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心有所感/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像忽略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她靠坐着,透过烛光看着周嬷嬷。

“老夫人?”

周嬷嬷叫了一声,仔细望着老夫人,没有马上放下帐子。

“我睡不着。”吴老夫人开口:“不知道怎么的。”烛火并不亮,可是她有心里却不舒服。

就是睡不着,还有就是心神不安宁,明明没有事情,就是觉得漏了什么。

具体漏了什么想不起来,真是。

“老夫人怎么会睡不着?夜已经深了,老奴觉得老夫人还是早点歇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周嬷嬷疑惑不解,不明白老夫人在想什么,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想要劝老夫人歇息。

“老夫人还是不要多想了。”

“我也不想多想,想睡,只是不知道怎么就是睡不着,好了。”吴老夫人摇头点头,还在想着忽略了什么。

不过也不准备再这样下去,打算还是睡了,打断了周嬷嬷的话。

正要说一声她睡了,让她出去。

“老夫人是不是在想什么?”周嬷嬷看出了什么,问老夫人。

望着老夫人的样子。

吴老夫人盯着她,看了她一眼,还是说了出来:“我觉得好像忽略了什么!只是想不起来到底忽略了什么。”叹了一口气。

“老夫人怎么会觉得忽略了什么?老夫人想到是忽略了什么了吗。”

周嬷嬷不解。

“我要是知道还说什么,不会这样了。”吴老夫人不高兴的直接道。

“老夫人。”周嬷嬷正要说话。

“就是好像漏了什么,睡不着,算了,可能是我想多了,这么晚了,你也下去睡吧,我也休息了。”吴老夫人想着什么忽然道,想要站起来,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看到外面的夜色,夜色很深了。

她收回目光,不打算再想下去,可能就是多想了。

周嬷嬷见状:“老夫人,就算有事,老夫人可以明早起来再想,老奴让人注意着,要是有什么事马上禀报老夫人。”

她恭敬小心。

“好。”

吴老夫人点了一下头,凝着她,不再说什么,也不再想,由着她服侍着躺下去,休息,她躺在床榻上,闭上眼:“你也下去休息吧,不用想多了,不要吹熄烛火了,等它自己熄吧。”

“老夫人,老奴去安排一下,说一声。”周嬷嬷服侍好老夫人,后退一步,注视着老夫人的样子,老夫人闭上眼了,她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放下帐子,正要吹灭烛火,退下去,听到老夫人的话,恭敬的应了一声。

没有吹灭烛火转身就要走。

吴老夫人不知怎么的想到雲丫头,雲丫头的不久前又闹腾过,她禀着这些日子来的态度。

不理会,也不让人做什么,不用她出门,也不用做什么,她派到雲丫头身边的人每天都自会把雲丫头的一举一动传到她的耳中来。

哪怕她不想听,是的,有几天她是真的不想听,任她去,到时候再说。

雲丫头学规矩时好些,一抄书绣花就不耐,总是发脾气,闹腾,还一而再的,那性子磨起来需要的时间不短。

她还要继续磨,也不管她怎么闹了。

会想到雲丫头也是近些日子来,府里除了雲丫头的事也没有别的事需要她操心,都是好好的,就只有雲丫头。

一下子想到了,先头一时想到别的地方去了,才没有想到雲丫头,可能是她出了什么事她才会心神不宁,不然早就该想到,让人去看了。

也只有雲丫头会让她操心,心中一直有担心雲丫头和卫烨,现在想着更担心。

还是让人看一下。

想到心中的担心,睁开眼,从床榻上起身,掀起帐子看向周嬷嬷:“等一下。”

“老夫人?”

周嬷嬷走到门口,听到老夫人的话,她回头,走到老夫人床榻前,行了一礼。

“你派人去雲丫头那里看下,是不是有什么事?马上去,快点,我要知道,派去后回话禀给我。”

吴老夫人立刻开口盯着她。

雲丫头身边都是她的人,守在院子里的也是她的人,她更是加紧了人手,按理有人找来也见不到雲丫头,不可能发生她担心的,就是心里不安心。

不看一眼,她睡不着。

“是,老夫人,老奴就去。”

周嬷嬷被老夫人叫住,听出老夫人的急切,望了一下老夫人恭敬的:“老夫人你担心二姑娘?你是不是想到什么?”

她说完小心望着老夫人。

“对,就像你想的那样。”

吴老夫人没等她说完就道,看出她心中所思所想,不出意外,和她是一样的,能想到一起很正常。

雲丫头的事在那里摆着。

“老夫人,二姑娘想来不会有事,你不要担心,老奴觉得应该是多想,不过老夫人担心,老奴亲自去看下。”周嬷嬷能明白老夫人所想,她开口,知道她想的应该就是老夫人想的。

“好。”吴老夫人说了一个好字,周嬷嬷让老夫人稍等,恭敬低头再次退下去。

吴老夫人看着,坐在床榻上,她眯了眯眼。

而周嬷嬷出了老夫人的厢房,走了出去,叫了人,交待了老夫人有事让她去办,让人打探一下有没有什么事,她亲自去二姑娘的院子见二姑娘,亲眼看下。

“走吧,去二姑娘那里。”差不多了,她对着丫鬟道。

丫鬟婆子也不敢多话,尽管这个时候夜深了,老夫人命令,谁也不敢违背,周嬷嬷

带着头,丫鬟跟上,一路往二姑娘的院子去,夜色真是很深了,看着周遭的一切,尤其是黑暗的夜色,没有月光,不是十五也不是初一。

没有碰到一个人。

要是初一,月亮不会这样,要是十五就是满圆,不会这么暗,不知道二姑娘歇息了没有,除了巡夜的人,还是老夫人安排的,会有人问巡夜的人。

走着走着她觉得太安静了,只有脚步声响起,回荡着,静悄悄的,也不知道二姑娘那里有没有她找的。

“二姑娘可能歇息了。”

