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击鼓传花/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好了。”周嬷嬷走回来,向着老夫人。

“好,好了就吃吧。”吴老夫人听了点头,看了一下,说是少喝一点,人老了,还是不由喝了些,主要是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还有礼哥儿媳妇敬她,又都在,她也高兴。

张氏脸上也上了脸,宁氏没有,还是那样。

宁疏影脸最红。

吴老夫人不由自主摸了一下脸,脸上有些烫,不知道上了脸没有,她摸了一会,她发现头有点晕,真的晕,人真的老了,才喝了多少呀,她在心里头想着,周嬷嬷看到老夫人的样子,想开口。

吴老夫人按了下好多了。

周嬷嬷:“老夫人,你没有上脸。”她看出了老夫人所想。

“嗯。”吴老夫人听了,没有上脸就好,只要没有上脸,在她看来就是没有醉的,她睁开眼,也是她才喝多少呀,比起原来才一点点。

“娘,媳妇头晕了。”张氏笑着开了口,宁氏:“对,娘。”宁疏影红着脸,不说话。

吴老夫人看过她们,周嬷嬷也跟着老夫人看,吴老夫人再看菁丫头,菁丫头不错,没上脸,赵嬷嬷几人看着就是好。

雲丫头和雯丫头还有莲姐儿,三个丫头都上了脸,真是,雲丫头更是疯丫头一个。

“不要喝了,喝得差不多就行,再喝下去一个个就摊了,火锅子好了该用了。”吴老夫人沉着声音。

抓着周嬷嬷挥了下,周嬷嬷知道老夫人是让她过去,几位姑娘还是那样,她走过去,二姑娘身边有丫鬟婆子围着。

她对着二姑娘几个说了老夫人的意思,二姑娘大姑娘三姑娘没醉,郡主也是。

都还清醒,听了老夫人的,没再喝,虽然二姑娘不乐意,还抱着酒杯。

喝得也最多。

“你们也少喝点。”吴老夫人在这边直接对老大媳妇老二媳妇礼哥儿媳妇又说,看她们点头。是清醒的,点头。

在喝的中途,她又叫了人出去亭子外面围着,不许人靠近过来。

周嬷嬷走回来了。

“老夫人,好了。”

吴老夫人看都看向她,正要说用。

书房那边有人过来,她一说便知,老大老二派了人来,和她们说,书房不方便,收拾了暖阁出来,把炉子搬到暖阁,在暖阁里用,厨房那边送了火锅子去。

这样好,这样不错,听了,她表示赞同,见在场的都看着来人。

她让来人回去。

也告诉老大他们一声这边。

“那边老大老二让人去了暖阁,把火炉子还有火锅子摆到暖阁还有烤肉。”

人走了,吴老夫人让周嬷嬷扶着她起来,她要用火锅子,还留在亭子里的丫鬟婆子围上来。

赵嬷嬷也扶着郡主,吴雲不让人扶吴雯吴莲跟着,宁氏张氏一笑,宁疏影脸红的扶着人。

用了火锅子,洗好的菜还有肉在一边,一边烫一边吃,有小碟,碟子里面放着辣椒还有别的东西。

煮好了肉片还有菜,沾一点放到口中,热腾腾的很美味,吴老夫人也一口气吃了不少,又用了婆子送来的饭,喝了沏好端上来,倒好的茶水,见几个孙女外孙女媳妇孙媳妇都用得不错。

周嬷嬷等等着也冷了饿了吧,先头还让人也下去烤肉吃。

她叫了她们去。

火锅子里的水越来越开,又开小,慢慢变成小火,大家都有些饱了,就吃得少,慢慢煮,整个亭了里,从烤肉味变成火锅子的味道,浓浓的散发开来,在整个亭子里,烤着火,烧着碳,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子,时不时偷喝一点酒。

吴雲很惬意,吴雲觉得光吃光喝没趣。

“表姐。”吴雲看向表姐,笑嘻嘻的。

赵嬷嬷正服侍着郡主,闻言,表姑娘又想说什么,表姑娘的表情让她们隐有所觉。

萧菁菁不说话,想听下表妹会说什么。

“我们来吟诗吧,表姐!”吴雲拉向一边的表姐,笑哈哈的道,又看向大姐姐三妹妹:“大姐姐三妹妹是不是也无聊?”

