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不用去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下?”侍卫欲言又止望着殿下。

“派个人去,告诉太子,本王在这里,看看他是什么表情,会不会过来和本王一见。”秦王忽然吩咐起来,目光落在太子身上,侍卫闻言,殿下?

“本王的话没听到?”秦王冷下脸,收回视线。

“属下马上就去。”

侍卫低下头,恭敬的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太子,不知道看到本王你会是什么样子,秦王想着,父皇想来还不知道你在宫外的事,还有心上人的事,不知道父皇会?

秦王想到什么变了下。

侍卫刚走了几步,突然听到殿下不悦的声音。

“站住。”

侍卫一顿,回过身来,看向殿下,不敢多看多想,跪在地上,行了一礼,对上殿下的目光:“殿下。”

秦王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太子身上,过了一会改变了主意:“不用去了!”

“殿下?”侍卫听了殿下的话,看着殿下的表情,虽然不知道殿下为什么改变决定,还是应了是。

之前殿下让他去找太子殿下,他觉得殿下不该让找太子殿下。

现在。

“那就回来。”秦王见状,冷着声音。

“是,殿下。”侍卫应了声回来,旁边的侍卫看着。

“还是不要吓到太子了。”秦王盯着太子,侍卫们明白了殿下的意思,想要说什么又没有。

太子殿下看起来很高兴,一边咳一边带着笑,没有让身边的公公还有侍卫扶,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公公还有侍卫后退几步站着。

秦王沉着脸。

侍卫们看向殿下,太子殿下上了马车后,马车门关上,身边的侍卫扫视四周,很小心,看起来像是不想有人看到,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看过来,回到位置,马车离开。

侍卫转头。

不想有人知道这里?可惜本王已经知道了,秦王面无表情冷笑,知道侍卫在看什么。

他看过去,冷冷的。

侍卫低头,一个个都低下头。

太子看来很怕人知道,找了这样一处普通不惹人注意的地方来金屋藏娇,他知道里面那个女人是被太子安置在这里的。

太子不想人知道,才找了这里。也是有闲心,这个时候还出宫,太子妃还保着胎,不知道和里面的女人说了什么走的时候这么高兴。

他在心里想着,太子坐的马车离开,和他所处的地方正好隔得不远不近的距离,不注意看看不到这边,太子身边的人应该也是想不到会有人找到这里,并没有仔细察看。

这个位置能隔绝不少视线,是最好的位置,能观察也能躲开目光,他盯着侍卫。

“太子殿下身边的人在找什么,像怕有人看到。”侍卫在一旁恭敬的,看着殿下的表情。

秦王:“怕人知道!”眼看着太子坐的马车远去,看不到了。

“殿下,太子殿下走了。”侍卫回到殿下面前,小心的。

秦王没有开口,侍卫不敢再说。

太子殿下坐的马车越来越远,侍卫们收回视线。

秦王盯过去:“过去看下。”指着前面,让人去看下太子的马车,还有道门,侍卫听到殿下的命令,望了一眼殿下,应声去了。

秦王不语,掀着马车的布帘,表情不变,侍卫们也看着,站在马车旁边。

不一会侍卫回来。

秦王漫不经心看过去,侍卫跪在地上,侍卫们等着殿下发问,秦王挑了一下眉头。

“殿下,太子殿下走远了,看不到了,太子殿下身边的人没有留下。”一个侍卫道,恭敬的,另一个侍卫:“太子殿下出来的那道门关上了,没有人。”

“跟着太子,看他是回宫里还是还要去哪里,从这里出来,本王想知道他要去哪里,下次再来,也通知本王。”秦王没有理会过来的两个侍卫,对着站着的侍卫,这次是没有准备好,听到太子来了这里,他就来了。

站着的侍卫点头,感觉到殿下的目光。

“这里也要一直派人盯着。”秦王又说了声:“过去。”接着他道。

两个跪着的侍卫抬头:“是。”

秦王看向前方,派人去敲门:“去敲门。”

“殿下?”侍卫不知道殿下是什么意思,殿下没有再示意,他们只能大概猜测殿下的想法。

“是殿下。”一个侍卫出来,行礼后恭敬的起身,往关着的后门去,秦王盯着,没有人说话,远远看着,侍卫到了门前,敲起门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内似乎听到动静,有人跑到门前,吱呀一声,门打开来,有一个婆子探出头来,张望着啊了一声,想看看是谁刚才在敲门:“谁啊?谁敲门?有什么事?”

