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红颜祸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嘴角不由弯了起来,一笑,眼中更是带上了笑意,靠着床榻,一眼就看到走出来的菁儿,他的菁儿来了。

菁儿身姿修长,仪态万千,令他爱得不行,就这样走来,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慢慢的,一步步,披着红色的禙子,更是美得不像话,让他舍不得眨眼,肤白如凝,脸若牡丹,艳丽娇美,脸上脂粉未施,乌黑柔亮擦干的秀发没有梳起来,就那样垂在脑后,随着她走来。

“菁儿。”

他低低一叹,在心中叫着,嘴上还是笑着,他的菁儿真的美若牡丹,在人群里总是第一个看到,让周围变得黯淡再也入不了眼,菁儿就是有这样的能力,他该高兴还是开心?嘴角的笑容多了几分,他的菁儿啊,好久没有感叹了。

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眼中的笑。

纪尧目光从菁儿的身上移到她身后的丫鬟,丫鬟婆子服侍着菁儿过来,再看菁儿的脸上不知道是沐浴后留下的红晕还是别的,他慢慢坐起来,扫到手边看过的书,把书拿到一边,看着。

萧菁菁不自在,刚开始还好,想到四爷要看的,她身上穿着四爷想看的情趣睡裙,四爷的目光还有旁边的七巧冬菱,七巧冬菱还有赵嬷嬷就欲言又止,今晚她又换上情趣睡裙的时候,七巧冬菱的样子她还记着,那又如何,她在外面披着禙子,想到这里。

她昂起头来,又不是第一次,一步步朝着四爷,七巧冬菱面对四爷的目光,脸红着,她们走在后面,看下郡主再看四爷,跟着郡主,郡主穿的还有昨天穿的,再看四爷。

四爷和郡主之间——四爷好像喜欢郡主穿那种情趣睡裙,她们低下头。

萧菁菁到了近前:“四爷。”微昂着头。

纪尧看着眼前的菁儿,看出菁儿的情绪还有微昂起的头,里面的骄傲让他拉住她的手,笑了起来。

萧菁菁微微低头,七巧冬菱几人上前来,行礼,向着四爷,看着郡主。

纪尧还是看着:“菁儿换好了?为夫差点去看看菁儿是不是迷路了。”他带着笑打趣道。

萧菁菁又昂起头来,纪尧发现了。

萧菁菁握住他的手,上前一步,纪尧把她拉着在身边坐下,握紧她的手,七巧冬菱还是行着礼,听着。

纪尧这时终于看向她们,看了她们一眼,笑着挥手,让她们下去,再次侧过头,专注的打量菁儿,好像看不够,眼中都是无法忽视的笑意,修长有力的手抓着她的一只手,另一只手也来抓住她的手,萧菁菁不由望着他,纪尧一笑。

萧菁菁看着四爷的笑,她觉得四爷笑中带着深意,在打量她,她别扭的。

七巧冬菱又行了一礼。

萧菁菁点头。

七巧冬菱看到郡主点头,郡主和四爷相偕着,坐在一起,她们低头,下去了,走时,回了一下头,退到门外面去。

纪尧看着,转回视线,盯着菁儿,开着玩笑,打趣的:“她们难道不放心,我能如何,往常怎么没有,这次倒是不放心了,走后还回头。”

握紧她的手。

“四爷。”萧菁菁想说什么,七巧冬菱不过是因为她又穿上叶蓁弄出来的情趣睡裙还有内衣,没有等她说出来,纪尧一下子松开她的一只手,轻柔的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

另一只手还是握着她的手,两人挨在一起,体温传递都是对方的气息。

萧菁菁望进四爷的眼里。

她和四爷亲密的对视,四爷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嘴上,并没有封住她的嘴,不让她说话,她想说话,随时都可以,四爷只是摆出一个态度,眼中的笑还有神情让她心软软的。

