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改变不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厮退到一边,接过帕子。

纪尧走进院子里:“备水。”

“是,四爷。”小厮行了一礼拿着帕子下去,要去备水。

“夫人呢,有没有——”纪尧又问了一句,主要是想到菁儿心中担忧,小厮脚步一停,听到四爷问夫人,他听到了点,看向一边的丫鬟婆子:“夫人好像出了竹园。”

纪尧皱眉,转过身来,看向行礼的丫鬟婆子:“夫人出了竹园?”

“是,四爷。”丫鬟婆子行着礼,一听四爷的话,点头,抬起头来,还想说什么。

“四爷,小的是无意中听到夫人和赵嬷嬷一起出了竹园。”小厮也在这个时候开口道,睥着丫鬟婆子。

“去了哪里,有没有说什么?”

菁儿到底去了哪里,纪尧看向小厮,小厮摇头,再看丫鬟婆子,丫鬟婆子低头。

“郡主和赵嬷嬷是直接出去的,奴婢们不敢。”丫鬟婆子道,把当时的情形说了。

小厮听在耳中,意识到什么,望着四爷。

纪尧让她们下去,他眼中若有所思,更担心菁儿,丫鬟婆子退下。

小厮也行了礼。

纪尧挥手,小厮下去,七巧冬菱还有紫嫣秋雨香草出现在这里,看到四爷,走过来,行了一礼,她们也是才知道赵嬷嬷和郡主出去了。

“你们没有跟着一起去?”纪尧见到她们,直接问,叫了一声起。

“没有,四爷。”

七巧冬菱还有紫嫣秋雨香草起身开口,她们本来想告诉四爷郡主出去了,没想到四爷已经知道了,看来四爷刚才知道了,她们回道。

纪尧知道了知道走了没多久,让她们下去。

派人去看下菁儿去了哪里,菁儿没有带人也没有叫马房备马车,不是出府,是去了娘那里还是?

他没有再想转了一下玉板指,转身往净房去。

很快,小厨房送来了热水,小厮恭敬的站在一边,望着四爷,他感觉出四爷的担心,纪尧淡淡扫了他一眼,让他进来,他想的是菁儿的梦,菁儿说害死了他。

“四爷,你担心夫人?”

小厮一边服侍四爷一边小心的问。

纪尧只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小厮低下头,沐浴更衣后,纪尧往外面大步走去,菁儿会去哪里。

*

“郡主你来这里?”赵嬷嬷跟在郡主的身后,看着前面,前面就是四房正院前面的书房,也是四爷的书房。

四爷和郡主不是住在正院,四爷的书房在竹园那边,她还以为郡主要去哪,走着走着郡主来这了,不是正院别处,郡主曾经来过正院,她带着疑问几次想问,郡主都不说话,没有办法只能跟着,郡主就这样看着。

郡主来这里到底为什么,再看郡主,想要观察郡主脸上的表情。

郡主不久前说的想起一件事也没有说,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与这里有什么相关。

正院的丫鬟婆子看着郡主和她过来,一一行礼,因着之前的事,都很恭敬,不过还是都看着她和郡主。

“郡主你在看什么?能告诉一下老奴吗,老奴也想知道,四爷的书房没在这。”赵嬷嬷又开口。

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废话,四爷的书房当然不在这,郡主又不是不知道。

萧菁菁还是看着,头也不回,更没开口,赵嬷嬷回了一下头,她身后还是跟来了一个丫鬟一个婆子望了过来。

正院的丫鬟婆子被她留在外面,不许跟过来,别打扰了郡主,正院的丫鬟婆子不敢打成,眼前的书房原也有人守着的,四爷就算不在这里,也都没有变,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有人守着,打理,也退了出去,她收回视线。

这时,她发现郡主往四爷的书房走去,一步一步的,她赶紧的跟上去,顾不上再想其它,郡主是要进去。

“郡主等下老奴,老奴跟着你,你。”

萧菁菁脚步不停,走进了书房,站在书房门口,她看着,回忆着。

赵嬷嬷追上来:“郡主,你在看?”

萧菁菁走进里面,一一看着,有很大的不同,冷清很多,四爷不在,显得空荡荡的,打理的人打理得很干净。

四爷的很多东西都不在这里,搬到了竹园,因为这一世她和四爷一起住在竹园,四爷没有回正院,所以这里才会这样。

和她记忆中不一样,也和梦里不同,回忆着前世这里是什么样子的,还有昨晚梦到的,她一一摸过。

赵嬷嬷看郡主走一步,她就走一步,萧菁菁站住,闭了一下眼,再睁开。

“郡主?”赵嬷嬷再次开口。

萧菁菁看向她。

赵嬷嬷真不知道郡主在看什么,再怎么问郡主也不语,她注视着郡主的表情。

郡主的样子好像又不对了。

萧菁菁转回目光,手摸着案桌,看着,赵嬷嬷也不再问了,跟着郡主就是,还是像之前是郡主走哪她走哪吧。

萧菁菁渐渐难受,要不是想到肚子里和四爷的孩子,她会以命偿给四爷,这一世她会好好和四爷过。

补偿四爷,把欠四爷的都补上,她一摇头,眼泪就甩得掉下来。

她昂头,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眼晴却越来越红,她还记得前世在这里,没有昨夜的梦回前世,她还想不起来这些,无知无觉,以为自己都记得,不知道自己害了四爷,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一直想不起来,昨晚一个梦才让自己想起。

