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失了准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向她。

“提她做什么?”

“王爷,五姑娘已经变了,看守五姑娘的人和妾身说……王爷还记得上次妾身和王爷提过,王爷说等空了,妾身便没有再提,妾不得不再问,王爷要不要见一下五姑娘。”贺氏开口,微微带着笑。

“这就是你要和本王说的?”萧成问,直视着她。

“王爷,五姑娘?”贺氏还是问:“王爷是忘了吗。”

萧成盯着她看了一会:“本王没有忘,你是说过,本王也说了——”之前贺氏确实在他的面前提过,但他不喜琳姐儿,也没有空,准备等有空再说,手一甩,面色不好。

甩开的手背到身后,背负起来回过身来,居高临下俯视贺氏。

“王爷的意思是?”

贺氏没有在意,后退一步,隔开望着王爷脸上看不出什么,问起来。

“本王没有空见她,你看着安排就是,本王把人交给了你,本王就不会再过问,你自己看着办吧。”萧成看了一眼,手又一甩,背过身去,沉着声音。

“那妾身知道了王爷的想法,五姑娘变了一个人一样,妾身觉得。”贺氏正要说什么,凝着王爷。

“要不妾身放五姑娘出来,看一看再说,王爷有空再见一下五姑娘。”

她半真半假的问着王爷。

萧成听了:“本王没有空,要是像你说的,就放出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改了变了,要是还是不听话再关起来,要是听话,本王不介意——”

并没有什么情绪。

“好,妾身听王爷的,妾身刚才还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不该放五姑娘出来,就听到王爷说,既然王爷这样说,妾身就听王鸧的,妾身还以为王爷真的交给妾身。”

贺氏并不意外,王爷不可能真的不管五姑娘,她开了口。

“贺氏。”

萧成沉着脸,不喜欢有人这样揣摩他的心思,很不喜欢,心中也多了不悦和不满意,贺氏在想什么?

想看穿他在想什么?

贺氏知道王爷为什么不高兴,爽利大方的:“王爷,妾身不说了,妾身也不会再想,王爷派了人去找郡主,是想?”不久前她看到王爷派人去纪府找郡主,王爷没有顾及她在不在,她想过要不要派一个人去,望着王爷,只有提起郡主,王爷会在意,她也想问一下王爷想做什么。

“菁姐儿也太倔强了,柔姐儿死了,她就不能心软一下?”

萧成越说越生气,好在还没有真的大怒,但也拿起案上的墨砚,猛的砸到案桌上,砰一声响,案桌上面的笔墨笔都动了动,案桌也晃了晃,声音很大,他握紧墨砚,带着指责,盯着贺氏,恼菁姐儿,到现在也不知道回府,是想让他派人去找她?

“王爷,王爷到了现在还怪郡主,也难怪郡主不回府了——”贺氏听到声音看着王爷用墨砚砸到案桌上不是不怕的,还是上前一步,觉出王爷的情绪。

王爷一直都在怪郡主。

“她什么?你知道什么?不要说了,本王不要听!”萧成不耐烦甩了一下手,回过头来大声的,手上的墨砚被他砸到案桌上。

又是砰的一声,贺氏后退一下心中一紧,停下步子:“妾身不说了。”

“本王要见菁姐儿一面。”

萧成沉不住气,这时又道,握着手很紧,看得出青筋毕露。

“然后又让郡主去见三姑娘吗?到了现在王爷才想着见郡主,之前呢,王爷一直只顾生气。”贺氏还是望着王爷,摸着肚子。

“你知道什么,本王不想再听你说什么,本王想什么是你能管的?”萧成被贺氏的话气到,看到她的肚子才没有再生气。

“王爷,妾身是不知道,可是能看。”贺氏见王爷又是这样,她和王爷又是重复之前说过的,不想再说下去。

“你能看出什么?”萧成又是质问。

“王爷派人找郡主,是想让郡主知道你要回大营还是?”贺氏缓过神情,问起来,话中有话的。

萧成不说话,就那样盯着贺氏:“本王怎么想,没必要和你说!”

