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昭然若揭/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做什么,呵。”吴老夫人冷笑。

张氏和老爷对视一眼。

“娘你把你的打算说出来吧,雲姐儿做出这样的事,不能估息。”

张氏开口。

“对,娘。”吴二老爷也道。

“这还差不多,我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吴老夫人冷着一张脸,看着他们:“雲姐儿这个样子,已经不能不管,不能不罚,快要无可救药了,再这样下去不止是丢脸不止是这样,说不定跟顾瑶一个样,让你们来就是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一下,雲姐儿做了什么,私会外男,还瞒着所有人,悄悄的,不知道想什么,弄得卫烨找了太后皇上,太后皇上更是找了我,要不是找了,还不知道怎么收场,也许赐婚旨意下来才知道,那时再想做什么不可能了。”

吴老夫人说了不少,都是她心中所想。

“祖母。”吴雲不由叫了一声,乖乖的。

“哼。”回答吴雲的是一声冷哼,吴老夫人冷冷的,目光冰冷落在她的身上。

“雲姐儿娘都不知道你和外男私会,你怎么敢!”张氏看着女儿,吴二老爷直接沉下脸:“和她说什么,娘既然这样说,就不会有错,娘。”

“我会骗你们干什么,事实就是如此,你们也听到了。”吴老夫人不高兴的开了口,脸色不好。

“爹娘,祖母。”吴雲可怜的。

吴老夫人生气的盯向雲丫头:“不要叫我雲姐儿,不要装模作样!”声音严厉,威严的截住雲丫头的话头,打断她。

吴雲:“……”祖母。

“娘你的打算?”张氏问婆婆。

吴二老爷:“是啊,娘。”

“雲丫头犯错,不可能随意放过的,我当然有打算,身为父母你们也没有看好雲丫头,也有责任,要是你们看紧了,雲丫头会这样?敢这样?还不是你们,太过相信雲丫头,所以你们也有错,也想罚一下你们,让你们以后再不敢大意,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母之过,你们就是。”吴老夫人一口气,气恼的盯向他们。

“娘说怎么罚我们,娘我们知道不该不管雲丫头。”

张氏说,她也知道她和老爷真的有过错,吴二老爷点头。

吴老夫人冷哼。

吴雲左看右看,眼晴闪过什么。

吴老夫人一直关注的,一下看到,雲丫头,雲丫头,她瞪了这丫头一眼,吴雲无辜的眨眼。

吴老夫人更气,不理会她,张氏还有吴二老爷听着接着道:“娘,我们知道错了。”

吴老夫人压下声音朝着老二老二媳妇,真的是不理会雲丫头:“你们先不说了,反正跑不了,总会罚的,我会记着,现在还是先还是说雲丫头。”盯紧雲丫头。

吴雲摇头。

“怎么罚,总得有个决定,我的打算是。”吴老夫人视线在雲丫头可怜兮兮还是装模作样的脸上。

“你们听一听觉得如何。”说着。

“娘决定就好。”不等吴老夫人说完,吴二老爷道,张氏也是。

“是吗。”吴老夫人没有什么表情,挑了一下眉头,凝着老二媳妇和老二,眼晴余角扫过雲姐儿。

张氏和吴二老爷再次点头。

“那我就说了,我的打算。”吴老夫人开口,正要告诉老二老二媳妇,不曾想。

“爹娘,祖母!”吴雲叫了起来,祖母说过不会放过她,爹娘要是听祖母的,那——

张氏吴二老爷还没有回答。

“我记得说过我说话的时候不许插话。”

吴老夫人生气了,听到雲丫头的话,猛的转向她,沉着声音,不悦的向着她砸了下来,她一直看着,直到雲丫头想到什么,不敢再说话。

“祖,母。”吴雲结结巴巴。

吴二老爷张氏看着。

“我不想再听到你插话,雲姐儿知道吗。”吴老夫人说,沉着声音重重的,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一个字一个字,然后才转向老二老二媳妇。

吴雲还是结结巴巴。

“老二老二媳妇。”吴老夫人道。

“娘你不要管雲姐儿。”张氏说,睥了雲姐儿一眼,吴二老爷同样,很不高兴。

吴雲想叫爹娘。

吴老夫人没有浪费时间,语气冰冷:“我的想法一是罚雲丫头跪祖先牌位,关在祠堂里面反省,背书,让雲丫头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敢和外男私会,还弄出这样的事,等到跪完了祠堂,抄写女训,抄三百遍,还有关起来,不许出门更不许见人,谁也不能见,静一静,不许接触人,给我检查了,过了关,练五百遍的字,学规矩,磨掉性子还有情绪,我都要检查,除了练字还有学绣花和弹琴,琴棋书画,每天都安排满,免得有人胡思乱想,又想什么,好几样雲丫头都不行,平时也不耐烦学,哪里像样子,姑娘家出嫁前绣工还有管家都要掌握,我原本就想说,只是大家都宠着她,雲丫头更是上了天,趁着这次的机会,私会外男惹出事来,干脆一下子都改过来。”

吴老夫人说了,对着老二老二媳妇,话中的深意,只要一想就明白,提出的每一样都是为了雲姐儿。

也算是针对她,算是一股恼的都扔了过来,都是雲丫头不喜欢的。

一边说也一边扫视雲姐儿,准备一次性把雲丫头扭转过来。

要不是这回的事,她还下不了决心,有了这事,不如趁着生气的时候,把雲丫头的毛病都改了,她看了看两边。

吴二老爷张氏听完看着对方。

“祖母。”吴雲嘴张得极大。

吴老夫人还是看着她们,对上雲丫头张大得很大的嘴,本来不想理,还是冷着声音:“嘴张那么大做什么?不愿意?不愿意也要愿意,这是你逃不了的,应得的惩罚还有教训。”

