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又老又丑/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眼扫过侍卫。

几个侍卫,走出一个侍卫行了一礼,退出去,他们知道殿下的意思。

顾瑶痛呼着,血是从摔到的地上流出来的,弥漫着血腥味,她挣扎着,爬动着,身体和木马一起。

婆子侍卫看着地上的血。

公公也是。

秦王收回目光,也盯着顾瑶,木马压在顾瑶的身上,披头散发,头磕在地上,额头一角有磕碰的红痕,打了结的头发乱成团,破裂开的衣衫又裂开了,比乞丐婆还像乞丐。

她想从木马上下来,爬行着,用力的抓着地面,木马压住了她的腿,腿上也流了血。

“不要。”她抬起头来,望着秦王,手用力,伸着,想像他爬过去。

秦王的所为让顾瑶忘了纪宁没有像她以为一样的死,要是被五马分尸哪里怎么可能还能叫来。

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想抓住秦王。

地上是顾瑶手上滴落的血,秦王嫌脏避开,顾瑶整个人一晃,秦王不愿她碰到他的脚,她忘了想自己是什么样子。

公公用脚拦住顾姨娘再次接近。

殿下就该嫌脏,婆子侍卫看在眼里。

秦王没说什么。

顾瑶面对着公公踩下来的脚,总算想到自己此时的样子,她低头看了眼自己骨瘦如柴,难看的手瘦骨峥峥的手再看一眼身上脏得不成样的衣衫还有打结成团看不出头发的头发。

她猛的摇头,不愿再看,这不是她,她举起双手,不停的摇头,结成团的头发甩动着,这怎么会是她的手,她不会变成这样,她怎么会这样脏?

她能想像得到她现在的样子,她这样脏,秦王怎么会放她出去,怎么会再要她,所以才会找乞丐来满足她。

她一定是看错了,她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一样是出现了幻觉,这不是她的手,不是,绝对不是。

所有人都看着顾瑶举着双手的样子,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殿下,人来了。”不一会,去了隔壁刑室的侍卫拖着像是死狗一样的纪宁走了过来,出现在门口,朝着殿下行了一礼。

婆子和侍卫转过身来,看着。

秦王看出去,公公跟着殿下,顾瑶像是没有感觉到。

“殿下。”

侍卫让开了一下,所有人都看到了后面的纪宁,纪宁不停的翻滚着,啊啊啊的嘶吼,喉中发出野兽一样的声音。

就和一只死狗,野兽相差不多,殿下会怎么对待?就让他在这里看着?

侍卫丢开了纪宁,退到一边,向着殿下:“殿下,人在这里。”纪宁被丢开,抬起头来,披头散发和顾瑶相差不了多久,双目呆滞,无神,比顾瑶还要惨。

在场的人都盯着,纪宁嘴里一直在嘶吼。

“好。”秦王说了一声,目不转晴的看了一眼,顾瑶又爬动了起来,她接受不了自己的样子。

秦王走到纪宁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纪宁,如一条狗一样的纪宁,蹲下身体。

“纪宁。”他阴沉着脸。

纪宁像是没有听到,公公脚步不离半步,同样俯视纪宁,所有人都等待着。

“纪宁。”

秦王又开了口,手点着纪宁的脸,纪宁身体颤拌了一会,无神的眼落在秦王的身上。

顾瑶这时像是回过神来了,猛的转过来,一下子看到纪宁,她很激动,手指着,整个人颤抖。

纪宁,纪宁为什么在这里,纪宁没有死,纪宁来了,秦王找的乞丐也要来了,也要来满足她了。

是不是?她不要,不要,秦王让乞丐来和她一起,来碰她,秦王恨她,纪宁会看到。

她忽然想到纪宁不是被五马分尸了吗,不是死了,为什么还能出现,还能在这里,纪宁死了才对,五马分尸了,她脑中都是纪宁五马分尸的样子,她害怕自己也成了那样。

因此她爬行着,找秦王。

纪宁,她用力指着。

有人看到了,看着殿下,顾姨娘还有纪宁。

公公不语。

秦王没有理会顾瑶,还是盯紧纪宁,纪宁的双眼多了点什么,慢慢的,又变得无神。

“秦,王殿,下。”纪宁开口,声音还没有破损,只是很沙哑,说不出来,沙沙的。

“看来是认出本王了,本王还以为你认不出来,看来没有瞎,本王做的还不够,本王来是为了。”秦王一个字一个字冷冷的。

纪宁张了一下嘴,无声的。

“本王来了,你和顾瑶做的,本王会一一还给你们。”

