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气死她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跪了下去,低下头。

也算是委婉的拒绝,婉拒太后娘娘的意思。

“哦?这样啊,看来哀家开口说迟了。”太后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开口道,挑了一下眉头。

宝珠郡主听出吴老夫人的拒绝,又望着外祖母,外祖母。

太后又拍了拍她,让她不急,这个丫头性子还是燥了一点,急了好一会了,真是,不够稳重还有冷静,还要磨磨。

她在心中想着,一直拍着这丫头的手。

宝珠郡主才没有再担心,外祖母一定会解决的。

太后要是知道宝珠郡主的想法,不知道会如何,不过现在并不知道,目光仍然落在吴老夫人身上,漫不经心的。

吴老夫人跪在地上。

“是哀家想差了。”太后忽然说。

宝珠郡主不明白外祖母的话是什么意思。

吴老夫人抬头。

“哀家早该想到的,怪哀家想得太好,以为吴府想多留几年,还有烨哥儿又说他和府上二姑娘见过,哀家想着吴老夫人说不定也知道,府里都是好的,想着说不定成就一番好事,哀家提起,吴老夫人会成全两个孩子,没想到。”

太后盯着吴老夫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意味深长说了出来,就差挑明了,又上前一步。

宝珠郡主扶着外祖母,跟着外祖母。

“太后娘娘要是这样说,臣妇有大罪,臣妇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了错,臣妇没有听到儿媳说,更不知道雲姐儿和卫世子——要是知道臣妇也不会给雲丫头定下亲事。”

吴老夫人听了太后娘娘的话,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垂着眼帘,抬头,心中更气雲丫头,气得不行,这个雲丫头从来都不省心,这回更是,人家直接要赐婚了,要不是太后娘娘和皇上要问一下她,可能也是不想答应,可能是别的原因,她都不知道。

连拒绝都不行,到时候赐了婚还不是更改不了。

府里只能和长公主做亲家了,再是不愿意又如何,真是,一想到就气,好在现在还能拒绝。

就算会让太后娘娘生气,就算会得罪人,她也要拒绝,莫说府里从来不想和长公主府里扯上关系。

更别说定下亲事,成亲家,就是雲丫头那里,她也还没有问过,怎么可能答应。

太后娘娘好像是希望她能答应的,她不知道有没有感觉错,无论怎样,她都不会答应就是了。

太后娘娘皇上怪罪也没有办法。

她能做的还是拒绝,都不知道雲丫头和卫烨是怎么回事,她一点消息也没有听说,真的是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要是知道早就阻止了,哪里会让事情发展成这样,她不明白是她没发现,还是真有其事。

在她想来可能真有其事,要不然卫烨也不可能和太后说,这也是她最生气的,雲丫头不听话和男子牵扯。

还是卫烨,何止是不听话,该打,当然不排除长公主府有阴谋,长公主府一直想要扯上府里,只是府里一直很干净让她拽不上,谁知道长公主有没有什么想法,这需要她回府教训雲丫头的时候问了,等问了就清楚了,不管事实如何,雲丫头真的是给她留下大难题,一边气一边还要解决。

太后说到这份上,再说下去,只能让雲丫头嫁给卫烨,她不能让太后娘娘再说下去。

“太后娘娘都是臣妇的错。”她又磕了一个头。

“这怎么关吴老夫人的事。”

太后手一挥,把吴老夫人的神态收入眼里,知道不可能了,她都说到这个份上,吴老夫人还是松口,说明吴府没有想过让府里的姑娘嫁给烨哥儿,在心里叹口气让她起来。

往一边走了一步,转了一个身来,还是抓着宝珠的手。

宝珠郡主张了张嘴。

太后睥向她,宝珠郡主闭嘴。

吴老夫人慢慢起身。

太后娘娘没有生气。

“要怪也是怪哀家,吴府的姑娘都是好的,各家都想娶,难怪这么快,哀家该早点开口的,主要哀家也不知道,也怪那孩子不说,看来是不成了,有缘无份,哀家只能和那孩子说一声。”

