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臣妾明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爱妃还是好好躺着吧,朕不想看你折腾。”熙和帝沉着声音,威严又温和。

“是,陛下。”

宜妃顺着陛下的手,没有动躺了回去,宫人张了张嘴。

“爱妃风寒一直没好,看来是没有休养好,还是说有人没有照顾好你。”熙和帝这时候又道,威严的声音里像是带了点什么,目光落在宫人身上。

宫人脸色一变,就要跪下想要说什么又不敢。

熙和帝脸色倒是看不出有什么。

“陛下,是臣妾没用。”宜妃脸色微变病怏怏的抓着陛下的手,望着陛下,开口。

“朕没有说爱妃你,爱妃哪里没用了,不要多想。”

熙和帝拍了爱妃的手,转过头来,看着一边的宫人,宫人一见恭敬的俯身,一个个跪在地上,头碰着地面。

宜妃手动了动。

“是奴婢们没有照顾好娘娘,请陛下责罚。”宫人磕了几个头抬起头来,低下头。

“朕确实要罚你们,不是你们的错,爱妃怎么会一直没好?”熙和帝是质问也是询问,盯着她们:“要不是爱妃替你们求情,朕已经处置了你们,你们——”

宫人说不出话。

“陛下。”

宜妃知道陛下不打算再纵容她,陛下都知道,不允许她再这样下去,她不可能再利用陛下达到自己的目的。

“爱妃就不要说话。”熙和帝回过头来,说了一句,宫人动也不敢。

“朕希望爱妃能早点好。”熙和帝又开口对着宫人又像是对宜妃,宜妃手握紧。

宫人们:“奴婢等会好好照顾娘娘——”她们磕着头。

“朕也希望如此,不要再叫朕失望了。”熙和帝淡淡的,声音压得很低,拖长了些许,宫人继续磕头。

“陛下,臣妾会好起来的。”宜妃还是病怏怏的拉了一下陛下,努力露出一个笑,明利爽快的,望着陛下,身体轻轻一动。

“朕说过,不喜欢看爱妃这样辛苦。”熙和帝神情缓和了些,按住宜妃:“爱妃要是好起来,朕就放心了。”

宫人不再磕头,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宜妃望着陛下,一笑,谁也不看,熙和帝表情更缓和了些,就在这时,有宫人出现在殿门口。

跪在殿门口,行了礼。

熙和帝叫了一声进来,背负着双手站在床榻边,宜妃想起来,跪在旁边的宫人起身扶着娘娘:“娘娘。”

宜妃稍坐起来。

殿门口的宫人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恭敬小心的抬头看到陛下和娘娘:“陛下娘娘。”

熙和帝:“什么事?”声音威严。

宜妃也想知道。

“娘娘,陛下,秦王殿下还有秦王妃娘娘来了,来看娘娘。”宫人望着娘娘陛下,磕了一个头开口道。

“秦王来了?”熙和帝听了,没有什么表情,宫人恭敬的应了是。

“琰哥儿。”宜妃开口。

宫人看着娘娘。

“让他们进来吧。”熙和帝看了看宜妃说,手一挥,宜妃不说话,宫人们也一样,跪在下面宫人快速的应了一声退了下去,几步退到殿外面,转身离开。

“琰哥儿带着他媳妇来了,朕就不多呆了。”熙和帝回头对着宜妃道。

“陛下不陪臣妾了吗,陛下要去?”

宜妃望着陛下,白着脸,宫人注视着陛下。

“朕要去御花园,琰哥儿他们来了让他们陪你,可以晚一点再过去。”熙和帝说:“朕空了再过来看爱妃,爱妃记着朕的话,太医开的药,朕希望爱妃能好好喝,早点好,朕才能安心。”

“臣妾不会再任性了,陛下。”宜妃笑了一笑,她知道陛下不会再容忍自己,所以……

“朕等着。”熙和帝道,扫了宫人一眼。

“宜妃,朕还有一句话,朕一直很看重琰哥儿,你不要再多想了。”熙和帝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想宜妃明白,他心中最重视的依然是琰哥儿,不想她再做这些没用的事。

宜妃仰着头:“陛下,臣妾明白了。”陛下是在告诉她,不用做这么多,在陛下心中看重的还是琰哥儿。

他们的儿子的,她的儿子才是陛下心中太子的人选。

宫人也听出了什么,手脚都不知道放了,还是宜妃扫了她们一眼,她们才放松下来。

“朕不想有人知道。”熙和帝看见,宜妃道:“陛下放心。”

宫人们再次跪在地上。

熙和帝背负双手,转正身体,宫人走了进来,跪在地上,磕了头,抬头看到跪在地上的宫人没有多想:“陛下,娘娘,殿下和王妃娘娘来了。”磕了一个。

“母妃,父皇。”