秦王又道,意味不明,沉着声音。

纪宁仍然是张了张嘴,顾瑶顾不上想为什么纪宁还活着,没有被五马分尸,她爬在地上,身后是拖长的血迹,木马被她摆脱了,她身上被绑只爬了几步,秦王的话——

纪宁不明白秦王要做什么,是什么意思。

旁观的心头一泄。

秦王站了起来,不想再和纪宁说什么,浪费他的口舌,他站直了往里面走了走,脚下就是顾瑶。

顾瑶还在爬,公公在发现纪宁想要起来后,用脚一下子踩在他的手上。

让纪宁吃痛,无法起来。

纪宁吃痛得脸色变了,他在地上打起滚来,侍卫一看到他滚到一边就用脚拦住,踩一下,让他只能不停的打滚。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跑步声传进来,出去找乞丐的侍卫回来了,他冲进来,快速的行了礼,对着殿下:“殿下,属下回来了,人找到了,就在外面。”

秦王背负着双手站在顾瑶面前,背对着侍卫,他听到了声音,但还是没有回头,直到听到侍卫的禀报。

他才回过头来,转过身,凝着侍卫。

侍卫低着头,行着礼,公公也听到了,婆子侍卫顾瑶都看着侍卫,纪宁慢慢抬着头,不让自己打滚。

他们想看看是什么样子的。

“让他们进来,有没有告诉他们要做什么?没有处理过吧。”秦王问侍卫,语气低沉,含着什么。

“没有处理过,殿下没有交待,属下没有做,找到就带来,都是照着殿下要求的找的,属下告诉他们要做什么。”

侍卫回答,都是他猜测的,不知道对不对。

“本王要让他们来满足顾瑶。”秦王说了:“你是不是这样和他们说的。”

“是,殿下。”侍卫发现自己没猜错,应了是。

有人对视,顾瑶后退起来,想逃,想躲起来,想消失不见,纪宁听出了什么,脸色一变,无神的双眼有了光亮。

“让他们进来吧,本王看看。”秦王开始吩咐,侍卫应了声,退出去,到了外面,去带人进来了。

婆子和侍卫让开,想看一看侍卫找来的乞丐,符不符合殿下要的。

公公放下心。

秦王盯着门口。

顾瑶摇头,后退,乞丐,乞丐,不,纪宁不明白,秦王要让乞丐来满足瑶儿?秦王怎么能。

难道真的是他想的意思?秦王要让乞丐和瑶儿一起,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因为他和瑶儿对不起他,他就要让瑶儿和乞丐一起?他不再像一条死狗。

他要救瑶儿,只是他再是想,也做不到。

秦王怎么能这样对瑶儿?秦王折磨他和瑶儿,他不在意,他们应得的,可是怎么能找乞丐来,还是老丑的乞丐。

瑶儿那么美好,怎么能让乞丐碰,怎么能让瑶儿和乞丐睡在一起。

秦王就这样恨瑶儿,宁可让乞丐来污辱瑶儿,瑶儿和乞丐一起过,还能剩下什么。

他都没有和瑶儿真的一起。

秦王真的舍得?

他爬不起来,手被踩着,公公一直踩着他,他身上很痛,想看向瑶儿,瑶儿,瑶儿,他们可以死。

秦王根本不在意纪宁怎么想,还有顾瑶,公公婆子侍卫没有人同情。

侍卫很快带着人进来了。

婆子侍卫等都看向侍卫身后,带进来的人,秦王也是,公公张着嘴,三个乞丐,侍卫身后跟着三个乞丐,低着头,卷缩着身体,好像害怕,不敢抬头,低着对,步子很小,一脸胆怯,恐怕是被吓到了。

头低得很低,有一个带着兴奋,可能是知道要来做什么,公公懒得多看,果然是又老又丑,丑得不行,没有办法看,一身脏兮兮的。

都是臭味,恶臭得不行,散发很远,他捂了一下鼻子,一身的破布口袋,只包住一小半的身体。

主要是重点部位,其它地方都是光着的,全是脏污的,不知道沾的什么。

头发打结得跟泥土差不多,脸上也是一层层的污泥,手也是,反正又瘦又小,没有吃饱的样子。

那种老丑可以说看了就恶心。

和顾姨娘倒是真的配得上。

三个乞丐进来,不敢看人,侍卫叫了一声,让他们行礼,指着殿下,他们才跪在地上,磕头不已。

不敢停,他们见到贵人,贵人。

没有人说话,秦王挥手。

公公知道殿下的意思,是可以。

秦王确实满意,侍卫放下心。

乞丐还在磕着头,婆子侍卫还是看着乞丐,又看向殿下,秦王又看了三个乞丐一会,扫向纪宁,纪宁呆呆看着乞丐,这就是秦王找来的乞丐,找来陪瑶儿?顾瑶没有再爬。

她想吐,她怎么可能和这样的乞丐一起。

秦王收回视线,对上所有的目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