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本王错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想知道了,父王,不用说了。”萧菁菁回过头,重重的,朝着四爷,她本来就不是回来知道萧柔柔埋在哪里的,只是回府看一下父王的态度变化是不是和她想的一样,她已经看到,领受到了。

没有必要再留下来,没有必要留在这里让父王恨,父王要悔要恨要怎么自己去,与她无关,她不想看到,也不想跟着父王心情走。

“菁儿。”纪尧点点头,微微笑。

萧菁菁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纪尧当然不会让菁儿失望,眼神温和包容,就要对岳父告辞。

萧成看出来了,盯着菁姐儿。

“菁姐儿你不想知道你三妹妹葬在哪里?不去看一看?”

“我不想去看,为什么要知道,要去看?”萧菁菁拉着四爷要走,回了一下头。

“菁姐儿。”

萧成声音加重。

“王爷。”就在这时,贺氏带着人到了书房门口,丫鬟手上端着沏好的茶水点心,和侍卫说一声,正要走进来。

看到郡主和郡马爷走出来顿了一顿,想了想,让到一边看向王爷,王爷在生气,郡主和郡马爷——也不高兴,发生了什么?

她收回视线笑着指了指丫鬟手上捧着的点心和茶水:“郡主,郡马爷,你们怎么要走了吗?妾还说进来,让人备了一些上好的茶水点心,送过来,问一下郡主郡马爷王爷还想用什么。”

知道郡主郡马爷回来在书房见王爷她就让人准备了茶水点心,打算端过来。

贺氏让丫鬟送到书房里面。

“我和父王说完了。”萧菁菁看看父王,对贺侧妃道,贺氏看了眼王爷,再看郡主,想要开口。

萧菁菁说完就走了,纪尧向贺侧妃笑着点点头跟上去。

贺侧妃想要转身。

“菁姐儿!”萧成脸色不好站了起来,迈开一步。

贺氏回头望向王爷:“王爷?”

*

萧菁菁和四爷上了马车,说了一声回府,纪尧在旁边轻笑,马车一动,不再管身后的事,不管父王怎么想,是不是生气,贺侧妃如何还有——

萧菁菁靠在马车上,闭着眼晴,摸着肚子,父王既然那么认定,她为什么还要留下来,决定再也不想,面对父王的时候她感觉到肚子在动,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情绪影响了他。

对不起,是娘不好。

纪尧坐在一边,关注着菁儿,过了一会。

“菁儿。”他发现菁儿的情绪,还不消气,还在生气?他的菁儿,侧过头来,拉住菁儿的手,握紧一点点的把玩着,抓着她,盯着她闭着眼的小脸,还有手上的动作,他也看过去。

看到菁儿的手在肚子上动着,他倒是没有动,也没有放上去,他知道那小子一看到他就不愿动了,让他想现在就拉出来打屁股,让他极为生气,等他生出来,看他打不打,四爷在心中想着,抓着菁儿的手在白嫩的手心轻轻的挠了一下,嘴角上扬带着淡淡的笑。

“四爷。”萧菁菁手心一痒,不得不睁开眼,看向四爷,手收了收:“很痒,四爷抓着我的手做什么。”也挠了一下四爷的手心,抓住四爷的手。

纪尧等着菁儿动作:“菁儿可是高兴了。”

“四爷不痒吗?”萧菁菁停下动作问,对上四爷的目光问,纪尧摇头又点头。

萧菁菁不再挠四爷,四爷都不挠,纪尧却反手抓住她。

“菁儿还在想?”纪尧询问,萧菁菁察觉四爷眼中的心疼还有温柔,她靠向四爷,靠在四爷的身上。

纪尧当然好整以瑕温柔的抱住怀里的美人,菁儿难得温驯,难得主动靠过来,他低头凝着她,一只手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把她的手从肚子上面握在手里。

萧菁菁:“四爷?”

