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忠心耿耿/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还以为要等一会才能等到太子殿下,挥开身边的人,笑着合上手上的折扇赶紧上前行礼。

太子走下马车,公公还有侍卫围上来,太子:“你要见孤。”

“太子殿下,在下有事要和太子殿下说。”周安起身抬头一笑,阴柔如敷了粉的脸望着太子,睥了公公侍卫一眼。

太子咳了一声,放下手帕,挥手,让身边的人退开几步。

公公还有侍卫看一眼周二公子,想到什么,低头退下,退到后面,这里是一处小院,很隐蔽,没有人知道殿下在这里,和周二公子见面,来的路上他们看过,他们只要小心一点不会有人知道。

周安见状再次行了一礼:“多谢太子殿下给在下机会。”

太子没有叫起:“孤想听一听你要说什么。”

“在下。”周安想说什么。

太子往前面走去,周安跟在后面。

半晌,周安笑着,望着太子殿下太子停了下来,咳了两声,公公走了过来,在一边递上干净的帕子,太子丢开手中脏了的帕子,公公退开。

周安还是笑着,太子不语,谁也不知道刚才太子和周安说了什么,周安又向太子说了什么,公公也是才过来,目光落在周二公子身上,再看殿下。

“这些就是在下要对太子殿下说的。”周安接着说道,恭敬的对着太子殿下。

“孤倒是没有想到你这样看待本太子,忠心耿耿。”太子开了口,视线扫过周安的脸,公公微皱眉头。

这位周二公子到底说了什么?

“在下当然对太子殿下忠心耿耿。”周安又道:“太子殿下不要怀疑,在下愿意一直对太子殿下忠心耿耿,只希望太子殿下明白在下的心意,不要怀疑在下的用心,相信在下的言语。”

“孤会看着。”太子盯着他。

“谢谢太子殿下。”周安开口,高兴起来,看向太子殿下。

“孤要回宫了。”

太子直接说,再次咳了一声,公公又上前,太子转头看向公公,周安看在眼里:“殿下怎么又咳了,请殿下保重身体,殿下只有保重身体才能——”才能什么没有说。

太子深深看了他一眼,公公也是,周安不动,过了一会。

“孤走了。”

太子说了一句走了,公公跟上回头看了周二公子眼,周安恭敬的:“在下恭送殿下。”

太子没有说话,公公还有侍卫簇拥着太子殿下上了马车。

周安送走太子殿下,又是一笑,直起身来,手上的折扇一下子展开来,带着笑慢慢的摇晃起来,脸上很高兴。

“公子。”他身边的侍卫走了过来,行了一礼,周安摇着折扇回头一看:“怎么?”

“太子殿下走了,公子?”侍卫开口。

“本公子知道,回府吧。”周安开了口,摇着折扇的手不停,一直不停的摇着。

等到坐上马车,马车的门从外面关上,周安合起折扇。

“太子殿下,在下对你可是真的忠心耿耿。”

太子殿下似乎不相信他的忠心,不过没什么,时间久了,太子殿下自会知道他的忠心耿耿了。

他把要说的都和太子殿下说了。

自己投靠秦王跟着秦王办的事,还有发现的事,秦王交待给他要办的事,太子殿下在宫外的心上人——

啧啧,他笑着摇着折扇,一下合上,一下展开。

刚才他算是向太子殿下表明了心迹,在太子殿下面前挂上号,以后就算有什么他也不用怕太子殿下误会。

他的心都是向着太子殿下的,不能叫太子殿下以为他真的投靠了秦王。

他以后有消息还要通知太子殿下。

“我竟然没有在太子殿下脸上看到惊讶,是太子殿下早就知道还是?”周安忽然想到什么,合起折扇想着。

他说的话太子殿下好像一点不惊讶,一定是早就知道吧,看来他今天求见太子殿下是对的。

他要是不向太子殿下表明态度,太子殿下一定会认为他是秦王的人,手上的折扇又一下展开,一下一下的摇着。

他差点小看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听了他说的没有让他做什么,只告诉他要是秦王再问他找没有找到太子殿下的心上人,就说找到了,太子殿下会怎么做?他很好奇,以后就是再次向太子殿下表明他的忠心了。

“公子。”