“王爷之前还和妾身说,王爷说到底还是为了让郡主妥协,以王爷要回大营。”贺氏胆子在一天天的变大,她开了口,萧成瞪着她,那是之前。

贺氏一点也不怕:“妾身让人去把五姑娘放出来。”叫了一个人进来,吩咐了下去,等人一走。

“谁让你和本王说这?”

萧成瞪向她,冷冰冰的,背负起双手。

“王爷,三姑娘不在了,王爷回京为三姑娘报了仇,那些人都被处置了。”贺氏又上前两步,走到王爷面前,慢条斯理的,和往日一样说服着王爷。

慢慢的劝着。

“你。”

萧成倏的回头,黑着脸,指着她,贺氏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劝他。

贺氏:“……”

没有人说话,萧成也盯紧她。

贺氏过了一会,上前抓住王爷的手,她见王爷要转身了,不让王爷再这样,仰着头:“王爷不是说再呆下去皇上会不高兴吗。”

“本王和菁姐儿说话,关皇上什么事。”

萧成不懂这个女人在想什么,哼了一声,别开头,被贺氏抓住的手动了一下不想再被她抓着:“也不看下三丫头多惨。”

贺氏再上前:“王爷,三姑娘惨,妾身知道,可是,王爷,等郡主来了王爷还是好好和郡主说吧。”

“她要是不来呢。”贺氏还没有说完,萧成突然不悦的回过头来,看着她。

“王爷,等王爷下回回京,郡主想来就忘了。”

贺氏开口。

萧成听了她的话,很不高兴,脸色一下又不好看起来,甩了一下手,很用力,俯视着:“你的意思是菁姐儿不会来?”

“妾身可没有这样说。”贺氏不承认,虽然她心中这样想,王爷的手抽出去了。

萧成冷哼,不相信,背着手。

“妾身想着要是郡主来了,王爷。”贺氏又抓着王爷的手,收紧,到了王爷的近前,挨得很紧。

“来了又如何,你想对本王说什么?直接说,你又不是扭扭捏捏的人。”萧成接着她没有说完的话,盯着她的眼晴样子,打量。

“王爷这次回京一直忙着外面的事,都没有机会坐下来好好用一顿膳,二姑娘四姑娘都等着王爷,还有西院的姨娘,就是墨姨娘也是,郡主来了正好。”

贺氏爽利大方的。

萧成没有再抽手,他盯视贺氏,并不在意西院的女人,也不在意媛丫头和芸丫头就是墨书也是一样,他在意的只有柔姐儿的事还有菁姐儿。

是没有好好用一顿膳。

“然后呢?本王没有心情。”

“王爷有郡主呢。”

贺氏微微笑。

“还有什么要和本王说的,本王这次出了京——暂时不会回京,要等你生产的时候了,本王先和你说一声。”

萧成没有再说,别开头重重的,不再提。

贺氏:“王爷,没有了,王爷回大营后只管忙自己的,妾很好,会在府里等王爷回府。”

萧成不说话:“本王会回来我生产。”

“只要这样就够了。”贺氏要多开心有多开心,萧成打量着她的表情变化。

“王爷,妾身安排了。”

贺氏高兴过后,萧成没有说什么。

贺氏笑容大方,叫了人进来,让人去看下郡主那边有没有消息,看看郡主来了没有,看了眼王爷,再派人去西院说一下,至于五姑娘,看下放出来没有。

看看再说吧,人退下去。

“王爷,五姑娘既然放了出来,也一起叫上,王爷看下。”贺氏带着探究的问道,没有再大大咧咧的而是柔声问。

“你自己决定。”

萧成只是开口盯着她,背负起双手。

“妾身知道了。”贺氏说了一个好字笑着。

萧成站着。

一个婆子进来,看了看王爷还有侧妃娘娘,听了侧妃娘娘的话应了是,跪在地上,行礼问了安目光无意间扫到一边的墨砚还有弄乱的一切,不敢再看,恭敬的低下头:“侧妃娘娘,王爷。”然后望着侧妃娘娘,明显有事要说。

“有事?”

