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都是装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们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

不过再想打听,打听不到了,只能等结果,明天再看。、

一边是贵妃娘娘有喜,一边是太子妃娘娘出事,真是,这场除夕宫宴事情还真是多啊。

*

上了马车纪尧看着菁儿:“菁儿。”

“四爷。”萧菁菁靠向四爷。

“娘说顾瑶的表姐找你。”纪尧问了起来,摸着她的头还有脸颊,低头看她,上马车的时候娘让张嬷嬷和他说了,他随口问起来。

“嗯。”萧菁菁望向四爷,点了一下头,靠紧四爷:“四爷知道了?”

“娘让人和我说的,怕你多想,让我陪你,怎么了?”纪尧问起来,笑了笑,眼中温和宠溺。

萧菁菁和四爷说了:“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想理会。

“照菁儿说的,她应该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不管是为什么,不理就是。”

纪尧拍了拍她,安慰道,说出了事实。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想到出宫的时候听到的,望向四爷:“四爷,太子妃——”

“为夫也不知道,要明天再看。”纪尧摇头,萧菁菁:“要是太子妃娘娘不好?”

“那也没办法,这是命,明白吗,菁儿,已经提醒过了。”

纪尧不想菁儿多想。

萧菁菁也不想多想,不想去想前世的事。

“太子会处理的,太子都知道。”纪尧又安慰她说,接着问起别的事情来,他们的孩子今晚动得多不多。

萧菁菁说起来,向着四爷。

“今晚是除夕,还要守岁。”纪尧想起来,温和的说,萧菁菁点头:“除夕。”听到太子妃有事的时候,她很怕。

“菁儿在怕?”

纪尧感觉出了菁儿的情绪,忽然问道,双手按着她的肩,萧菁菁没有否认:“我很怕,我们的孩子——还有贺侧妃。”

“不用怕,我们不是太子和太子妃,有为夫在。”纪尧安抚她,亲了亲,萧菁菁不再动了了。

*

“太子妃不会是又小产了吧,这回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要是小产,怎么又这样了。”纪老夫人在马车里和身边的张嬷嬷说。

张嬷嬷也不知道怎么说。

不止是纪老夫人担心,说起来,知道的都各有心思。

不过就像之间想的,再想也没用,要明天才知道,这一晚宫里没有睡得着的,怎么能睡得着,贵妃有喜,太子妃不知道怎么了。

都是大事,没有一件是小事。

禧贵妃有喜,这是很多人没有想到,不是没有人想过,但想到陛下。

这是最大的事,禧贵妃这一胎要是生下来,不知道?都有好几个月了,母以子贵,子以母贵,没想到还能怀上。

皇上也是!

到时候又有了新的小皇子,太子殿下后就是这位小皇子了,要是生的公主还好!

就是太子恐怕也要担心了,更别说秦王殿下宜妃娘娘了。

就是宫外说不定也有变动。

而太子妃居然出了事。

要是小产了,那么太子的地位又再一次不稳了,又有机可趁,贵妃娘娘这一胎生下来岂不是——

说不定会有机会,不过说这些为时过早,必竟差得太多,相距太大,生的是什么还不知,公主皇子都是未知的,最高兴的应该还是秦王殿下,晋王殿下宜妃娘娘,太子殿下不稳,想来也是有人忧有人喜。

这些都需要人商量。

各宫都有宫人在悄悄的走动着,左右张望,四处看看,小跑离开。

听说陛下和太后娘娘安排了太医还有人去东宫,陛下和太后也去了,很久才离开,离开后,陛下去了禧贵妃娘娘的宫里,太后娘娘直接回去,贵妃娘娘好像也派了人去东宫,进去了。

至于其她的人都被拦了下来,太子妃娘娘到底怎么没有半点消息。

谁都不知道,打听不到半点消息,陛下和太后一出来,就封了消息,连太子殿下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东宫外面守着人谁也不敢随意靠近。

