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打听出来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嬷嬷想到这些东西,都用不完,郡王爷还是疼郡主。

郡主和四爷初二回府的,郡主身体日渐笨重,四爷怕晚了人太多,路上很是注意和小心,她带着七巧冬菱陪郡主和四爷回了一趟府里。

紫嫣秋雨香草则被她留下来,看守院子,昨天郡主四爷才回来。

回来前去了郡主府一趟,大家都去了,郡主府很好,早在年前郡主就派了人过去,收掇还有赏了银子。

四爷问郡主要不要歇一晚,郡主没有,因为没有人住,太冷清。

虽然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不过贺侧妃倒是没有回娘家,虽然只是侧妃,要是想回娘家,想来郡王爷会同意,但贺侧妃一直在府里陪着郡主说话。

贺侧妃和娘家关系不好,一直都是很少回娘家的,以前还被家里人欺负。

贺侧妃的家里人甚至还来安郡王府闹过,被贺侧妃告诉王爷,郡王爷知道警告后,才不敢再上门,贺侧妃也不再回去。

不过仍然时不时会派来打秋风,真是,不要脸!贺侧妃倒是不错,也不知道怎么有这样的家人啊。

太不要脸,丢贺侧妃的脸,也好,这样才比不上她的郡王妃。

这次贺侧妃好像只派了人送了点东西去,郡王爷同意了,郡王爷很不喜欢贺侧妃的家人,贺侧妃的家人倒是只要有钱什么也不介意。

也没有来闹,只要有钱有东西送去。

一直没有人上门,贺侧妃也不在意,赵嬷嬷摇了一下头,想到这里,接着想到郡王爷是年前一天才回府的,据说两位表公子在大营表现得不错。

两位表公子没有回京城,在大营里过年。

也不知道如何,不在府里过年,在外面还是大营,她是想像不到的。

她走的时候听人提到贺侧妃向郡王爷提了那位不守规矩,整天想这想那,自以为是,不要脸的五姑娘。

似乎是一直关着,像是傻了,贺侧妃告诉郡王爷,怕关坏了,在她看来坏了就坏了,有什么,但她不是郡王爷,也不知道郡王爷会如何处置。

她不好直接问贺侧妃,打听吧打听不出来,也不想在郡主面前提起,让郡王想到那位五姑娘的作为。

还有不高兴,心里存着事,郡主心里什么也不想最好。

反正没有看到那位五姑娘,可能还是关着吧。

要知道郡王爷当初可是很生气,非常生气那位小归小不知羞耻的庶出五姑娘。

等到那位不知羞耻的五姑娘被放出来再说吧,赵嬷嬷不再想。

今天她跟着郡主整理从带回来的东西,七巧冬菱还有香草几个在归置,她扫了眼,回头。

“王爷让贺侧妃准备这么多,郡主哪里用得完,府里什么也不缺,郡主,郡王爷还是疼郡主的,里面不少是给小公子的,小弓箭小木马什么的。”赵嬷嬷望向郡主笑了出来,让七巧冬菱她们挑出来,单独放着。

她指挥着,放到一边,等小公子出生用。

“那些都分开。”她大着声音,萧菁菁看过去。

七巧冬菱应了一声是,行了一礼,停下手上的动作,香草还有紫嫣秋雨也在,照着赵嬷嬷说的做。

赵嬷嬷回头:“郡主。”她笑着。

“父王。”

萧菁菁开口,摸着肚子,扬了扬唇。

“郡王爷对郡主还是这样的好。”赵嬷嬷看到郡主摸着肚子的动作,又是一笑,萧菁菁点头,也笑了。

赵嬷嬷更开心,然后嘛。

“你们整理好,郡主的小公子的单独放,可不能弄混了知道吗,混在一起不好收掇,到时候不好找了。”赵嬷嬷又吩咐起来。

看了紫嫣秋雨一下,让她们盯着七巧冬菱几人,七巧冬菱香草停下来,忙应了是,不敢说别的。

赵嬷嬷哼了声,紫嫣秋雨看着郡主,向着赵嬷嬷点头。

“郡主好了。”接着赵嬷嬷回过头来,笑着,萧菁菁点点头。

“说起来从年就要过去了,初五了,元宵节就要到了,每年的元宵都很热闹,郡主可以去看下。”赵嬷嬷道,笑着。

萧菁菁点头,笑了起来。

“郡主,宫里到现在还没有个准消息,都念着太子妃娘娘的事。”赵嬷嬷说起想到的,叹了口气,萧菁菁点头,她也不知道。

赵嬷嬷摇头不再说,太子妃的事远在天边,想来没大事吧,没有消息,既有可能不好,也可能七巧冬菱还有紫嫣秋雨香草听到这边的话,停了一下,又继续。

赵嬷嬷没管她们。

“郡主,郡王爷又要回大营了吧,表公子们一直在大营过的年。”赵嬷嬷其实是有点迟疑,要不要和郡主提一下那位不要脸的五姑娘,贺侧妃应该没有和郡主说的。

不然郡主不会一点也没提起,最后还是没有。

萧菁菁:“……”

