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揪着头发/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公想开口,对上陛下冰冷的目光,不敢说什么,追上去几步:“殿下,殿下不知道,纪大公子受不住刑昏死了,顾姨娘吓得昏过去了。”他望着殿下,殿下打算去做什么、只是看还是有别的动作?

“那就弄醒。”

秦王脚步一顿,冰冷看着他。

公公张了一下嘴,闭上:“是。”应了一声。

“本王不信弄不醒了,受不住刑昏过去,顾瑶是吓到还是心疼,竟然也昏过去了。”

秦王冷冷的。

“殿下,老奴让人去弄醒,殿下过去就能见到,顾姨娘很怕,是吓昏过去的。”公公不敢说顾姨娘是心疼纪宁。

秦王不说话,公公赶紧对着身后叫了侍卫,书房外面有侍卫守着,走了过来,望着公公和殿下行了一礼。

“你去。”

公公看了眼殿下,吩咐了侍卫,侍卫应了是,见殿下没有吩咐,恭敬的退开。

侍卫去得很快。

公公回头:“殿下。”

“走吧,本王慢慢过去。”秦王开了口,背负着双手往前走,公公连应了两声,跟上殿下。

一边跟着殿下一边:“殿下,再这样用刑下去,纪大公子可能会死了,就算不死也会废掉,纪大公子一直被用刑。”

“那就死。”

秦王头也不回:“本王不在意,是死是活都要在本王的手里。”

公公也是这个意思,不过是多一句话的问题,问一下殿下,也更放心,不过:“殿下要想一直动刑?”

“你说呢。”秦王开口。

“纪府那边,殿下有没有?”公公哪里还会不知道,又问殿下。

“本王去了纪府,问了纪太傅,本王很失望,纪太傅没有答应本王,明明是他自己说的。”还试探本王,不相信本王,秦王知道他的意思,他再次转过头来,沉着声音。

他以为纪府不会硬和他作对,至少有意和他的关系缓和,不然纪永叔也不会派人来告诉他纪宁和顾瑶的事。

虽然这让他恼怒,他想试一下纪府的态度,去了纪府,挑了贺礼,没有进去,等到纪永叔出现。

他说的话都是试探,纪永叔的态度却令他不满,明明自己承诺会处置纪宁,他提出来后不答应,要他把纪宁交出来才愿意处置。

明显是推脱,想知道纪宁是不是在他手里,他怎么能高兴。

纪永叔居然试探他。

“只要他愿意处理纪宁,本王可以枉开一面,大度一回,可是纪永叔不愿意,看来是要和本王硬磕了,本王怎么可能把纪宁放回去,要是纪府变了态度,本王到时候后悔也迟了。”

秦王最后沉着声音继续,他不喜欢被人试探,纪永叔当着他的面,试探他,一开始他还没有察觉,他没想到纪永叔敢,他竟然中了他的计,可以说承认了纪宁在他手里。

纪永叔太过狡猾,他知道纵是否认,纪永叔也不会相信。

说不定会做什么。

这是他最生气的。

“那殿下告诉纪太傅纪大公子的事吗,有没有和纪太傅说?”公公紧跟着问,殿下说过不想有人知道那位纪大公子在府里,殿下会说吗。

殿下要是说了,纪太傅不会就这样的。

“本王说过不会让人知道!本王是一时大意,但只这一次。”秦王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

公公明白了。

殿下没有说,所以太傅大人没有答应殿下,殿下想要的,纪太傅不愿意,还试探殿下,试探出来了,殿下太过大意,殿下因此格外生气,他大抵都懂了。

“殿下,老奴懂了。”

“他以为本王会让他找到人!”秦王声音更沉,没有看公公,像是对谁说,公公听在耳中,不由自的。

“殿下,说不定把纪大公子送回去,纪太傅真的会处理了纪大公子。”公公同样只是一说。

“不要再说,本王要亲自动手,原本是想纪府要是答应本王,本王可以完全不用顾忌什么,一个被逐出纪家的人还需要顾忌什么。”

“现在本王也不打算再顾忌。”之前他觉得纪府总归有纪永叔,没有让纪宁死,秦王再次想,也道。

“殿下想开就好。”

公公不多说:“顾姨娘还要用刑吗,殿下。”

“本王何时说过不用?”秦王说了。

公公低下头去。

秦王步子加快,回过头去,再也不停,步子迈得很大,公公也甩着拂尘,快速的追着殿下,跟在殿下的身后,一路去。

侍卫想来到了,肯定说了殿下要去看的事,那些人会动作,纪大公子还有顾姨娘想来也该醒了。

不管他们昏迷得多厉害,多沉,都有办法把他们弄醒。

只要想,都有办法,直接泼冷水,用盐水泼下去,还有扇耳光,以及用刑,让他们痛醒过来。

他能想到纪大公子还有顾姨娘此时的样子,还有下场,反正不会好就是,特别是纪大公子入府,被抓到,用的刑可不是一般的。

不久。

到了地方了,这里是秦王府的一角,专门动刑的地方,还有关人的地方,和顾姨娘住的那处院子比起来,好了不少,不过走进去会发现别有洞天。

“殿下。”

公公走在前面,看了眼,回过身来,退开几步,不敢挡着殿下,望着殿下,秦王面无表情不语。

“老奴先进去看一下,殿下再进去,还是?”

