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直接拒绝/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管公公张嘴,陛下!他担心的成了真。

熙和帝没有看他,知道他想说什么,伸出手不让他说,总管公公只能张着嘴,看着陛下在心中想着。

陛下还是没忘顾姨娘,今天去了秦王府外面,还想见顾姨娘。

“朕。”

熙和帝想要说什么,没有说出来,还是伸着手,他还是去休息吧,夜色深了。

“陛下。”总管公公希望陛下说出来,他恭敬的。

“朕还是去歇着了。”熙和帝挥了一下手,总管公公只能带着担心,熙和帝往外面走,总管公公跟着。

*

这晚很快就过去了,而秦王府里,一切如故,没有什么变化。

刑室外面,婆子侍卫依然守着,从昨天到现在,他们都守着,听着里面的动静,里面又开始了,婆子对视一眼,看向一边的侍卫。

侍卫没有什么表情。

侍卫是男的还好,反正也没什么,她们可不是侍卫,不过还是要守着,还要听着里面的声音,好在她们都是老太婆了,和侍卫一起倒没什么。

三个侍卫很少说话,三个婆子站着。

这一晚就没有怎么消停过,三个乞丐在里面,殿下走时交待让三个乞丐留下,陪着顾姨娘还有纪大公子。

不必送走,显然是让三个乞丐继续,殿下是还不消气,都过去一晚,三个乞丐精力还是非常的好。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体力,他们都很意外,不是乞丐吗,顾姨娘都那样,难得他们有力,纪大公子不知道有没有被他们——

里面时不时就一番动静,她们都听厌了,不知道顾姨娘被折腾成什么样了,还有纪大公子,可能伤心欲绝去了吧。

被三个乞丐一起碰着,一晚了还是这样,顾姨娘的样子多半惨不忍睹,纪大公子眼晴可能红得呕掉了。

她们想着三个乞丐想吐,再想起看到过三个乞丐欺负了顾姨娘的情形,更是想吐。

受不住。

都不去想,觉得污眼,也不想再打开进去看。

“不知道这次会有多久。”

婆子们心中想着,不想听但不得不听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很微小,亏得轻微,其中一个婆子一节口,看着对方,又睥了下侍卫三人,侍卫三人还是不说话,她想着这回要多久结束,可以清静一下,下次再来,至少她们清静了会。

殿下没命令三个乞丐就要呆在里面。

她们也不能离开,只能接着听,想去哪都不行,唯一的任务就是在这,不知道还有多久,殿下才会派人来。

还是说殿下要让三个乞丐就这样留下来,那顾姨娘真的是活不了了。

这样的话,他们就真的哪里也去不了了,好在现在还早,殿下没派人来很正常,她们要有耐心等待。

侍卫也看着里面。

“半个时辰,不知能不能完,真是,看不出三个乞丐也能这样!”折腾来去的,前几次就是,婆子又有一个说。

其余两个点头。

同时心中知道,像三个乞丐平时连母蚊子也很少见到,别说女人,像顾姨娘这样的,能不疯吗。

殿下仁德送了女人给他们,随便他们玩,他们当然要好好玩。

就是她们也会,摇了一下头,把这想法摇掉。

“半个时辰差不多了。”最后一个婆子说。

“嗯。”最开始说话的婆子道,望了一下天色,殿下夜里不知道是不是去了梅园锦姨娘那里。

应该是,殿下一般都是在那里,加上顾姨娘这件事,多半也会去。

她们不知道,但能猜测。

“今天天气不错,不算冷,没有昨日冷。”

侍卫也看出去。

眼看着天越来越亮,太阳出来了,他们终于没有那么冷了,守了一夜,一晚都没有休息,他们都冻到了,冷到,身上穿得再多也没多少用处,还是冷,要不是有烤火的还有手炉,他们更冷。

还是要回去梳洗一下。

十一月,天气越发冷,一日一日,一天比一天冷,之前还是凉,穿得也越来越多,真正入冬了。

下个月就要下雪了,前些日子都还没有现在冷,冬天到来,什么都有了变化。

这时,有脚步声过来,不知道是谁来了,他们心中想到殿下,看出去,不一会,来人落入他们的眼中。

是殿下身边的人,殿下派来的人,殿下总算让人来了,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婆子们松口气,看着来人过来。

小厮走了过来。

“殿下?”

最初开口的婆子马上问,抢先道,另两个婆子盯着,三个侍卫没有插话,来的小厮望着刑室里询问起来:“殿下让属下来看下,是不是还在?”

