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没有价值/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在,秦王殿下不在,我妹妹呢。”顾昭一听,连忙问,再次上前一步,想看出什么。

秦王殿下还有妹妹去了哪里。

门房两人再次对视一眼。

感觉出顾大公子怕他们进去,他们是真不想接待顾大公子。

“殿下出府不知道有什么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看顾大公子还是下次再来吧,至于顾姨娘。”

门房两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没有往下说。

“我妹妹到底?”

顾昭心中本就不安,一听更担心,急切的问。

两个门房发现了顾大公子的急切还有不安。

“顾大公子不要急。”不急才怪,不管顾大公子是自己不安还是怎么,顾姨娘都那样了,可能是顾大公子感觉到了,顾家人感觉到,才派人来,上次来,殿下在,没有让顾大公子见顾姨娘,赶出了,这们顾大公子还来,还找殿下和顾姨娘,今天殿下不在,顾姨娘虽然在,可是。

只能当不在,两个门房也不好说,可不敢让他进去,都想马上让他走,他们担心顾大公子不愿意。

殿下不愿见顾家人还有顾大公子,不让顾姨娘的情况叫人知道,殿下要是回来看到,会生气。

“怎么能不急。”顾昭如何不急。

“顾大公子,顾姨娘被送去了庄子上,暂时不会回府,没有在府中,顾大公子再想见也没用,等也等不到,不如等等,等殿下回来,只是今天殿下会很晚回府,顾大公子回去吧,改天再来吧,或者看看再说,殿下如今心情不好,等殿下心情好再来再问,说不定殿下会见人,让你见顾姨娘,上次顾大公子来不是殿下就没有让你见,就是心情不好。”门房这当然是安慰顾昭的。

“是吗,我以为。”顾昭正要问秦王为什么不让他见妹妹。

是不是妹妹有事。

见不到人,他就想向门房再试图打听下,一次打听不到,二次三次四次,总会知道。

“是,顾大公子。”两个门房应了声。

“那秦王殿下什么时候有空,高兴?秦王殿下今天去了哪里,何时回来,我在这里等,妹妹怎么会去了庄子上,为什么不回府,要什么时候才会回府。”

顾昭一口气问完。

问得很急,问完就紧紧盯着他们,他们稍微有一点表情变化都逃不出他的目光。

两个门房怎么回答呢,很想看下彼此,他们发现了,不过:“顾大公子一样一样问,我们两人都没有听清楚。”

“秦王殿下。”顾昭说了四个字。

两个门房:“顾大公子,殿下出门当然有事,这就不是我们能知道,也不是顾大公子能问的,殿下何时有空,这要看,看情况,殿下高兴也要看,今天天不黑是不会回府,说不定会去庄子,顾大公子不要等,顾姨娘想去庄子上散心,殿下就送她去了,还能什么,不回府是顾姨娘还不想,殿下有时会去,府里有事,加之反正顾姨娘怎么想我们不明白,可能要过一阵子吧,说不清。”

两个门房说了,带着一些气势。

顾昭发现都是模糊的回答,根本没有说清什么,他听着门房的话,秦王殿下去了哪里做什么不是他该知道,他可以不知道。

秦王殿下回府的时间也不是他能问,好,他不问,但是不问那他怎么知道何时来,他们说秦王殿下可能去庄子上,是去妹妹去的那处庄子还是?他想问,只要问清了,他才能确定点什么。

妹妹和秦王殿下的关系,是不是缓和了,要是这样他不用这样东想西想,他们又说妹妹去庄子上是妹妹要求的,难道他真想错了,妹妹没事,他和娘都太过担心,祖母和爹是对的,妹妹是自己要求的,去庄子,不见人?结合着门房说妹妹在庄子上秦王殿下也去。

那外面的一些话不能信?他想着祖母的话,如果是这样他可以不必担忧,妹妹为什么这样。

一句话不说,他都想多了,秦王殿下也是不让他见,就因为心情不好?

他有些怪妹妹不知道派个人和他还有娘说一声,要是说了他和娘就不会担心,妹妹一向是很小心的人。

他也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这由不得他不多想。

他怎么想,怎么问。

“顾大公子这些是我们能说的,再有就是不能说的了,你问的,我们可以回答,你可以时不时派人来看下,不用亲自来,就知道殿下回没回来,有没有空,心情好不好,殿下去的庄子不一定是顾姨娘那里,可以确定的是顾姨娘很好。”

两个门房听完。

“真的吗?像你说的,那不知道要多久,殿下和妹妹是不是还好?”

