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提前添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知道也就那么回事,他们不过是恩爱点,又没大事,规矩不是都要守,再说一家子的人而已。

别人说也不过是嫉妒,她是高兴两人不分开,不分床的,只要没事,现在都可以在一起了。

曾经她也担心过,派过人问,后来一切都好,在安排院子的时候她就嘱咐了人。

也没有叫太多人知道。

都不许乱说,只有安排的人知道,府里的人她还是相信的,老三一家出府后更是,都在她的掌握中,派去的也是她的人。

就算有疑惑也会藏在心里,不问。

“你说。”吴老夫人想完,不想了,问了一句,只是没有接着往下说。

周嬷嬷等了一会,看着老夫人:“老夫人?”她看老夫人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你说菁丫头那边。”吴老夫人说着又停下来。

“老夫人不是都安排好,还是亲自安排不让人插手。”周嬷嬷看着老夫人的意思回答道。

“是啊,可。”吴老夫人摇头。

“那老奴让人问下吧。”见老夫人不放心,周嬷嬷哪怕不知道老夫人所想,还是道。

“好。”

吴老夫人同意了,她就是这意思。

周嬷嬷出去了,叫了人,小声说了,挥手让人去,她回去。

“老夫人,吩咐了。”周嬷嬷说。

“老大老二还有礼哥儿他们也喝了酒,一家子都是,不知道?还有老大媳妇老二媳妇礼哥儿媳妇几个丫头。”吴老夫人随即再次道。

周嬷嬷不说话了,老夫人就是喝了酒睡不着,想得多。

吴老夫人是真的睡不着,她太久没喝酒,更没喝这么多,兴奋难免,别的人就怕和她一样。

她也和周嬷嬷说了。

周嬷嬷望着老夫人的表情,偶尔说一两句:“应该是和老夫人一样兴奋,大夫人二夫人——”

“几位姑娘说不定休息了。”

“嗯。”周嬷嬷听着就是点头,她低下头来,按了一下额头两边,送晕了起来,眼前有点花了,看不清楚了。

“老夫人。”

周嬷嬷弯腰俯身,扶着老夫人的手,在她看来,今晚各房的夫人还有姑娘都会睡得很好,喝了酒不舒服很正常,兴奋也正常。

“我头晕得很,还是睡吧,睡吧。”吴老夫人不再觉得兴奋了,可能是年纪大了,记得当年可是很兴奋,很多话,她闭上眼,就着周嬷嬷的手躺到床榻上。

周嬷嬷:“那老夫人就休息吧,要是哪里不舒服叫老奴,老奴叫人。”

“嗯。”吴老夫人不想说,周嬷嬷服侍老夫人躺好,盖上被子,凝着老夫人,派去郡主那边的人也要回来了吧。

过了会,老夫人睡过去。

周嬷嬷叫了声,老夫人没有动作,她还是守着老夫人。

半晌,人回来了,周嬷嬷才走出去,看着来人问了情况,知道郡主和四爷也休息了,各房主子都休息了。

只有二姑娘兴奋得睡不着在吟诗,大姑娘之前也睡不着,画着画。

这些不需要告诉老夫人。

*

萧菁菁醒来,没有哪里不舒服,她和四爷摸着肚子说着话睡过去的,望着天色。

她的肚子又在动。

嘴角勾起,带着笑,她摸了一下,动得越发厉害了,她在心里说了几句话,侧过头来,还要说什么,四爷还在睡。

“菁儿看我?”下一刻纪尧一下子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向她,俯身朝着她吻下来:“菁儿,为夫好难受。”

萧菁菁没有回过神来,被亲了一口,猝不及防下,反应过来。

“谁叫你喝那么多。”萧菁菁推了四爷一把,望着他,纪尧还是在她脸上亲了下,才让开来。

“我让人送点——”萧菁菁在一边看着。

“不用,只有一点。”纪尧放下按着额头两边的手,轻笑着,凑过去,有了精神,又俯身抱着她,手在她的肚子上:“天亮起来不是动得厉害,你告诉为夫的,动没有。”

萧菁菁发现肚子不动了:“动了,刚才。”看四爷真的没事,不再说。

她话刚落口肚子就一片平静,很奇怪。

“怎么现在不动?”纪尧摸了一会,发现没有动静,问起来看向她,萧菁菁也不知道,摇头,四爷摸了很久,又对着说了话,也没有动静。

“看来这臭小子该打。”纪尧说。

萧菁菁注视着四爷的样子:“……”

纪尧:“不动?真是不听话。”他又在说,萧菁菁还是听着,肚子里动也不动。

过了片刻纪尧放开手,不再摸:“算了。”

