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黄昏昏礼(修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丫鬟看主子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不说话,她看着主子。

锦绣坐着,手慢慢放在肚子上,望着外面,殿下迎了王妃娘娘了吧,她神情变得幽幽的。

外面一定很热闹,一定来了很多人,都是来恭喜殿下大婚的,明天殿下还要带着王妃娘娘入宫向陛下宜妃娘娘请安。

她没有资格和殿下一起去,只有王妃娘娘有资格。

她再得宠也只是一个姨娘,王妃娘娘才是主子,以后她要给王妃娘娘请安,向王妃娘娘表示恭敬。

殿下这几天应该都会和王妃娘娘一起,不会来梅园,不会来看她,王妃娘娘刚入府,和殿下新婚燕尔,殿下想来会陪王妃娘娘,最多派人来,待到殿下忙完才会再来。

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殿下说不会忘了她,会抽时间来看她,让她不要多想。

好好等着他,他忙完这几天就来。

就算有王妃娘娘,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王妃娘娘是王妃娘娘,她是她,他会护着她,就算王妃娘娘要做什么。

“我知道。”

锦绣微微一笑,转过头来,望向丫鬟。

“主子知道就不要多想,殿下说过,奴婢都知道,主子还是好好休息,小主子才是最重要的,殿下空了就会来,别累到小主子,殿下会惦记着主子,派人来,王妃娘娘那边,殿下说打听过王妃娘娘是大度的,会容人,要是不容人,还有殿下呢,最近王妃娘娘新入府,殿下才会陪着,以后。”

丫鬟也不敢完全肯定殿下就不会变,看到王妃娘娘的样子,王妃娘娘要是很好,那,她们没有见过王妃娘娘,只能安慰主子。

“你也担心的不是吗。”

都担心,殿下说再多,锦绣道。

丫鬟说不出话来,锦绣想到昨夜殿下来看她,陪她,在她这里,殿下抱着她,摸着她的肚子,和她说的话。

殿下今早陪她睡了一会才起来,她该知足了,殿下给了她那么多。

“我该知足的。”锦绣笑着说了出来,丫鬟听了:“主子,殿下是王爷,这样对主子真的很好了。”

“我当然知道。”锦绣回答,还是一笑。

“所以主子放宽心。”丫鬟又道,锦绣:“我没有难过。”

“主子,要派人去前面看吗。”主子可能是唯一不让她们派人去前面打探的了,丫鬟这时问起来。

之前主子便不让人去前面打听,说殿下要来会来,不必去,其它院子可是都去了,她知道。

也是她来告诉主子,问主子要不要派人,锦绣还是摇头:“不用,就这样,不要打扰殿下。”

“主子,只有你为殿下想,另外几位。”另外几位不得宠,也见不到殿下,反而一个个盯着。

主子却没有盯着,锦绣摇头,一个婆子进来,刚好听到:“主子殿下回府了,老奴去一下前面吧,刚才你们在说?”

“没有说什么。”锦绣摇头,丫鬟张了一下嘴,低下头来,婆子不信,又问了一遍。

“只是。”锦绣睥了丫鬟一眼还是和婆子说了,婆子觉得丫鬟是对的,正要开口说什么。

“嬷嬷去做什么。”锦绣看向婆子,婆子:“去看下,主子。”她还想说,锦绣摇头,婆子不好再说什么。

鞭炮声好像响了起来了,很响,都传到了这里。

锦绣也听到,她站起来,手还是放在肚子上。

“要开始了,真的要开始了。”

“主子,你要不进去休息?”婆子一回头看到,主子太迟顿了,一听鞭炮声就知道开始了,不然还有什么。

主子留在这里做什么,看又看不到的,听着岂不是伤感,主子进去,她好再去看下。

“老奴去前面的时候看到——”

“不要说了,嬷嬷。”锦绣不想听,又打断她的话,丫鬟抬头,婆子叹了口气。

“主子进去吧。”她又开口。

“不,我就在这里,坐一会再说吧。”锦绣说,不想进去,也不想睡,睡不着,想在这里。

婆子劝不住主子,丫鬟低下头。

“主子在这里能看到什么?外面都是灯笼,还不如回去,等殿下来。”婆子还是小声。

“殿下会和王妃娘娘一起,明天我们去见王妃娘娘,看看王妃娘娘是什么样子,给王妃娘娘娘请安。”锦绣说。

“主子何必,你不用去的,王妃娘娘有什么可看的,就那样,以后也可以看,老奴去看了告诉主子也可以,肯定比不上主子,尤其是殿下面前。”婆子说着,大多是安慰,未来的事没人说得出。

