,一会朕的。

出宫就不能用宫里的称呼,不能再叫他陛下,难道是有一阵没出宫,忘了,他和总管太监都是扮成普通人,当然要像普通人一样,用普通人的称呼。

不然让人听到像什么话。

还以为他们是疯子。

更有可能会怀疑他们的身份,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总管太监本就是太监容易叫人起疑。

没有认识的人还好。

“是,陛下,不对,老爷,老奴大意了。”总管公公听了陛下的话,不敢再说,知道自己错了,承认了错误。

他听到陛下自称朕,所以便用了宫中的称呼,他并没有忘了不在宫里,陛下自称朕习惯了,他可不敢随便称呼陛下。

有陛下这句话,他就可以放开了。

“这还差不多,好了。”熙和帝听到他的话,盯着他的表情,嗯了一声,总管公公心头放松,抬起头来。

“朕,我都到了,居然还没有到,不是让他们把朕赐下的送到纪府,都不知道怎么还没到。”熙和帝这时想到派出宫的人还没有到,生气的。

“老爷,可能就要到了,也许是耽误了时间,不然就到了。”

总管公公开口必恭必敬的。

“别让朕多等。”熙和帝又自称了朕,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脸色黑沉,不高兴,背负着双手:“是我。”

“老爷,放心。”总管公公一进入状态,就不会再犯错了,不像陛下。

陛下日积月累的自称朕。

“嗯。”

熙和帝轻嗯,没有再沉着一张脸了,总管公公又提起别的,人虽然没来,可是:“老爷,人随时会来,宫里的人应该也要来了,我们先进纪府吧,老奴去叫人,叫一下纪太傅?”

“再等等。”

熙和帝摇头,没有同意。

总管公公不知道陛下的再等等是什么,是要站在这里等?还是秦王殿下的原因?这样一想,他不由再看过去。

陛下是怕去找纪太傅,其他人也看过来看到了陛下,太过惹眼,想等一下没那么多人?

“我一会离开这里,你再去叫人。”熙和帝忽然说。

总管公公听到陛下的话,正要说什么,发觉秦王殿下坐的马车走了,侍卫簇拥着,纪太傅送着,秦王殿下只送来了贺礼,人在马车里坐着,没有下来,也不进纪府,送了贺礼就走。

秦王殿下和纪府一直不好不坏的,秦王殿下能来就已经很意外,和给面子,纪府想来是送了喜帖,只是秦王殿下来不来谁也不知。

秦王殿下这样送了贺礼就走,也很正常,总管公公回过头来:“老爷,秦王殿下走了。”

熙和帝哪里会没有看到,轻应了。

秦王走了,也好,他也都看见了,心中也转过一个念头。

这样是最好的。

总管公公目送秦王殿下走开,纪家几位还有围观的人另一个府的马上就会过来,回大门口了。

陛下看样子也觉得秦王殿下这样好,他不经意睥了陛下的神情。

“我去那里,你过去找纪永叔吧。”

熙和帝开口,指着前面,往那里走。

“是,老爷,不过还是让老奴陪老爷去,再找纪太傅。”

总管公公想跟上。

被熙和帝的目光制止,让他去,他一个人就可以,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不是在宫里,担心什么?

“老奴会照着老爷的意思。”总管公公还想说,还想追上去,熙和帝沉着脸,摆了一下手,对着他,指向纪府大门。

总管公公只好停下来,望着陛下走开,他转身走向纪府的大门,他也不可能亲自去,走到离纪府大门不远的地方,眼看纪家的人还有围观的过来了,因为纪府大门外有围观的人围着,可以遮挡所有的视线,他要早点去找陛下,他叫了面前不远的一个围观的人,对方显然没有料到回过身来,看到总管公公很不高兴。

“你拍我做什么?”

总管公公没有拿拂尘,很不习惯,让对方跟他到一边去,到一边再说,前面还有围观的人,拦着视线,可以随意说话。

对方一个中年矮小瘦弱的男人,显然不乐意,皱着眉头,冷冷又瞄了总管公公一眼就要转回头。

总管公公拿出一块银子一晃又收起来,尖着嗓子,让对方跟他走。

对方想了想,皱眉,听出总管公公尖利的嗓子,不想去,不过最后为了银子还是跟着总管公公到了一边。

总管公公也不掩饰尖细的嗓子,反正也没有什么人听到,也不会有人报上去,不过是乱猜。

普通人一时也想不到哪里,面前的人就是普通人,目的是为了银子,他也打算用银子收买。

“你找我来是?”对方不想浪费时间,到了后,直接问。

“你。”总管公公环视一圈,没人靠近,看见,更没有人来,他尖着嗓子,不知道吩咐了什么。

对方听了,眉头皱得更紧,黑瘦的脸想问什么。

“不要问。”