公公又问。

“那么麻烦做什么?本王直接进去。”秦王不看公公,迈步走进去,公公一见之下,立刻也跟了上去,进了里面。

门口有侍卫,侍卫行礼,公公看着,别过头来,殿下没有理会侍卫,他示意了一下,也不理会。

里面——

刑室里面,很阴暗,窗户紧闭,地上都是湿的,还有一股怪味,刑具摆放着,阴森可怖,隐隐有血腥味混合着地上的泥腥,辣椒水的呛味,还有一些散落于地的细细的竹签。

此时的纪宁躺在地上,一身破败,又是泥土又是盐水还有辣椒水的味道,身上还有血迹,血肉模糊,头发全都打成了结,一张脸上也有伤,伤口狰狞,流着血,有些结了疤了,只是上面还有结了的血,整个人动了动,冰冷的水泼了下来。

淋了他一头一脸,让他翻动起来,就像是干死前的鱼,不停的翻动。

两个侍卫站着,一个侍卫站在纪宁的面前,扣着纪宁的下巴,抬着他的头,很用力。

纪宁还是闭着眼晴,他像是要把纪宁的下巴缷掉。

“还是没有醒。”

站着的侍卫,其中一个手中端着空掉的木盆,里面的冷水刚才泼到了纪宁的身上,纪宁全身都湿了,头发更是打结,看着像是要死了。

“要是再不醒,就用开水浇。”

站着不动的侍卫道。

另两个侍卫没有说话,显然是赞同的。

“殿下身边的公公派了人来说,殿下要过来看一看,让我们把人弄醒,最好是快点,不要耽搁了。”

站着的侍卫又道,另一个也点头,扣着纪宁下巴的侍卫,又一阵用力,死死扣住纪宁的脖子,拖着他,拖行了几步,纪宁就像死狗一般。

再不复往日的如兰如玉,有人看到也认不出来,这就是京城的如兰公子,纪宁。

侍卫忽然提起了纪宁,把纪宁整个人提了起来,另一只手猛的用力,一下子扇在纪宁的脸上,啪一声响,手一丢,纪宁整个人跌到地上。

啪一声响:“醒来!”

殿下就要来了,还不醒,还不醒!

“殿下要过来,醒了没有?”一个侍卫又问,另一个侍卫:“要是不行,我去端开水过来。”

扣着纪宁的侍卫弯下身去,又抓住纪宁,纪宁的手看得出动过刑,侍卫这次不打算松手了。

一直不停的掐着纪宁的脖子,提起纪宁,让纪宁呼吸不过来,纪宁整个人一颤,死闭着的眼晴睁开了。

纪宁双眼无神。

“醒了。”

侍卫开口,回头,对着两个侍卫,手上一丢,把纪宁丢到地上。

啪一声响,纪宁再次如一条死鱼一样摔到地上,脸都扭曲了,整个人滚了滚,停下来,卷缩着身体,啊啊啊的叫着,痛呼还有牙咬得发出声音。

喉中是声嘶力竭的嘶吼。

另两个侍卫盯着。

放开手的侍卫也退开,退到另两个侍卫身边,一起看着,纪宁又在地上滚了滚,整个人仰躺了起来。

背上还有其它地方又是一痛,他白着脸,像一具死尸无神的望着头顶,不停的扭曲着脸,卷缩着身体啊啊啊的叫,痛呼和嘶吼。

“啊,啊,啊。”

“好了,可以了,我们出去看下殿下来了没有。”三个侍卫这时道。

“顾姨娘那边。”

一个侍卫想到顾姨娘。

“去问下。”

三个侍卫道。

殿下来不止是看这位,还有顾姨娘,顾姨娘那边,想来也差不多了,他们想着,走了出去,当然不会忘记锁门,还有交待门外的人守着,不要大意,出什么事,走到旁边的一间刑室里面,问起门口的侍卫:“怎么样?醒了没有,顾姨娘。”

“你们来了,看来那位是醒了,这位还没。”

门口的侍卫听到声音,转身一看,见到三个侍卫,马上问道。

顾姨娘还没醒,那位醒了?

“已经醒了,怎么还没醒?”三个侍卫,为首的一个回答,又问。

“应该也要醒了。”守门的侍卫盯向里面。

三个侍卫见罢,也上前一步看了进去,一眼看到被押坐在木马上的顾姨娘,整个人被绑着,头发散乱,发臭,脸上青白,痛苦,昏迷过去也能看出整个人很痛苦,脖子全是青白,衣衫破碎,双腿被分开,顾姨娘的双手被夹得血肉模糊成了一团,指甲掉了好几个,地上都是掉落的指甲,上面沾着血,一片血肉,整个人就像是地上也很湿,脸上脂粉未施,老了好几岁。

四周摆放着不少的刑具,不过和另一间的不同,有些用过了。

血腥味和另一间一样,还有泥土和怪味。

侍卫们没有进去,就呆在门口。

没有打扰。

看了看,就退开来了,等着。

“请快一点。”

“知道。”

一个婆子揪着顾瑶的头发,听到声音,看向门口,见到人,知道她们迟了,要加快,她揪着顾瑶的头发发紧,直直的用力,把顾瑶扯得抬起头来。

另一个婆子手上端着冷水,满满的,见状,端着冷水一淋。

冰冷的水淋下来。

浇在顾瑶的身上,她整个人再也没法昏迷了。

都是用的冷水浇。

“咳咳咳!”

顾瑶咳了起来,像是缩起来的虾子,不停的颤抖,咳嗽。

两个婆子。

还是揪着她的头,不让她乱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