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想见吴雲/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想笑,呵呵的笑过,摸了菁儿的头,嘴角微微一扬,还是笑了出来,菁儿想好了?

被四爷摸了手,萧菁菁望着他:“四爷摸我。”

“嗯。”

纪尧点头,颔首还是带着笑:“安慰你呀,菁儿。”

萧菁菁:“……我很好。”

纪尧看她不说话,就望着她,他继续方才没有说完的:“菁儿,怎么想通了?真的不管岳父的事了?”

“不管了,父王也不想我管,觉得我管得太多,我何必再多管呢,四爷你说呢。”萧菁菁道,声音加重点头。

“那就不管,让岳父去吧。”纪尧笑着说:“菁儿你很冷静,这样也好,为夫希望你一直这样,主要也是为你好,别的你想做什么,可以告诉我。”

他又点了一下她。

了解菁儿,不可能真的放下,所以点了一下她。

“我希望能一直这样冷静。”只有这样她才能不管父王,狠下心来,父王都那样了,萧菁菁想着父王的闹,四爷会不会觉得父王闹得丢脸。

纪尧也是不想菁儿受委屈的,上回他的菁儿可是受了委屈,好几天心情不好。

只是必竟是岳父大人他不好说而已。

怕菁儿不高兴,为了菁儿,他都能忍,他会在旁边看着。

“菁儿啊。”他叹口气。

“四爷,父王一直闹下去,我不在意,我只想护好自己,还有孩子,但四爷呢,父王闹起来,会不会对四爷有影响?”

萧菁菁仰着头。

“不会,想什么呢。”

纪尧很想揉一下菁儿的头,一边笑一边安抚她,他的手伸出来,修长有力的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揉了一下。

他发现这样很不错,他喜欢这样看着菁儿,揉她的头发,她就像个孩子,除了肚子大起来,他一笑。

萧菁菁呆呆的反应过来四爷竟然揉她的头,四爷怎么想揉她的头,过了一会,她伸出手想要拦下四爷的手,想要阻止。

纪尧还是那样。

她望着四爷,感觉到头上的力道,四爷还在揉:“四爷,你——”她想要说的话没有说完,四爷没有再揉,停下来,笑着对着她。

“手感不错,很好,不揉了。”

她也不说话,望着四爷。

纪尧觉出好笑,又揉了一下她的头,才收回手来,闻到手上的馨香,很好闻,只有菁儿身上的馨香这么好闻,手感更是不错,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萧菁菁脑中唯一想的是她的头发有没有被揉乱,她摸了摸,还是看着四爷,好像有些乱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她的秀发都梳着,四爷干什么要揉,以前都没有,揉得她头发乱了。

她哪里知道面前的人想的是揉着不错,以后再揉。

“头发都乱了,四爷。”

“乱了就梳一下,不过我看没有乱。”纪尧打量着她的秀发,开口。

萧菁菁觉得四爷睁眼说瞎话,她摸都摸到了,被揉散了,四爷居高临下摸她的头,让她觉得很复杂。

四爷当她是小孩子呢。

纪尧盯着菁儿的动作,要是知道她所想,说不定会笑出来:“不是很乱,菁儿,不用担心,一点点,要不叫人?”

他安慰着。

萧菁菁摸了几下,对上四爷目光,听了他的话,也知道只乱了一点。

纪尧禁不住伸出手又揉了下。

萧菁菁:“……”

纪尧看着发呆的菁儿,又是一笑,很高兴,萧菁菁:“四爷要为我通发?”

“菁儿要是想,可以。”纪尧道。

萧菁菁:“……”

“菁儿,要不要通发?”纪尧问起来。

萧菁菁摇头,她认真起来:“四爷,雲表妹和卫烨的事,宫里有没有新消息?有没有说要赐婚了,皇上有没有要给卫烨赐婚。”

已经过去几天,她问四爷。

“没有,都没有,菁儿,有我还不告诉你吗。”纪尧听了,开口,知道菁儿担心,笑了一下。

萧菁菁:“那就好。”

“菁儿怕什么呢,事情不是都朝着该走的路上发展,只要不出意外。”纪尧又想揉她,不过克制住了,怕菁儿又说她揉坏她的秀发,慢慢来吧:“说什么那就好。”

手痒了痒,越来越想揉菁儿了。

真的是上了瘾,摸了一次就想再来,说出来菁儿多半都会吓到。

萧菁菁注视着四爷的目光:“就是怕意外。”她发觉了四爷的手动了下,难道四爷又要揉她的头?

纪尧看到她的眼里:“菁儿,为夫很喜欢揉。”

“我不喜欢。”萧菁菁道。

“那没办法了,菁儿忍一忍。”纪尧笑眯起眼来,萧菁菁不语,纪尧也没有再说:“会试要开始了,为夫到时候会忙。”

“会试。”萧菁菁听了四爷的话,她差点忘了。

“菁儿别说忘了?”纪尧笑看她,萧菁菁点头:“我是忘了,会试没有多久了。”

“嗯,为夫可能会忙起来。”纪尧开口。

“四爷会出京吗。”萧菁菁想知道的是四爷会不会出京,她回忆一下,前世的会试前四爷有出京吗。

“应该不会。”纪尧道。

萧菁菁还在想,四爷好像出了京城,她摸着肚子,肚子里动了一下,很重,好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四爷出京,又只有她一个人在京城,想到看不到四爷,有些慌。

“菁儿在想什么?”纪尧打量她的表情变化,好像看出点什么,萧菁菁:“没有。”

“怕为夫出京?”

