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不务正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爷想晚上看,那就看,不怕我有身子穿着不好看就好,还有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穿上,必竟那是情趣睡裙,是怀身子前穿的。”

萧菁菁道,她也不在意了。

“为夫知道,菁儿穿不上没关系。”纪尧笑着,看出菁儿的不在意,很好,就是想看下叶蓁送的情趣睡裙还有内衣什么的加上赵嬷嬷七巧冬菱说的会是什么样。

“到了晚上。”纪尧又想到了什么,在菁儿的耳边说着,萧菁菁听着,不想再听四爷说下去了,四爷整天想这想那的,她用手用力的打了四爷几下。

纪尧都容忍了,不在乎,只是在最后抓住她的另一只空着的手,一起抓着。

“菁儿怎么不愿意听?”纪尧发觉了笑了笑,萧菁菁陡的抬头,和四爷平视:“四爷答应我不准做别的什么。”萧菁菁看进四爷的眼里,知道四爷的想法,念及四爷最近不放过她。

“菁儿。”纪尧没有回答,只是笑,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在他想来菁儿这不是强人所难是什么,菁儿又不是不知道,明明知道还要求,到了那个时候怎么可能忍住,就是忍了,最起码也要解解渴。

“四爷。”萧菁菁知道四爷为什么不答应,看出四爷笑中包含的意思,她昂头:“四爷不答应,我就不穿。”

“菁儿。”纪尧叫了声。

萧菁菁就像她叫四爷,四爷不答应时一样:“四爷想好了吗。”

“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纪尧紧跟着问,萧菁菁摇头,只等着四爷回答。

“菁儿你骗为夫?”纪尧摇头,凝视着她,这个小丫头,好久没叫小丫头了,小丫头,小丫头。

“四爷总是。”萧菁菁还是那样执着,总是后面说不出来。

“为夫答应菁儿就是。”纪尧知道不答应是过不了关的,菁儿第一关就不会过,不会穿给他看,让他见识一下,开开眼界,更别说别的了。

还是先答应,到时候再说,而且在他的心中,菁儿的身体最重要,不过到时候,要是可以,他也不会放过菁儿的,只是那个时候就容不得菁儿说什么,更别说不,和他闹,逼他答应了。

那个时候,菁儿就是他嘴里的肉,想着纪尧就笑,禁不住笑。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在想什么,看到四爷笑着答应,她也不再说,虽然觉得四爷心里肯定在想什么。

“菁儿不高兴,为夫都答应你了。”纪尧不想让菁儿多想下去,要是多想下去发现了他的想法,不是到嘴的肉飞走了吗,这可不行。

“没有。”萧菁菁不再想,没有在四爷身上看出什么,纪尧因为不想菁儿看出来,他只是微微笑。

过了会,纪尧松开手,两人分开,他慢慢扶着菁儿坐下,又亲了一口,放开手坐了下来。

“来人。”萧菁菁有事,她对着外面。

纪尧看着菁儿,晚上就能看到菁儿穿着的样子了。

萧菁菁叫赵嬷嬷,七巧冬菱进来,纪尧没多呆,走出去,去别处。

*

纪老夫人的动静柳氏夏氏还有纪大老爷纪二老爷也知道,夏氏柳氏笑笑,纪大老爷纪二老爷不理会。

他们不觉得有什么,娘要做什么就做,三弟又不在的,妾虽然纪大老爷也有,可也不放在心上。

“娘是等不急了。”柳氏开口,身边的人没有说话,娘真的是迫不及待,夏氏和身边的人说起婆婆的性子,还有平时的为人处事。

她需要分析还有知道的更多,她身边的嬷嬷还有丫鬟也知道。

“老夫人的处事很不错,那位孙姨娘还能惹得老夫人这样,这样也好,夫人,就算老爷有什么,看三老爷那房就知道。”

夏氏身边的嬷嬷开口,丫鬟也觉得有道理,从老夫人的态度看出府里的风气,还有未来,从几位爷那里看出纪府的家风,更是从孙姨娘这里看到妾的处置。

都是让她们满意的,不用为姑娘担心操心,老夫人很正气,维护的是嫡妻嫡出的利益,这是她们姑娘最需要的。

夏氏听了,想到嬷嬷的深意,她能体会到,这是未雨绸缪,男人都说不准,四弟也是一样,老爷不像三老爷那样宠妾,不靠谱,可也有妾,还比较宠,尤其是在她入门前,地位不稳,老爷还有一个儿子和女儿,嫡出的,原来那位去了,听说嫡出的女儿去了庄子,儿子在越州读书,一些传言她们知道也听在心里,没理会是才入府,时间长了,久了她就会拿捏还有处置。

