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我回来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想怎么就怎么,秦王眼中只有她,萧菁菁都在她的算计中,纪宁也爱着她,她是人人称羡的秦王妃。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顾瑶大叫起来,头像针在刺一样痛,她滚来滚去抱住头。

没有人不羡慕她,萧菁菁就算嫁到纪家还是没有忘纪宁,在她的安排下还是和纪宁偷情,还被发现了,纪家容不下她,还是纪四叔开了口,但也不再和萧菁菁一起,她那么高兴,不是像现在一样让她痛苦。

她是京城最风光的人,旁人无不夸一个好字,太子也死了,她生下世子,萧菁菁也死在她的手里,就像一条母狗。

没有人知道萧菁菁是怎么死的。

萧菁菁死后,她日子更舒服,唯一就只生了世子,再没有怀上,为什么这些不是真的,为什么现在却是真的。

后来,她想了想,头越来越痛,想不到后来的事,她想知道她最后是怎么样的。

就在这时,她抱紧头。

她脑中又钻出什么,手抱着,不,不要,她不要这样,头痛欲裂,像是什么要钻出来。

脑中闪过一幅画面,她的儿子,她痛得她在地上不停的打滚,痛得晕了过去。

“啊,不,不,不。”

“……”声音高昂凄厉,传了出去,传到外面,婆子们听到,相互看了看,看向里面,没有去看。

谁知道又怎么了,这不是第一次,这几天都是这样,她们也算是听多了。

也去看过,没有什么,就是疯了一样,在地上滚罢了,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太多错事。

受到惩罚,老天爷也觉得时候到了。

她们不过是奉命守着。

管那么多干什么。

“跟杀猪一样,不知道又怎么了,这几天好像——”一个婆子摇了一下头还是说,另一个婆子脸色也不好,婆子脸色都不好,能好得起来才怪。

“还是去看下吧,不知道在闹什么,一直不死的。”最先开口的婆子道,皱着眉头不高兴的点点头,就要过去,没有再听到声音。

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刚才还叫着像什么似的,一下子又没有声音了。

刚才那一声杀猪一样的叫声好像是最后发出来的,戛然而止,真的是一下子没了。

等了一会也没有再听到,婆子们再次对视了一眼,里面安静得很,像是没有人一样,不由停下步子。

“还要不要进去看下?要不就不去了。”一个婆子说,另外的婆子看着彼此,她们也不知道。

没有人说话,都站着。

顾瑶头痛得晕了过去,又醒了过来,她还是抱着头,好痛,好痛,滚个不停,她脑中闪过很多画面,不,不,她又尖叫起来,儿子,不,不是这样的,没有,没有死,没有死!

儿子怎么会死,那不是真的,不,萧菁菁,纪宁,殿下,她想起来了,应该说她回来了,原以为萧菁菁死后她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她会成为太子妃,皇后,她的儿子是秦王世子,会成为太子,可是不久,她的儿子病了,死了。

她的儿子没有死,没有。

有人让殿下纳妾,她生不出来,可以找别的女人生,殿下没有,还是只爱她。

可是在殿下成为太子的那一天,一片通红,火光映满天空,一场大火,大火烧尽了一切,包括她。

“啊!啊啊!不,是这样,不。”顾瑶觉得那好像才是真的,再一次觉得现在的才是假的,她很混乱。

她想不起来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头痛,混身都难受,滚来滚去就改变不了头痛欲裂,身体好像有火在烧,烧得那么的痛。

就像整个身体都烧焦了,裂开了,皮开肉绽,温度越来越高,她跑不出去,哪里也去不了,周围都是火,没有人。

她无论怎和怠也没有人,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屏风倒了下来,砸在她的身上,灼烧着,那种浓浓的灼热永远不去,她焦了,死了。

再也想不到别的。

她的眼前又是一片火光,映照了半边的天空,有人带兵进了京,冲进皇宫,毁掉了一切。

她看到了乱军,是那些不平,趁乱起来的乱军,杀进京城。

她不要死,不要死,她要活着,殿下,她要去找殿下,还有他们的儿子,世子。

她要和儿子还有殿下一起。

她在地上连着滚了几下,整个人不再灼热,偈是被烧一样,温度降下来,她脑中不再混沌。

她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

她不再滚动,挣扎,抱着头,也不再颤抖,她放开了手,看向四周,看到屋子。

闻到臭味。

她脸色一变。

脑中涌出很多东西。

她不免又抱住头,不过不再在地上打滚,只是颤抖着,额头上都是汗,一颗颗往下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汗。

殿下,殿下,夫君,夫君妾身回来了,回来了,我没有死,殿下。

夫君你在哪里?为什么不在我身边,我现在哪里,夫君。

我顾瑶回来了,顾瑶又活过来了,回来了,回到了过去,从前,活着,殿下,你在哪里,这一次我们不会再重蹈覆辙。

不会再让我们的儿子生病,不会再让那些乱军冲进京城,不会死在火中,夫君一定会登上那们位置,我也可以——还有我们的儿子。

我一定不会让我们再像前一世一样,她的头又一痛,她强忍着,慢慢理清了她才看到的,她摇头。

刚才她就知道自己回来了,重新活过来,活在过去,可是没想到这个过去本和她知道的不一样。

完全不同,好像从某个时期分开成成了两半,再也不一样。

她不再像她所知道的那样,占据上风,风光无限,什么都有,而是一无所有,被人唾弃。

这怎么可能,她是顾瑶。

她好像分成了两个人,两份不同的记忆在那里冲撞着,一个人是这个她过去的她,一个是未来回来的她,两边不同,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让她难受之极。

她就是她,为什么会成了两个人,不,她怎么会活得这么落魄——再想着这个和她知道的不一样的过去,越想她越觉得不可思议,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她是秦王妃顾瑶,人人称羡的秦王妃,不是秦王的妾,不是,谁都不是她的对手,除了最后儿子生病还有乱军入京,现在她怎么连萧菁菁都对付不了,

她是谁,她在哪里,她是秦王妃,顾瑶。

不止对付不了,还让人弄成这个样子,可以说天下皆知,名声尽毁,她头猛烈的一痛。

又痛晕过去。

婆子再次听到声音还是来了,推开了门,看到,皱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