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头疼脑热/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祖母。”过了会宝珠郡主回头:“外祖母,大哥说他没有心上人,我还以为大哥有心上人,还和外祖母你说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想多了。

不过还是有怀疑。

“你问了?”太后听了,这丫头,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发,大致能想到。

“嗯。”宝珠郡主点头,把经过说了,还有她的想法说了。

太后听出来了这丫头还有怀疑。

这有什么可怀疑的。

别说她和皇帝说的时候没有多顾忌,就是有心上人又如何,不过她会适当看看,这丫头必竟和她说过。

只这丫头想最多。

不过就是这点让她喜欢,不要变了。

“你大哥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还想什么,你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不过你的担心也没错,外祖母也想过问一声,既然没有,那就好,你大哥的想法是好的,倒是你,罢了,你是女儿家,外祖母就多疼你一点。”

太后一边说一边笑。

“那外祖母就多疼我一点。”宝珠郡主还以为外祖母会怪她,看着外祖母,外祖母没有。

“好,一切以你喜欢为准,我和你皇舅舅说。”太后笑了。

宝珠这丫头不像烨哥儿。

太后赞赏烨哥儿是懂事的,说的做的都令人放心,没有和珠姐儿胡闹,换到宝珠这丫头身上,她又宽容了。

“现在知道你大哥没心上人放心了?之前看你的样子,原来是担心这,外祖母心中又不是不知道。”太后接着叹气。

居然还专门问了,她还以为他们兄妹俩说什么。

“我还是怕。”宝珠郡主说。

“现在还怕?”太后问,宝珠郡主摇头。

“这不就对了。”太后开口,宝珠郡主笑。

太后想着把烨哥儿的话和皇上说声。

*

熙和帝从贵妃宫里出来,打算去宜妃那里看看,宜妃这几日得了风寒不舒服,头疼脑热的太医虽然看过,也喝了药还是不见好转,就看到母后派来的人。

总管公公站在一边。

还有人在后面跟着。

“母后让你来做什么,找朕有事?烨哥儿出宫了?珠姐儿还有母后——”熙和帝沉着声音,威严的问。

总管公公还有其他人听着。

“陛下,太后娘娘让老奴来。”来人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从母后派来的人这里知道了烨哥儿的话,熙和帝神色不变嗯了一声,挥了一下手,还算不错。

总管公公等盯着,等到太后娘娘派来的人下去了,他抬起头来,熙和帝看过来,总管公公对上陛下的目光:“陛下,卫世子入宫见陛下还有宝珠郡主,卫世子看来很——”

“烨哥儿还算不错。”熙和帝道,不像皇姐。

总管公公微低下头,看出了陛下的心思,手上的拂尘一甩,恭敬的望着陛下:“陛下的意思?”

“朕要想一想再奖赏他。”

熙和帝道,背负着双手继续往前,总管公公跟上:“陛下是该想一想,卫世子要是知道,一定很高兴。”

“他高不高兴朕不觉得有什么。”

熙和帝没有说话,走了几步,才侧过头来:“这样吧。”

“陛下请说,老奴听着。”总管公公恭着身子,等着陛下开口,后面的人也上前来,熙和帝想了想,开了口:“先赐点东西吧,要过年了,朕好像还没有赐东西,也是忘了,赐几样不错的给烨哥儿,也算是我这当皇舅舅的的心意。”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不是忘了,是恼长公主殿下,现在卫世子入宫,太后娘娘派了人来,陛下觉得不错,才想起该赐点什么。

太后娘娘派人来也许也是为了提醒陛下,总管公公想着。

熙和帝确实就像总管公公想的一样:“你去挑几样不错的赐下去,以朕的旨意赐下去就是,朕虽然恼了皇姐,皇姐也做了朕不喜的事,不过母后提醒得对,朕也不能就把皇姐做的按到烨哥儿身上,而且皇姐和驸马一起去了南边,为朕看着南边去了,连年都没有在京城过,虽是被朕派去的。”

“是,陛下,老奴会挑几样好的。”

总管公公回答,恭敬的应了是。

后面的人也低头。

熙和帝扫过,又想到什么:“朕记得烨哥儿喜武,你看着办,朕就交给你了,你知道朕要的是什么。”

“老奴知道,请陛下放心。”总管公公点头,抬了抬头。

熙和帝让他去了,马上去办,快点办好,再过来。

总管公公得了命令,就要下去,不过下去前他睥向身后,望着陛下:“老奴知道陛下现在要去看宜妃娘娘,老奴有话要说,希望陛下小心一点,宜妃娘娘得了风寒,但陛下也要保重龙体,不要过了病气,陛下的龙体才是最重要的,要是陛下的龙体欠安才是——马上就过年了,陛下。”

