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没有猜错/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大哥二哥三哥会处理。

他到了那个男人面前,让那个男人带路。

男人低着头就要往外。

纪尧刚走了几步。

“皇上有谕。”

就在这时,有马蹄声传来,有人来了,很快,马上的人下马来,宫里来人,御前侍卫送来了皇上的口谕,后来的公公带来了宫中的赏赐。

陛下的赏赐,赏给纪府的,以示恩宠。

在场的人都跪下了。

御前的侍卫看在眼里,和公公对视,收回视线,宣了皇上的口谕,公公上前来,捧着宫里的赏赐,纪大老爷纪二老爷纪三老爷不敢怠慢,立刻行礼,谢了恩,亲自上前,接住宫中的赏赐。

赏赐口谕中说得很明白,没有打开,纪大老爷事给了身边的侍卫捧着,公公和御前侍卫没有说什么,他们送来了陛下的赏赐还有口谕,也该回宫了。

所有人在皇上的口谕下行了礼,起身,望着侍卫还有公公。

公公面无表情,侍卫也没有说什么,向纪大老爷三人点过了头,看到这边的纪太傅,也点了头。

他们方才都没有看到纪太傅,还以为纪太傅不在。

纪尧一直站在这边,没有走,没有说话。

所有人注意力在宫里来人后,都到了宫里来的人身上,现在才又想到,纪尧对上宫中来的御前侍卫还有公公一眼,相互点头,没有交谈。

矮小的男人很想躲起来,不过还是没有,好奇的打量着宫里来的人,这就是宫里来的人。

他缩着身子和围观的人一样。

没有人理会,也没有人注意他。

“纪太傅,我们告退了。”御前侍卫和公公又说了一声,纪尧点头,御前侍卫得了纪太傅点头,翻身上马,

他们离开了纪府,回了宫里。

纪尧一直注视。

纪大老爷纪二老爷纪三老爷还有围观的和马车里下来的也都目送着,过了一会看不到了,宫里来的人都走远了,才又慢慢回神。

有人望向纪尧。

纪尧还是那样,早他们一点回神。

“四弟。”纪大老爷三人开口。

纪尧:“大哥二哥三哥。”

纪大老爷纪二老爷纪三老爷不再说话,视线瞄到那个中年男人,纪尧则是看了看宫里赐下来的东西。

纪大老爷三人也看着,皇上赏赐的,府里应该也得到消息了,没想到皇上会赏赐下来东西,赏下的都是和往常一样,主要是一个意思。

“陛下恩典,赏赐了东西,送进府里,娘也要知道。”纪尧说。

“大哥会的。”

纪大老爷明白老四的意思,纪二老爷纪三老爷也明白,想问老四何时去,又没有,纪尧见状,转向那个男人。

“走。”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要是那位的话,为什么又赏下东西,他不想再耽搁了。

矮个的中年男人重重点头,诚惶诚恐的低着头。

围观的还有马车里下来的凝着。

“我走了。”

纪尧向大哥二哥三哥又说了声,纪大老爷三人没开口,纪尧带着那个男人真的走了,穿过围观的人。

男人很怕,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围观的人见到,不由分开留出一条路,但都看着,马车里下来的也是,纪大老爷三人同样。

纪尧和男人一起穿过围观的人,没有在意,更没有回头,到了外面,纪尧问了一句什么,男人指了一个方向,他抬头,顺着男人指着方向,走过去,没有看到人,不过也没有在乎。

男人小跑着,跟着纪四爷,跑着跑着,他抬起头来,纪尧睥他一眼,这些都让围观的人还有纪大老爷等看到。

四弟去的方向好像是府里的后门,他们对视后,围观的人还有马车下来的想跟上去,纪大老爷发现了,递了个眼神给二弟三弟,拦住围观的人还有马车上下来的人。

不让他们追上老四。

还有跟过去。

纪二老爷纪三老爷得到大哥的示意,他们走上前,和马车下来的人说话,让侍卫围在周围,不让围观的跑去。

围观的人想追去,去不了,马车上下来的人面对纪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也不好说什么。

纪大老爷看不到四弟的人放松了下来。

纪尧离开了大门,看不到大门,还是没有看到人,正要问,男人停了下来,指着前面:“纪四爷。”

