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还有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断赵嬷嬷的话。

“宫里还是对王爷很好的,郡主。”赵嬷嬷知道郡主不想听,不过还是小声的说了这最后一句,王爷闹起来被宫里召见的时候她还担心,没想到并没有像她担心的那样,宫里倒是成全了王爷。

“我知道,父王想要的都得到了。”萧菁菁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

“郡主。”赵嬷嬷回道。

萧菁菁:“父王已经得到想要的,那么没有什么了。”

赵嬷嬷听出郡主话里指的是什么,王爷就没有得不到的,宫里也容着王爷的心思,替王爷处置了那些人。

可郡主和王爷呢,王爷不悦郡主,郡主不原谅王爷,说来怪王爷。

“嬷嬷。”萧菁菁不想再说父王的事,盯着赵嬷嬷,赵嬷嬷回过神来,一看郡主的目光,就了然郡主所想,不再提起。

很快,丫鬟婆子端着检查过的点心吃食还有果子进来了,她们行了一礼,赵嬷嬷看过去,扫了一眼看看,点头,是她买回来的,让丫鬟婆子检查过送来,嗯,她回头。

萧菁菁也看到,看了几眼,有点心的甜腻,让人有想用的想法,不过她并没有动,而是转向赵嬷嬷。

赵嬷嬷也一样,指着丫鬟婆子端的朝着郡主:“郡主,是老奴买回来的吃食等物。”

丫鬟婆子手上端着,行礼,抬头。

“哦。”

萧菁菁也看到了,哦了一声,赵嬷嬷示意丫鬟婆子,她问过郡主买的,合郡主口味,她让丫鬟婆子送到郡主面前。

萧菁菁拿起一块尝了,嘴角扬了扬,赵嬷嬷看在眼中,没有人说话,她也没有,知道郡主满意,没有问。

七巧冬菱也回来了,赵嬷嬷不再说王爷的事,继续说着京城那些赶考的举子的事,让郡主放开心。

萧菁菁一边用着吃食一边听着。

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也听着,春闱,赶考?

赵嬷嬷:“今年春闱,下一次又是一个三年,要三年之后了,每隔三年才一次春闱,今年不知道状元会落在谁头上。”

赵嬷嬷想到表公子,笑着。

七巧冬菱丫鬟婆子点头。

萧菁菁回忆前世,纪宁还有表哥,状元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有探花,榜眼,下面还有——

“郡主,要是表公子就好了,好像顾大公子也要参加吧,对了,老奴想着,三年前那位大公子可是连中二元,就差中元及第,好像本来是想三元及第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有。”

赵嬷嬷也是忽然一想,想到就说,一看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的表情,回神,自己提纪宁干什么,干嘛提那位,觉得不该在郡主面前提那位大公子,马上不再说。

注视着郡主表情。

“郡主,老奴就是想到。”她马上说。

萧菁菁:“只要努力就会中。”提也不提纪宁。

赵嬷嬷闻言,再看,没有再提着心了。

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没料到赵嬷嬷会提大公子,突然就提了,看着赵嬷嬷和郡主神色,她们低头。

“郡主,四爷当年可是中了的。”赵嬷嬷又笑说:“春闱三年一次,天下多少士子为之——”

每一年其实说起来都是科考之年,科考分为几次,每一年都有院试,童生可以考,考中是秀才,隔三年是乡试,中了是举人,在八九月,所以称为秋闱,隔年春天是春闱,会试,才是真正的科考之年,也就是今年。

去年有过秋闱。

只不过没有在京城,所以不像春闱这次一样,今年的春闱过后还有殿试,会选出前三名的状元探花还有榜眼,榜单也有几种,荣登一榜二榜,就是真正的进士,后面的称同进士,中了进士后还要考庶吉士,入翰林或选官外放。

这两种是不同的待遇,入得翰林是读书人最想的,外放,因为没有为官的经验加上关系要是不够,很多都在选官和等待之中,而入得翰林才有机会入内阁。

成为内阁阁老。

可以说翰林是所有士子的进身之阶,在翰林呆过才会被认可,虽然翰林院只是清苦衙门。

能够考中万中无一,更别说得中状元探花,状元探花还有榜眼是唯一不用再考庶吉士的,可以直接入翰林,每三年都是一次登天之机,天下文人士大多数的人只能落榜,待得三年后。

少数的得中,很多人以为得中就能一步登天也算不上,虽然对很多人来说是一步登天,从民变官,外放不说,外放的前途不如入了翰林的,入得翰林,要是世家子弟还好,要是寒门,根本支撑不下去。