顾昭说。

“顾大公子想见顾姨娘就要有耐心,等待着,只有这样才行,顾大公子想一想,这是我们的建议,别的没办法,殿下知道也会宽容点,顾姨娘只是妾,殿下才能作主,殿下可不是整天没事做,好了,顾大公子,我们没什么可说,殿下和顾姨娘缓和不少,还算可以,外面的不听也罢,虽说殿下还不是很宠顾姨娘,也不错,顾大公子知道这点就行了。”

两个门房说着假话。

也让顾大公子放心不再问。

“除此外,顾大公子没别的办法了。”两个门房继续。

“耐心等?”就真的能等到?顾昭不知道。

“顾大公子不想殿下生气和顾姨娘的关系又变差吧,到时候不说殿下如何,就是顾姨娘也做地生气,顾大人蚕宝宝可以回去说声,要是府里也担心的话。”

两个门房最后开口。

“不知道是哪处庄子?我想去看下,找一找。”顾昭依然坚持的问。

“顾大公子,你——”两个门房无奈,他们说了这么多,顾大公子还要问。

顾昭又说了遍。

“顾大公子还是这样问,让我们说什么好,顾大公子怎么就听不明白,在哪里,莫说我们不能说,这是顾姨娘要求殿下的,谁也不行,只有顾姨娘开口才行,或者殿下吩咐,而且你知道又如何,去了也没用,外面有人守着你见不到。”门房无语。

“顾大公子等着吧。”

“为什么不能说,妹妹为什么这样要求?”顾昭仍然问。

“这我们怎么知道。”门房一直摇头。

“只要让妹妹知道,妹妹会见我。”顾昭请求两个门房。

两个门房彻底说不出话:“顾大公子不行,殿下同意了,才能说,你再去吧,看顾姨娘见不见你,也许会,你是顾姨娘的嫡亲哥哥。”

顾昭见没有办法,想进去,望着里面。

两个门房挡着就挡着。

半晌,顾昭不得不离开,得不到消息,也见不到妹妹,秦王不在,他本来想留在外面,一直到秦王殿下回来。

两个门房站在门口看着顾大公子远去。

*

不久之后。

“表妹脸坏了,表妹的几位庶妹还有妹妹也脸坏了,顾府的名声坏了,表妹的名声也好不到哪,表妹一直没有消息,可能出事,不好。”

秦王府远处,过来一辆马车,马车外面丫鬟婆子还有人,马车慢慢停了下来,停在离秦王府不是很远的地方,停在边上,丫鬟婆子看向马车。

马车里面坐着一个人,顾瑶的表姐,她听说了表妹的情况,来看一看,记不清多久没有见过表妹了,算起来好一阵子。

她掀都会马车的布帘,看着外面,远远看向秦王府的大门,看到了什么,表妹就在里面,在秦王府里做着秦王的妾。

一个随意可以处置,什么也不是的妾,从秦王正妃,她羡慕的位置变成了妾,她曾经真的羡慕过表妹,虽然是表妹,她们处得来,也谈得来,一直要好,可怎么会不羡慕,羡慕表妹好命,只是那是表妹,她们也合得来,就算了,她也早定了亲,不可能了,表妹成了秦王妃也好,谁知道表妹一下子变成秦王妾,还名声坏了。

做的事,算计的被人发现,真是蠢。

明明聪明得不行,居然被人知道,不知道该说萧菁菁变聪明了,还是表妹大意。

为了她自己的名声还有别的,她没有再找过表妹。

她可不想自己被连累,变成妾的表妹,就算成了亲,有了夫君,让她出门都不好意思,在府里,也有异样的眼光,怕府里会把表妹做的看成她的,她和表妹曾经太好,很久后才好些。

表妹还是被秦王殿下带走,亲自去宫里,贬成妾的。

而且和纪宁一起被秦王殿下抓到,不止一次,她劝过,可是表妹不听,劝过表妹要不和纪宁,没有取消婚约也是看在表妹出身,一个被秦王殿下厌弃的妾,没有价值。

她知道表妹不会高兴。

可怪谁呢。

终于大家没有再议论了,她开始打听表妹的事听说表哥担心表妹,觉得入了秦王府没消息,可能出了事。

她想想也担心。

表妹的情况不能不让人担心。

她手上涂着丹寇,通红的,她手指轻轻的敲着掀起的马车布帘,一按一敲。

顾瑶的表姐更好看了,成熟了,打扮得很精细。

“夫人。”

外面的丫鬟婆子看到夫人看出来,行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