可要是老夫人很重要,老夫人不是拧不清的最好,还是那句入府前听说只是听说,亲眼看到知道才能放心。

威远侯府,周安派的人经过这些天,终于找到那几个秦王府找去呆了几天又送出来的乞丐。

侍卫跪在他的面前,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公子。”他说了。

周安很高兴,怎么会不高兴,找到了,他就可以弄清楚是不是真的和他想的一样。

还能做点什么。

“人找到了,在哪里,带来本公子看一看。”周安低头注视着面前的侍卫,手上的折扇扇开,慢慢的摇动,他坐着,身边还站着小厮。

其余的人都被赶出去了,没有在这里,没有人会听到。

“公子,人在外面,属下不敢带入府,怕被人看到,告诉侯爷,侯爷会——不想让侯爷看到。”

侍卫回答。

“你做得不错,本公子很满意,是不能带入府里来,让爹知道。”周安开口,笑了起来,折扇还是一下一下扇着,一刻也不停,他还不想有别的人看到。

“是该放在府外,放在外面,本公子出去见就是。”人多眼杂,他可不想被人知道。

“公子,人属下留在纪公子呆过的院子里。”

侍卫不等公子问又道,他知道公子要问什么,他直接说了出来。

“哦?本公子正要问,你说了本公子不用问了,倒是省了本公子问了,你说放在子恒兄住过的院子?很不错。”

周安听了很满意,笑着摇头。

侍卫接着;“属下不知道该带去哪里,怕有人看到,秦王殿下的人得知,不敢带去别处,想了想带去了公子安排给纪公子住过的那处院子,偏僻,而且没有人注意,属下等是晚上送去的。”

“嗯,很好。”周安更满意了。

侍卫不再说什么。

“本公子去看一下,问一问,他们到底去秦王府做了什么,那个地方不容易惹人注意。”周安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的折扇猛的收了起来,不再扇动起来,他要出去。

“公子。”小厮看着公子,公子要出门,侯爷那里,侯爷昨夜才教训了公子一顿,公子虽然跟了秦王殿下,侯爷还是觉得公子不务正业,他没想到公子会投靠秦王殿下。

侯爷更看重的是太子殿下,公子却。公子和侍卫说的,他都知道,他是公子身边的人。

周安睥他一眼,挥了一下手上的折扇:“和爹说一声,替秦王办事就是。”他和爹说了他要找点事来做,投靠秦王,爹不赞成,他和爹说了他是为了太子殿下爹才没有说什么。

只是爹还是总看他鼻子不是鼻子,耳朵不是耳朵的,严得很,横挑鼻子竖挑眼,就是看他不顺眼,觉得他胡乱作为。

小厮听了公子的话,没有再说。

侍卫抬头,望着。

“本公子出门,你也跟着。”周安往外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对着跪在地上的侍卫道,要他起来。

侍卫起身,忙跟上:“是公子。”

周安走了出去,侍卫跟到公子身边,小厮睥了他一眼,没有多看,他才是公子身边的贴身服侍的。

周安摇着折扇带着小厮还有侍卫出门,派了人和爹说一声,他去了哪里,路上有拦着他的,他没有让他们拦,出了府,笑着摇着折扇,他可不敢亲自去和爹说。

爹今日在府里,指不定不让他出门,他还要找借口,爹管得他太严了,从知道他想为太子殿下效力开始。

还是这样比较好,他笑着,阴柔如敷了粉的脸上都是笑意,马房的马车停着,早过来了,他上了马车,手中的折扇就像一个标志,慢慢的晃动,马车门关上,马车的布帘放下。

“走吧。”

他开了口,马车动了起来,

侍卫小厮都站在马车旁,马车往纪宁住过的那个地方去,爹现在应该知道自己出府的事了。

威远侯今天没有事就没有出府,在书房看着书,想着事。

老二那个小子今天好像没有出府,整天东游西晃,还想投靠秦王殿下,为太子殿办事。

他怕老二那小子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因此管得严,他想要出息,那他就管着,以前他想当纨绔,他就任他当,一切看他的意愿。

管家走了过来,身后带着人到了门口,站在书房门口:“侯爷。”管家行了一礼,后面跟着的侍卫也行了一礼。

威远侯抬头,听到声音,看了过去,刚好看到他们,看向他们,不知道有什么事,他没有询问,等他们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