宜妃先听到禧贵妃那个小丫头有了身子。

宫宴还没有散就听到了。

她安排了人去了御花园,没料到听到禧贵妃那个丫头有了身子,气得她再也躺不住,起来冲下来,不管不顾砸了不少东西。

一阵噼里啪啦响,一地都是被她砸坏的东西,碎片,尖锐冰冷,下脚就会被刺到。

她着着,气得不行,胸口起伏不定。

她来回走了几步,看不出一点风寒的样子,更看不出风寒加得不能下床,头晕的感觉。

精神头很好,咬牙切齿。

旁边的宫人在她冲下来时就跪下磕起头来,禀报的宫人更是头也不敢抬,头碰着地面听着。

面前是被娘娘砸成的碎片,有些落到她们的身上。

“有了身子?那个黄毛丫头还真是好命,好命。”

宜妃越想越气,站了一会,脸色难看,宫人们磕了头,抬起头来。

“还有呢。”宜妃又问起来,恨恨的,想要把东西砸到她们的身上,跪在地上的宫人:“没有了。”

“没有了,怎么会有身子,不是让人下了药。”宜妃更生气了,冲到她们面前,指着她们,就想抓住她们,这时想到什么,脸色变得更难看盯向她们。

宫人们也不知道,想着,脸色也不好:“娘娘,不知道。”

“不知道,好个不知道,不是说了不许那个黄毛丫头有身子?”宜妃咬牙。

宫人不敢说话。

“有了,那么就弄掉,和太子妃一样。”

宜妃道。

宫人磕头。

不一会,又有宫人进来,宜妃还是很生气,坐了下来,让人进来说,宫人进来不敢抬头,看到娘娘坐着,不敢问,宜妃问了,宫人说完。

得知太子妃那个女人不舒服,可能是小产,她的心情好起来,得手了吗?

宫人们都跪在地上。

“不知道能不能得手,太子妃,还有禧贵妃那个黄毛丫头。”宜妃压着声音。

禧贵妃不知道太子妃会如何。

她摸着肚子,很高兴。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这是她没想到的,和身边嬷嬷说了,她带着笑,知道想保住这一胎要不少手段。

她身边的嬷嬷也说过。

太子妃就是没有护好,她一定要护好,这是她的依靠,熙和帝心情不是很好。

太子妃又出了问题。

好在贵妃争气。

他和贵妃说起太子妃的情况。

“皇上。”

“爱妃。”熙和帝看着贵妃。

太后也在想着太子妃的事。

太子妃啊。

罢了,她闭了一眼眼,有些累,休息好了再说。

宜妃等了半天,得知陛下去了禧贵妃那个黄毛丫头那里,又砸了一些东西,不提这些,这一晚还是过去了。

*

因为这些事,宫里这个除夕算是过得普普通通,各府就不同了,从宫里回来,都开始守岁。

“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就是守岁。

平民百姓也要守岁,小孩子们一个个强自不睡,发压岁钱,直到凌晨放完了鞭炮,吃了汤圆。

纪府。

也很热闹,不止是下人,主子们也都团在一处守岁。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守了岁,眼看要到凌晨了,萧菁菁困了还是强撑着,纪尧见她困了,就拍了拍她让她睡了。

“睡吧,菁儿,不要硬守着。”

萧菁菁点头,她真的撑不住。

纪老夫人也没有让老四媳妇一直守,老四媳妇是双身子,困了的都去睡。

凌晨各自散去。

除夕夜的灯火,通宵不熄,俗称“光年”。

初一迎财神。

不过太子妃的事一直牵着不少人的心。

大多关注着。

无奈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来。

不止是宫里,宫外都得不到任何的消息,但私底下打听的人不少。

面此时东宫,太子妃躺了下来,太医来了。

太医诊发脉。

她是装着不舒服的,她和太子说好。

等到太医诊了脉,退出去,她问起身边的人太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