秦王带着薜氏锦绣走近,锦绣扶着嬷嬷的手,行了礼,薜氏端庄的笑,锦绣恭顺低头,丫鬟婆子跪在地上。

“起来吧,琰哥儿,你母妃风寒加重,你陪你母妃一会,还有你媳妇。”熙和帝直接道。

看了琰哥儿还有薜氏还有那个琰哥儿宠着的妾,没有多说什么,手一挥,让他们都起来,看向宜妃说了声。

宜妃对上陛下的目光,笑望着儿子和媳妇,还有锦绣,儿子没有宠妾灭妻,媳妇大度贤惠,端庄,锦绣有身子,知道谨守为妾的本份,这样琰哥儿才不用为后宅费心。

这就是她要的。

陛下是真的为琰哥儿好才会为儿子定下薜氏,只有薜氏最适合琰哥儿,虽然脸色不好还是高兴。

“是,父皇。”

秦王回答,薜氏也笑:“儿媳妇会陪着母妃。”

锦绣知道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嬷嬷还有丫鬟起来。

“好。”熙和帝点头,说了一个好字,紧跟着:“你们陪着你们母妃,朕去前面了,你们晚点再过来吧。”他交待琰哥儿几人。

“是父皇。”秦王应了是,沉稳的,薜氏笑着跟着王爷,锦绣恭顺小心,丫鬟婆子低头。

宫人也是一样。

“陛下去吧,臣妾不耽误你了。”宜妃说:“臣妾有琰哥儿他们陪了。”

秦王不说话,薜氏笑着恭敬行了一礼,锦绣跟着,丫鬟婆子宫人也是。

熙和帝迈开步子走了。

殿外总管公公出现。

“母妃,儿媳妇陪你。”薜氏这时走到宜妃的身边,端庄的笑,宜妃:“你这孩子呀。”她笑了笑。

拍了拍她的手,婆媳两人说起话来,其他人只能听,扶着姨娘的嬷嬷担心姨娘。

“儿媳妇早就想来了。”薜氏看得出和宜妃相处得很好,宜妃也高兴,目光掠过琰哥儿,又看到锦绣停了下,收回来:“母妃很高兴。”

“儿媳希望母妃早点好,殿下一直担心着母妃。”薜氏又道,发现了母妃的目光,脸上没有变化,宜妃笑着:“是吗。”

锦绣扶着嬷嬷的手轻轻抬头,她感觉到宜妃娘娘的目光,看出娘娘很喜欢王妃娘娘,和对她不一样。

好像和王妃娘娘一起,娘娘连病都轻了不少,脸色也好了,这不止是锦绣一个人发现。

有人也发现了,本来想劝娘娘休息的。

宫人丫鬟还有嬷嬷都看着,再想到锦姨娘,有了王妃娘娘,锦姨娘就差得远了,身份上就差,只是一个妾。

有人看向锦姨娘,有人觉得锦姨娘以前得宠,以后未必,王妃娘娘厉害,和娘娘处得这样好。

殿下也尊重。

“锦绣你也过来。”宜妃忽然拍了一下手,不知道和薜氏说了什么,看向锦绣,没有那么病怏怏了,薜氏没有开口,站在一边,端庄的笑着。

锦绣突然听到娘娘的话,对上娘娘还有王妃娘娘的目光,看了一边的殿下,殿下神色看不出有什么,她在嬷嬷的搀扶下过去了:“娘娘。”

“又是几天没有看到你,我的孙子好吧。”宜妃问,看向她的肚子。

锦绣小心的回答了,丫鬟婆子宫人见娘娘还是在意锦姨娘的,心中念头一转,殿下一直没有说话。

“你坐吧,有身子的人了,还站着做什么,入宫里要小心点。”宜妃让锦绣坐下,嘱咐起来,也问起来,薜氏在一边帮着回答,锦绣恭顺的回了,却没有坐下,婆子丫鬟也不敢提,都站着。

宜妃没有再说,薜氏像是没有听到,锦绣依然站着,回答着宜妃的话,又说了片刻锦绣扶着的嬷嬷张了一下嘴。

“母妃。”秦王开了口。

“烨哥儿。”宜妃还是在笑看过来。

薜氏也看向殿下,目光同时睥过锦绣,丫鬟婆子宫人还有锦绣都望过来。

秦王走到了宜妃身边。

“母妃让你坐下你就坐下。”在走过锦绣身边,对她说,锦绣张了一下嘴,丫鬟婆子宫人看着殿下,殿下还是念着锦姨娘的。

薜氏脸上滞了滞,又恢复了笑:“妹妹,殿下的话你应该听到,快坐下吧。”她大度的。

她身边的婆子松口气。

宜妃一直注意着,点点头。

叫了宫人服侍锦绣坐下,锦绣只敢坐一点,扶着嬷嬷的手,宜妃没有再理会她,薜氏也是。

“母妃父皇没有说什么吧。”秦王问母妃。

“能说什么?”宜妃好笑的。

“父皇走了,母妃风寒为什么又加重?是为了儿子是吗。”秦王问道,凝着母妃,宜妃脸上的笑意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