她安着主子的心,殿下想来不是太快变心的:“主子有身子,还是顾着身子,殿下知道也会这样说,殿下不会说主子,殿下也有交待,听老奴的,王妃娘娘更拿不出话来说。”婆子接着不赞成,主子有身子要是去有事怎么办。

就是没有,何苦去行礼请安,反正主子得宠,加之有身子。

这是最好的借口了,当然去可以让王妃娘娘觉得有规矩,让王妃娘娘放下戒心,可以主子的得宠,只要主子一直得宠,王妃娘娘总会记上主子,不如不去。

她更赞成主子不要去,王妃娘娘派人来再说,还有殿下呢。

“不。”锦绣一直规矩,她要去,不去王妃娘娘怎么看,殿下怎么想,她有身子只要小心点就是。

“主子。”婆子见主子还是不听她的,声音加大,锦绣望着她:“嬷嬷。”

“随主子吧,去了指不定能见到殿下,殿下可能会过来。”婆子转念一想,有新的想法。

天要黑下来了,一旦黑下来,殿下就要,这,这,看主子样子还好。

秦王府前院,八抬大轿停了下来,鞭炮声中,秦王下了马,走到八抬大轿前,已经到了黄昏。

所有人看着,轿门被打开,秦王再次上前,伸出手来,八抬大抬旁边站着的婆子开了口。

一身大红喜服的新娘子走了下来,秦王牵着她的手,不知道过了多久,拜堂后送入洞房,萧菁菁看着,脑中想到的是前世,前世的一些事渐渐模糊了,不再那么清晰,不过还是记得顾瑶嫁入秦王府的时候十里红妆的风光。

前世顾瑶嫁入秦王府,现在顾瑶在哪里?顾瑶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也许也在看着。

她和外祖母还有婆婆表妹以及庶妹们一起。

“表姐,十里红妆,快赶上你出嫁的时候了,真是让人羡慕,秦王殿下更是亲迎,你说顾瑶。”

吴雲的声音响起,带着笑意还有嘲讽,欲言又止。

萧菁菁刚想到,就听到旁边表妹开口,她侧过头来,对上表妹的目光,表妹对着她挤着眼晴。

“表姐你说是不是?”吴雲又道,吴老夫人还有吴雯等都看过来,看着她还有萧菁菁。

萧菁菁对上祖母的目光,知道都看着她,点头。

她又说了一声:“不知道在哪里。”她目光扫过周围。

“可不是,说不定在内伤呢,薜姑娘可比顾瑶——”吴雲又说,萧菁菁点头,吴老夫人等听在耳中,转过了头来,白了二丫头一眼。

“祖母。”吴雲感觉到,看过去,撒着娇。

“还说什么,好像谁不知道一样,雲丫头。”吴老夫人开了口,周围都是人,她睥了一下。

吴雯等人也一样。

“祖母,我就说下,知道了。”吴雲知道祖母是不想有人听到,她不觉得只有她这样觉得,肯定还有人。

扫了眼四周,还是没有再说,不过不是很高兴,拉着表姐的手,萧菁菁对着外祖母:“外祖母。”吴老夫人一笑,拉着她的手:“今天是个好日子。”其中的意思不言而豫了。

“嗯。”萧菁菁点头。

没有人再说话,在场的人没有多少是没有异样,没有多少人会忘了顾瑶,就算之前忘了的,现在也想起来了。

秦王殿下大婚,薜家的姑娘入秦王府,很多人都不由自主想到顾瑶,顾家的人没来,也不可能来,可能气得吃不下睡不着的。

不一会,喜宴要开始了。

各府来的人都过来了,男席和女席分开,各府的老夫人夫人们还有男人们各就各位

“薜氏女听说贤良大度。”“比起原来的第一才女顾氏女好得多。”“要不然秦王殿下也不可能换一位王妃娶了薜氏女,不要顾氏女。”“可不是这样。”

“太子殿下来了,还有晋王殿下来了。”忽然有人开口。

纪尧也听到了,旁边有人站了起来,太子带着人笑着,面色有点苍白,走进来,晋王一身的肥肉,身体颤着。

纪尧也站了起来。

“太傅。”太子走过来,一路行来都有人起身行礼打招呼。

纪尧点头:“太子殿下,晋王殿下怎么才来。”他又看向晋王。

“孤来晚了?”太子说。

纪尧摇头:“没有。”

晋王脸上的肥肉一抖:“好。”

大家见过礼坐了下来。

片刻。

“秦王殿下出来了。”

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听到什么他转过头去看着,抬头,正好看到秦王走了出来。

他转着玉板指。

太子在一边笑了。

“秦王。”

喜宴开始。

秦王开始敬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