太后娘娘又回过头来,朝着吴老夫人,再一次话中有话的,说到这里停下。

吴老夫人只得再低头。

太后又接着道,让宝珠扶她过去到了吴老夫人近前,抓紧她的手:“明明认识又有好感的,吴老夫人你们也太急,要是可以,还是可以通融下的,你说是吗。”这算是太后放下架子再次询问了。

宝珠郡主不抱那么高的期望了,外祖母都这样,吴老夫人还会拒绝吗。

“也算是成全有情人不是吗,难得有心。”

吴老夫人猛的跪到地上:“请太后娘娘恕罪,臣妇已经说好,不能再——”她心中骂着雲丫头,雲丫头,雲丫头,你看看,你看看,哪里是有情人,有心人。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到有情人三个字,只想什么也不听不想。

“哀家都没有听说。”

太后想不到她都这样,吴老夫人还是这个样子,可她还真不能怪罪,难道说自己的外孙看上人家的姑娘,人家不乐意,传出去像什么,也不可能用别的理由。

吴府不是一般的人家,女人的名声也很重要,她也不愿这样败坏人家姑娘的名声,哪怕真的像烨哥儿说的,吴府的姑娘也有意,也不是真守规矩的,不是真的好,必竟是吴家,还是要顾忌的。

吴府的面子她还是要给的,不愿意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又不是找不到更好的,吴府有自己的打算就打算去,至于两个孩子有缘无份会怎么想,她管不了那么多。

她只要给烨哥儿说声,她帮了,没有帮上,会给他挑更好的,吴家自己会安抚自己的姑娘。

有一天后悔也与她无关。

她慢慢的,罢了,算了。

“也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定下来的,还是那句,看吴老夫人,吴老夫人不觉得好,那就算了。”

吴老夫人心中一紧,知道太后娘娘的意思是要是假的,就是欺君之罪,要是让太后知道雲丫头并没有真的定亲那——

其实这个时候只要起了疑心都会知道她可能是说的假话,怎么会这么巧给雲丫头订了亲事,好在她确实和几家说过,到时候和几家通下气,想来不会有问题。

她稳住心神,再说就算没有,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听到太后后面的话,她不再充满忧心。

太后娘娘没有紧抓不放,没有紧抓着不放。

雲丫头并不算最出众的,太后娘娘可以找更好更适合卫世子的。

“臣妇不敢。”她低头,承认自己不敢欺骗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盯了她一瞬。

“别说敢不敢的,为了自家为了亲人,谁知道呢,哀家可不会逼着,吴老夫人心中已有人选?不知道能不能告诉哀家听一听?哀家听了也可以看下适不适合,要是不适合。”太后不知道是嘲弄还是,最后很想说,要是人选不行,那么就让她来赐婚。

宝珠郡主的心情起起伏伏的,跟着外祖母的话,一会飞上天,一会下地的。

外祖母说得很对,她左看右看。

“太后娘娘。”

吴老夫人用力点头,又对上太后娘娘视线,太后娘娘的话是可以理解,知道她可能说谎是吗?不过她还是没有承认。

太后娘娘想听一听她给雲丫头挑的人选?

是想再一次确认还是。

“不必多想,说就是,哀家听着呢,时间也耽搁了一会了。”太后看出她的心思,不想她有什么负担沉着声音。

宝珠郡也都听出来了,外祖母是真的打算不提了吗。

吴老夫人目光掠过宝珠郡主:“臣妇是照着雲丫头还有莲丫头的性子挑的,太后娘娘想知道,臣妇怎么能不说——”吴老夫人说了三家,望着太后娘娘。

都是她替雲丫头看过,一直没提,因为雲丫头不想嫁人,说完她磕着头,跪在地上,太后娘娘就算去查也可以查到些什么的。

宝珠郡主听完,想叫外祖母了,这三家是谁,她不知道。

太后没有理会她,示意她安静,让她想一想,这三家是谁,宝珠郡主知道外祖母在想没有再催。

吴老夫人也是一样。

太后一边想一边让吴老夫人起来,不用跪着了,视线还是在吴老夫人的身上,琢磨了一下这三家是哪三家,三家的人,还有吴老夫人看中的人选,嗯,想了一会才想到,她知道了,终于知道是哪三家,嗯。