她张了一下嘴,没有说话。

纪尧手在菁儿的唇上轻轻感觉了一下,很软,想亲一口,真的想,不过还是一会再说。

萧菁菁并不知道四爷的想法,要是知道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四爷。”萧菁菁又叫了一声,纪尧突然还是取下捂在她嘴上的手,他算是虚捂着的,拿过她的手,摊开,手心向上,一下子亲了亲。

萧菁菁看着。

纪尧亲了一下,抬头,笑看着她。

“为夫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想你穿那身裙子是不是,她们担心,昨晚今晚,为夫一直要求。”纪尧帮菁儿说了出来。

“四爷知道,那。”萧菁菁忘了方才四爷亲她的手心了,哪怕四爷还握着她的手,反着她的手心亲着也没在意。

“知道,两晚嘛担心为夫鲁莽,又觉得为夫会有分寸,相信为夫,就像之前,为夫只是想看,没有想过什么,再说为夫会小心温柔,不过她们是担心菁儿,今晚为夫只看,然后就抱着菁儿睡就好,养一下眼,好不好。”纪尧说着,目光深黑,深邃。

萧菁菁点头。

纪尧一下子把头埋在菁儿的脖上,闻到了菁儿身上的馨香还有发丝上的香气,好香。

“菁儿。”他叫了一声。

萧菁菁听了四爷的话,看着四爷的动作,感觉到四爷轻轻的笑声,她想推开四爷,想说的话说不出来了,四爷都知道,她不知道该不该信四爷的话。

“菁儿。”

纪尧在菁儿白皙修长的颈部闻了一会,再摩挲着她的头发没有抬头,轻轻一吻:“好香,你好香。”

萧菁菁颈部痒痒的,心里也发软,她用手推了四爷一把,她当然香了,专门沐浴更衣过,因为有了身子没有用香膏,但沐浴里面的花辨,干枯的,早就晒好的花辨,很香,还有洗过发的皂香。

她推了四爷一把后,往一边移下,别开头,四爷又说她香,她习惯了:“四爷当然香了。”

“菁儿,有没有和你说过你很香。”纪尧又说起话来,他被菁儿推开,菁儿还移了移,他不能和菁儿再靠那么近,闻着菁儿身上的香还有埋头在菁儿的颈部,摩挲着她的头发了,他只能坐着,看着菁儿笑。

“有。”

萧菁菁听到四爷的话,对上四爷带笑的双眼,点头,用力的,盯着四爷。

“谁?”

纪尧闻言,脸色一沉,凝着菁儿,菁儿是他的,是谁竟然也和菁儿如此亲近过,一时想不到别的,只想着有人和菁儿亲近,怎么没有听说过,心中想着,还说菁儿身上香起来,他手伸出去,再次抓着菁儿的两只手。

“你,四爷。”萧菁菁发现四爷竟然没有想到是自己,还以为是谁和她亲近,她就想笑,看着四爷的样子,她笑出了声来,噗嗤一声。

一边笑一边捂着嘴,这是她第一次笑得这样开怀。

她笑出来后,忍不住又笑,尤其是看着四爷的样子,四爷也会这样。

纪尧看着她,也笑了,失笑。

他居然因为菁儿一句话东想西想,还是一句没有什么的话,就想多了,明明是指他的,他以为是别人。

还问菁儿,想了不少,想着是谁有那个好命。

要知道能和菁儿这样就只有他,枉他以为自己料事如神,简单的一句话也能多想,不怪菁儿笑话他。

他不在意。

红颜祸水,名符其实。

菁儿就是他的红颜祸水。

他抓着她,俯身。

“原来是为夫?菁儿你该打,让为夫紧张!”纪尧笑过,摇头。

“四爷以为是谁,四爷竟然会多想,想到别人身上,难道我在四爷眼中就是不守妇道的?四爷!”萧菁菁不高兴的,先前还高兴,她往后一退,不要四爷靠近。

“不是,菁儿,怎么会呢,只是为夫觉得你是为夫的红颜祸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