纪尧看过去,看到了人。

眯了一下眼,是总管公公,看来来的真的是那位,见到总管公公,他确认了。

男人一下抬头一下低头的,很想要银子,他把人带来了,银子呢,很想问总管公公。

纪尧没有注意男人的表情,男人不甘心。

“真的是你。”纪尧道,他还想过会不会是别人,虽然总管公公的样子变了,不过还是认得出来。

他想到陛下常出宫,微服私访。

“呵呵,纪太傅。”

总管公公走了过来,笑了笑,开了口,总管公公在用银子收买了男人去找纪太傅后,就过来找陛下了,

陛下等着他。

他告诉陛下,纪太傅一会就过来,果然纪太傅来得很快。

他怕陛下多等,出来看下,就看到纪太傅,陛下还在那边。

他上前,到了纪太傅的身前,尖着嗓子:“纪四爷。”

陛下不知怎么想到秦王殿下大婚的事,在他过来后,突然问了起来,问了下日子,得知是这个月,问起来秦王殿下怎么不准备,还有空出来,他无语,秦王殿下也是有事才出来,陛下忙起来看来又忘了。

前几日陛下不是才问过礼部,秦王殿下的成亲的日子是多久,得知这个月,意外不已,又问秦王殿下大婚准备得如何。

礼部回答准备好了,陛下询问了好几样,稍满意,提了什么,加了一些东西。

薜家那位姑娘,陛下也问过,怎么样,是在绣嫁妆还是怎么,得知在绣嫁妆,很是高兴,为秦王殿下高兴。

陛下问秦王殿下怎么不准备。

秦王殿下需要准备什么?府里有人打理,大婚由礼部来办,一应都是礼部准备操办,秦王殿下到时候亲迎就是。

到了时候就去薜家,薜家的姑娘才该准备,嫁入秦王府,成了秦王妃,和秦王殿下一起入宫。

他回答了陛下,陛下才没问。

“老爷等着纪四爷。”

总管公公紧跟着说。

“好,请带路。”纪尧不知道该怎么唤,没有唤,直接道,总管公公笑起来,伸出手来。

纪尧点头。

总管公公正要走,忽然想起什么,还没有办,停下步子,回过头来。

与此同时,男人终于抬起了头,叫了总管公公一声:“喂,你,银子,你还没有给我,你答应我的。”

他一边望着总管公公一边望着纪尧,猜测着总管公公的身份,当着纪太傅的面,他可不敢说什么。

但为了银子,还是鼓足了勇气,追上两步。

“放心,少不了你,说好的就不会不给你,你担心什么,不过是没有想起来,好了,给你,你拿着,怎么样、行了吧?”总管公公不用他说,就想起来了,听到对方的话,不高兴的上前,到了男人面前,掏出争郛来,一下子丢到男人的手上,哼。

以为他会骗他?不给他?他沉着声音,不悦的,他是什么人,会少了银子?

一块银子而已,别说一块,十块,都没什么,他让他拿好了,别丢了,到时候又找他,答应的他就会做到。

“是,是,是。”

男人见丢过来的银子,飞快的接住,抱住,怕掉了,捡不起来,像抱着宝贝一样,顾不上别的,一下子放到嘴里咬了咬,咬了几次,笑起来,非常高兴,畏缩的,他只是马夫,凭白得了一块银子,可是好事。

他咬过,知道是真的,抬起头来,一连点头,连说了几个是字,还等说什么。

“好了,你咬什么,看你的样,哪里会是假的,我的东西,不用说了,你可以走了,不要再过来,就当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有来过,明白吗,不然小心你的命。”

总管公公不以为然不屑的说了几句,威胁起来。

冷着声音,那个样子看着很可怕。

“啊。”

男人吓到,啊了一声,脸发白。

总管公公又威胁了几句,都是挑最吓人的说,男人想着自己办的事,神秘得很,也怕命丢了。

紧紧抓着银子,舍不得放下,张着嘴,点头,真的怕丢了命,他是给主子驾车的,可见过不少事。

还有后宅以及一些外面的事,他的命可不值钱,要留着。

纪尧一直注视,不开口,看到总管公公给了银子,并不意外,听到总管公公的威胁,也觉得正常,就是总管公公不说,他也会。

“明白了没有?”

总管公公最后又警告威胁的。

“知道了,知道。”

男人用力点头,显然明白了。

总管公公也是看出来,他见过太多,一看就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知道,不再说,挥手,男人一转身就跑。

跑离开这里。

连大门口也不回去了,躲一躲再回去。

总管公公回头。

纪尧示意。

“纪太傅请。”总管公公道,笑了笑。

纪尧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