总管公公不让他问,只让他做,按着他说的做,就可以得到刚才的银子,对方答应了,他看着对方走回去,到了前面,往纪家几位走去。

他站在原地一直盯着。

秦王的马车走后。

纪尧和大哥二哥三哥一起回了大门口,还有围观的人,马车上下来的人,回到大门口。

围观的人还有马车上下来的想弄清楚秦王殿下说了什么,望过来,纪大老爷纪二老爷发现,目光落在四弟身上。

“四弟到底?”

纪二老爷走得慢,到了四弟的身边,小声的轻轻问。

纪尧看向二哥,大哥三哥,不止是二哥,所有人都还想知道,他摇了一下头,没有多说,这种时候不好说。

也不可能细说清楚,修长有力的手转着另一只手上的玉板指,他漫不经心的:“没有二哥,你觉得会有什么。”

“真的?四弟要是有事,不要瞒着。”

纪二老爷又问。

“二哥,你想一下就知道,无非就是请秦王殿下入府,还有宁哥儿的事。”纪尧还是提了一点,睥了下大哥,对上二哥的视线,轻轻的,但没有再说下去:“有些不好说,事后再说吧,二哥,现在人太多,都在门口,到时候我们再说下。”

“好。”

纪二老爷也明白,四弟说了几句,他听出四弟的意思,宁哥儿,宁哥儿,看来和宁哥儿有关,他也发觉了四弟看向大哥的视线,大哥想来没有听到,今天是大哥的大日子。

就不要说些来打扰,特别是宁哥儿的,四弟想事后空了再讨论,再说,四弟既然这样说,想来和秦王不是大问题。

他们听到的也不算太要紧,不然四弟已经说了。

何况秦王殿下不是太子殿下,也不必那么着急,嗯,秦王一来就走,也可能不是生气,是身份原因。

纪府一向是太子的人。

“听你的,四弟,事后再谈,我和大哥三弟说声。”纪二老爷接着道。

“嗯。”纪尧嗯了下,没有再说,纪二老爷朝着大哥三哥走过去,走到大哥还有三弟的身边,围观的还有马车里下来的人盯着。

纪大老爷纪三老爷不开口,老二想来从老四那里听到了什么,他们等着。

没有在意别的人。

纪二老爷对大哥三弟说了几句,四弟说的他都说了,只有宁哥儿的事没说,纪大老爷颔首,纪三老爷觉得应该还有什么,不过没有问。

纪二老爷说完,不再说,感觉到围观的人还有马车下来的人的视线,忽然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他看过去,这个人?

他想要问,男人走到四弟的面前,这个人是谁,找四弟做什么?他有些疑惑。

不仅他看到,也有人看到了。

都看着这个男人,想知道是谁,为什么到纪四爷面前,有什么事吗。

纪大老爷纪三老爷也是。

纪尧站着。

“纪四爷?”男人到了近前,看着眼前的这位爷。

纪尧:“我是,你是谁。”对方知道他是谁,看来是有人派来的,只是会是谁。

“有人找你。”男人说。

“找我,谁?”纪尧一听,看着他,往他的后面看了眼,什么也没有看到,男人转过身来,往后面看了一眼,纪尧也再次看过去,皱眉。]

“让你来的人在后面是不是?”

“对方让你过去一下,有话和你说,请纪四爷不要告诉人,不要让人看到。”男人又说,没有多说。

“可以,不过对方有没有说是谁,为什么要见我。”纪尧隐隐猜出了什么,从眼前男人的话中猜出不少。

对方好像也没有想要隐瞒。

“对方声音很尖细,让我告诉他家老爷要找。”男人又道。

“老爷。”

纪尧知道在这里问没有用,他准备去见一下,而且要是没有错,他必须去一趟,就是不知道那位何时来的。

怎么会来。

“是。”男人点头。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看下,你等一下带路。”纪尧没再问下去,开了口。

男人不说话,低下头。

他知道都在看他。

纪尧走向大哥二哥三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纪大老爷纪二老爷纪三老爷一起问。

“有点事,我去看下,大哥二哥三哥你们忙吧,再说。”纪尧道。

“好。”纪大老爷三人仔细打量了下四弟还有那个男人,没问什么,只是目光有些深,这种时候能问到什么,他们相信四弟,点了头,同意了。

纪尧转过身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