贺氏看出来了,问了问,婆子看了王爷再看侧妃娘娘,没有说。

贺氏看出来了,看向一边站着的王爷,和王爷说了一声,往外面走,让婆子跟上,婆子承受不住王爷的目光,低着头赶紧跟着侧妃娘娘出去了,着急又慌乱的。

萧成坐了下来,没有去多想,准备叫人。

到了外面,贺氏回过身来问婆子,看着婆子:“什么事?”说吧。

“是派去见郡主的人回来了。”

婆子看着侧妃娘娘,行了一礼,低着头,开口向着侧妃娘娘。

“哦?派去纪府的人回来了,那郡主是什么意思,郡主和四爷有没有回府来?不对,要是回府,你就直接说了,那就是没有,那王爷也该知道了。”贺氏挑了眉头,想要知道郡主回府没有,猜测的问,看向一边。

这一看,果然看到一个人过来,正是王妃派去纪府的人。

婆子看到侧妃娘娘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人,她:“侧妃娘娘。”她收回目光。

“侧妃娘娘,郡主和郡马爷没有说要回来,好像。”婆子继续道。

“是不是还生气,这没有出乎我意外。”贺氏和王爷说的一些都是说嘴上说的,她心里很替郡主不值,所以,郡主不回府也好。

“侧妃娘娘,”婆子还要说。

“我知道。”

贺氏说,婆子发现侧妃娘娘还是看着,王爷声音从书房传出来,那个人已经进书房去见王爷了,侧妃娘娘。

“我也进去看下。”没等婆子再说,贺氏道,婆子望着侧妃娘娘,后退了一步,让开来,贺氏说走就走,走近书房。

还没有进去,就听到王爷生气的声音还有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她没有意外,站了站。

“你说什么?”是王爷的声音,很生气。

侍卫的声音响起:“王爷,是属下没用,郡主说忙。”

“你确实没用,该死的东西,忙什么!”下一刻是王爷忍不住情绪的声音,砸了下来,她看到婆子过来,让她不要过来,又看了守在外面的侍卫,走进去。

才走了几步,就看到王爷站着,黑沉着脸,显然怒极,居高临下盯着跪在地上的侍卫,侍卫低着头,不敢动。

“菁姐儿没有说要来看本王?”

萧成的声音很阴沉,他才不信菁姐儿忙的话,这个该死的,听到菁姐儿根本没有打算回来,他抓起桌案上的墨砚就向侍卫砸了过去。

也不管侍卫死活了。

太气了,菁姐儿,菁姐儿。

他派人去,都告诉她明天他要回大营了,菁姐儿还是不回来。

到底要干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气,失了准头,明明是想砸到侍卫身上,却失了手。

他手又一抓。

贺氏走过去。

侍卫跪在地上,抬了一下头,王爷真的很生气,王爷砸下来的黑砚刚好砸到她的面前,就差一点就落到他的身上,他还是低着头,没有躲,王爷生气砸到他是应该,王爷生气的声音还有墨砚砸落地上滚动的声音在耳边响着。

他看到墨砚滚出好远,然后被捡起来。

看了一眼,是侧妃娘娘,他忙敛目行礼。

贺氏免了礼,萧成何尝没有看到,就要生气,让贺氏滚,滚出去,不要进来,不要让他看到她。

“王爷,这是?”

她走近王爷:“发生了什么事吗?”

萧成原是非常生气的,满腔的火气在贺氏过来,拉了他一下,还有挺着的肚子上歇了,他刚才还想甩开她的手,让她让开,滚呢。

因为火气旺盛又歇得快,一时让他显得阴晴不定,脸色怪异。

侍卫头碰着地面。

“王爷。”贺氏又叫了声。

“发生了什么事,本王很生气,菁姐儿知道本王要回大营,也不愿意回来,你还说她会想通。”

萧成好不容易火气都消了,听到贺氏一说,又禁不住气起来,一点点的更气,他知道自己又在迁怒。

“王爷,再问下吧。”贺氏眸光一闪。

萧成再不想听,陡的回身,背对着她,混身都是怒火,贺氏不再出声。

*

“郡主。”赵嬷嬷凝着郡主。

萧菁菁回头。

王爷的人走了,郡主就这样,赵嬷嬷:“郡主,王爷还是想你问。”

“我不问。”

萧菁菁说,赵嬷嬷看着,过了一天,王爷离京,她也知道了那位三姑娘埋在哪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