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会查清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门口。

一个侍卫飞马而来,到了近前翻身而下,牵着马匹恭敬的行了一礼,萧成骑在马上。

“王爷。”侍卫抬起头来,萧成示意他说,侍卫恭敬的不知道说了什么,萧成让他起来,打马飞奔起来,脸色不是很好。

后面的亲卫追上去,侍卫也起身翻身快速上了马。

萧成入了宫。

侍卫回了府里。

萧成回京的事还是落在有心人的眼里,秦王太子都知道了,太子是笑,很高兴,挑着眉头,咳着,问清了情况,没有再问。

“孤该去见下安郡王叔才对。”

“太子殿下要去吗,老奴去说一声,安郡王爷去见皇上了。”公公开口,恭敬小心,太子笑容加深摇了一下头,手指轻敲着,咳了一声,拿出干净的帕子擦起来,慢条斯理:“等安郡王叔空了孤再去打扰吧,父皇不知道会和王叔说什么,和王叔说一声就行了,不知道安郡王叔怎么回京了。”

公公小声说了什么,看着太子殿下,太子是知道的,让公公和纪太傅还有菁妹妹说声,呵呵。

秦王则是盯着下面的侍卫,大营的变动他知道,安郡王叔又要做什么?一回京就去见父皇。

公公还有管家站着,望着殿下的表情,知道殿下是为什么,公公:“殿下,安郡王爷可能是为了——”提起萧柔柔被冻死的事,管家也开口,秦王是不知道的,听了看向他。

“萧柔柔死了,被冻死了?”

“是,殿下,前几天听说的。”

公公和管家说了出来,点了点头,公公更是尖着嗓子:“不知道是不是想错,但按着安郡王回京来推算,应该八九不离十,那位姑娘死了,还是冻死的,怎么不叫安郡王——”

秦王不说话不知道想什么,公公还有管家都看向侍卫。

秦王回神,吩咐了什么,侍卫退下去,公公和管家不由想问。

“本王要确定安郡王叔不是想对付本王。”秦王开口。

“安郡王想来不敢对殿下怎么样。”公公管家一听马上道,他们可不认为安郡王敢对殿下做什么,秦王神情冷漠冰冷。

公公管家还来不及说什么,秦王走了出去,他们只能跟上去。

*

安郡王府,侍卫回来,贺侧妃手在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安抚着,回过头来,丫鬟婆子都在,婆子欲言又止。

郡王爷回了京城,现在入了宫,一会就会回府,侧妃娘娘不做点什么?

丫鬟也想说什么。

“人还在外面?”贺侧妃问起来,婆子点头,恭敬的应了一声,丫鬟不开口。

“让他下去,王爷回京我已经知道了,和小厨房说一声,派人去纪府和吴府,告诉老夫人和郡主王爷回来了,看看老夫人郡主知道不知道。”贺侧妃吩咐起来。

“是,侧妃娘娘,但,现在就要去纪府还有吴府吗?”婆子应了是,然后问,她知道侧妃娘娘是要通知老夫人和郡主,也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需要这么快吗。

丫鬟也抬着头。

“嗯,当然。”

贺侧妃点头,也不多说,盯着她们。

婆子不好再说什么,向着侧妃娘娘行了一礼,退了出去,贺侧妃看向丫鬟。

“王爷应该要出了宫才会回府。”在三姑娘冻死,她和吴老夫人一起送信到大营的时候她就知道郡王爷会回京,没有出乎她们的意料。

“你也下去吧,去小厨房看着,等王爷回府。”贺侧妃吩咐起丫鬟,丫鬟点头,退了下去,出了门。

贺侧妃又叫了人进来,继续吩咐起来,吩咐完了她坐了下来,扶着肚子,她身体比不上郡主。

婆子派了人去吴府还有纪府,又照着侧妃娘娘的吩咐完成,回来了:“侧妃娘娘,老奴回来了。”

贺侧妃让人去打听了三姑娘冻死的情形,以便王爷问起的时候回答。

*

宫里,熙和帝很生气,没有想到萧成这小子回了京城,他都不知道,难道是休沐?在想什么。

他面无表情坐在御坐上,居高临下盯着下面的人,总管公公站在一边。

萧成跪在地上,头也不抬,侍卫退了出去。

一室安静,整个御书房里面没有人,显得尤其的静,落针可闻。

很久,熙和帝都没有说话,还拿起御案上的奏折,看了起来,翻动奏折的声音响起。

拿起之前放下的朱笔批阅起来。

“让人上茶水。”熙和帝一边批阅着一边开口,威严的抬头。

总管公公看看陛下又看向安郡王爷,应了一声是,退了出去,熙和帝扫过萧成那小子,没有叫起,他不想叫起,他又继续批阅起奏折来,朱笔在奏折上写着,萧成动也不动。

他知道皇上不满,所以。

总管公公走了进来:“陛下,宫人沏好茶就送过来,安郡王爷——还在。”

