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不听辩解/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哀家知道了。”太后点头,看了身边的宫人一眼,让她记住明天提醒她,召吴老夫人入宫,宫人抬了抬头,应了是,行了一礼退回去。

不过。

“皇上怎么想着招吴老夫人入宫?你是想让哀家?”太后收回目光,想到什么随口一问,看着皇上。

“母后到时候只问一下烨哥儿和吴府的姑娘是不是有接触。”熙和帝开口站了起来,总管公公往后退了退。

“哦?皇上的意思是烨哥儿的亲事?”太后一下子明白过来,也站了起来,她记得烨哥儿说没有心上人,怎么这?

“皇上不说我都没想起来,年前就说要赐婚,赐婚的旨意也写好了,皇上早该下旨,把事情定下来才对,怎么一直没动静,现在还提起来,哀家先前就想问,只是一直没有得空,就没有问,皇上为什么不下旨。”

“母后。”熙和帝对着母后说了烨哥儿那次说过的话。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哀家都不知道,原来是这个样子。”太后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熙和帝不开口。

“这个烨哥儿。”

太后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竟然是这样吗,一会有心上人一会没有,还说没有任他们决定,这是骗他们呢。

现在又说有了,还是吴家的,好在不是外面不知道什么身份的,还算好,是吴府的丫头,她不明白烨哥儿到底在想什么,对了,宝珠那丫头也提过,宝珠那丫头才是对的,太后脑中想了不少,望着皇上。

“一会这样一会那样的,不是说任我们赐婚,都行吗,突然就有了心上人,也不知道怎么开始的,还有,皇上。”太后很气,脑中都乱了,睥着皇帝。

“朕和母后一样。”熙和帝威严的:“不过并没有说是心上人,只说。”

“只说什么?还不明显吗,要不是心上人会这样?”太后睥了皇上一下。

熙和帝也是一样想的:“母后,也许。”

“是吗。”太后不好再说什么,看过总管公公还有宫人们,叹了口气:“皇上真的和哀家一样?”

总管公公微抬头,宫人低下头。

没有等皇上说什么,太后又叹起气来。

“母后在想。”熙和帝道。

“还能想什么,就是想烨哥儿的事呀。”太后也顾不上多想皇上是怎么想的,听到皇上的话摇着头:“这个烨哥儿。”

“母后也不用太担心,吴府的姑娘也不错。”熙和帝开口。

“哀家哪里是担心那个,这个烨哥儿。”太后还是说。

过了一会,太后又开了口:“皇上都没问清楚?应该仔细问一下,不过,烨哥儿这个人,烨哥儿怎么想的,还有,他难道想娶吴府的姑娘不成?啊?”太后越说越是生气,烨哥儿这是?是不是太放肆了。

“朕不是没有问过,烨哥儿只说想推辞一阵,喜欢吴家的姑娘。”熙和帝背负着双手。

“这。”太后张了张嘴,生气的,宫人还有总管公公再次往后退了退,动静放得很轻。

“烨哥儿啊烨哥儿,皇上。”

太后不等皇上说,忽然往一边急走了一步,摇了摇头,她猛的回头,她发现她头很晕,都是烨哥儿害的。

她忍住了,对上皇上的目光:“该让宝珠那丫头听一听的,刚才不该让她出去,皇上,宝珠那丫头先前说过,哀家还——”

“宝珠?”熙和帝看向殿外。

总管公公还有宫人又抬头。

“宝珠那丫头早就看出来,也说过,皇上忘了,哀家一开始不就担心,还和皇上说了,算了,皇上忘了也不可以不管,先不说这个了,先说别的,皇上会想起来的,皇上主要的意思是先问下吴府的想法?要是可以双方都有意,就赐婚?这样可以吗,那先前的。”

太后说着说着懒得再往下说了,打住话头,问起来,要问的也有不少。

熙和帝没有回答,反问道:“母后觉得不好?”’

“哀家怎么想重要吗,不是觉得不好,是其中有不少的阻碍,皇上决定不理会。”

太后继续问摇头。

“朕先看看再说。”熙和帝说。

“好吧,哀家先看,再和皇上说,再决定吧,之前挑的人也不能放着。”太后也不去深思了,大概知道了皇上的想法了,她看着皇帝,知子莫若母,她还是了解皇帝的。

她也是母亲。

不是马上就定下来就好,到时候再说吧,看皇上的想法,总会弄好的。

熙和帝只是想看一看吴府的态度。

“皇帝。”太后这时:“宝珠那丫头要是知道!”说起宝珠那丫头,让人去叫那丫头,等到宝珠那丫头过来,皇帝走了看着总管公公和皇帝走了,目光落在宫人身上,太后没有说什么,皇帝还有事,要去后宫,她和宝珠那丫头说就是了。

宝珠那丫头来了。

*

宝珠郡主一进来就到了外祖母身前,身后跟着宫人等。

“急什么,慢慢来。”太后看着她,拉住她,宝珠郡主告向外祖母,看着外祖母,打量了一下,皇舅舅走了吗?她是不是来晚了。

“外祖母,皇舅舅走了吗?”