接下来。

“你们觉得如何,老二老二媳妇。”吴老夫人问老二老二媳妇,老二老二媳妇也该回过神来了。

“可以娘。”

张氏和吴二老爷想好了,顾不上看雲姐儿,觉得不错。

“祖母,爹娘。”

吴雲脸色变了又变,祖母说的她哪里学得完,可不止祖母要给她教训,爹娘也觉得好,她大声的:“祖母,我怎么做了了那么多。”

吴老夫人在听到老二老二媳妇点头后,再听雲丫头的话,直接一回头:“怎么会做得了那么多,那就不需要你担心,我会让人安排好,一样一样,都安排好时间,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完,到时候你就知道学不学得完。”

吴老夫人锁着雲姐儿的目光,一样一样的道,吴雲说不出话。

“雲姐儿。”

张氏吴二老爷道,吴二老爷看过去。

“娘,我根本不是学绣花的料。”吴雲说,想要摇头,拼命的摇头,暴发开来,她不想绣花,不想抄写五百遍,不想抄女训,什么也不想。

祖母是想让她死才对,祖母怎么想出这么多,祖母根本不是哄她,是真的下了决心。

还有爹娘,她后悔死了和卫烨见面,她什么也不想做,也不想被罚。

还以为爹娘会帮她说话,祖母只是说说而已,她后悔得不行,想错了,早就该知道祖母是真的生气。

啊啊啊。

“别想争辨了。”吴老夫人说:“没有谁不是绣花的料,只看用不用心,想不想学,你以前是不想学,仗着大家宠着你,现在不可能了,没有谁会再宠着你。”

吴老夫人一针见血。

吴雲:“祖,母,我……”脸红了,心中想得太多。

吴老夫人不想老二老媳妇心软,注视他们,张氏吴二老爷懂,不再说话,他们听娘的。

吴雲看了一会,找不到支持的,想大叫。

“这不是你想不想,照着我说的,一样一样来,会有人安排你的时间,排得越满越好,你越是可以磨掉性子。”

吴老夫人的目的昭然若揭,除了惩罚,主要是磨她的性子,让她忙得什么也想不到,还能学会所有的,又把方才说过的说了一遍。

“可我。”吴雲伤心的,一想到祖母说的,她想死,她后悔

“别说什么不喜欢不学,你没有资格挑剔,雲丫头,你想想你做的,祖母不会再和你说。”吴老夫人面无表情,声音又是一冷。

吴雲真的想大叫了。

大叫几声发泄心中的郁闷还有气闷,还有后悔还有别的,吴老夫人不说话了,吴二老爷忽然:“你给我好好学。”

“雲姐儿,娘也希望你好好学,趁此机会,娘才会高兴。”张氏道。

“娘啊娘,爹啊爹,祖母,我,我,我,好吧,我学,我学行了吧,我错了,我都学,都做,祖母是为了我好,惩罚我,我罪有应得,我必须要那样,我,祖母肯定会派人盯着我,我不学也不行啊,想出去也不行,祖母一定让人守着门,把我锁起来,没听到祖母说吗。”

吴雲大叫了一声,说不上心情,摇着头,不停的,乱七八糟的说着。

“雲姐儿。”

吴二老爷沉下脸,张氏也叫了一声。

吴雲还是说着。

吴二老爷张氏还要叫。

“知道就好,不管你怎么想,你爹娘总不会害你,你要是觉得祖母在害你,你就觉得,我会锁着门。”吴老夫人哼着。

“祖母,我没有。”吴雲大声的。

吴二老爷张氏:“娘不要听雲姐儿乱说。”

“我没有听。”吴老夫人不管雲丫头了:“老二老二媳妇,雲丫头的处置定下来了,一会让人带她去就是,看她现在疯着,就让她疯会,就不说了,我现在要说的是,雲丫头的亲事,太后娘娘皇上那里拒绝了,我和太后娘娘皇上说的是雲丫头定了亲,如今要定下章程才是。”

吴二老爷:“娘看哪个好就定下。”他没有意见。

吴老夫人闻言,白了他一眼,老二也是,看向没有发话的老二媳妇询问:“怎么能说好就好,老二你要是没想法就不要说了,老二媳妇你来说,我们一起给雲丫头挑个,你和我一起,我们明天去见下,先问一问?”

“好的娘。”

张氏点头。

吴老夫人知道老二媳妇肯定想亲自给雲丫头挑夫婿,才会让老二媳妇和她一起。

就像之前。

果然老二媳妇点了头,老二就想得太少了。

“那就说定。”

“嗯,娘。”张氏颔首。

“老二有没有要说的?”吴老夫人还是问了老二。

“娘,你和张氏定。”

吴二老爷摇头。

吴老夫人和老二媳妇看了一眼对方,再想到雲丫头,雲丫头不知道还在疯没有。

“祖母。”吴雲没有再胡言乱语了,着急的,娘和祖母要给她订亲。

吴老夫人马上:“雲丫头,你的亲事只能快点定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你自己作的,之前不想成亲,不知道是真不想还是为了卫烨,卫烨你别想了。”

语毕对老二老二媳妇:“在卫烨成亲前,雲丫头不能出去,要定下亲事。”

张氏吴二老爷点头。

对此没有人有意见。

吴老夫人回头。

吴雲心又是一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