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就是这样啊/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管家行着礼:“侯爷,二公子出府了。”说着看向身后的侍卫示意侍卫上前来。

“又出府了?”威远侯放下手上的书,脸色不好,不知道是去秦王府还是哪里,他站起来,走下来。

走到管家还有侍卫面前不远。

“是,侯爷,二公子知道侯爷在,不允许他随意出府,派了人来。”管家知道二公子想什么,也知道侯爷生气,想到二公子还知道派人来,收回视线,望着侯爷。

威远侯这时看到了上前的侍卫,是那小子身边的。

“侯爷。”

侍卫行礼,不敢抬头。

“去了哪里?”威远侯问起来,盯着侍卫问,侍卫把公子说的告诉了侯爷,管家在一边听着也看着。

“出去走一走?就是这个理由,还有秦王府有事,要打探,下面的人找到要找的人。”威远侯问着,就这些?到底有什么事,那小子也不说清楚,含含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知道那小子有些事不愿说,连他这个当老子的也不愿意说,他一向也没有问。

不过这回,他想问下,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派人跟着他,现在想派个人去看下,是怎么回事。

侍卫也不清楚:“是,侯爷。”公子就是这样交待给他的。

管家听完了,再听侍卫的话,侍卫能知道这些肯定是二公子说的,别的再多多半不知道了。

二公子要走一走,还有秦王府有事,找到要找的人,这?他不解,看侯爷,显然也不解。

“侯爷。”他叫了一声,侯爷不知道在想什么。

“派个人去看还能不能跟上?”威远侯脸色还是不好,问起来,管家听了侯爷的话也看向侍卫。

侍卫:“公子走了一会了。”

“那就是追不上。”威远侯脸色又沉了下来,管家:“侯爷,二公子这么长时间,经常出府,有分寸的。”

“本侯也希望,那小子也不来说一声,怕我不让他去不成。”

威远侯还是生气。

*

周安坐在马车上,摇着折扇,爹肯定是在说他,不然他怎么会耳朵发痒,发烫,他手一下一下摇着。

马车停下来,看来是到了,马车门从外面打开,他没有掀起马车布帘看,看到马车门外的侍卫,玩味的挑着眉头,摇着折扇:“到了?”

“到了,公子。”站在马车门边的侍卫行礼抬头,回答。

“本公子就知道。”周安摇着折扇从马车上面下来,走了下来,看向旁边,旁边就是他安排给纪宁住过的院子。

啧啧,他又来了,这次不是来找纪宁,是来知道真相的。

“留了人在里面看着吧?”他回过头来,问起来。

“公子,里面有两人看守着。”有侍卫上前一步,其余的侍卫恭敬的站着,周安扫了一眼:“好,有人就好,别让他们跑了,你们就留在这里,两个人跟着就行了。”没有点哪两人,他往里面去。

几个侍卫对视一眼,两个侍卫跟上周安,余下的留在马车这里。

周安到了走进去,左右打量,没有变,还是那个样子,和纪宁在这里住的时候差不多。

两个侍卫跟在后面。

到了院子里的房门口,周安没有再走,让一个侍卫去叫人,侍卫上前去了,他看着,过了一会,两个侍卫一前一后走出来,行了一礼:“公子。”

“起来吧,人呢。”周安问起来,两个侍卫前面的是刚才去叫人的,后面的是留在这里的,他盯着后面的侍卫。

侍卫磕了一个头,抬头:“公子,人在里面,要带出来吗。”

“是那三个乞丐吧。”周安为了确认,问了一遍。

“是,公子,属下等是照着公子说的找的,是从秦王府出来的。”侍卫开口。

“本公子就不进去了。”周安道。

“带出来吧,本公子在这里。”想到那三个是乞丐,他可不想进去,周安决定不进去,让人去带出来,摇着折扇,侍卫应了一声是,知道公子的意思,转身进去了。

身边还有一个侍卫,地上也有一个侍卫,周安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手上的折扇一合:“你也跟着去,把人带出来。”

跪在地上的侍卫点头,应了一声是,去了。

周安看人去了,一会就可以见到那三个可和顾瑶有关系的乞丐,侍卫不动。

“秦王居然没有让那三个乞丐死。”周安意味不明的。

“公子。”侍卫开口。

过了一会侍卫走了出来,三个侍卫一起,走上前,行礼,身后带着三个又脏又臭,又老又丑的乞丐出来。

周安看着,侍卫也看着,周安更是合上了折扇,没有再扇,他的目光越过三个侍卫落在后面的三个乞丐身上。

就是这三个乞丐?他挑着眉头。

三个侍卫见公子看着,恭敬的:“公子,就是他们。”也看向三个乞丐。

“本公子看到了。”周安开口。

旁边侍卫望向公子。

周安拿着合起来的折扇走了几步。

三个乞丐低着头,有些胆怯的,不敢靠近,小心的看了眼面前的贵人,听旁边人的话,这位一看就是贵人,和上次那位贵人一样,不知道贵人又找他们做什么,难道还要送女人给他们?难道他们的运气这么好?贵人们老是看上他们。

他们是京城最老最丑最没用的乞丐,不少乞丐都比他们强,他们有时都活不下去,更别说别的,也受别的乞丐欺负,不知道贵人找上他们。

上次他们被贵人找到,那位贵人,那位贵人好像比这位贵人地位高,送了女人给他们,他们可是享受了好多天,天天都有女人,只是那个女人不禁用,只有一个,他们三个人,再是没用,天天用起来那个女人也不行了。

他们还想留下来,贵人可能是怕那个女人死了。

他们被贵人送了出来。

又过回以前的日子,被送了回街头,尝过女人的滋味,他们一直忘不了,过过那样的日子他们不适应原来的日子还想尝一尝,就被这位贵人派人找来了,要是这位贵人也送女人给他们就好了。

三个侍卫不说话。

周安打量着三个乞丐。

还真是又丑又老又恶心又脏,头发都花白了。

就是这样的乞丐和顾瑶?秦王殿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