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吃得消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也不用如此,自己多看顾一些就是。”她把想法说了。

“外祖母我明白,我还是想亲自喂养。”萧菁菁依然道,叶蓁说过的亲自喂养的好处。

叶蓁说她成了亲生产后就会亲自来,不同意,她就悄悄来。

“好吧,你自己看着办,到时候我和人说下。”吴老夫人看出外孙女眼中的坚持,还能说什么,她舍不得拒绝外孙女。

外孙女想法是好的,还是答应了。

萧菁菁听外祖母答应了,她靠近外祖母的手臂。

“这下高兴了你婆婆还有永叔说不定不会同意。”吴老夫人笑着摇头,盯着她的脸,对着她道。

“外祖母同意就好。”萧菁菁仰头说。

“你啊。”吴老夫人点了她的鼻子:“还小?那一切交给外祖母,外祖母和你婆婆还有永叔说。”

“我就交给外祖母了。”萧菁菁点头。

“小衣你说要亲自做,我又让人做了些外面穿的,想来也有人做,需要人手你要是用得上外祖母的就说。”吴老夫人道:“当然有纪老太婆还有永叔,倒是不用我来,你看着。”

她说着拍了拍菁丫头,菁丫头还是坐在她下首,靠着她,拉着她的手臂。

“那就请外祖母帮我看看。”萧菁菁道。

“好。”吴老夫人笑了起来:“你让我看看,那我就。”好好的为你看一下,菁丫头,她收回手来。

萧菁菁连连点头,吴老夫人觉出菁丫头的贴心,怕她这外祖母失望。

就算挑的人用不上也没什么,就算知道菁丫头是哄她的也好,人多点,要是有意外也不怕人手不够,她很高兴。

“外祖母肯定挑最好的,没有外心,又安份,又好的。”吴老夫人说。

“我就只靠外祖母了。”萧菁菁望向外祖母,吴老夫人:“外祖母非常高兴。”

“下午想去哪里。”吴老夫人随即问起来,萧菁菁说会呆在这里,吴老夫人笑了起来,哪里看不出。

“你真是,外祖母备几个你爱吃的。”吴老夫人叫了人进来,周嬷嬷在外面等着老夫人叫人,终于等到,走了进来,看向老夫人和郡主,行了一礼。

老夫人和郡主不像之前,她低下头。

“起吧,去厨房,然后看下永叔在做什么,还有告诉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菁丫头和永叔来了,中午一起用。”

吴老夫人吩咐,萧菁菁没开口,周嬷嬷应了是,退出去,去了厨房,吴老夫人才想起:“菁丫头,你舅舅们出门了,文哥儿武哥儿等还有礼哥儿不在,就是你舅母,永叔怎么没入宫。”今天虽不是大朝,她可是知道永叔时不时就会入宫的,按理今天也该入宫的,怎么没去,陪着菁丫头来了。

“我不是很好,四爷可能陪我。”萧菁菁说,四爷是为了她。

“也是,外祖母差点忘了,外祖母记忆又不好起来了,现在还难过?不要想嗯?”吴老夫人听到自己提起不该提起的,安慰菁丫头来,自己不得不服老。

“好。”萧菁菁说了一个好字。

“外祖母你不老。”萧菁菁而后又说。

“就你会宽慰外祖母,外祖母想起来了,你几个表妹说是要找时间烤东西吃,你就来了,刚刚好,一会让人去问下,告诉她们一声,乐呵乐呵,不过烤的东西你有身子少吃,也不要动,就看着,让她们做,吃就是了,先头你几个表妹还说要派人找你,看你何时有空,一起烤东西吃,天气越发冷,烤着吃有意思,找处亭子。”吴老夫人忽然想到雲丫头几个前几日说要找菁丫头一起烤东西吃。

她笑着说着。

萧菁菁:“那外祖母让人和表妹们说一声吧。”

“这是当然。”

吴老夫人笑着对着外面,拍着她的手,又叫了人进来,婆子进来,低着头,行了一礼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萧菁菁看过去,吴老夫人吩咐了婆子,挥手,婆子去了,吴老夫人收回视线:“行了。”

她站起来。

萧菁菁也站起来,扶着外祖母。

吴老夫人失笑不已,看着她的样子,没有让她扶,摇头:“你扶着我做什么,菁丫头,你才是需要扶的,外祖母身体好着呢,走吧,我们走一走,叫人进来,扶着,你该走走了,坐久了不好,你这身子耐不了久坐。”

萧菁菁说了好,吴老夫人叫了人,等人进来,让人去叫一下菁丫头身边的人,扶着菁丫头。

“叶丫头成亲,你应该要去给叶丫头添妆吧,芸丫头那里,你是知道的下聘的日子定了,你父王说会回来,你。”