张望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人,突然侍卫出现在她面前,看到站着的侍卫,婆子眼中一闪,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侍卫。

想到一个可能,眼前的人很像那位爷身边的,只有这个可能,不然还有谁会来这,想到这,难道真是那位爷派来的人?不是才走吗?又派人来是有什么事?她在心中想着,眯着眼晴又看了几眼,好像没有见过,那位爷身边的她都熟悉了,不过那位爷身边的人多,说不定她见过忘了,没有多想,要知道这里不是谁都能找来的:“你是?”想问清楚。

侍卫没有回答,他不知道殿下想做什么,看向身后。

“那是?”婆子感觉到什么,看向远处,看到一辆马车还有侍卫,那位爷不是走了吗,难不成没有走?看着像是那位爷坐的马车。

有些惊疑不定。

秦王看着,说了一句什么,没有下马车。

有侍卫过去。

虽然想进去看下太子的那个女人,他还是没有,他让侍卫以太子的名义和里面的人。

婆子听到真的是那位爷派来的人,问了几句,对上号后,没有再戒备,听到对方问就说了几句。

“爷对姑娘好,姑娘心里都知道,爷要姑娘陪着,但姑娘性子倔。”

“……”

*

秦王没有多呆,离开,回了府,他知道了不少太子和那个女人的事,到了后下了马车他走回书房。

书房外面守着的侍卫行礼,他一眼没有看,直接往里,公公还有管家早就等在这里,等着殿下回来。

他们等了很久眼看着殿下回来,天色不早了,他们行完礼,见殿下往书房去,他们也跟着进去,到了里面,看着殿下。

有侍卫进来。

秦王进去就坐下来,盯着他们,看到侍卫进来,挥手,让他下去,等到侍卫下去,收回目光。

管家和公公看了一眼下去的侍卫,他们很小心,想到顾姨娘的事,殿下脸色不好:“殿下,老奴安排好了。”先是公公开口。

秦王猛的看向他,顾瑶!

“殿下王妃娘娘说会等殿下。”管家见状看着殿下:“殿下去见太子殿下了?不知道有没有见到。”

秦王看过去。

没一会,盯着太子的人回来了,秦王居高临下的盯着人,公公管家在一边,看着殿下。

跪在地上的人:“殿下,太子殿下回了宫里,没有去别的地方。”

“是吗。”秦王道。

*

没有几天,萧菁菁听说父王闹起来,为了萧柔柔的死,萧柔柔死前受了搓磨,受了折磨,并不是意外冻死。

是被人搓磨,受不了,跑出去,没有人寻找,才会冻死在外面!这并不让人意外,她之前就想过。

就算是这样也是萧柔柔自己的原因,活该,没有谁害她,是她自己走到这一步。

她望着赵嬷嬷。

不知道父王是怎么查出来的,还闹起来。

“郡主,王爷也是太。”

赵嬷嬷说着,也盯着郡主的目光,事情是她和郡主说的。

外面有人在说,王爷查到三姑娘的死,闹着。

她一听说,马上来告诉郡主,现在她怕郡主不高兴。

萧菁菁带着淡淡的嘲讽:“父王想为萧柔柔讨回公道,父王一直都怀疑,甚至怪到我身上,觉得是我没有护着,不分清红皂白,现在找到了害死萧柔柔的人,怎么可能不做什么。”

“郡主想得就是开。”

赵嬷嬷叹息,观察着郡主表情,发现郡主的情绪点头。

“不用想就知道,再有父王的事不用说了,赵嬷嬷,父王也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父王,就让父王为了萧柔柔的事忙吧。”

萧菁菁对赵嬷嬷道。

赵嬷嬷:“……郡主。”郡主真的放下了?真的让王爷忙三姑娘的事?这样下去,王爷岂不是心中都是三姑娘了。

“我不想管,不想听了,不想破坏心情,不好过,影响孩子。”萧菁菁说,自己的心情现在最重要,她摸着肚子。

赵嬷嬷早就劝过郡主,郡主不知道怎么想通了,赞同的:“好,郡主暂时不管也好。”

就让王爷闹吧。

郡主能放下也是好事。

郡主气坏可不行。

这也是四爷想要的。

萧菁菁有时真的想完全放下。

*

晚上纪尧回来,也问起菁儿,他听说了岳父在闹,怕菁儿知道不高兴也想知道菁儿的心情。

“菁儿怎么想?”

“四爷,就当做不知道吧。”

萧菁菁和四爷说,很平静平淡认真。

纪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