“不许摸那小子,一点不听话,该打,只要我在都不动,你说是不是找打。”纪尧抓着她的两只手,在菁儿抬起头的时候亲了她一下,气愤的开口。

萧菁菁:“四爷你——”她注视着四爷,四爷啊。

“不行?”纪尧问。

萧菁菁笑了起来:“四爷在吃醋。”

“对,吃你的醋,菁儿。”纪尧笑中带着玩味,抓紧她的手,萧菁菁笑容加深,四爷,纪尧喜欢菁儿的笑容,就像一朵盛开的花,明艳照人,鲜活动人,舍不得碰一下,更别说搞下来了,他想摸一摸,手心妇痒。

“四爷连这样的醋也吃。”

萧菁菁嗔怪的。

“菁儿。”菁儿嗔怪的样子让纪尧此时更是想咬菁儿一口,他叹息一声,菁儿可知道她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只是摸了一下:“菁儿笑起来明艳动人,菁儿高兴了?”手拔了一下她的面颊。

“四爷。”萧菁菁哪里还不知道四爷想要她高兴,话中未尽之语很明显。

纪尧知道菁儿明白了,也不在意,就着刚才的话:“为夫怎么不可能吃吗?为夫当然也要吃醋,不过也吃这小子的醋,被菁儿你整天宠着。”等到生下来,哼,纪尧在心中想。

他的目光又落在她的小腹上,想要打一顿一样。

萧菁菁看到了:“四爷。”抽出被四爷握着的一只手,护住肚子。

“护着不听话也要打!”纪尧看着像一只护崽的母狼的菁儿,他失笑不已,故作平静的。

萧菁菁:“四爷要是打我们的孩子——”

“那如何?”纪尧看出菁儿话中的意思,挑了一下眉头,很想知道,萧菁菁直接:“我就打四爷。”她作势抽出手来,高昂着对。

“菁儿敢?”纪尧看着菁儿这个样子就像到刚看到的时候,还有菁儿小时候,还有之前面对安郡王的时候。

他喜欢这样张扬舞爪的菁儿,他一把抱着,又亲了一下她的鼻尖,菁儿每个样子都是那么让他喜欢的,从未有改变,只有越来越喜欢。

萧菁菁也亲了一口四爷。

两人呼吸相缠,纪尧不再亲,他喜欢这样和菁儿贴近,一有机会就会近近的抱着,萧菁菁亲了四爷一下又亲了一下。

纪尧享受着菁儿的亲近。

四爷不是亲她吗,她亲回去,萧菁菁一边亲一边想,纪尧感觉到菁儿的力道,菁儿是在咬他吗,在菁儿离开后,一把搂紧。

“菁儿你是在咬为夫?”他低低的说,在她的耳边,萧菁菁:“四爷觉得我是在咬?”

她想抬头。

纪尧不让她抬头;“为夫来教你怎么是亲,你这么还不会,棒槌!”

萧菁菁想说她会,只是气四爷,才用力像咬一样,纪尧心中清楚,就是趁机逗一下菁儿。

“菁儿可学会了。”因为是在马车上,纪尧也不想太过逗菁儿了,亲了两下,问菁儿。

萧菁菁不想学,可是在四爷的怀里,只能点头。

纪尧怕伤到了菁儿的肚子,只让她亲两下,萧菁菁也很小心,学着四爷说的亲了两下。

纪尧满意了,两人分开,纪尧还是笑着,萧菁菁退开一些。

纪尧看着菁儿变得乖乖的。

“有哪里不好?”

“没有。”萧菁菁摇头,纪尧还是喜欢抓着她的手,萧菁菁也没有收回。

“四爷。”萧菁菁忽然。

纪尧挑眉,萧菁菁还是和四爷说出来:“我气父王,父王觉得一切是我的错,萧柔柔要死谁能阻止。”

“菁儿还想它做什么,为夫会不知道?”纪尧说,摸着她的脸。

萧菁菁不再说了,她的心情四爷都知道,她明明知道的。

“我不想再管父王了,什么也不管,我这样走了,父王一定很生气。”

“菁儿你本来就不该管的。”纪尧觉得菁儿少管点事,少操点心才好,萧菁菁:“四爷,只有你对我最好。”真的四爷是对她最好的,她还害了四爷,心里又难受又恨自己。

纪尧没有说话,拍了她一下。

像是隐隐察觉她在想什么,让她不要想。

萧菁菁也回过神来,抬头一笑,不让自己难过,摸着肚子:“四爷,雯表妹嫁给韩王世子为世子妃,在京城呆不久了,要回封地的,表妹走前我想去看下。”纪尧开始和四爷说起闲话。

“嗯。”纪尧拍着她。

萧菁菁继续说。

*

安郡王府,贺氏带着人站在门口不远,送走郡主和郡马爷,她回身,丫鬟婆子担心的:“侧妃娘娘,王爷和郡主还有郡马爷?郡主和郡马爷离开了,王爷还等着,该怎么说。”

“就照实说,至于你所担心的,那是郡主郡马爷和王爷之间的事,不是我能参与的。”贺氏看得很清楚,爽利的道。

“可是。”

