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此情此景(修添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这样。”纪尧没有等她反应,笑了出来,一下子搂着她,轻轻的,动作并不剧烈,转过她的脸,一下子亲上去。

亲住了她的嘴,在她的唇上罻转,果然甜,很甜,还是这样最甜。

他食髓知味,不停的亲着。

萧菁菁:“四爷。”嗔怪的打了四爷一下,她还以为四爷说的尝是怎么尝,原来是这样。

四爷直接说就是。

想亲她就亲她,还尝,还甜,这样也叫尝?明明不是为了蜜饯。

“这样不好?菁儿?你吃为夫也尝到,一举两得是不是菁儿。”纪尧舍不得放手,一直亲着菁儿,萧菁菁慢慢也放松着自己在四爷的怀里。

他们对视,眼中映着彼此的样子,风不停的从微微打开的菱木花窗吹进来,萧菁菁一点也不冷。

“菁儿的嘴真的很甜,菁儿要是再用,为夫也可以再尝一下。”纪尧也是一样,半晌过后,才恋恋不舍的:“这一回好了?”他还是密密麻麻的在她的脸上亲着。

萧菁菁推了他一下,纪尧依旧舍不得放开,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才放开,萧菁菁摸着嘴。

“疼了?”纪尧笑着问,萧菁菁摇头。

“还要不要再用。”纪尧看向蜜饯,萧菁菁不想再用蜜饯,四爷喂给她也不用,纪尧也没有用,把它放到一边。

纪尧再度把菁儿的身体转向窗外,他们一起,他突然开口,吟起诗来,是一首心悦的诗,他的呼吸吹抚,轻咬她的耳:“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

萧菁菁的耳朵不止是痒了,发红,她动了一下,纪尧没有再咬,放开,轻轻一笑。

萧菁菁听着,四爷的声音很低,低低的响起,让她的耳朵发痒,总是想看向四爷,

“四爷。”

她想别过头来。

纪尧不让,就那样抱着,目光透过菁儿看到外面,书房窗外正是花园,白云苍狗,他忽然想吟诗:“还想听什么诗,夫人,为夫给你念。”此情此景抱着菁儿,他很想把菁儿揉到身体里面。

“四爷念诗给我听?”萧菁菁听到眼角看向四爷,纪尧:“菁儿想听什么为夫来念?”

“四爷想怎么就怎么。”

萧菁菁回答。

纪尧开始念诗,低低一笑,笑声低沉:“好,一会菁儿也念一首给为夫听好不好,先为夫来。”

萧菁菁点头。

“寒风吹日短,风浪与云平。”他慢慢的念着,念了两首在她的耳边亲了下,直到念完,他念了两首诗,都是萧菁菁没有听过的,纪尧:“菁儿有没有诗给我。”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萧菁菁开口。

“好,再来。”纪尧有了兴趣,再次道,萧菁菁心中想着:“”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纪尧也跟着道,他们一来一去的念着诗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宨淑女,君子好逑。“

萧菁菁听到四爷念关睢,她也念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萧纪尧听完了菁儿念着的关睢:”该为夫来念才是,菁儿。“他在她的耳边密密的又亲起来,低语着念着。

萧菁菁合着四爷的声音一起念,窗外,明明很冷,还是有两只什么东西飞过,成双成对,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

顾府,顾老夫人因为昨夜下雨,结了冰,穿得多了不少。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在生着碳,一会生起来了,连火龙也烧了,不然受不了冻,人老了,一冻就生病,病了可能就好不了,一躺下更是起不来,说不定就去见老天爷了。

顾老夫人可不想,丫鬟婆子忙碌完。

“老夫人,烧好了,不知道老夫人还要不要再烧,还冷不冷。”

“烧了就好了,够了。”

顾老夫人可不想一下子就烧太多碳,她手上抱着手炉,屋子里生了碳,本来还觉得可以忍受,先不生碳,谁知道一下子就这么冷,不得不生起来。

好在不用出去。

外面再冷也没有什么关系,她也不需要去哪里,更别说请安什么,她就是老封君,都要来给她请安,她想怎么就怎么。

“老夫人,昨日大公子去秦王府。”婆子又开了口,丫鬟看着老夫人,顾老夫人听了婆子的,皱起眉头,看向婆子。

“还有什么。”

顾老夫人问起来。

“老夫人,表姑娘来和大公子不知道说了什么,大公子昨天在秦王府。”婆子说着,顾老夫人直接打断:“不是说秦王没见他,不在府里,没有让他进去。”