“对了,郡主。”赵嬷嬷想到四爷,年后四爷一直陪着郡主,之前不知道有什么事找四爷,四爷去了书房,现在还没有过来,没事的话四爷也该过来了,她紧跟着。

“四爷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不知道。”

萧菁菁听了,还没有回过神,对上赵嬷嬷的目光,才反应过来,四爷,她张了一下嘴。

赵嬷嬷望着郡主:“四爷不知道有什么事。”

“嗯。”萧菁菁也点头,七巧冬菱还有香草紫嫣秋雨收掇好了,归置好了,紫嫣秋雨过来。

正好听到,看向郡主和赵嬷嬷,行了一礼,紫嫣秋雨早一步过来,已经跪在地上。

“收掇好了,那就好,我去看下,看看有没有弄错的。”

赵嬷嬷看她们一眼,知道她们归置好,开口,萧菁菁颔首,紫嫣秋雨香草七巧几人没有说什么。

赵嬷嬷去看了,紫嫣秋雨跟在旁边,七巧冬菱还有香草留下:“郡主。”她们望着郡主。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

七巧冬菱香草站起来。

她们想去看下四爷,郡主是不是想四爷?萧菁菁盯着她们,没有说话,赵嬷嬷带着紫嫣秋雨去查看了一番,大约的瞧了瞧,知道没有弄混。

她们都是照着她的意思归置的,打开箱笼看过,放下,关上,回头,紫嫣秋雨站着。

她睥过她们:“归置得不错,我会和郡主说。”

“是。”紫嫣秋雨微微笑。

赵嬷嬷回去了:“郡主。”

萧菁菁看过去。

赵嬷嬷到了近前和郡主说了,萧菁菁再次颔首,赵嬷嬷看向紫嫣秋雨还有香草七巧冬菱,和郡主说让她们下去,萧菁菁点头,就在紫嫣秋雨退下去的时候。

门外有人。

“谁?”赵嬷嬷是最先看到的,看过去,萧菁菁也是,不过没有开口,紫嫣秋雨七巧冬菱

香草也看着。

门外出现一个丫鬟,跪了下来,行了礼,这不是守在外面的丫鬟吗,不好好守着跑来是?

这只是赵嬷嬷一瞬间脑中闪过的念头,没有问出来,也没有过很久。

“你?”赵嬷嬷又开口,皱着眉头,沉着声音,盯着她,萧菁菁还是那个样子,七巧冬菱香草也盯着。

紫嫣秋雨对视,她们更成熟,稳重,是成了亲的,各自的眼中都闪过什么,再看着。

“奴婢向夫人请安,赵嬷嬷,夫人,是四爷。”

丫鬟说了出来,抬着头。

“四爷?”

赵嬷嬷开口,沉沉的,是问门口的那个丫鬟,也是转头看向郡主的疑问,七巧冬菱香草也想知道,紫嫣秋雨一样。

她们依旧看向门口的丫鬟,萧菁菁点头,赵嬷嬷知道了,回过头来,马上又问起来:“你说四爷,四爷什么?嗯、说吧,郡主在,听着呢,是四爷派了人回来?”

这也是在场的想知道的,丫鬟又磕了一个头,抬头看着郡主还有赵嬷嬷:“四爷派了身边的人过来见夫人。”

“没有了?就是这样?”赵嬷嬷沉着脸。

萧菁菁摇头,丫鬟点头,七巧冬菱等回头。

“既然如此停顿什么,直接说不行?我还以为四爷怎么了,真是。”赵嬷嬷听完不是很高兴,她还以为是什么,就是四爷派人来,做出那个样子干什么,直接说就是,她也不会多想,早让人进来了,只是四爷为什么派人倒是要问下。

她又望向郡主,萧菁菁示意,赵嬷嬷知道,叫了丫鬟,让她下去,叫四爷派来的人进来见郡主。

丫鬟应了是,恭敬的退了出去,赵嬷嬷哼了声:“这个丫鬟,进来也不说,迟疑不定什么,让老奴误会。”

萧菁菁:“嬷嬷。”她叫了声,赵嬷嬷不再说,七巧冬菱等也是一样的意思。

萧菁菁没有在意,赵嬷嬷七巧等看见郡主不在意,看了彼此一下。

“夫人。”丫鬟再进来,后面跟着小厮,一起跪在下面,行礼。

萧菁菁赵嬷嬷看着进来的小厮还有丫鬟,七巧冬菱香草目光也落在小厮身上,又收回目光,紫嫣秋雨没有。

“夫人。”小厮恭敬抬头,丫鬟头还是磕着,慢慢停下。

没有人理会她,都盯向小厮,小厮抬起头后,又叫了声。

“四爷让你来是。”赵嬷嬷再次得到郡主的示意问起来,萧菁菁不语,七巧冬菱香草紫嫣秋雨站在一边。

“四爷。”