“说这些做什么,朕知道,心里有数。”熙和帝知道总管太监的意思,不悦的,不等他说完,打断了他。

“老奴不说了,只是担心。”

总管公公不再说,往身后看了眼,吩咐他们服侍好陛下,见人点头,再次望向陛下。

“朕知道。”熙和帝不耐烦。

总管公公下去了。

熙和帝又派了一个人,跟上去,才转身往宜妃那里去,他知道宜妃为什么这样,宜妃年纪不小了,还学小姑娘,大冷天逛花园赏花。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身边的人也不知道劝,他知道后就罚了她身边的人,既然照顾不好主子,那还留着做什么。

要不是宜妃劝,他都打死丢出宫去了,连带宜妃也不满,前些日子一直下着雪,又冷又冻,没有人出门,偏宜妃不知道自己身体,带着人跑出去,在雪地里走了走,这不就病了,过了病气,得了风寒。

上了年纪的人,一得病,不是一天二天能好的,自己也难受,太医看了开了方子熬了药喝了也不管用。

老都老了还不愿喝药,要他这个皇帝盯着才愿意喝,好在临近过年,封了印,他也闲下来,有时间,闲着也是闲着,他才能去盯着宜妃。

加上要过年,母后也不会说什么,听说太子妃也有点不舒服,太子找了太医去看,只是受了点凉,不知道太子妃身边的人怎么照顾的,他让太子自己处理,天气冷,不舒服的人很多。

他让太医一家家去诊脉了,算是皇恩。

让各府都注意,别得了风寒,过年的宫宴少了什么人。

每日他一有空都要去宜妃那看下,不看不安心,宜妃真是不省心。

他也让了秦王还有秦王妃入宫陪了宜妃,更是留了薜氏在宫里侍疾,宜妃不舒服,本就该儿媳妇入宫侍疾。

薜氏虽是新嫁也是一样,还有那个妾,琰哥儿还有薜氏入宫的时候宜妃倒是好些。

但他不可能把琰哥儿再留在宫里,琰哥儿必竟大婚了,薜氏也不可能一直留在宫里。

临近过年了。

昨日他让薜氏还有那个妾出了宫,留在宫里别出了什么事,等到除夕再入宫,宜妃也是同意的,现在又头疼脑热起来。

他也怀疑过宜妃是不是因为琰哥儿输给太子的事,罢了。

他也不高兴,烨哥儿的亲事还有宝珠那丫头的,之前只和母后贵妃说过,他不久前去贵妃那里商量了,看看如何,贵妃倒是身子好,很省心。

*

宜妃此时咳了两声,用手帕擦了一下嘴,宫人端着温水站在一边,还有端着熬好的药的。

宜妃并不想喝。

她想看孙子,想看儿子,儿子居然输给了太子,她心里怎么舒服得起来,她心里很不舒服,太子哪里比得上她的儿子,就是废物,竟然赢过琰哥儿。

她不相信,一定有人帮着太子,皇上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公平一点。

她一想到,就难受,心里难受就想做点什么,光做还是不舒服,她想帮琰哥儿,她得了风寒。

皇上来看她,她不知道皇上有没有怀疑她的用意,她顾不上。

她就是想让皇上看看,她的琰哥儿多好,封印后,皇上每天都会来,她目的达到了,可是还不够。

她要的更多。

琰哥儿那么努力。

太子有什么,就是靠身边的人,要不然一无事处,琰哥儿都是靠得自己,没有靠任何人,只是晚了一步就被太子抢走了机会。

还当着朝臣的面,陛下更是说了谁赢了就证明谁有能力,这不是说明琰哥儿比不上太子。

不如太子吗。

怎么可能,刚知道的时候她气得不行,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琰哥儿会输给太子,她很久才不得不信,她一直都希望琰哥儿这次能赢,结果呢。

“娘娘。”

两个宫人端着温水还有熬好的药,跪了下来,望着娘娘,想要说什么。

“你们不要说了。”宜妃开口,挥手,还有宫人站在一边。

她不想喝就是不想喝,手一挥,握紧手帕:“你们端下去。”皇上不来,她不喝,还有琰哥儿薜氏。

锦绣。

“娘娘,陛下要是知道一定会担心的,陛下空了就会过来,奴婢去看下陛下——陛下说不定从贵妃娘娘那里出来了。”

一个宫人道。

娘娘从知道陛下先去了贵妃娘娘那里,没有过来就不高兴,她猜测着。

卫世子入了宫,不知道说了什么,陛下去了贵妃娘娘那。

“你以为本宫在气什么?”

宜妃听了,白她一眼。

“那娘娘。”

两个宫人一起看着娘娘。

“卫烨不知道为什么入宫。”宜妃问起来。

宫人也不知道。

“可能是为了宝珠郡主。”宫人小心的。

“可能。”宜妃又咳。

直到皇上到来。

*

除夕。

各家都入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