“吟诗作对。”萧菁菁开口。

吴雯吴莲觉得二妹妹二姐姐是不是醉了。

“对,表姐不然多无趣,光是吃喝,我们来作诗好不好,大姐姐三妹妹,祖母娘,大伯娘还有大嫂。”吴雲一股恼儿叫了所有人。

本来吴老夫人宁氏还有张氏宁疏影是没有听到的,她一叫,她们怎么会不听到,丫鬟婆子也听到,周嬷嬷也是,不止是吴老夫人等看过来,就是丫鬟婆子周嬷嬷也看着她。

“嘿嘿,祖母,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吴雲还在问,今天的高兴还有喝酒让她不想卫烨那个男人。

卫烨,她又想到了,她想见他,可是,算了,她要吟诗。

赵嬷嬷三人总算知道表姑娘想法,一个个都盯着,不开口。

“表妹。”

萧菁菁轻叫了声。

“祖母你们怎么这样看我?”吴雲毫无所觉,她是喝得最多,头最晕的,也有点朦胧的醉感来,她问起来,扫过所有人。

还是没有人开口,反正她没有听到声音,只的表姐,她对着表姐一笑。

“要不我们玩击鼓传花。”

还是没有回答。

“表姐你想玩击鼓传花还是吟诗作对?”吴雲问。

“都可以。”萧菁菁也有兴致,吴雯吴莲也一样,吴老夫人收入眼中,掠过礼哥媳妇还有两个媳妇等人。

周嬷嬷小声说了什么,几位姑娘可以玩,老夫人夫人们可以看着。

“吟诗作对和击鼓传花都不错。”吴雲也犹豫:“这样好了,轮到谁除了说真心话就吟诗作对,好,就这样。”她拍了一下手,高兴的,众人注视。

“你想玩就玩,我们就不凑热闹年纪大了,好好休息。”

吴老夫人终于说了话,她们这些人玩什么玩,要玩她们几个来。

“好的,祖母,我们自己来。”吴雲听不到别的了,她眼前有点花,看人有重景了,听到祖母的,也不看任何人,高兴的就叫人去拿鼓来,击鼓传花,轮到谁轮就要说真心话还有吟诗作对。

所有人都可以问。

半晌,丫鬟取了鼓过来,还有花也拿过来,吴雲一听就抢过来,让丫鬟开始,她坐下来。

萧菁菁吴雯吴莲还有宁疏景想说什么,吴雲让人开始,鼓声响起,一下子停了下来,停在吴雲面前,都望向她。

她感觉到。

吴老夫人无奈盯着。

“问吧。”吴雲嘻嘻笑。

“作诗吧。”吴老夫人开口,插话。

“好祖母听你的。”没有听到表姐还有大嫂大姐姐三妹妹的话,吴雲笑着吟了首诗,接着又来,花大多停在吴雲和吴雯面前,一次停在萧菁菁面前,真心话没有人说,多是作诗。

吴老夫人看雲丫头像是醉了,能糊弄过去就糊弄。

都看着吴雲。

“表姐,你第一个喜欢的人是不是四叔?”最后花停在萧菁菁面前,不等人说,吴雲笑着问。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萧菁菁想到纪宁:“是。”

“表姐最难过的是什么。”

吴雲紧跟着问,拉着表姐,没有人不听着。

吴老夫人脸色一变。

萧菁菁白着脸:“害四爷。”她说不出来。

吴老夫人一下子打断了所有的,让人扶人下去,该去歇着了,菁丫头就扶去收拾好的院子。

是的,她让人收拾了院子出来,菁丫头还有永叔来的时候住的。

人都走了,吴老夫人也闭上眼。

得知老大他们那边喝了酒要散了,点头,休息过后再说。

她扶了周嬷嬷的手回去。

让人把亭子里撤了。

书房那边暖阁也要收拾了,周嬷嬷让老夫人放心,她会安排。

书房。

吴大老爷几人作了诗,散了。

得知娘那边也喝了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