“可不是,现在正在——听就知道。”婆子们一听,刚才出声的婆子摇头道。

另两个点头。

小厮看了眼侍卫,听了听里面,像婆子说的,他听到了,果然是。

他收回视线。

“我会回去禀给殿下知道。”既然在继续,他没有必要再多呆,还是回去禀给殿下,殿下等着,虽然他听说了,很想留下来,等里面停了,看看。

侍卫点头。

小厮就要走,婆子们却有话话,她们叫住小厮。

小厮回头,看了侍卫和婆子的样子,知道她们有话要说,不等他开口问。

“我们想问下。”

开过口的婆子道,又是她开口,另两个婆子颔首。

小厮扫过侍卫,侍卫没有什么变化。

“是这样。”婆子三人都是一样的想法,她们快速的:“不知道殿下还没有交待什么?”说出她们的想法。

“这没有,殿下只是让我来看一看,不过我会颤给殿下。”

小厮道。

“好。”婆子没有再说,小厮离开了这里,婆子三人松口气,等一会就行了,她们颤了颤,还是冷。

侍卫好像不冷一样,没有一会,婆子还有侍卫发现里面停了下来,没有再发出动静了,他们对视一下,看来又完事了。

没有人说话,都盯着,果然没动静,没人打开门,刑室里,纪宁双手抱着头,嘴里还在喃喃自语,他和瑶儿还在一起,还像从前一样,他没有被秦王抓到,瑶儿也没有成为秦王的妾。

他们还像以前一样好,萧菁菁还是那个他讨厌的,他只有厌恶,再没有别的,他口中不停的啊啊啊唭吼,身体缩着,滚动,他捂着耳朵,什么也不听,不看,直到声音停下,他放开了双手,看过去,瑶儿。

顾瑶闭着眼,脸上都是脏污,出气多入气少,没有声息,身上破烂的衣裙全被撕碎,三个乞丐没有放过她,得意的大笑,在她的身上摸着,一个乞丐忽然向着纪宁走来,摸了一把纪宁的脸:“跟白人一样滑。”撕起纪宁的衣服。

他想看看男人是不是也一样好玩。

纪宁嘶吼着扑上去,扑向乞丐,另两个乞丐看到,冲了过来,一下子把纪宁压下,打了起来。

婆子还有侍卫在外面,再次听到声音,眉头一皱,觉得好像不对,想去看看。

最后打开门,看了眼,发现乞丐扑在纪大公子身上,顾姨娘动也不动,她们呆住。

要不要告诉殿下?

她们不知道。

小厮离开刑室,回了前面,殿下从梅园过来,还没有出府,他问了下侍卫,走进去,看到了殿下,管家和公公在,殿下坐着,询问着一个侍卫,公公管家站在两边,看了过来,他低头,殿下没有看他,他不敢出声打扰,行完了一礼,跪在地上,低头。

他等着。

“如何。”他听到了殿下的声音,一抬头。

秦王让侍卫下去,盯着小厮,公公和管家也是,侍卫小心的退了下去。

“殿下,还在继续,好像一直没有停。”小厮回答。

公公管家听了,还真是出乎意料,那三个乞丐不错,都一晚了。

秦王站了起来,他要的就是这样,没有谥教参,走了出来,走向小厮,小厮昂着头,不知道殿下走过来是为了什么,他没有动。

公公管家在后面跟着。

小厮磕了一个头:“殿下,守在外面的婆子还有侍卫。”他又说了。

管家公公其实也不知道殿下要做什么。

秦王直接走到小厮的面前,他步子停了一瞬,又迈开,走出去:“让他们轮流着守着。”

小厮磕头。

公公管家明白了,他们送走了殿下,殿下出去了,应是出府了,回过头盯向小厮。

“还不去?”

“是。”

小厮听了公公还有管家的话,去了。

公公管家走了出去,还没有确定殿下是要出府,到了外面,没有看到殿下,找了人问,得知殿下往大门去,看来殿下确实要出府了。

他们赶紧追了上去,到了大门口,看到殿下,殿下正要上马,侍卫从马房牵了马出来,等着。

他们没有再上前,站在原地,行了一礼,恭送殿下。

秦王感觉到什么,回了一下头,公公管家还有跟来的人更恭敬。

秦王转回头。

送走了殿下,知道殿下下午会回来,公公和管家回了里面。

*

纪府

纪大老爷洞房花烛夜后,很满意,夏氏就像娘说的,他把大房的事交给了她,宁哥儿的事他想了想,让人和娘说,一切看娘的,他不知道。

纪老夫人无奈,她让老大自己决定,老大连这也不知道,丢回给了她,她干脆丢给老四了。

她也学老大,再丢。

纪尧得知,闭了一下眼。

大哥和娘不管,他再丢回去?丢给二哥三哥大哥娘,他当做没有这件事。

*

两天后,南边犯事送上京的要犯,该杀的杀了,都是早送进京,关在天牢的,一道旨意下来,都押送到了菜市场,砍了头,长公主和驸马也收拾好入了宫一趟出宫,离京。

该收拾的都好了。

秦王从宫中回府,公公管家迎出来,殿下下了马车,走过来,他们迎上去,刚行了礼。

有人来人。

一辆马车在侍卫簇拥下过来,停下来,竟然停在门口,马车门打开,侍卫站着,顾昭走下来。

“秦王殿下。”

公公管家看过去,顾府的马车,还有侍卫,这不是顾家的大公子吗,怎么来了,来看顾姨娘?这还真是巧了,顾姨娘被殿下那样了。

他们心中一时想到,不知道顾大公子来是为何,看了下对方。

他们看向殿下。

秦王盯着。

顾昭走近:“秦王殿下,在下想来看一下妹妹。”他担心妹妹,忍不住来了。

“本王不觉得有什么好见的。”秦王直接拒绝。

公公管家看着殿下。

侍卫都面无表情。

“秦王殿下。”顾昭还要说什么,秦王不理,走进去,公公管家见状也不理会顾家的人,只留下顾昭。

“妹妹,你怎么样了。”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见到妹妹,找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