小厮把四爷的话说了一遍,没有拖泥带水,都在听着。

丫鬟也不再磕着头了。

所有人听完,小厮低头。

赵嬷嬷没有说完,萧菁菁知道了,七巧冬菱等也知晓了。

“郡主。”赵嬷嬷向着郡主,萧菁菁不让嬷嬷再说,让小厮回去,七巧冬菱送了小厮下去。

紫嫣秋雨香草还在。

萧菁菁站起来,赵嬷嬷扶着,香草也上前,紫嫣秋雨在后面,跟着。

萧菁菁想的是太子妃的事。

赵嬷嬷劝着郡主去看下归置好的东西,萧菁菁去了,赵嬷嬷放下心,紫嫣秋雨在前面带路。

宜园,纪尧告诉了娘太子妃没事。

“老四,你不说,我也要问你,别的先不说了,这件事,倒是还没有开口问你就说了,也好,唉太子妃的情况,除夕当晚太子妃那样,怎么能放心不担心,太子也脸色不好的,打听打听不到,一直没个准话,没个消息放出来,谁也不知道究竟如何,好像怕人知道一样,谁也探听不到,不止是娘担心,想必别的府,别的人也是一样的,这都好几天了,又不是才一晚,真是奇怪,现在知道就好了,你说没事。”纪老夫人听了,心中不再惦念着了,不过还有要问的就是,张嬷嬷也听见了,太子妃没事吗。

四爷怎么知道?四爷是怎么知道的?她看向四爷,老夫人,还有太子妃娘娘真的没事?

纪尧感觉到娘还有张嬷嬷的目光,转着玉板指的手不停:“娘还有要问的吗。”

“你说呢,当然有要问的。”

纪老夫人开口:“你说没事,那应该就是没事,只是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老四你听说了什么,怎么会知道,现在都还不知道,娘想问你也是想看你有没有听太子说过,是太子那里和你说了?”

张嬷嬷在心里点着头,她也赞同老夫人说的,问的。

纪尧:‘嗯,娘。’

“怎么说?”纪老夫人听了,又继续问,张嬷嬷再次点头。

“太子告诉儿子,太子妃没事,这里有有太子的心思,太子想看看能不能抓住某些人的手脚。”

纪尧说了出来,纪老夫人明白了,知道了:“原来如此。”张嬷嬷也听出来了。

“娘知道就好,儿子不想你担心,不要告诉人。”纪尧放下手,不再转玉板指,纪老夫人答应。

纪尧看了张嬷嬷眼,张嬷嬷也低头行礼,纪尧不再说。

纪老夫人提了几个人,都是多年的知交。

纪尧轻点一下头,纪老夫人知道老四这个儿子的意思,张嬷嬷也看出来。

纪尧把信给了娘,就走了。

纪老夫人也不再说什么,该说的说完,她额头两边涨得慌,头也晕了起来,整个人累,没有精神。

只是依然强忍着,派张嬷嬷去送老四。

张嬷嬷送走四爷回来,陪着老夫人,纪老夫人把信给了张嬷嬷,处理,馨姐儿不再那么疯了,说到这叹口气。

宁哥儿不见后,老四让人看着馨姐儿,馨姐儿前一阵不再发疯了,不再疯疯颠颠,守着馨姐儿的人送了信回府,派了人来,告诉老四,老四和她说了。

老四是想找个地方,一直关在庄子里也不是个事,送去别处,太远不好,太近也不好。

总之就是要找个地方,庵里的话,倒是可以,找个管得严的庵里,看看馨姐儿能不能有一天恢复。

在庄子里关着只会变得痴傻,说不定又疯起来。

那会她没有回答老四,就让老四办,这次老四又来问。

馨姐儿也没有害了谁,就是做错了事,也不可能取了她的命,就让她一直疯傻着。

时间过去,纪老夫人也不那么生气了。

必竟是亲的孙女。

还是要给个活路,只是不会接回来再影响府里,或者像宁哥儿一样。

一说宁哥儿她就头更疼。

她的意思交给老四,老四想来会找时间送馨姐儿去庵里,以后的造化还是那句看她自己。

她很想按下,只是为防有人看到没有。

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馨姑娘?”

纪老夫人摆手。

“老夫人?”张嬷嬷看着老夫人的样子,纪老夫人直接看向她:“不要说了,我不想听。”张嬷嬷听出来老夫人的不高兴,不再说。

老夫人让四爷去办,没有什么好说的。

*

秦王府。

秦王坐下来,抬起头来,公公在一边,侍卫在下面,行了一礼。

“殿下,你过来了,人来了。”公公尖着嗓子看着殿下,侍卫低着头。

秦王:“打听得怎么样?”

“殿下。”公公再次开口:“太子妃那边有消息了。”

侍卫抬头。

“说吧。”秦王盯着侍卫。

“殿下,太子殿下不想让人知道,但还是打听出来了,太子妃在保胎,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