熙和帝听了他的话:“朕知道。”沉着声音,总管公公不敢再说,熙和帝丢开朱笔,忽然站起身来,走上前,总管公公一见,跟着。

萧成跪在地上微微动了动,抬起头来。

“陛下,安郡王爷想来是为了。”总管公公到了现在已看出陛下一定是忘了,他小声的提醒。

熙和帝到了萧成的面前,停下步子,背负着双手,目光威严冷静,对着萧成:“朕都不知道你跑回京城做什么?”

萧成望向熙和帝。

“陛下,安郡王爷回京可能是。”总管公公知道陛下没有听到他的话,他再一次开口。

听到总管太监的话,熙和帝这一次终于听清楚了,他盯了萧成一眼,才侧过头去:“什么?”

“陛下。”总管公公一边看安郡王爷一边看着陛下,小声的说了出来。

萧成还是跪在地上,像木雕一样。

“原来是这样,朕还说你回京做什么。”熙和帝听完了总管太监的话朝着萧成开口,萧成还是那个样子。

低着头,不让人看到他的表情还有脸。

熙和帝也没有管,不在意,接着对总管太监:“萧柔柔,柔丫头,对了,那个柔丫头死了,冻死的事,朕倒是忘了,你不提,朕还没有想起来。”

“陛下,安郡王爷可能是听说了,所以。”总管公公又道,他也是帮着安郡王爷。

萧成感觉到:“多谢总管公公,臣回京——”他想开口。

熙和帝没有等他说完,打断了他威严的:“朕知道了。”

总管公公甩着拂尘。

“是朕失误了,柔丫头死了,你回京是应该,不过柔丫头好像——”熙和帝还要继续说。

“不管柔姐儿怎么,也是臣的女儿,臣。”萧成磕了一个头,抬起来。

“不用在朕的面前说什么,好了,去吧,出宫回去处理了,再回大营去,朕不说什么了,给你时间去处理,这种事。”熙和帝止住他的话头。

萧成低下头来,磕了一个头,恭敬的行了一礼,起身退了出去,总管公公望了陛下一眼,得到陛下的示意,甩动拂尘送了安郡王爷出去。

熙和帝坐回御案前,拿着奏折还有朱笔,冷眼看着御书房外面。

总管公公送安郡王爷到了外面,看了一眼守在外面的御前侍卫,见离得稍远,应该听不到。

“郡王爷还请节哀。”总管公公向着安郡王爷道,很诚恳:“事情的真相安郡王爷想来会查清楚,杂家不多说了。”

萧成听了看向总管公公,他也看到守在外面的御前侍卫,没有过于亲近:“多谢公公。”指的不仅是现在还有之前,他没有再问,他会亲自弄清楚柔姐儿的死是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柔姐儿死了,还是冻死的。

“安郡王爷不要谢杂家,杂家也是做应该做的。”总管公公望着安郡王爷,话中有话的。

相信会明白的都会明白。

“本王知道。”萧成说。

“安郡王爷请回去吧。”总管公公不再说,退了一步,就像平时一样。

“要不是公公,本王。”萧成还要说。

总管公公甩动拂尘摇头:“安郡王爷不要这样说了。”话落,紧跟着。

“郡王爷还是出宫去吧,杂家就不多送了。”总管公公在郡王爷开口前送安郡王爷出宫离开。

萧成也没有再留,转身走了,总管公公看了片刻,回身,见宫人端着茶水过来了,他让宫人跟着他进去同时吩咐了一下守门的侍卫。

御书房。

熙和帝皱着眉头,听到声音,看过去。

“陛下,茶水来了。”总管公公进来后,看了眼身后端着茶水的宫人,回身到了陛下面前。

宫人端着茶水跪下。

熙和帝伸出手,总管公公接过茶水递给陛下,熙和帝一边磕着茶盖:“萧成那小子出宫了?”

“是,陛下。”总管公公回答。

熙和帝沉吟起来。

*

萧成回了府,早有门房侯着,很快,门房马上进去通报。

萧成挥了一下手,身边的亲卫还有侍卫退下。

没有走几步。

“郡王爷回来了。”

贺侧妃笑着带着萧媛媛萧芸芸还有西院的姨娘妾迎了出来,看着郡王爷行礼。

萧成扫了一眼所有的人,没有多看,脸色不好,扶起贺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