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不可能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脸上的笑滞了滞,丫鬟婆子脸色一变看向姑娘。

公公也低下头,没有再说,担心王妃娘娘的反应。

“殿下是去看锦姨娘吧。”薜氏很快反应过来,替公公说了出来,嘴角带着笑,站了起来,丫鬟婆子紧紧的凝着姑娘。

姑娘,殿下只是去看一下,她们怕姑娘不高兴。

“是。”公公感觉到什么,猛的抬头,望见王妃娘娘的神色,王妃娘娘好像不在意,要不然就是王妃娘娘的情绪收敛得太好,他不知道是哪一种。

“殿下早该去了,去看一下锦妹妹,锦妹妹月份大起来,怎么能少得了殿下的看望,我就算让叫锦妹妹过来陪我说话也怕——本来就想劝一下殿下。”薜氏说起来,走到公公的面前,大度的笑道,停了下来。

公公低着头听着,又抬了一下头:“是,娘娘。”

丫鬟婆子眼中却带着担心,姑娘还是不介意吗?她们觉得这样不妥,姑娘,只是不敢说出来,只敢在心里想。

薜氏脸上看不出一点不高兴:“殿下去了,我就放心了,有殿下陪伴,锦妹妹心情也会好很多,人也不会有事,肚子也——”似乎是真的高兴。

丫鬟婆子见姑娘还是站着,没有放下心。

公公:“殿下也是担心。”磕了一个头。

“殿下怎么会不担心。”薜氏闻言忽然笑了起来,转过身来:“殿下该多留下陪陪锦妹妹才是,晚膳也陪锦妹妹用。”就要叫人吩咐什么。

丫鬟婆子紧张起来,怕姑娘真的说什么,薜氏心里一直最在意的是另一个人。

并不是锦姨娘,是另一个人,她没有提,打听过,没有打听到,不知道在哪里,她不想和殿下说。

想看看再说。

锦姨娘在她眼中只是一个姨娘,不说她表现出来的恭顺,就算成亲前她曾担心,担心殿下对锦姨娘过宠,动了心,见过锦姨娘就知道她的担心不必要,现在殿下对锦姨娘虽然有些过了,但她还没有那么在意。

她最在意的是顾瑶,从入府后没有见到顾瑶开始,最在意那个她没有回京前就听过,原本的秦王妃,曾经的名满天下,京城第一才女,清丽如仙,没有人不赞叹,入了殿下的眼。

被人夸和殿下天生一对的人,被贬成妾的人,在京城外面听到的时候她也羡慕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

顾瑶入了府,她想知道她在哪里,为什么没有见到?

明明入了府为妾,却不见人,殿下把她送去了哪里,令她不得不怀疑。

只有她有资格让她重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她想看看!

“王妃娘娘,殿下最看重的怎么也是娘娘,殿下说只是看下,还是回来陪娘娘。”公公看不出王妃娘娘这样说是真话还是假的,只能照着自己的想法说。

丫鬟婆子点头。

“去和殿下说一声,我这边不需要殿下陪,殿下每天都陪着我,少一天没有什么,锦妹妹有身子,让殿下陪着锦妹妹吧。”薜氏还是说了出来:“殿下不用过来陪我用晚膳。”

“娘娘。”公公看着王妃娘娘。

丫鬟婆子也想说话。

薜氏走了回去,坐下来:“锦妹妹身子也重要。”

公公不再说,就要磕头行礼退下,告诉殿下,丫鬟婆子不说话了。

薜氏坐着。

公公行礼告退,丫鬟婆子看着公公,薜氏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一样,随口一问:“顾瑶入了府,为什么没有看到人?一直没有看到人,也没有人提起,早就想问一问了。”

丫鬟婆子的脸色又变了。

“王妃娘娘。”

公公没想到王妃娘娘会提起顾姨娘,动作一顿,陡的望着王妃娘娘。

薜氏不说话,等着公公说,看着他,公公回过神来,抬头望向王妃娘娘:“王妃娘娘,顾姨娘去了庄子上,顾姨娘身体不好,需要到庄子上休养。”

他找了一个理由,顾姨娘的事殿下不想有人知道。

“哦,我就说怎么没有看到,一直想问,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了下面的人都不知道,还想问下殿下,刚才也是想到,就问了,看看你知道吗,要是不知道,我就问殿下,没想到你知道,那我就不用问了。”

薜氏看不出相信没有。

“王妃娘娘不用问,殿下不喜欢顾姨娘,王妃娘娘还是不要问殿下了。”公公这时说了一句,恭敬的道,王妃娘娘还是不要问了,殿下会不高兴的,只是这些他不好说,只能点到为止,他也不知道王妃娘娘相信还是不相信。

“我知道了。”殿下不喜欢,所以送走?薜氏想着,听出了什么,她会注意的,公公不再说,丫鬟婆子张了嘴,她们也隐隐听出什么。

公公退了出去,下去了去见殿下。

薜氏坐着。

“姑娘,你不在意锦姨娘竟然是因为那位顾,姨娘,可是那位做的,能入府为妾都不错,殿下极为厌恶,现在知道都没在府里——根本不必在意,姑娘打听来打听去的。”丫鬟婆子回过头来,小心的问姑娘,薜氏看向她们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

