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最重要/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姨娘还在笑,笑个不停,渗人得紧。

顾姨娘看得出是听不进去了,也懒得再管,反正这样,她们和殿下说就是了,殿下会咐的。

顾姨娘敢一直叫将要入府的主子为薜氏还有直呼殿下的名号,不想活,就不知道殿下会赐死还是再折磨,再折磨不知道会是什么折磨。

两个婆子手捂着鼻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不容易适应的臭味在顾姨娘一笑起来,更浓了,她们没有动,站在原地便闻到一股更吓人的臭味。

从来没有闻过这么臭——

怎么会这么的臭?

她们也无语。顾姨娘在这样的恶臭下都没有臭死,该说是因为是她自己发出的恶臭因此才好好的?

她们一刻不停了。

“秦王,薜氏。”顾瑶还在嘶哑着声音叫,两个婆子走出去了,不想管,就要关上门,但忽然觉得光是这样走不好,让顾姨娘留在这里大叫,还是这样不敬,不能这样,最好是让顾姨娘闭嘴,别的可以,再看,顾姨娘手还有抓着地面,爬着,爬过的地方流下一道道脏污的痕迹,脏得难看。

她们看着也想着,几乎是同时看向对方,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后,她们没有关上门。

想要把顾姨娘的嘴捂住,不让顾姨娘叫,她们思索着,打量过后,只想到一个办法,就是进去用东西封住顾姨娘的嘴,还有堵住顾姨娘的嘴。

这样她就没有办法再这样叫嚷了,可要封住顾姨娘的嘴还有堵住她的嘴,只能进去,然后找东西来封还有堵。

她们倒是想到了用什么东西,可。

她们还是不愿意进去,可不进去没有办法,叫人来,不是谁都能来的,这是她们的责任,她们怕殿下知道。

又想到一种情况,就是不进去堵住封住,顾姨娘要是决定破罐子破摔,自己尽的话,不是给殿下和王妃娘娘晦气?

不行,最好是把顾姨娘绑住就更好了,她们终于还是下了决心,两人一看彼此,一说,一拍即合,忍一下就过去,先堵住封住嘴,再叫人来绑,主要怕殿下知道生气。

“那现在先找绳子还有东西。”两个婆子说定,如今就是寻绳子。

寻的话,要出去找,这里没有,两个婆子最后一个留下守在这时,以免意外盯着顾姨娘一个出去找绳子。

纪宁早在前头多天被带走,只有顾姨娘,纪大公子被带到哪她们不知道,多半是被继续折磨,可能是庄子,可能是别处,殿下下的命令,侍卫们没都空了下来,只守在外面了。

留下的婆子发现顾姨娘快爬到门口了,她不想被顾姨娘碰到,顾姨娘还在渗人的笑。

就跟鬼笑一样。

希望快一点,她一点不想在这里呆,还是去前面看殿下大婚更重要,出去的婆子没有多久回来了。

手上拿着的绳子是问侍卫要的,她和侍卫说了顾姨娘的情况,让他们一会守着,注意着顾姨娘。

“绳子来了,我们。”婆子开口,扫了里面的顾姨娘,对一边守着的婆子道。

“好。”看到绳子,婆子点头,两个婆子一起捂着鼻子,义无反顾的走进去,不让自己闻到臭味也不呼吸,她们走到了顾姨娘的面前。

这几步她们也不知道怎么走的,可能是顾姨娘爬出来了,在门口几步远,没有那么臭吧。

她们盯着顾姨娘,一只手捂着鼻子,扇了扇风,发现捂着鼻子让她们不好动作,顾姨娘抓向她们,她们一见之下,干脆当机立断快速的一个封住顾姨娘的嘴,一个绑人,也管不了是不是臭不可闻,她们放开了手,不再捂着鼻子,先绑了人,封了嘴,快点弄好就不用再闻这样的恶臭,要是一直不好,她们要一直闻下去。

她们不想一直闻。

同时也不想接触顾姨娘,顾姨娘太脏太臭,可不接触又不行,只能闭着眼,自己动闭着鼻子,小心快速的用手封嘴还有绑人。

弄好再用皂角洗一下手,洗干净一点,她们的手脚很利落,就是为了不太过碰到顾姨娘,导致差点没有绑上。

顾瑶发现她们要绑住自己还有封住她的嘴,她动起来,两个婆子想尽办法,用尽力气,总算还是绑上封住了。

顾瑶还要动,她们封住她的嘴绑住她做什么?她想撞过去。

两个婆子看顾姨娘动也没用,这才放心,松口气,举起手,扫了一眼,想到碰到过顾姨娘,再看顾姨娘的样子,皱眉闻了闻,眉头皱得更紧,觉出一股臭味,她们要去洗了。

“走吧,现在可以了。”两个婆子,其中一人打量顾姨娘。

别一个婆子点头,两人看着顾姨娘撞过来的样子,退出了门,然后关上门,吱呀一声,她们走了。

门内,顾瑶被扔下,她只能挪向门。

两个婆子离开的时候,看到隔壁的刑室,想到纪大公子当时清寒在这里的情形。

到了外面。

侍卫们守着。

她们向侍卫点头,侍卫看到她们,也点了一下头,两个婆子说了两句,走远了。

侍卫们闻到淡淡的臭味,不知道是不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

相比刑室这边,梅园这边,是秦王的后院了,秦王的女人都是住在这里,各人有一个院子,也有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凡是秦王府的女人,此时都没有心思想别的。