不得不出还不错,她稍微知道一点,是有合适的人选,年纪也合适,和吴府的姑娘配得上,要知道再多需要派人,这就需要下来再说了。

看来吴老夫人没有说谎,很好,虽然她能理解,但要是吴老夫人真的为了拒绝她的赐婚就说谎她还是会不悦的。

吴老夫人起了身。

“这三家倒是不错。”太后说了出来,说起这三家情况:“家世名弟还有年纪,都配得上,这三家的孩子不错,哀家也是听过一些的。”不准备再多说了。

“外祖母知道?”宝珠郡主从外祖母那里只听出这三家有合适的,具体怎么合适,有没有大哥好,面对大哥时该怎么和大哥说都不知道。

外祖母听了就不再说,这三家比大哥好吗,太后哪里有时间和她解释,不是好不好。

是适合。

太后哪里会不明白她眼中表达的意思,摇头。

宝珠郡主还是看着外祖母。

“太后娘娘谬赞了。”吴老夫人恭敬的。

“有没有谬赞哀家知道,你说到这,哀家便成全又何妨,订了亲可以告诉哀家一声,哀家赐些东西。”

太后打断吴老夫人的话,不许宝珠说什么,到了这个地步,该说的都说了,事已至此,对方没心思,那么就结束。

不应该一直扯下去,或者用强权来压,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又不是非你不可,儿女大事,结了怨不好。

她又不是叫人来一定要赐婚,也不是下了决心。

吴府,吴府,还连着好几个府。

强权不是用在这上面,宝珠郡主隐隐看出外祖母的意思,不再说话。

“谢太后娘娘。”吴老夫人又行了一礼。

“行那么多礼干什么,好了好了。”太后不让她行礼。

吴老夫人还是低头:“谁都比不上卫世子,只是雲丫头顽劣,配不上卫世子。”该说的还是要说。

“烨哥儿要是好,你也不会——你不用说这样的话,哀家也不需要,不想听,哀家喜欢听真话。”太后嘲讽的,摇头不已。

宝珠郡主点头。

吴老夫人为什么还这样说,大哥那么好,大哥一定会伤心吧,她担心大哥,大哥喜欢吴姑娘,大哥要是娶不了,只能娶别的人,等吴老夫人走了,她要和外祖母说一下。

“吴老夫人明明知道。”太后说了一句。

吴老夫人不语,这个时候什么话也不能说。

“下去吧,哀家没话说了,不想看到你,要问的问完了,你下去吧,出宫吧,哀家会和皇上说一下,皇上也等着消息,想来也想知道。”

太后让吴老夫人退下去,出宫去。

真的是不想看到吴老夫人,再是不生气,可被拒绝也不好受,那还是她的亲外孙呢,居然也被嫌弃。

管它是不是嫌弃,她都是不悦的。

宝珠郡主想快点问外祖母,更是想吴老夫人快走,又想让外祖母命令吴老夫人答应让吴姑娘嫁给大哥,知道不可以还是想。

“臣妇告退。”吴老夫人行完了礼,磕了头,皇上!皇上会和太后一样好说话吗。

她没有告退,她迟疑着。

太后娘娘看她磕了头也不走,本来想叫人,和宝珠丫头说几句,看到她的样子,看出她的心思:“皇上那边不用担心,皇上和哀家是一样的,哀家的意思,皇上也会明白,还不下去。”

“臣妇谢过太后娘娘。”吴老夫人安心了,也懂了,开口道。

“谢恩就不用了。”太后不想再说一句,挥动了手,手摆了摆,吴老夫人向宝珠郡主行了礼:“宝珠郡主!”

宝珠郡主不知道说什么,吴老夫人退出去,一步一步,到了外面。

太后叹了口气,转回目光,宝珠郡主和太后一样,收回来后,就拉着外祖母:“外祖母吴老夫人走了,就这样?”