纪尧笑:“不会的,为夫可不是一般人,怎么会出京。”

萧菁菁想想也是,她想太多了。

“会试前,各地的举子就要入京,到时候京城会乱一点,不过科考在即也会热闹,菁儿要是到时想出去,可以出去一下。”纪尧想着朝上开始提今年会试的事。

萧菁菁看着四爷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想到每一年的会试京城有多热闹。

各地的举子到京城,各大酒楼都人满为患,各地的举子会举行各种文会,会诗会友,等到会试后放了榜,到时候更是热闹,文会更是不停,还有殿试以及走马游街。

也有榜下捉婿的。

“纪宁我记得也要科考。”萧菁菁想着前世的纪宁,参加会试,打马游街,她对着四爷,看着四爷。

“嗯。”

纪尧嗯了下。

萧菁菁不说话。

纪尧:“不过人不知道去了哪里,找不到了,又做了那样的错事,参不参加都没什么,你还提他做什么,就像之前说的死了也可能,不是吗。”

萧菁菁只是想到前世,纪宁会试后的风光无限都说纪宁是第一才子。

不比四爷差。

京城各家都想把女儿嫁给纪宁,纪宁呢,一心是顾瑶,面上和她来往着。

“还提他做什么。”

纪尧接着道。

萧菁菁:“四爷,会试过后是春狩,四爷会去吧。”她想到之后的春狩,年后事情很多,一件一件。

“可能会去,要看皇上,到时候为夫亲自猎几张好的皮子,等到入了冬给夫人做披风,菁儿身体重,不能去,要是可以为夫在家陪你,到时候和皇上说。”

纪尧也想起来,一边说一边安抚她,要是有可能,他会留下来,就怕皇上要他随驾。

萧菁菁一想到春狩,她很想参加,她也知道四爷的意思。

纪尧哪会看不出菁儿的渴望:“以后再去吧,你身子重,等生下来,明年为夫带你去春狩。”

萧菁菁没再说。

*

又过了两天,萧菁菁得知父王被召入宫中,赵嬷嬷过来告诉她的。

赵嬷嬷说完,叹口气:“郡主,王爷可是闹着要处理干净,只要是和三姑娘接触过的。”她看着郡主的表情。

消息传得很快,宫里才召见,她这边就听到了,这几天王爷的事她都没有再报给郡主,就算还是让人盯着,王爷的行踪她都知道。

萧菁菁听着。

“王爷也不看下,想把要都处理干净,里面藏得多少谁知道,闹得大了,宫中召了王爷入宫,还不知道会怎么说王爷,王爷也是。”

赵嬷嬷又说。

萧菁菁还是:“……”一个字也不说,赵嬷嬷说着说着,看郡主一个字也不说,记起郡主说过不想听王爷的事,也不让她禀报。

“郡主,老奴一时忘了,你不想听,老奴就不说了。”

她马上道。

“赵嬷嬷,父王被召入宫,是父王闹。”萧菁菁问,赵嬷嬷一听到郡主的话,也顾不上郡主说不想听了。

“可不就是嘛,郡主还是不要想了。”她而后道。

“好。”萧菁菁虽然心中不免担心父王,可是父王根本不需要。

“郡主,老奴就不该说,怎么忘了。”赵嬷嬷确实是一听到消息,听到是宫里召见王爷,就一时没想起来,直接进来和郡主说了,不怕晚了。

如今她很想打自己一个耳光,一个巴掌,叫你多嘴,叫你多事,郡主都说过不想听了。

萧菁菁能看出赵嬷嬷所想:“赵嬷嬷不要多想,你也是为了我。”

赵嬷嬷打算转移话题了:“郡主,会试就要到了,那个大公子死了,也没有办法参加了。”

萧菁菁想不到赵嬷嬷会突然提起纪宁,就像她。

“郡主,老奴有话说话。”赵嬷嬷高兴的,睥着郡主神色。

萧菁菁:“是不能了。”

“年前不是说要会试吗,哼。”赵嬷嬷那会还怕那位大公子真的上了榜。

萧菁菁不再说。

“对了,郡主还有点事,薜家,就是秦王妃的娘家。”

赵嬷嬷也是听到一点风声,不知道是真是假。

可能作不了数。

但她还是决定和郡主说一声。

萧菁菁看着她:“什么事,嬷嬷。”

薜氏?薜家?

“嗯,老奴听到点风声,好像薜家闹出了什么。”赵嬷嬷小声的,萧菁菁想着薜氏。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再看。”赵嬷嬷又说。

“出了何事?”

萧菁菁问。

“好像是薜家出了事,老奴也不清楚,还要再看,老奴就是和郡主说声,郡主听过就算。”

赵嬷嬷说。

萧菁菁猜着,想着前世,薜家有过何事,薜家后来发生过一件事,她回想起来。

却有些记不清是什么事。

“嬷嬷注意一下,打听到告诉我。”

“这是当然的,郡主。”赵嬷嬷听了。

*

会试前,京城便有举子陆陆续到来,大朝上,都是关于今年的会试。

京城各酒楼各客栈为了就要到来的会试准备好了。

卫烨想找吴雲。

他想见吴雲。

看着吴府,他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声。

前几天他派了人到吴府,想要找吴雲,没有找到,他打听到吴雲被关了起来,知道是因为和他的事。

他想过忘。

忘了吴雲。

所以这些天忍着没有找吴雲,等着妹妹,看能不能帮他。

------题外话------

又卡文了,情节写完,望天后面的要想下,还说手机精品好好更新,多更点,加更,想死的心都有了,卡惨了,明天争取多更,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