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形若乞丐/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远处的桥下躺着一个乞丐,咳嗽着,颤抖着躬着身体站了起来,扶着桥墩,披头散发,披着破烂的布条,躬着身子,卷缩着遮在脸上脏污的发露出一张脸。

竟是一张熟悉的脸。

头顶的烟花啪一声绽放,刚好照到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张脸,纪宁,竟然是纪宁的脸,萧菁菁脸色一变,是她看错了还是?不由上前一步,想要走过去看清楚。

看清楚是不是纪宁,纪宁怎么会在这里,成了这样,她在心中想着走了一步,确定是纪宁。

要不是炸开的烟花,还不会发现,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没有人发觉。

没有人看到那里有一个人。

她迈开步子。

“菁儿,”

纪尧发现了菁儿的目光,还有动作,看向她,轻笑着拉紧她的手,温和的道。

萧菁菁一下子回过神来,看向四爷,纪宁,还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纪尧一笑。

“怎么了菁儿看到什么?”伸出空着的手摸了一下她的脸。

萧菁菁望着四爷,说不出话来,主要是没有回神。

“菁儿。”

纪尧过了一会问她,轻笑着往她看过的地方看去,萧菁菁张嘴,欲言又止,想要对四爷说什么,还是没有,她看过去。

只是来来往往很多人,挡住了视线,看不见了,看不到桥墩了,纪宁,她不禁再次上前。

“菁儿,到底怎么了。”纪尧见状,见到菁儿往前拉着她,再次看过去,什么也没有看到,他侧过头来盯着菁儿,菁儿好像看到了什么,他问了出来。

“菁儿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四爷,你。”菁菁感觉到四爷的动作,再次反应过来,回头,对上四爷的目光:“四爷。”

“菁儿到底看到了什么?”纪尧问起来,又一次问起来,握紧她的手,温柔的问起来。

“……”

萧菁菁和四爷对视,片刻,她看到桥墩了,就要上前,脸色一变,挡着的人离开,她没有看到纪宁,那里没有人,她情不自禁又迈了一步,想要冲过去找一找,为什么什么也看不到了,空空的,纪宁就像没有出现过,还是她看错了?纪宁并不在那里,可是之前那个形若乞丐的人?

纪宁会成乞丐吗?

不,纪宁在那里出现过,她一定没有看错,不可能把别人看成纪宁,刚才她该过去的,一定是方才纪宁走了。

顾不上想太多,纪宁怎么会成了乞丐出现在这里,又去了哪。

她左右看看,找着,想要找到,纪宁是不是去了哪里,可是不管她怎么寻找都没有再看到人。

纪宁离开,应该走不远,但她怎么找也没有看到人。

“菁儿你在想?”纪尧手在菁儿的眼前晃了下,菁儿的行为他都收入眼底了,菁儿在找谁?

看到了什么?他眸中闪了闪,想到了一些事。

“纪宁。”萧菁菁道,猛的道,转头指着桥下面:“四爷,我看到了。”

“宁哥儿?你的意思是说?你在哪里看到,在那里?”听了,眉头一皱,想到了什么,就要说,没有说完,顺着菁儿的手看过去,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看了几眼收回视线,菁儿的意思是刚才在这里看到宁哥儿?怎么可能,宁哥儿怎么在那里?

“四爷,就是纪宁,在那里,我看到。”

萧菁菁不再看,指明了地方后收回手,凝着四爷,纪尧看到菁儿眼里,知道菁儿应该是说真的。

可是他什么也没有看见,他还是看着,那里一个人也没有,菁儿。

“菁儿为夫没有看到,真的是宁哥儿?”