“快到二姑娘那里了。”有丫鬟道,周嬷嬷扫过去。

*

在吴雲的院子里,吴雲闹过,什么也不想做,在哄着用了点心吃食茶水甩了一下酸痛的手还是继续抄了书。

不过看也不看丫鬟婆子,丫鬟婆子则是松了口气。

吴雲没有绣花,比起抄书,她更讨厌绣花,丫鬟婆子早就知道,看着,吴雲忍着酸痛的手,恨恨的还是抄完了,虽然她快抄得吐了,手酸软,握不住笔,一到了时辰,快速一丢,就把笔丢开,不再看,也不再抄,甩着手,让丫鬟打了水来净了手,她要热水,想要沐浴更衣,一身不舒服,身上都是墨汁,她要沐浴更衣再休息,什么也不想,再泡下手,睡一觉明天手就没那么酸痛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祖母不心疼她了,丫鬟婆子却说厨房已经没有热水了。

气得她想砸东西,她们是什么意思?

这是看她被祖母罚跪祠堂,失了祖母的宠,被罚抄书绣花学规矩是不是?是不是?

气死她了,什么也不想干了,手酸痛,人烦躁,没有热水不能沐浴更衣。

手上都是抄书留下的墨汁一团团的。

她想打人,想要——

看到身边的丫鬟婆子,一个个都不听话,气怒过后,想到身边的人都是祖母派来的,都是祖母的人,祖母的耳目,她不可能做什么。

要不然祖母又会罚她,她气得什么也不想了,不想理会她们,让她们出去,一点也不想看到。

她扑到床榻上,把头埋在上面,见她们又跟进来,猛的抬头,让她们出去。

她要歇息了,她们还要盯着她做什么,她能去哪里,还不是在这里,看到她们就烦,抄的书还不给祖母送去,她绣的花还不去祖母那里。

恨恨的说完她埋着头,不再看,等了一会,等到人都退下去,她才抬头,又埋下头。

祖母派来的人肯定在外面。

她想着陡的抬头看向门口,继续埋到被子里,不知不觉过了好久,她睡不着,心中都是气,此时到了半夜,只要一看外面就知道,她还是没有睡着,听了听外面的动静。

丫鬟婆子退出去后,仍然在外面继续守着,夜深了也是如此,不过有些下去休息,有些还在。

吴雲突然从床榻上起来,看着门口,听了半晌,什么也没有听到,她知道自己到天亮都睡不着,外面的人不知道还在不在。

啊,她不想睡,睡不着,她想见菁表姐。

她心情郁结,想和菁表姐说一下话,让菁表姐帮她,她要出去。

等到外面什么也没有了,她又气恨恨的,躺回床上,望着头顶,心中还是气,脑中也不知道想什么。

她一定要再见到菁表姐。

忽然她想到卫烨,卫烨,吴雲气狠狠的,都怪卫烨,都是他,她恨恨的咬牙切齿叫着卫烨的名字。

她再一次在嘴里念着,在心里想着。

可是再恨,她也也不去,见不到卫烨,找不了他算帐,没有办法找到卫烨,也不知道卫烨在做什么。

她知道自己见不到卫烨,心里空空的,又气又恨,卫烨是不是忘了她,他害她成这样,敢忘了她。

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一定不会原谅他。

抱起头枕,恶狠狠的把它想像成卫烨那个男人,她用双手扯着,在上面打了几下,嗔怒的。

“打死你,打死你。”打着打着想到卫烨要和别的女人成亲,说不定真忘了她,又想哭了。

蓦的,外面有了动静,好像是窗户发出响动。

吴雲听到了,看了一眼,好像是窗户发出响动,可是没有再听到声音,她当没有听到,继续恨恨的叫着卫烨可恶。

“卫烨,气死我了。”“啊,打你。”“你要是敢出现在我面前,我——”

不等吴雲说完,窗外又有了响动,吴雲再次听到,看出去,这次她真的没有听错,看着窗户。

菱木花窗外面有什么晃过。

她从床榻上起来,是谁,卫烨?不可能是他,他怎么可能会来。

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祖母不可能让他再来。

她脸色不好,正要开口。

“是谁?”

外面没有声音,外面好像一个人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吴雲觉得外面安静得不像话,哪里不对。

她想要叫人。

“是我。”

关严的菱木花窗打开来,一个黑影出现,看不清是谁,退到一边,吴雲还要再看,一个人走到打开的菱木花窗前直视着她。

从外面翻进来,一步步走向她。

“卫烨。”

吴雲大叫一声,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是他,他怎么来了,他为什么来?他怎么敢来?祖母安排了人等着他。

他就不怕被祖母的人看到?她看了看四周还有窗外,不知道有没有人。

“是我,我来了。”卫烨一身黑衣,脸上冷漠,从黑暗中走出来。

吴雲说不出话。

“吴雲。”卫烨到了近前,开口,眸中闪过什么,很深很深,吴雲看不清楚。

“卫,烨,你怎么来了,你——”吴雲说不出惊还是喜还是恨,她看着卫烨真的出现在她面前她盯着他后退一步,心绪复杂,他居然来了,事情因他而起。

“来看你。”

卫烨道。

“你来看我做什么?我好得很,不用你看。”吴雲恨恨的,想到卫烨做的,气恼的。

“要不要跟我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