萧菁菁忽然发现肚子又动了。

纪尧看出什么:“动了?果然是和我作对。”他轻笑的摸过去。

萧菁菁发现又不动。

纪尧:“……”真是该打的臭小子。

他们也不再摸肚子,萧菁菁和四爷一起起身,肚子动得很频繁,儿子真的不想见四爷,她想笑。

纪尧不让她笑,也不想看到,吻下去。

起来后,收拾好,他们相偕着请了安,吴老夫人看他们还能来,高兴,拉着他们说话,萧菁菁见到外祖母,外祖母还好,也有点没精神,喝酒喝多了,醒酒汤也没用。

“你们看着还不错。”

吴老夫人笑,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周嬷嬷等和赵嬷嬷几人一起站着。

萧菁菁:“外祖母多休息。”

纪尧也道。

“会的。”吴老夫人说,萧菁菁问起舅母她们还有表妹等,吴老夫人一说:“他们啊。”很是无奈的样子。

萧菁菁才知道舅舅他们还有表哥表弟还有表妹们表嫂都喝了酒用了醒酒汤醒来还是不舒服。

都没有精神和四爷一样,雲表妹喝得最多,最厉害。

一大早就醒了,一个个都往厨房派人,没有一个舒服的,又让人去厨房要了醒酒汤,雲丫头更是起不来,头痛脑热的,好在不是病,是喝了酒的后遗症。

萧菁菁听了,很关心,纪尧没有问,吴老夫人睥过周嬷嬷几人,让菁丫头不要多担心,都没事。

萧菁菁想去看下,吴老夫人没让他们去,还是让他们休息下再说。

也不想让菁丫头劳累,让永叔和菁丫头一起,觉得永叔能明白,示意永叔,看到永叔点了头,放心了。

萧菁菁听了外祖母的话,就不打算去了,外祖母不和四爷说也没事。

吴老夫人可不这样想。

而后,萧菁菁让外祖母好好休息,外祖母脸色不好,和四爷一起出去,不再打扰老夫人,四爷拉着她,吴老夫人看着。菁丫头了解她的心思不错。

呆到下午,萧菁菁和四爷又见了外祖母,表妹表哥表弟还有表嫂舅舅母都好了,一起见了面说了话。

萧菁菁提出了走,吴老夫人没有留,虽不舍,吴雲也是,最不舍,最难受,说了话,萧菁菁和四爷走了。

吴老夫人让人送他们,叫他们空了再来,院子留着,直到送走了他们,挥手叫人散了,各回各家休息养着,一个个再多休息下。

上了马车。

萧菁菁靠着四爷,纪尧揽过她,他们交待了人,去郡主府,郡主府里没有什么好看的,他们就是问一下,还有走一走。

郡主府里的人看到他们来,一个个出了府,跪在地上行礼,郡主和郡马爷很久没来了。

突然过来,他们想着。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看着,过了会,叫了起,走进去,一切和原来一样,打扫得很干净,她又问了情况,等到知道得差不多,他们离开了。

郡主府的人都很恭敬小心,送走了郡主和郡马爷心头一松,一开始还猜测郡主和郡马爷为何来。

是不是他们哪里没做好,还是郡马和郡主要回来住,原来都不是。

郡主和郡马爷就是来看看。,

安郡王府。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下了马车,他们要在天黑前回府,让人叫了门房,门房探头,一看,吓了一跳张了嘴,冲过来,行礼,郡主郡马爷回来了。

门房几乎是滚过来的,屁滚尿流跪在地上,抬起头来,磕着头,请安行礼,郡主和郡马爷多久没回来了?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带着人,到了近前,看着门房,身边簇拥着的人围着他们,他们让人起来,叫人进去通知贺侧妃,门房应了。

郡主和郡马爷回来是大事。

过了一会,萧菁菁和四爷一起进去,留了些人在外面,带了些人,门房跟着,府里有人过来,一看,小跑过来,到了面前恭敬的行礼:“郡主郡马爷回来了。”

萧菁菁示意她起来,纪尧不说话,只转着玉板指笑着。

门房和后面的人看着。

门房几次说话。

整个安郡王府此时慢慢都知道郡主和郡马爷回来,门房叫人一个个通知。

贺侧妃接到消息,站起来,她和身边人说下,带着人迎出去,扶着肚子,她的肚子虽有过不舒服,也好了。

她身边人担心,她还是决定亲自去。

还让人去通知二姑娘还有四姑娘还有姨娘们还有——

萧菁菁和四爷见到贺侧妃,没有说什么,贺侧妃这才知道郡主是为了她回来的,见过礼坐下来。

不久,萧媛媛和萧芸芸来了。

贺氏提起萧琳琳。

萧菁菁只说问父王,不说什么,和四爷一起呆了一阵,走了。

姨娘们都打听起来。

*

回到府里,萧菁菁和四爷吐出口气,该请安请了休息,叶蓁和景非翎成亲前。

萧菁菁提前带人去看叶蓁,添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