还是有婆子担心,必竟王爷和郡主郡马爷可是闹得很不高兴,她还想要说什么。

“还有什么,无非是为了三姑娘的事,这会和王爷说一说。”贺氏开了口,知道她们心中所想,挑明了。

婆子又担心起来:“侧妃娘娘还是暂时不要说了,就算是为了郡主也不该,王爷也许会迁怒于侧妃娘娘。”她以为侧妃娘娘是为了她的话还有郡主等。

“我是为了郡主也不是,有些时候我避不开,不像别的人,我会挑个好时间,可能一会王爷会问我。”贺氏看得很清。

“都不用我主动开口,找机会。”

丫鬟也担心,和婆子一样,只是听了侧妃娘娘的话,她们也知道侧妃娘娘是对的。

王爷——说不定会和侧妃娘娘想的一样。

“好了,去见王爷吧,王爷还等着,还是要和王爷说一声,不管如何,你们不用都跟着。”贺氏这时说,不打算再说了。

丫鬟婆子张嘴。

“侧妃娘娘还是小心一点,王爷那里——”

贺氏一笑:“好的,你们去截住得到消息过来的西院的人还有两位姑娘,就说郡主郡主马回去了。”

丫鬟婆子应声,她们早就想说了,郡主郡马爷走了,西院那些还过来干什么。

王爷可是生着气。

侧妃娘娘事情那么多,哪里有闲心应付她们,就该派人去让她们回去,有什么以后再说。

“不用告诉人郡主郡马爷和王爷的事。”贺氏提醒。

丫鬟婆子知道。

贺氏带着少有的人回去了。

回到书房,她先示意身边的人留下,不让她们跟着,王爷要是生气她们跟着也没有用,而且还会迁怒于她们。

没有必要。

丫鬟婆子满心担忧侧妃娘娘,想要说的话被侧妃娘娘阻止。

贺氏摇头,问过守在门口的侍卫,知道王爷一直在书房里面,没有叫人,想来在生着闷气,也没有出去,明白了,正要让人去问下路上派去小厨房的人如何了就看到人回来。

小厨房那边也准备好了,她点头,吩咐了一番走了进去,她到了门口,往里一看,看到王爷站着,背负着双手,看得出不高兴,她往里走了两步,正想着是现在行礼还是一会再行礼。

下一刻。

“谁?”

萧成的声音很快响起,不悦的转过头来,看向门口,伴着一样东西扔过来一阵风过来,她躲了躲,才躲开,心中惊魂未定,啪的一声,正正好的落在她的脚边,她平复过心绪低头一看是一块墨砚。

她看着,蹲下身去,手拿着手帕,捡了起来。

“本王说了不许人进来,没有听到?”

萧成的脸色黑沉,很不好,目光如刀直向贺氏,等看清是贺氏还是不高兴,眉头皱着。

“王爷。”

贺氏起身,拿着墨砚,墨砚没有摔坏,是王爷最爱的那块,王爷都舍得扔了,她走了过去。

“你来做什么?”萧成不满的问,还是不悦。

“王爷不想见妾身吗?”

贺氏到了近前,行了一礼开口,把手上的墨砚给了王爷,萧成一见,哼了声,接了过来,放到一边的文案上面。

啪一声响。

贺氏不语,看着。

“人呢,菁姐儿他们?”

萧成稍微收敛起了脾气问起来,贺氏就知道王爷想知道:“郡主还有郡马爷离开了,妾身拦不住。”她打量着王爷的表情,慢慢的道。

“哼。”

萧成又冷哼一声,脸色更不好,贺氏不再说话。

“本王又没有怪谁,菁姐儿竟然说走就走,也不想知道柔姐儿!”萧成不知道想到什么,又大声起来,说着一停。

“王爷说了什么,对郡主说了什么?”

贺氏小声的问,一是好奇,二是王爷说到这里,她怎么能不问下。

一听萧成就气了,都说了出来。

贺氏听得很认真。

“王爷错了。”

“你说什么?你竟然说本王错了?”萧成气到了。

贺氏:“是啊,王爷,你那样说,郡主肯定会多想,虽然王爷没有那个意思。”

“连你都知道本王不是那个意思,菁姐儿不知道,也不说去看下柔姐儿。”萧成恨恨的。

“王爷要给郡主时间。”

贺氏说。

萧成看向她。

*

庄子上,得知王爷派了人来,婆子们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