都想着外面,听着外面的动静,殿下今天要迎娶秦王妃入府。

殿下大婚,薜氏入府,她们以后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就是再得宠的,也可能失宠。

殿下再是不喜薜氏也会一个月有几天要在薜氏那里,府里有了女主人,她们都要去请安行礼。

她们一门心思派人时不时打听着前面的情况,都想知道王妃的样子,还有殿下是不是亲迎,想知道殿下有多看得。

虽然最近一段日子她们看出殿下对入门的王妃是看重的,可也仅止于此,没有多余的。

殿下没有像她们想的不再宠着那个锦氏,还是宠着,就不知道王妃娘娘入府后是什么状况,丫鬟婆子也各有想法。

尤其是听到前院那么热闹。

眼看主子不高兴,丫鬟婆子们都劝说起来,太子的表妹,秦王府的唯一的侧妃发着火。

她面前跪着两个丫鬟,不知道哪里让她不高兴,她很不高兴。

两个丫鬟动也不敢动,低着头,趴在地上。

“侧妃娘娘,茶水来了。”这时,一个丫鬟过来,手上端着茶水,行了一礼,捧着手上的茶水送到侧妃娘娘面前。

太子表妹哼一声,婆子想说什么,还没有来得及说。

太子表妹不让她说,伸出手接过,刚摸了一下,脸色就变了,妆容精致的脸扭曲了一下,手一挥,噼里啪啦响过,一阵刺耳的声音,丫鬟手上端着的茶水摔到地上,落了一地,都是摔成碎片的茶杯还有茶水,一地狼藉。

“烫死我了,你是想烫死我吗?这么烫的茶水你怎么泡出来的?”太子表妹冲上前去,对着跪在面前的丫鬟就是一推,一个掌掴过去,扭曲着脸。

“你是不是想烫死我,说?”她厉下声音。

啪一声响,打在丫鬟脸上,一片通红,可见她有多大力,打了一次,还想打,可能是觉得手痛,她看向一边的婆子。

婆子上前。

“给我掌掴。”太子表妹道,丫鬟望向侧妃娘娘,跪在地上磕头,整个人往后晃。

太子表妹不说话,婆子走过去,伸出手掌掴起来,一声一声,啪啪啪,不一会,丫鬟脸通红,肿了起来。

丫鬟不敢动,哭了出来,婆子还在打,侧妃娘娘不开口,就要一直打下去,打丫鬟的脸。

丫鬟晃动得更厉害,婆子手也打痛了,可侧妃娘娘还没有说话,太子表妹让人下去再沏茶来。

让婆子住手,丫鬟脸红肿得厉害,低头,婆子站在一边,太子表妹不说话,很快,刚才去的丫鬟沏好了茶送来,太子表妹一摸,和方才一样,摔到地上,一挥手:“这么冷想做什么?”

又是上前一个掌掴到了丫鬟身上,丫鬟同样跪在地上,太子表妹打着。

然后想到嬷嬷,让嬷嬷再来打。

婆子知道侧妃娘娘是在发泄,太子表妹冷眼旁观,丫鬟的脸同样变肿,等到婆子住手。

丫鬟脸不能看了。

她们跪着不停磕头,太子的表妹想到秦王表哥,秦王表哥是她的,不是别的女人的,她才是秦王表哥的王妃,只有她配得上秦王表哥。

她心情不好,想发火,秦王表哥要娶薜氏,以后又有一个女人要和她抢秦王表哥,想到这她就生气。

她不该叫秦王表哥,可是她就是想叫,为什么不能。

丫鬟不停磕头,待差不多了,婆子在一边劝着侧妃娘娘,太子表妹睥向她:“你想说什么就说!”

“侧妃娘娘,她们不让你满意,再重新换人就是,娘娘不要生气了。”

婆子又开口。

“不生气,不生气?”太子表妹道。

“侧妃娘……”婆子还要说,太子表妹:“你说薜氏怎么这么命好,能嫁给秦王表哥,她要入府了。”

婆子看出主子的纠结:“侧妃娘娘,薜家氏入府是正经的,成了定局,不能再说,谁知道是不是命好,以后才知道。”

“为什么我不能成为秦王表哥的王妃,嬷嬷说她命不好是什么,不得宠,生不下孩子,我也不得宠,秦王表哥眼中只有那个锦绣,没有我,薜氏也会吗,万一不会呢。”

“侧妃娘娘,这种事不好说,锦姨娘主要是有身子,慢慢来,王妃娘娘总归不同。”

婆子劝说着。

“有了身子秦王表哥就会宠我了吗,可是秦王表哥不来我这里,也不和我一起。”太子表妹生气的。

“侧妃娘娘,至少你位份在这,不急。”婆子说。

“比不上薜氏。”

太子表妹不想听,什么也不想,摇头,阻止,打断她的话。

“侧妃娘娘老奴不说了,你还是等明日去请安时看。”婆子也不再多说,苦口婆心的劝:“说不准什么样的。”一会再听下殿下会不会留下,想来肯定会,之后几天就不知道,可以由此推断一些事。

“我为什么要给她请安?”

太子表妹神情一变,听了难过,嬷嬷让她去请安,她才不会去请安。

大声的。

婆子说不出话,丫鬟停下磕头。

“侧妃娘娘。”

太子表妹又猛的迈步过去甩了丫鬟一个耳光。

另一处。

“主子,殿下不是说了再怎么,就算娶了王妃,还是你最重要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