“嗯,刚才还在那里,现在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开始我也以为我看错了,就是纪宁。”萧菁菁想到纪宁想到前世的事,不过想到纪宁形若乞丐的样子,她又不再执着,把当时看到的告诉四爷,很确定,她不是瞎子。

就是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纪尧听了,听到宁哥儿形容乞丐,躺在桥墩下,因为黑暗看不清,烟花炸开的时候宁哥儿站起来,菁儿才看到。

他有些明白了,也信了,他目光落在菁儿身上,脸上看不出有什么。

萧菁菁不说话,注意着四爷的表情。

“为夫明白了。”纪尧说,神色温和。

萧菁菁:“四爷要做什么吗,纪宁可能——”想说话没有说完,话中有话。

“菁儿怎么想。”

纪尧反问,笑了下,对上她的视线。

“他成了那样,像个乞丐,再多的恨,我也不恨了。”还有什么恨呢,等死了,他们之间的仇恨就烟消云散了,萧菁菁慢慢的道。

“为夫怎么想,会怎么做你不是不知道!”纪尧则是直接,他听出了菁儿话中的想法。

萧菁菁知道。

“宁哥儿要是真的成了乞丐,也是他应得的,没有必要找。”纪尧说。

过了一会,纪尧在周围看过没有人,知道菁儿肯定也找过,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我派人找找看。”

萧菁菁还是不开口。

“菁儿,要是你不想见到,为夫就不找,当没有看到,就这样。”纪尧又接着说,萧菁菁摇头:“四爷找一下吧,我也想知道他为什么成了乞丐。”

“好,菁儿想知道,就查。”纪尧一切听菁儿的,宁哥儿被秦王关起来才对,秦王对宁哥儿做了什么,让他成了乞丐跑出来。

这是他想知道的,他笑着。

萧菁菁不说话,最后看向桥墩下面,纪尧顺着她的目光再次看过去带着轻笑:“没有人了,菁儿,我们还是继续赏花灯。”看着她手上提着的花灯还有不远处的面具花厅,歌舞人群。

萧菁菁点头,也提起手上的花灯,看了看,不再看,纪尧拉着她往前,叫了一个人,小厮过来,他吩咐了,小厮退下,到了一个侍卫面前说了什么。

侍卫听完,看向四爷和夫人,行了一礼,恭身远去了。

小厮站着,见状回来,走到四爷夫人面前,刚才小厮侍卫还有七巧冬菱等也听到了,她们心中想着,纪大公子,纪宁,她们看着。

纪尧带着菁儿看了眼,小厮低头退下去,纪尧握着菁儿的手往前去了。

小厮还有侍卫跟上,他们不再多想,四爷吩咐了,已经有人去办,去找大公子了,大公子成了乞丐,真是,没有想到。

七巧冬菱不由回了一下头,那位纪大公子真的出现了?成了乞丐?被郡主看到?郡主怎么不让她们过去看看,她们想着郡主的话,

她们也没有见到,视线在郡主手上的花灯上,还有四处的灯笼摊上。

“这两张面具,菁儿喜欢吗。”纪尧走近一个面具摊,拿起两张面具给菁儿,和之前的面具不同,萧菁菁不再去想了,看到是两张小丑还有鬼面,仰着头,纪尧笑着取出其中一张给她戴上,萧菁菁隔着面具望着四爷。