“是,老夫人,大公子应该还会去。”婆子恭敬的说,顾老夫人哼了声:“那就去。”

顾老夫人又道:“所以说,去有什么用。”

“可不就是老夫人。”婆子道。

“表姑娘也知道了。”婆子道,顾老夫人知道昭哥儿去秦王府并没有见到秦王,很是松口气的。

“不要说了,我不听。”顾老夫人不想听。

婆子不再开口。

*

十一月中旬过了,秦王大婚的日子到了,秦王府挂着大红灯笼,所有人看着秦王府外面挂着的大红灯笼,都知道秦王殿下大婚。

整个京城又热闹起来。

秦王带着人到薜府迎亲了,一身大红的喜服,骑在马上,威武高大,街道两边围观的人都指着,这就是秦王殿下,身后跟着八抬大轿,薜府也准备好了,十里红妆,一箱一箱的嫁妆由着人挑着入了秦王府。

早在前几日,薜府的嬷嬷来秦王府铺了床,送了东西过来了。

秦王府外面,来了很多人,都看着,都羡慕这位薜家的姑娘。

宫里也有旨意下来,秦王大婚是礼部操办,一应都是礼部下发的。

秦王府刑室里面。

一间漆黑的屋子,门窗都紧闭着,关得很紧,全都是密封的,露不进来一点光亮,非常的黑,还有一股臭味,看着好像没有人在,仔细看,适应了黑暗就会发现地上有一团黑影,像是一个人。

顾瑶还没有死,虽然没死,可是还不如死了,她趴在地上,一身的恶臭到了顶点,她好多天没有见到人了。

她闭着眼晴,漆黑的屋子里,安静得吓人,没有丝毫的声音,除了偶尔送馊了的饭菜过来,会打开一下门下封闭的小窗台,没有人来。

这时,吱呀一声,漆黑的屋子多了一股亮光,是从外面照进来的,落在漆黑的屋子里,门打开来,一人人影出现,安静的屋子有了声音。

这是一个婆子,在婆子的身后还有另外一个婆子,两人打开了一直关着,关了好几日的门,看向里面,里面太黑了,也安静,稍微一点声音就很清楚,她们站在门口,没有走进来,殿下让人把顾姨娘再次关起来,那三个乞丐离开后,没人愿意来,也没有人愿意到这里。

看不到是什么表情,往里面看了看,等了会,光亮都照进去了。

终于也看清了里面的人,顾姨娘趴在地上,一股扑鼻而来的臭令她们直作呕,比上次更吓人,是那三个乞丐留下的。

顾姨娘本身就臭,那三个乞丐是什么人,又在顾姨娘身上发泄了,没有人会给顾姨娘沐浴更衣,可不就留下,关着,顾姨娘被关在这时在,不透风见不了光,随着时间推移,也就更臭,顾姨娘一直在这。

“死了没?”

一个婆子小声的,沉着声音。

“不知道。”另一个婆子道,她们不想来,可是还是要来看下死没,她们奉了命令,时不时来看下。

侍卫都在外面,也不愿意来。

别说里面,光站在门口,持续不断的恶臭扑鼻而来,传到外面,外面都臭了起来,里面更不用说了。

她们真的想吐,上次她们就吐了。

可她们还要进去看一下,至少确认死没。

今天是殿下大喜的日子,她们来是怕有晦气,要是死了,冲撞了殿下的大喜日子就不好了。

昨天就该来的,在殿下大婚前就该确认一下,但她们真的鼓不起勇气来,太臭了,顾姨娘这里人见人厌的,只能推了,今天没有办法推,外面热闹得很,殿下出发带着人去薜府接王妃娘娘入府了,大红花轿,还是八抬大轿去了。

宫里也有消息,要不了多久,黄昏时殿下就要亲迎拜堂,她们捂着鼻子,站了很久都不愿意进去,要是能不进去就好了。

“进去吧。”

“干脆在这里叫吧?”一个好说,一个婆子则提议,先开口的婆子听了,想了下觉得可以,试下,要是行就不用进去。

在门口还好点。

要是实在不行,再进去吧。

两个婆子达成了一致,在这里叫,顾姨娘若有反应就是没死,一直没反应就是死了,当然也要进去看下。

“顾姨娘。”

她们对着里面叫。

“殿下今日大婚。”

她们叫了几声,见没动静,忽然提起殿下大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