那个梦可能是她发现顾瑶再威胁不到她,心头一松做的,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揪紧一样,窒息得难受,前世四爷和小厮说着话,她带着人走进来,她看向四爷,端着茶水,递给四爷。

四爷问她怎么来了,很疑惑她会出现在这里,那个时候她和四爷很久没见了,她满心都是纪宁,什么也没有说,就望着四爷,递出手上的茶水,四爷看她一眼没有再问什么喝了。

小厮想说什么,四爷阻止了,她眼睁睁看着四爷喝下茶水,没有阻止,四爷喝了就挥手让她出去。

她带着人走了,头也不回,小厮送了她出来,想和她说什么,她不想听,四爷之后就被她害死了,她并不知道茶水里面有什么。

她不知道里面下了药,不知道里面被人下了毒药会让四爷死,她的蠢害死了四爷。

还是后来四爷死前才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四爷,四爷交待了人照顾她,有人议论,她听到了。

她当时听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不相信,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可是醒来后她把这些忘记了,刻意忘了,没有人再提,她知道一定是四爷临死前安排了什么。

四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萧菁菁摇着头。

“郡主!”赵嬷嬷看到了郡主的不对,一下子扶住郡主。

“郡主。”

“赵嬷嬷。”

抽出被赵嬷嬷扶住的手,萧菁菁往前,身体一软,想要摔倒在地,她知道四爷是在她走后吐血倒下,她听人说的,再之后四爷就——她没有去看过,她蹲了下来,四爷死前她不知道,手捧着脸,此时她哪里还不知道四爷的心意。

四爷一定在她送茶的时候就猜到了什么,只是因为是她端来的还是喝了,四爷都是为了她,四爷,对不起,四爷肯定以为她知道,以为她想他死,所以。

四爷被她害死,不仅没有怪她,也没有让人带走她。

她还好好的活着,在她送茶水进去前,四爷还在安排她的事,她相信在四爷死前和婆婆说了什么。

四爷死后,纪家的人对她的态度更不好,但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后来也只是对她不闻不问,直到她和纪宁一起,纪宁把她送到庄子上。

让她自生自灭。

她脸色苍白,眼晴发红,手握紧,想哭,四爷,四爷。

“郡主。”赵嬷嬷脸色变了,赶紧扶起郡主,没有让郡主摔到地上,郡主身子可不能摔,一摔了小公子怎么办。

还有,还有,郡主的样子,郡主蹲着做什么,郡主忘了小公子吗,到底何事令郡主这样。

连小公子也忘了,郡主肚子虽然还不算显怀,可是这样蹲着不好,顾不上别的。

她担心得不行,扶起郡主,郡主在哭,哭得格外伤心,还有整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眼晴通红,她一定要弄清楚郡主怎么了。

赵嬷嬷又是一震,郡主,郡主这是?

“郡主啊,你有事就说吧,老奴看着都不知所措了,郡主你哭什么,还有眼晴通红,郡主。”

“嬷嬷,我害了四爷。”萧菁菁抬起头来,红着眼晴,没有待赵嬷嬷的话说完。

“什么?”

赵嬷嬷先没有听清楚,开了口,还要说什么,忽然意识到郡主说的是什么,一怔,回过神来,看向郡主,郡主这样,郡主的表情让她难受,郡主又提起四爷,说自己害了四爷,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不懂,也想不到郡主何时害四爷,郡主的事她哪里会不知道。

“郡主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再说一次,老奴没有听错吧。”

“嬷嬷,我害死了四爷。”萧菁菁还是道。

“郡主!”

赵嬷嬷这回听清楚了,可是吓一跳,郡主说她害死了四爷,害死呢,四爷不是好好的,郡主何出此言,四爷又不死,她弄不懂郡主的话了,郡主还这个表情,把她都吓到了,郡主。

“郡主你起来吧,老奴扶你,起来说,小公子。”她紧跟着又道。

萧菁菁听到赵嬷嬷说的小公子,站起来,摸着肚子:“嬷嬷,就在这里,就是在这里。”

“这里什么,郡主你慢慢说,老奴听着呢。”赵嬷嬷忙道。

还是不懂呀。

萧菁菁扫向周围,摸着肚子:“我在这里害死四爷的。”

“郡主,可四爷好好的呀,你怎么——”赵嬷嬷没有说完,眉头紧皱。

“要不是有孩子我。”

萧菁菁道。

“郡主你可不能这样想呀,你。”赵嬷嬷糊涂得不行,萧菁菁突然笑起来,脸上还有泪,红着眼。

“郡主。”赵嬷嬷说不出话。

“嬷嬷,过去的事改变不了,未来的事也不清楚,我只有好好对四爷是不是。”萧菁菁道。

“郡主,你明白就好。”赵嬷嬷觉得自己怎么还是不明白,嘴里说道。

萧菁菁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再怎么也改变不了她害四爷的事实。

*

“你说菁儿去了正院?”纪尧知道了菁儿去哪里,转着手上的玉板指,让人下去。

“四爷。”小厮看向四爷,夫人去了正院,不知道?

纪尧往外走,小厮知道四爷应该是去找夫人。

正院的丫鬟婆子不知道夫人过来,她们小声说着。

忽然听到声音,转头一看,四爷过来,她们一惊行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