一个清水衙门,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京城花销极大,想撑到以后很难,就是外放,没有一定的关系地位也是外放不到好的地方。

寒门子弟天生就比世家子弟少了很多东西。

因此才有不少寒门子弟一旦高中就想娶高门大户的女儿,年纪轻的更是不娶妻等着。

之前她说过。

“想来到时候春闱过后京城会有不少成亲的,郡主。”

萧菁菁没有说话,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也想到每年春闱后京城成亲的就会多起来。

“那不是更好。”

萧菁菁手上是一块点心,她忽然笑了下。

赵嬷嬷看郡主一块一块吃掉点心还有果子,郡主特别爱用这一家的,但郡主可不能一不注意用多了,外面买的吃食不是很干净,好在是挑好地方买的,但也要少用点。

要是吃多了,郡主到了用膳又用不下多少了,见郡主又拿起一块。

“郡主,你用了一小半了,喝点茶水吧。”

她开口,示意丫鬟,丫鬟见状倒了茶水,端了过来。

赵嬷嬷看着,接到手中递给郡主。

“哦。”

萧菁菁回神,发现自己用了不少点心吃食还有果子,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赵嬷嬷看着。

不知道多久,外面有人来,赵嬷嬷出去看了下,见到一个人,一问之下,才得知王爷派了人来。

王爷怎么派人来了?不知道有什么事要和郡主说,王爷和郡主可是好几天没见,郡主不知道会不会见王爷派来的人。

没想太多,她看了看来人,让人下去,她进去,和郡主说一声,到了里面,郡主手上拿着一片叶子,不知道在看什么。

手指在上面轻轻划着,往窗户外面一看,好像是外面的叶子。

绿色的叶子上面有一条条的纹路,萧菁菁的手就那样细细的画着,很轻很轻。

“郡主。”她走近,像是怕打扰到了郡主,郡主此时的样子就像一幅画,不能惊动的美丽画卷。

“嬷嬷。”萧菁菁蓦的回过头来,就像是一片平静的湖面落下小石子,她是知道外面有人来的,听到赵嬷嬷的声音,回了一下头,看向她。

“郡主。”赵嬷嬷顿了下,还是走到郡主面前,把王爷派了人来要见郡主的事说了,多的她不知道,要问。

“郡主,你要见一下吗,王爷突然派人来,想来是找郡主有话说。”赵嬷嬷又道。

萧菁菁:“……”她静静的,原来是父王派人,她还以为是谁。

父王有空找她了吗,父王又想说什么。

赵嬷嬷等了一会,打量郡主的表情,试图看出郡主的表情变化:“郡主,你不想见王爷派来的人?”她小声的问郡主猜测着。

萧菁菁摇头又点头,赵嬷嬷不知道郡主的意思:“郡主要是不想见,那老奴就去说一声,王爷也能想见就见!”她站在郡主这边,郡主怎么想,她就怎么做,并不多想别的。

“让人去花厅,我过去。”萧菁菁开了口,对着赵嬷嬷。

“郡主你?”赵嬷嬷有些意外,郡主真的要见,萧菁菁也想看下父王有什么话说,她点头。

表情让赵嬷嬷心中明白过来,她应了是,退出去,交待人,然后再陪郡主去见王爷派来的人。

王爷都没有亲自来,只是派了人来。

不过想到王爷,她摇头。

萧菁菁从来没想过父王亲自来,她站着,等了一会,等赵嬷嬷进来,带着人去了花厅。

走进花厅,她看到父王身边的人,带着人坐下。

赵嬷嬷也看到了。

来人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抬起头来,萧菁菁不开口,赵嬷嬷见状,代替郡主:“不知道王爷?”

“郡主。”跪在下面的人说了什么。

赵嬷嬷听了,王爷并没有什么事,就是要回大营了,她还以为是有什么事,不过王爷派人来,不会是想和郡主和好吧。

萧菁菁也听到,不置可否,没有表示。

等到人走了。

“郡主,王爷要回大营,王爷想来是想和郡主——”赵嬷嬷对郡主说。

“父王是想让我去看萧柔柔。”

萧菁菁不让赵嬷嬷再说下去。

赵嬷嬷:“老奴觉得应该不是。”

“不是还有什么?”

萧菁菁反问。

赵嬷嬷也说不出来:“郡主,王爷也许并不只是为了三姑娘。”

“嬷嬷不提父王了。”萧菁菁声音变冷。

赵嬷嬷:“好。”郡主不想提就不提,郡主这些天还是没有放下王爷那日的责怪。

*

安郡王府。

萧成听到贺氏提起琳姐儿,他皱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