这时外面的侍卫过来,走到马车旁边,恭敬的开口,周安手上的折扇合着,他打开折扇,摇晃着扇着风,一身锦衣,掀起马车的布帘,看向外面。

“公子,外面没有人。”侍卫望着公子。

“那就好,本公子就不怕了。”周安一听,拿着折扇的手往外一扇,侍卫见罢明白,骑马退到一边,周安放下马车布帘。

他早就安排了人看着外面还有四周,他可不想自己和太子殿下的见面被人看到,发现。

回府和爹说一声,他和太子殿下见面,爹就会知道他是真的忠心太子殿下了。

昨天秦王大婚,他没有回府,爹说不定还以为他又胡作非为去了,虽然爹知道他忠心太子殿下的心,他要让爹知道他可是去干正事了。

*

半天后,马车停下来,周安下了马车,摇着折扇,一下一下往里面走去,侍卫关上马车车门退到一边。

“下去吧,本公子进去了。”周安开了口,侍卫们行了一礼,只有两个侍卫跟在后面,其余的都站在马车旁。

周安往里,收起折扇来,两个侍卫在后面,门房听到声音看出来,一下看到二公子,二公子回来了?

“二公子你?”门房忙行了一礼,二公子回府,他们想说什么,周安睥了他们一眼:“是不是爹又在找本公子?爹在府里吗,今天好像不是早朝的日子。”他看出什么不等门房道。

“老爷在府里,在书房。”两个门房一起道,扫向二公子身后的侍卫,没有再看。

“本公子去见爹。”

周安开口,侍卫跟上,两个门房又行了一礼,张了一下嘴,什么也没有说,看着二公子的身影。

二公子以前也是这样,侯爷偶尔会管二公子,前一阵子突然管起来,管得得严,二公子一不回府,侯爷就会问起,最近二公子更是少回府,不知道怎么了,侯爷突然不再管二公子了。

他们这些门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也不知道。

周安带着人到了爹的书房外面,看到爹身边的人,摇着折扇上前,威远侯在书房里和管家说话,突然一个侍卫进来,老二回来了,他看了身边的管家一眼,管家也望着侯爷:“侯爷,二公子来了。”

“听到了,让他进来吧。”威远侯开口,没有什么表情,收回视线。

管家看向侍卫:“侯爷的话听到了吗。”

侍卫行了一礼应了是,退了出去,管家看着,过了会转回头:“侯爷,二公子过来,想来有话和侯爷说。”

威远侯没有说话,面无表情,脸色不好:“谁知道他要说什么。”

“侯爷也许是关于秦王还有太子殿下的。”管家小声的道,威远侯一下子看向他,管家不敢再说了,太子殿下秦王殿下不是他一个管家能提,能说的。

不过侯爷今天没有出府,不就是等二公子回府吗,要不是这样,侯爷就算不入宫也会出府,现在二公子回府了,侯爷却是这个表情。

下一刻,脚步声响起,他看过去,二公子进来了,他看向侯爷,侯爷脸色不变。

威远侯皱着眉头:“你跑来我这里?”这时候才回府,管家向二公子行了一礼,感觉出侯爷的不悦,侯爷还是为二公子这么晚回来生气。

周安笑着叫了一声爹,叫了起,他身后跟着的侍卫留在外面,没有跟着他进来,他又走近几步。

管家站起来不开口。

“你行什么礼。”威远侯突然对管家说。

“侯爷,二公子。”管家想说什么。

周安不在意,停下步子,笑了起来,对着爹:“爹不管我了吗?”

“你不是说你不是真的跟着秦王殿下,是为了太子殿下什么的,我还管你做什么?只要你不要胡作非为。”威远侯开口。

“儿子就说怎么爹忽然不管我了,我没回来也没有找我,都不习惯了,爹竟然一点也不担心。”

周安道。

“你是想让我管你?那我就管你就是,只要你想。”威远侯不高兴的,管家盯着二公子。

“爹,儿子可不是这个意思,昨天去了秦王府,爹是知道的,结束后爹找儿子,儿子不是派人说了,没有回府,找了人求见太子殿下,不久前儿子和太子殿下见了面,太子殿下答应和儿子见。”

周安笑着说。

“爹不会是猜到了吧。”

“你和太子殿下见了面,说了什么?还有,我到哪里去猜到,谁知道你找了太子殿下还和太子殿下见了面,太子殿下居然来见你了。”威远侯脸色一变,一口气问了不少,慢慢平静下来。

他想知道的不少,很多,盯紧二儿子,问着,管家也意外,二公子和太子殿下见面了,还有,他和老爷一样有不少疑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