纪尧戴上另一张,七巧冬菱小厮看着,侍卫站着。

萧菁菁摸了一下脸上的面具,不知道是什么样,她看到戴着鬼面的四爷,让她笑起来,纪尧也笑着,戴着小丑面具的菁儿,修长有力的手牵着她的,在她的脸上摸了下。

萧菁菁隔着面具能感受到四爷手上的动作和温度,纪尧也感觉着菁儿的脸。

四目相对,两张面具,眼中只有彼此。

七巧冬菱小厮侍卫来不及想什么了,看出了四爷和郡主——

片刻纪尧回头,让侍卫还有小厮七巧冬菱也挑几张,喜欢哪张就挑哪张,七巧冬菱小厮挑了,一边看着四爷和郡主。

侍卫也都各挑了一张,拿好后,纪尧让小厮付了钱,牵着菁儿,继续。

侍卫们都戴上面具。

小厮还有七巧冬菱也是,都是鬼面,萧菁菁看得想笑,纪尧拉着她的手收紧。

还有花灯,让她们要是喜欢可以买下来,要不就猜谜,猜中就可以得到。

“郡主。”七巧冬菱很想去,看向郡主,萧菁菁点头,她们高兴的去了。

七巧冬菱看中了一对花灯,她们看了灯谜,却猜不到,侍卫没有动,小厮得了四爷的话,也看了一道灯谜。

纪尧和菁儿并肩而立,没有让侍卫也都去猜,他们身边需要人围着,纪尧侧过头来,凝着菁儿,萧菁菁也抬头。

摊主笑着,看了一下面前的贵人,七巧冬菱过了一会还是没有猜出来,小厮也猜不出,都皱着眉头,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她们对视。

摊主看出了什么。

纪尧和萧菁菁见罢。

“猜不到。”萧菁菁问七巧冬菱,淡淡的问。

“郡主,奴婢猜不出来。”七巧冬菱说,还想要说什么,萧菁菁没有再说,转开目光。

“四爷。”

小厮直接念着灯谜过来,看向四爷,走过来:“斜依高楼,伴春雨,静听琴声,猜一个字,四爷。”他觉得太复杂了,他想不出来,不如问四爷。

萧菁菁不语。

七巧冬菱听了,也看向郡主和四爷,她们不如也问郡主和四爷吧,两人相视一下,再次望着四爷和郡主。

只是现在四爷还没有说话,她们不好插话,扫了下侍卫。

“四爷,小的猜不出来,请四爷帮小的一把。”小厮说,恭敬的俯身,纪尧没有看任何人,拉紧菁儿,低低的开口:“斜依高楼,伴春雨,静听琴声,猜一个字,要是没有猜错,是秦字可否?”

他问摊主。

“贵人猜对了。”摊主笑容变大,恭敬的点头,向着贵人,取过花灯,递给小厮,小厮向四爷行礼,纪尧没有说什么。

小厮接了过来。

“菁儿。”纪尧侧头。

萧菁菁也问起七巧冬菱:“你们的谜是什么?”七巧冬菱正要说,告诉郡主,听到四爷的话。

纪尧没有再开口,七巧冬菱马上朝着四爷还有郡主说了起来:“倚山而立,也是猜一个字。”她们着急的。

小厮听了,皱眉,想不出来,看了看侍卫。

摊主还是笑着,等待着。

是什么,小厮在心中想,七巧冬菱也眼巴巴的望着。

“菁儿想到没有。”纪尧问菁儿,没有直接说出答案,萧菁菁想了一下,她比四爷晚一点想到,向着四爷点头。

“想到了,菁儿?”纪尧问,萧菁菁又点了一下头,七巧冬菱小厮侍卫等着,摊主也是。

“是什么,菁儿说还是为夫来?”纪尧笑笑。

“是端字是不是。”萧菁菁往摊主看去。

“对,贵人。”摊主笑起来,取过花灯,纪尧眼中多了笑意:“和为夫想得一样,菁儿真是聪明。”

七巧冬菱高兴极了。

小厮侍卫也高兴,纪尧也是开心的。

萧菁菁接过花灯问起七巧冬菱,还有一个灯迷,把花灯给了她们一人,七巧冬菱赶紧说了。

“笔难写心中情,也是猜字。”她们一起说的,急切的,盯着那盏花灯。

纪尧一听就猜到,菁儿呢,萧菁菁思索了下也想到了,和四爷对上眼,她向摊主说了。

“是白字吧。”萧菁菁开口。

七巧冬菱看看四爷和郡主,屏住呼吸,很紧张,要是郡主猜到,她们就能得到另一盏花灯了,侍卫还是面无表情。

纪尧眼中是装不住的笑意。

摊主笑了,把花灯递给她们,说了和刚才一样的话,七巧冬菱赶忙接过来,拿在手中,高兴的转向郡主。

萧菁菁没有觉得得意,菁儿聪明得不行,虽没有说什么,眼神代表了一切。

“为夫不知道说什么来表达了。”纪尧慢慢的,萧菁菁摇头,七巧冬菱发现了:“郡主,奴婢两人谢过郡主。”