吴老夫人边往外面走边侧过头来。

“我也会回府。”七巧冬菱扶着郡主,萧菁青道。

“那也不错,到时候肯定热闹,莲丫头那里成亲的日子还没有定,还早。”吴老夫人又道,萧菁菁听着。

“今天是秦王带着薜氏女入宫的日子,宫里一定很热闹,不过倒不需要我们入宫去。”突然,萧菁菁听到外祖母在耳边说。

她看向外祖母,吴老夫人一笑。

*

东宫

“殿下,周二公子几乎每天都会去青楼歇。”侍卫跪在地上,派去打听人回来了,太子咳了一声,苍白着脸,坐着,笑了笑,听到这里挑了一下眉头,是吗。

几乎每天都会去青楼,吃得消吗。

他本来便打算今天去见一下周安的。

公公站在一边,殿下昨日出宫歇了一晚,天亮才入宫,要不是秦王要入宫,殿下还不会这么早回宫,太子殿下刚才回东宫,派去监视周二公子的人回来了。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周二公子和秦王——殿下会怎么做?他有些担心。

“还有呢,孤听一听,不可能除了去青楼就没有了吧。”

太子挑了眉头,清秀的脸多了什么,笑着问,没有说别的,公公发现殿下在笑,看向殿下,侍卫还是跪着:“回殿下的话,周二公子偶尔会去秦王府,回府的时候很少,威远侯好像知道什么,不管是白天黑夜周二公子都会去青楼,有时会去一间院子,好像知道什么,安排了人做什么。”他把打听到,还有查到的关于周二公子的行踪都报了出来。

禀给太子殿下。

“孤知道了。”

太子听完,再次挑眉,笑容加深,咳着,侍卫低下头。

公公担心,想说什么,太子挥手,不要他说,用帕子捂着咳,侍卫也抬头。

太子还是笑:“看着孤做什么。”

侍卫再次低头,公公张了张嘴。

“殿下,周二公子这样还是再查一下吧。”公公开口,太子还是笑,睥他一眼,还有侍卫:“孤知道,你说过了,孤早就定了今天见他。”

“殿下,周二公子好像派人在找什么。”侍卫迟疑了下。

他们的人只是猜测,周二公子好像在找什么,找的地方与殿下有关,他小心看了下殿下,殿下的人在那里,周二公子也在打听殿下的事。

“找什么?打听孤的事?”太子捂着嘴问,玩味的问道。

孤有什么需要他打听的,他若有所思,很有兴致。

公公盯向侍卫,眉头皱了,这样看来,那位周二公子可不能大意了,要他说就把那位周二公子抓起来,审一审就知道。

可看殿下的样子——

“好像是想弄清殿下是不是在宫外有喜欢的人。”侍卫说了出来,恭敬小心,公公脸色一变想说什么。

太子已经笑出了声:“哦?孤更想见一下周安了。”真是有趣,真是,他眼神变冷,有些事是不能有人知道的,周安既然知道,他要看看是谁告诉他的,是他自己发现找上孤还是秦王。

公公脸色委膛好看,一时之间想了很多,不管怎么,殿下都不该去了,殿下还是想一下再说:“殿下会不会有人知道!殿下,还是不要见了,老奴找人去把周二公子抓起来。”

侍卫也是这样想的。

“孤更要亲自见见。”太子眼中多了什么,笑着,公公叫了一声殿下,看出殿下决定了,他再说也没用,不高兴的看了侍卫一眼。

侍卫发现了就该早点说。

侍卫头低下头。

“去哪,通知周安,孤见他,就在今天,下午,孤出宫见下他。”太子不等公公再说,怪直侍卫,对侍卫道,侍卫抬头,他看出侍卫的意思。

“没有听到本太子的话,本太子可是等不及了。”太子又道,眼中很冷,侍卫心头一紧,退了出去。

公公:“殿下。”着急的。

“有人知道了,孤当然要问清楚。”太子转过头来,凝着公公,公公一见,低头,殿下这是?

*

周安才从美人的被窝里爬起来,昨晚是秦王大婚,他很高兴,美人更是多情,上马车的时候,他还在回味的,一个侍卫过来行礼,他一眼认出,示意他过来。

侍卫到了他的身边,周安又示意,侍卫起身说了什么,周安听着,嘴角的笑意不断,手上的折扇一下子展开。

太子殿下要见本公子!

周安摇着折扇上了马车,马车的门打开又关上,往一个地方去,和太子约好的地方。

周安没有等多久,等来了太子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