“姑娘,那位顾姨娘在意什么,都那样了,倒是锦姨娘,姑娘为什么要让殿下留下来,殿下去了那边,已经够了,好在殿下还记着王妃娘娘要过来用晚膳,陪王妃娘娘。”丫鬟婆子见姑娘不说话,还是担心锦姨娘。

“那位可是曾经的秦王妃。”

薜氏开口,还是没有在意锦姨娘,只想着顾瑶。

“那也是曾经。”丫鬟婆子不明白姑娘的想法,姑娘怎么在意那个顾瑶啊,薜氏心里放心不少。

“你们以为我是真的想让殿下留下来?我是王妃要宽和大度。”

丫鬟婆子:“……”知道了姑娘是为了在殿下面前表现自己,姑娘找到顾瑶要?又想到那位锦姨娘和殿下。

“我想看下。”薜氏笑着说,丫鬟婆子不觉有什么好看的,不免担心姑娘:“还不是算计菁华郡主。”她们抱怨了一句。

“菁华郡主,太子妃——”薜氏抬眼,笑了起来,丫鬟婆子不知道姑娘又在想什么急了急。

薜氏没有想什么,就是想着太子妃和菁华郡主还有别的事,太子妃有没有小产?她想问殿下,不知道殿下有没有消息,等殿下过来再问吧。

“顾瑶,殿下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了吗,原来的第一才女。”

“殿下肯定不在乎了。”丫鬟婆子说。

薜氏不知道自己做的梦算不算数,是不是真的,嫁到秦王府后,她有一晚上做了一个梦,她没有嫁入秦王府,是顾瑶嫁到秦王府,成为秦王妃和殿下恩爱无比。

一生一世一双人。

让所有人羡慕,京城的人都羡慕,里面没有她的存在,她没有回京,也没有被赐婚给。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明明就不是真的,却像是真的一样,她很生气,她才是秦王正妃,顾瑶早就因为害菁华郡主等被贬为了妾,什么也不是,在她之前入了秦王府为妾,并不得宠,殿下也不在意她,梦中的一切不会发现,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

一个亦真亦幻的梦,都不是真的,她回想过,梦中的情节不是很清楚,不明白自己为何做这样的梦。

她告诉自己是想太多,就算她并没有想太多,渐渐她不知道那个梦代表什么,到底是真还是假。

因此心里记在心上,嫁进来前她心里也是在意顾瑶的存在,只是没有这么在意。

“姑娘。”丫鬟婆子看不出姑娘想什么入神。

薜氏确实入了神,回神:“想一个梦。”

*

薜氏口中京城第一才女顾瑶一如既往的躺在地上,好死不死的,说要死,几次都没有死。

还是活着,都处在要死不活的边缘,又撑了过来。

就连看守她的婆子都不知道怎么说,王妃娘娘嫁进府里,这位就可以死了,偏不死,注定要被殿下——

殿下的意思是,让天下皆知啊,婆子们在门口看了下,退出去。

顾瑶卷缩着,地上很脏,她整个人还是那个样子,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是不是还在原来的地方。

或者说她比之前更是恶臭难闻,还有瘦得只有一把骨头,又老了好几岁,头发都花白着了,不止是干枯发黄了,都有些发白,脸上看得出缺水严重,口唇之间都干得起泡,甚至有些地方流出恶心的脓水。

屋子里同样很黑,没有人,不过好在有一扇窗户,虽然小,不知道是不是在钉着的打开,能看到外面,也有一点阳光落进来,才能看清她的样子,不过特别的安静,静得可怕,有着说不出的味道,没有人走过。

空气中还有屋子里就像一个会吞食人的大洞,很深很黑很可怕,顾瑶此时仿佛世界再次剩下她一个。

她闭着眼,像是在睡觉,只是眼睫在动着,动得很厉害,像是要醒过来,又像是昏迷着,更像是做了噩梦。

谁也不知道顾瑶怎么回事,不过眼看眼睫颤得更厉害,整个人也颤抖着,脸色惨白,额头上出了汗。

整个人卷缩得更厉害,抱得非常的紧,自己抱着自己,更是在地上滚动了起来,一边滚动一边叫着。

“不,不,不可能,不会的,不是,不是。”

“……”

“不会的,我不是!”显然是梦到了什么,是做了噩梦的表现。

好长一段时间,顾瑶都是这个样子,越来越害怕,像是承受不了,忽然睁开了眼,倏的无神的睁着眼。

像是傻了。

就那样睁着,片刻摇着头,满脸不可思议,不愿相信,震惊,不信,恨,怨一双眼很大,衬着干枯的面容还有脸很是可怕。

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她看到的不会是真,她不相信,不相信,她挣扎起来,不,不会的,她没有嫁给秦王为秦王妃。

她早就被贬为了妾!

不可能嫁给秦王。

那不是她,一定不是她。

刚才她看到的怎么可能是她,不是她,

要是她嫁给秦王,像她看到的,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那不过是她想出来的,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了。

她见过几次了。

她见到的是自己被赐婚给秦王,如愿嫁到秦王府为正妃,被所有人羡慕,成了所有人羡慕的人,因为秦王只要她,为了她愿意一生一世一双人,他们恩爱无比,萧菁菁还是听信她的,那么没用。

纪宁也在,还有。

她还是第一才女,就像以前一样。

没有她算计萧菁菁失败被贬为妾的事,萧菁菁还是爱着纪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