跟在她身后进来的宫人行了一礼,太后抬抬手,她们站起来,退到郡主的身后,太后旁边的宫人同样。

宝珠郡主笑着,收回视线。

“是啊你来晚了,你皇舅舅啊还有事,刚才走了。”太后开口,拉紧她的手,抬头望着珠丫头的小脸,笑笑。

“皇舅舅有什么事?外祖母为什么不早点我,不知道皇舅舅和外祖母说什么,我不能听。”

宝珠郡主摇着外祖母撒娇的。

“外祖母也想。”太后没有回答,轻轻的带过,不过终究还是要说起:“你皇舅舅说起来,当然是你大哥,烨哥儿的事。”

“大哥什么事啊,外祖母,是不是要给大哥赐婚了,皇舅舅怎么这么久也没有赐婚,还有我。”宝珠郡主急了,拉着外祖母,最后羞涩的,她知道皇舅舅也会给她赐婚。

“不好意思说?外祖母还说你会说出来。”

太后取笑她:“居然还说出来,这么想嫁人?”

“不是的外祖母,我就是,我就是。”几次说了我就是却没有说出来,她想说的都没法说,宝珠郡主也红了脸。

看得太后更是好笑,宝珠郡主:“外祖母你笑我做什么,我是为了大哥啦。”

“我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就是知道才笑。”太后回答。

宫人们都不约而同看着。

“外祖母你太——”宝珠郡主大声的,看到宫人的目光,就算宫人低下头,她还是羞恼,太后笑容加深:“外祖母怎么?”

“外祖母不说了,不说了,我们说大哥吧,不说我的事,皇舅舅。”宝珠郡主别开头,甩了一下手,不想再说,提起皇舅舅又注视着外祖母。

太后听罢叹了口气。

“外祖母。”宝珠郡主盯着外祖母。

“你皇舅舅呀,来是为了。”太后和她说了,大致的意思说了下,宝珠郡主听了,怪不得皇舅舅没有下旨,还有,她不停的想着为大哥高兴又担心。

“知道了?”太后又接着问她:“看你这丫头的样子。”

“外祖母你是说大哥承认有心上人,是吴家姐姐?我就知道大哥一定有心上人,大哥怎么才说,大哥和皇舅舅说了,外祖母明天要请吴老夫人入宫,皇舅舅会给大哥赐婚吗。”

宝珠郡主问起外祖母。

“可不就是吴家的人,所以,你也知道了,会不会赐婚这暂时还不知道,要看情况,外祖母就是和你一说,你的亲事也只好等等。”太后摸了一下她的手。

宝珠郡主拉紧外祖母的手臂,宫人也都听到了,对视一眼。

*

萧成通知了赵昕,到了地方,看到柔姐儿闭着眼晴青白着脸的尸体,他脸色很不好,赵昕在一边,和身边的人说了什么,侍卫在不远处,没有让人过来。

萧成从柔姐儿青白的脸上看得出死了好几天,身体浮肿起来,手脚看得多卷缩过,脸颊边侧面有摔到地上红肿的瘀青痕迹,手脚里面有黑黑的东西,他仔细观察过和冻死的迹像一样。

柔姐儿确实应该是冻死的,想到这里,萧成回过头来,看着赵昕。

赵昕:“王爷看到了,是我的错。”

“本王当然看到了,柔姐儿的死当然是你的错。”萧成现在满心都是柔姐儿死的样子,他顾不上太多,沉着一张脸,很生气:“柔姐儿你就让她这样放在这?啊?准备让人随便找个地方把柔姐儿埋了?”带着质问。

过了这么几天,柔姐儿的尸体还在这里放着,赵昕就是这样做的?

赵昕:“王爷。”

“本王不想听你辩解,本王只相信看到的,你就说下你想怎么做吧!”萧成脸色黑了下来:“不管柔姐儿做错过什么,她都是本王的女儿,本王再生气再怪也不可能不认,你就这样对我的女儿,本王很生气,你娶了她就该好好善待她,就算死了,你答应过本王的,本王还记着,却没有一件做到,柔姐儿是错了,可你也要看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