“不这样还怎么样?”太后白她一眼,转身走过去坐下来,宝珠郡主扶着外祖母的手也跟过去了。

看外祖母坐下,她站在一边,收回手,看着外祖母。

“外祖母,为什么不让吴老夫人答应。”

“我还不是为了你,要不是。”太后不让她再说。

宝珠郡主委屈。

“好了,好好说吧,靠着外祖母。”太后仰头,望着她,对着她说,拉住她的手,拍了几下。

宝珠郡主一下子蹲下来,靠着外祖母,还是望着外祖母,等着外祖母说。

“珠丫头呀,你又不是没听到,你也听到了,外祖母和吴老夫人的话,不是外祖母没说,是吴家没有这个意思,这就不好强逼了,外祖母是不可能为此强逼的,你要知道,就是强逼了也不会有好下场,让你这丫头留下来,就是怕你这丫头没有听到,想这想那,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是这样。”

太后见状,摸了一下她的手,缓缓道,嗯了一声:“前前后后你都在场,也听了,外祖母该说的都说了,你说呢,还有什么漏的,吴家的态度很明显。”

“吴家为什么看不上大哥,大哥有哪里不好,还有订亲的事是真是假都不知道,吴府。”宝珠郡主露出不满。

这点不满是催生不久的,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因此难得如此了。

太后也知道。

她自己都不高兴,何况宝珠这丫头。

“不是你大哥不好,有些事你不懂,吴府是不是真订亲不重要啊,珠丫头。”太后想着如何和宝珠这丫头说。

“那外祖母就告诉我。”宝珠郡主摇了起来外祖母的手。

“让外祖母想下怎么和你说,珠丫头。”

太后道,眼中宠爱的,拍着她。

“那外祖母想一下,我等外祖母。”宝珠郡主等着,凝着外祖母,太后说了一声你啊,也没有说得太复杂,就把吴府和长公主府的关系还有吴府一直以来的立场。

“不是吴府看不上你大哥,是吴府一直以来都有自己的打算,不愿意和某些人家牵扯上,世家都是这样的,不止一家,你还小不知道很正常,你娘也不会和你说,外祖母现在告诉人我,你记在心里就是了。”太后用最简单的话让宝珠郡主明白了大概。

她接着:“好了,就是这样,明白了吗,要是再不明白,外祖母不知道如何和你说了,珠丫头啊。”

宝珠郡主听明白了一些,她问了问,以前也听过的,只是没这么清楚,太后都和她解释了,以希她能都明白。

太后又问了声她懂了没有,宝珠郡主懂了:“原来吴府是觉得娘。”

“对就是你娘,不安份啊,所以,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你娘,加上吴家不想和皇室联,都是靠得自身本事,还有纪家,靖康侯府还有——”太后向宝珠郡主一连提了几家。

宝珠郡主乖乖的听完。

太后口干了,也不想再说下去,宝珠这丫头知道点就好,更多的她会找时间专门教。

在这丫头出嫁前,必须要都清楚的。

她对着外面叫了人,宫人进来,宝珠郡主还在想着。

宫人行礼。

太后让宫人去再沏壶茶水来,她口干了,要喝,宫人去了,宝珠郡主回神,太后问她想不想喝什么。

宝珠郡主摇头。

太后看着她。

“可是外祖母,大哥怎么办。”

宝珠郡主又问,一切她都明白,只是大哥呢。

“你大哥,怎么办啊?外祖母还没有想好。”太后开口。

“还没有想好,那外祖母。”宝珠郡主不知道如何问。

“你大哥又不是非吴家姑娘不可的,就是,人家不乐意怎么办,他要是有本事自己去,求得人家同意,不过在外祖母看来,最好不要这样,硬求有何用,吴府的想法你是知道的,你大哥最好是放下心思。”

太后说了。

宝珠郡主:“大哥能放下吗。”

“不能放也要放,明白过来就好,你皇舅舅挑的也不错,还有外祖母看的,你也知道的,不一定非要吴府才行,就照着之前定下也不错。”太后开口。

“外祖母。”

宝珠郡主觉得要是自己肯定放不下。

“等你大哥来宫里再说,外祖母会让人找他来。”太后不想再浪费精神了,宝珠郡主只好同意。

宫人沏好茶送来。

太后喝了一口,宝珠郡主没有。

太后让人去和皇上说。

熙和帝知道,摇了一下头,他还有别的事,没有多想。

纪尧看着皇上。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

空了再问下。

*

吴老夫人回了吴府,直接让人叫了雲丫头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