小厮侍卫觉得夫人真是厉害,不是说夫人不学无术吗,夫人快赶上四爷了,夫人只一想就想出来了,侍卫也抬头。

“夫人,为夫都没有想到。”纪尧这时又开口,萧菁菁不相信:“我不相信。”七巧冬菱也不信。

小厮侍卫俯身同样不信。

纪尧不管菁儿信没有信,拉着她,迈开步子。

头顶的烟花还在绽放,一声一声,好像不会停下来,好像要一直放,两人的手变成十指相缠。

叶蓁在烟花下,忽然向景非翎绽放了一个很大的笑容,笑得灿烂无比,笑得恣意还有肆然。

猛的冲到景非翎的身前,景非翎伸出手拦下她:“做什么。”

叶蓁抱着景非翎笑了很久,直到笑不出来了,她才从他的怀里出来,后退几步,陡的出来。

推开他,不让他拦着她,拉着她,掰开他的手,退到一边,笑容满面的,景非翎皱眉。

她又上前来。

“这位相公是谁,看着我做,为什么跟着我?美人?”叶蓁笑容恣意的。

就像纨绔子弟风流的调戏路遇的美人一样,就像今晚上元佳节那些才子与佳人的相会还有公子小姐的相识。

从刚才的投怀入抱突然变了一个画风,跟演戏一样,在她看来就是,她想调戏一下景非翎,来一场好戏。

要是手上有一柄折扇就更好了,更显得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她取下两张面具拿着,昂着头。

景非翎不说话。

“美人,怎么不说话?”叶蓁又说,挑了一下眉,很是风流潇洒,只可惜她是女人。

“你想我说什么?”景非翎面无表情的。

叶蓁:“美人,你想说什么就说,本公子看上你了,怎么办?你说。”她又凑近一步。

景非翎一个字一个字的:“你看上我,美人?”

“是啊,你就是美人,我是风流的公子,你是小美人啊。”叶蓁饶有兴趣的。

还想抬起景非翎的下颌。

叶蓁身边的奶嬷嬷丫鬟快晕过去了,姑娘这是,这是,这是。

这一出一出的。

看得她们赞为观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姑娘先是戴着面具挑着世子的下颌处,装成别的人。

再是投怀送抱,还又笑得灿烂,让旁边不少人看过来,之后还没完,现在更是,还装成风流公子调戏起世子,要是世子乐意还好,可世子根本不是乐意的,她们闭眼再睁眼。

都不愿看周围了,还有世子身边的人和侍卫,姑娘姑娘。

不能不阻止呀。

“姑娘,世子。”她们沉沉的叹口气,缓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有心思有心情说话,叫了一声。

也不看周围。

想叫停姑娘。

“嬷嬷不要说了。”叶蓁知道她们要说什么,看也不看,就像先头,对上景非翎的视线。

景非翎看了眼,也没有说话。

“世子。”

丫鬟婆子开口。

景非翎还是那个表情。

侍卫还有小厮抬头,嘴张得很大,不过倒是没有吃惊得受不住。

“美人。”叶蓁又开心的。

“不要说了,听不明白。”景非翎开口,上前,伸出手,一边拉住叶蓁的手一边捂住她的嘴。

叶蓁不高兴了,太扫兴了,不满的。

“真是没劲!想和你玩闹,你都。”再看嬷嬷还有丫鬟们,也是一样,哼。

“我不是什么美人,你也不是公子。”景非翎说。

叶蓁不理他。

奶嬷嬷丫鬟等闭眼。

“你们也猜了谜了?”叶蓁看到一边的吴雲几个,不理景非翎过去了。

吴雲她们看过来。

一起说了话。

再回头,看到纪四叔和菁姐姐,竟都戴着面具。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后来看到了秦王和秦王妃,还有太子。

逛累了回去的时候,好像听到哪里着火了。

*

上元后。

秦王去了一个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